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共富村的科学发展(二)捍卫人民公社的“老坚决”雷金河

2019-09-18 15:45: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贺普霄
点击:    评论: (查看)

  

  周家庄人民公社大食堂

  抗日英雄、周家庄人民公社的老书记、社长雷金河同志

  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他们可以组织起来,向生产的

  深度和广度进军,向一切可以发挥自己力量的地方和部门进军,

  替自己创造出日益增多的福利事业。

  ——毛泽东

  我不必说了,你们可以随便到各村去看,去访问,也可以

  到那儿吃饭,这样比我介绍的实在。

  ——雷金河

  2014年6月26日,新华社《“定格”在人民公社时期的周家庄》一文,报道了周家庄人民公社1.3万社员除去十多顶福利,人均收入14104元,高于河北省农民人均收入,比全国高出6000元。这就是人民公社的优越。她代表了八千多共富村社走公有共富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唯一正确的道路。新华社的报道道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随着这个报道,抗日英雄雷金河再一次闻名天下。这是全国唯一幸存的人民公社,其所以能兴旺发达,请大家看看这位抗日英雄老书记老社长雷金河的几件“老坚决”事实就会一目了然。

  晋州雷金河,与党同年生,

  人称“老社长”,绰号“老坚决”。

  抗日英雄汉,老马识社途。

  周总理嘉奖,全国美名扬。

  鞠躬为公有,尽瘁图共富。

  公社要散伙,急煞“老坚决”。

  三次进京城,去找老领导。

  他们有难处,让他再观察。

  县委新书记,领命很明确:

  解散周家庄,众心如刀绞。

  重振抗日勇,拍胸向省委:

  让我试一年,不优就分了。

  乾坤又一春,金河是胜者。

  今已五四载,喜报频频传。

  二零一四年,新华社讯见。

  除去十福利,人均万四千。

  高于河北省,全国多六千。

  警车保安全,锣鼓响连天。

  共富阳关道,还是公社好。

  世人刮目看,缅怀雷公老。

  在世界经济危机风暴中,2008年亿万农民工提前返乡,过年后打工又非常困难;七八百万大学生就业难度增大,要和农民工争饭碗的形势下,不为中央媒体提及的地方媒体,特别是网上炒得火爆,让人非常兴奋、羡慕、向往的话题却是中国最后一个人民公社(为了确切、叙述方便不再在前边加定语,本文仍称周家庄人民公社)——河北省石家庄市晋州周家庄人民公社,与众不同的反潮流的年终社员分红——用警车保驾护航7 000多万元,分配给全公社八个生产队1 2000多名男女老少社员,人均6 000元。然而,这6 000元是社员除去吃粮、医疗、水电、学生上学等十多项福利和生产资料的投入,确切地说,是社员没有水分的纯收入,也可以说是用于消费的收入。它高于晋州的平均水平,在全国也是少有的,特别是一个公社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是罕见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这个平均数不是张家有钱一千万,九家邻居穷光蛋,平均起来算一算,人人都是张百万那个用平均数掩盖着的剥削和两极分化而糊弄人的平均数。周家庄人民公社的社员和刘庄、南街村、北徐庄、京华实业公司、龙泉村、韩村河、兴十四村、南岑村等公有共富村的村民一样,在自己公社的集体企业、农场等上班,大家都是企业的主人,公社没有老板、老板党员和老板书记,都是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平等劳动、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因而社员的劳动能力不存在天壤之别;社员和各级干部都是按照多年来不断完善的、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参加劳动来领取报酬。干部不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和暴发户,而是带领社员走公有共富社会主义道路的带头人,用习近平的衡量标准,就是能为群众办实事的好干部。

  周家庄人民公社其所以能有今天让世人瞩目的共同富裕生活,还得追溯到建国后六十年来所举的旗帜、走的道路、干部的带头作用,特别要追溯到周家庄村抗日战争时期“十七烈士惨案”唯一的幸存者、抗日英雄、周家庄人民公社的共富带头人、社员们亲切地称“老社长”的农民领袖雷金河同志说起。

