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吴尚达:“集体化”,呼之欲出

2019-10-25 09:29: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40年了,人们尝够了单干的滋味,从心眼儿里觉得;“还是集体好!”

  事实是最好的教员。分田单干后那几年——现在六十岁左右的人想一想,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浇地时,一个女人硬是自个把一个柴油机弄到小推车上去。把二百多斤的柴油机,弄到小推车上去,一个男的都不敢想。一个叫杨兰萍的,那时,二十多岁,现在六十多点,离开家到保定打工去了,我问她单干后怎么自个儿能把柴油机弄到小推车上去,她笑笑说:“家里属我大,没有办法的人,就有了劲,有了办法。还有一个女的‘也是他们杨家的’,柴油机能自己装、自己卸、自己开。开柴油机,我就开不了,浇地的时候还得请别人帮忙。如果轮到你晚上浇地,家里要没有一个男的,你就遭难吧。我在学校教书,她们娘儿俩晚上浇地,没有机油了让十来岁的女孩子到外村打机油,她敢去吗?只好她娘去打,接着我们浇地的好心人帮助看一会儿。你能叫吃过单干苦、受过单干罪的人说单干好?”

  历史翻过一页。现在没有累人的农活了,都是机械化了,浇地会刷卡就行了。年轻人不知道也不管农村的发展历史,年老人慢慢地忘记由集体到单干那段痛苦史了。然而,明明白白的现实,又给人们上了一课:单干40年,年年如此,如此年年,粮食增产了么?收入提高了么?生活进一步改善了么?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最容易使农民产生满足感,也最容易使农民产生孤独感。想想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人种着几亩地、背着30斤水的喷雾器趔趔趄趄地在地里打药,汗水和药水混合在一起,精疲力尽了又欲罢不能,她会觉得种地是轻松愉快的事?她会认识农业是人人向往的神圣的职业?干了半天活,回家还得给一个病残的女儿做饭。地里来、田里去,干活、做饭、里里外外就是她一个人,她不感到孤独?她不需要帮手?每当听到打工的妇女们的说笑声,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生产队时一块劳动的情景,多么重的活儿、多么大的活儿,靠大家的力量也能轻松愉快的完成。妇女们干活时有说有笑,成为毛泽东时代田野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与现在七十多岁的老妇人趔趔趄趄、汗流浃背、孤独无援地在地里打药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家家户户就是这样的老人种地,许多家还有一个有病的老人。如果十年之内改变不了这种状况,农业如何发展就难以想象了。

  “集约化”吸引住农民的目光。农民虽然不懂得这个词,但是,他们懂得“集约化”的事。今年收秋种麦时,农民们发现“集约化”的管理,使他们开动了脑筋。这是一片大约有20亩由七八家连片种植的黏玉米地,十来个妇女正在紧张地、轻松愉快地、有说有笑地掰棒子,由两辆大三轮装棒子运棒子,来回地在路上跑着,掰完一块粉碎机随后夷为平地,刨茬机跟着便刨好了,随后播种机便播种好小麦。这个场面吸引了几十号人围观。单干40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样的场面。人们相互递着眼光,不住地赞叹着:“这个办法好多了,轻轻松松地就把麦耩上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高兴地说:“我还没有走到地里呢,棒子也掰了,麦也耩上了。这是谁出的好主意啊?”我在一旁插了嘴说:“这是毛主席出的好主意。”人们一时还不懂得我说的什么意思。我继续说:“这就叫集体化。生产队要不散,我们这里早享福了,还用着七老八十的人干活吗?”我继续着重地说,“我们挨着保阜路,交通方便;水利条件好,旱涝丰收。文化大革命,我们村的生产就一点都没有受损失;老人们都记得,我们差不多的生产队都有稻田,南方种稻子,我们北方照样种稻子。单干以后,谁富了?咱们村有什么先进?哪村还有土路没有修?一时认不清集体化的好处,40年了还认不清吗?请问:你们这连片耕种是谁的主意?”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老队长。”我说:“共产党员,应当起带头作用,回归毛泽东思想,在农村就是回归集体化。”随后,我又给大家讲解了讲解“集约化”是什么意思。有的人说:“这个办法好,过年咱们也这样干。”

  水到渠成。笔者所在的村庄农产品商品化程度比较高,比如黏玉米,已有相当的种植规模,连片种植、集体收获,成为必然要求。大白菜、大葱、脆萝卜和土豆种植、收获,同样需要集约化。地连着地的农民已经自觉地联合起来,形成一个一个小集体。这样做的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农业的现代化和商品化,小农经济越来越不适应,由一家一户向集体化发展成为一种必然要求。

  必须坚持土地集体所有权,这是农村回归集体化的关键。现在,农民误认为土地所有权就是自己的,跟国家、集体毫无关系了。因此,在自己的土地上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干涉不着。你想连片种植,他栽了二亩的国槐,五年了一棵也没有卖,影响得地街坊只有半收成。特别是,土地流转之说久而久之就要变成土地自由买卖。这是相当危险的。一些病残的老人流转给种粮大户或工商资本,时间一长,就会由流转变成买卖。一些早已拥入城市的农民,他们所占有的土地,名义上是包给别人,实际上就是卖给别人了。最严重的问题是,一些工商资本圈占了大片的土地,严重地阻碍着集体化。如果在几年内不回归集体化,等工商资本在农村普遍地进一步发展,回归集体化就更难了。

  必须充分认识走集体的道路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激烈斗争,搞土地私有化、工商资本下乡、美国式的家庭农场,都是走的资本主义道路。种粮大户占有大量土地,也不是走社会主义道路。

  先进的农村党员,先进的农民群众,要敢于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要理直气壮地带头走社会主义道路。农村形势逼人,时不我待。

  2019年10月25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