  雷金河(1921—2001)周家庄土生土长、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者农民领袖。1943年参加抗日战争,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抗战的民兵队长、抗日英雄,周家庄抗战时期“十七烈士惨案”的唯一幸存者。解放后一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带领村民走合作化道路,最早成立农业社并任社长、人民公社社长、党委书记,县政协副主席,乡咨询委员会主任兼党风监督组组长;河北省和全国劳动模范,河北农民企业家,七届全国人大代表。1997年退居二线后还任乡党委顾问。1962年荣获周恩来总理嘉奖,周家庄人民公社成为全国的闻名公社。由于他耿直、办事认真,战略上藐视困难、战术上重视困难,只要符合党和人民的利益,经过努力能办到的事情,他一定想方设法去干,不获全胜决不罢休。因而,人们尊称他“老社长”,绰号“老坚决”。

  现在就看看这位老社长的几件“老坚决”吧。

  一坚决:坚决彻底干净消灭日本侵略者

  雷金河与中国共产党同年生,1943年参加抗日工作就是民兵队长,次年入党,用地道战、地雷战等多种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痛击日本侵略者。他以过人的胆大不怕死而著称,曾孤身一人腰插两把盒子枪闯入伪军驻守的炮楼,对伪军警告教训一番后,又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吓得伪军不敢吭声。他坚决、彻底、干净消灭日本侵略者的英勇善战更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因而对他恨之如骨,曾悬赏多少大洋要买他的头。是当地“十七烈士惨案”的唯一幸存者。在抗战期间就结识了彭真、吕正操等部队首长。

  二坚决:坚定不移地走农业合作化的共富道路

  抗战胜利后,雷金河一直留在村上。解放后,深知站起来的中国人民的胜利成果来之不易。为实现入党时的誓言,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不动摇,坚决响应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号召,要在中国消灭私有、消灭压迫、消灭剥削,将几千年受苦受穷、一家一户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坚定不移地发展集体经济走公有共富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才是由穷变富唯一正确的道路,才能先建成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他这个村党支部书记,于1952年首先带头在自己村成立了第一个农业社并任社长,后又转为高级社,于1958年又成立了人民公社并任社长、党委书记。他把农业社和人民公社有关政策、章程,结合自己公社的具体情况,创造性地将社员的劳动工分搞得精细明确。其中特别明确地规定,干部的待遇不许高于社员的平均水平。这既贯彻了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原则,调动了社员的劳动积极性,也体现了巴黎公社对公职人员只付给相当于熟练工人工资的精神,并培养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农村基层干部队伍。与此同时,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畜牧业、榨油厂副业、社队企业等多种经营,使农产品就地加工多次增值以增加社员的收入和人人都能享受的福利,也就是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萌芽。由于集体经济的不断发展壮大,社员的生活水平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而有保证,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暂时经济困难时期,周家庄人民公社的社员都不要自留地。这不是公社不给分,而是社员不要。他们嫌麻烦,干了队里的活,还要操自留地的心,是一种额外负担。

  三坚决:实事求是,不跟风、不吹牛

  1958年一段时间浮夸风盛行,亩产几千斤、上万斤,甚至更多。尽管毛主席多次批评纠正时指出,我是种过地的,一亩地那能打那么多粮食?要实事求是,不要头脑发热;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就在这时华北局开会,雷金河公社的亩产仍是他自己实际能办到的几百斤,别人都为他这个“老坚决”揑了一把汗。然而,这时毛主席和党中央纠风的有关精神已经下达。在这次会上“老坚决”不但未挨批评,反而受到表扬,华北局的领导说:“大家不要违心地吹牛了,像周家庄那样说实话吧!”然而,现在不少人讲话和写文章,把1958年毛主席在不断批评纠正的其他人搞的浮夸风却硬要说成是毛主席的错误来否定毛主席。

  四坚决:搞产加销一条龙,农工商一体化的农村都市

  1980年,周家庄人民公社的男女老少,平均收入500元,粮食550斤,孩子进幼儿园、小学、中学一律免费,6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退休养老金。当时公社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即使明年颗粒不收,每人可分得500元、600斤粮。钱在银行里存着,粮食在仓库里放着,需要时,给社员发就行了。公社土地统一机械耕种,水利设施齐全,工厂也有了一定规模,相当一部分劳动力已进入工厂。一个家庭既有种地的,也有在工厂上班的亦工亦农。社员已将入社时的草房变成瓦房,又建成砌磁砖的楼房。公社集体的农工商经济有了一定的实力,社员已经享受、体会到集体经济的优越和温暖,坚持集体经济、发挥集体主义精神的重要。在“老坚决”雷社长一班人的领导下,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公有共富的社会主义阳关大道走下去,让农村城市化、农民知识化、城乡一体化,不断缩小三大差别,先建成社会主义,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五坚决:誓死不走包产到户的回头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全国都在学习小岗村“一刀切”搞包产到户时,周家庄人民公社的压力很大 。“老坚决”到处找领导反映集体的优越,周家庄人民公社不能散伙搞包产到户的理由,据说他三次进北京找当年抗战时的部队老首长。但这些老首长没有公开表态,让他“再观察一下”。笔者认为这实际就是老领导对他的表态和支持。不要说在当时这些老领导支持他不顶用,就连党中央主席华国锋同志在1979年3月和1980年1月,国家农委在北京召开的两次农业和全国农村人民公社工作会议上,对全国“一刀切”搞包产到户就提出不同意见:“责任制和包产到户单干不要混同起来”,“包产到户老的、弱的也分了一份,有困难;妇女、职工家属不能发挥他们的才能。”至于已经搞了的,“他们已经搞了一年,要认真总结经验,提高群众觉悟,逐步引导他们组织起来”都不顶用。中央各部委和各省级领导中支持的屈指可数,内蒙、贵州等不少省委书记就坚决反对。江苏、浙江一带反对最坚决,苏、皖边界一些地方对着安徽用大喇叭广播,建大标语牌:“坚决反对安徽的分田单干风!”中央各部委中农委、农业部反对得最厉害。然而总设计师邓小平于1980年5月30日,在激烈斗争的关键时刻支持了包产到户。陈云也支持。(《中国共产党通史》第三卷(上),第208~21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就这样包产到户在全国就像传染病一样流行开了。因为这时的华国锋主席已不是粉碎“四人帮”时的华主席了,更不是他给中央几次写信称“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万岁了!”华国锋的话已经放不到秤砣上了,当然就没有分量了,何况“老坚决”认识的那些老领导!据说当时河北省委任命晋县县委书记时,就有一个任务,将周家庄人民公社解散。因为当时搞不搞包产到户几乎成了检验一个地区、一个领导是不是改革、与中央保持一致的唯一标准。这就不难看出雷金河和周家庄人民公社当时所承受的压力。最让老社长担心的是,这样包产到户,统一的水利设施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天旱时怎么办?小块地农业机械怎样用,集体的工业归了个人,社员的福利从哪儿来……这种担心也是华国锋主席、王任重农委主任、省部领导当时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之一。实际上这些问题以后都明显地暴露出来了,只是成了《小儿黑结婚》中两个“神仙”二诸葛的“不宜栽种”和三仙姑的“米烂了”的“神仙的忌讳”而不准“争论”——用现在的话说,是中枢神经的敏感问题罢了。看来“一刀切”地搞包产到户,给全国农村造成的灾难直到今天也不反思,并用不姓社、不姓资、不争论、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三不一少”的紧箍咒来掩盖,那就已经成了中国农村用“改革”破坏集体经济而走向私有化、两极分化的罪人,那就真应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的开端和标志。这“三不一少”必然成为私有化和两极分化的护身符,是和马克思恩格斯的“一个消灭”、“两个彻底决裂”和毛主席农业合作化的公有共富道路对着干。北徐庄等就是在大旱面前,被承包破坏了的水利设施无法用而致两千亩秋田基本绝收的惨重教训面前,迫使党支部书记徐德全重整旗鼓恢复和发展集体经济,向吃包产到户“后悔药”的南街村学习。经过20多年的奋斗,年产值已达10亿,人称是从南街村“克隆”过来的第二个南街村。雷金河在这种压力的情况下,由于他是好干部为社员办实事而得到社员和正义的支持,得人心者就得天下。他为了保护、领导人民公社的集体经济和社员共同富裕,拿出了抗战时十七烈士的英雄气魄,立“军令状”向省上保证:让我们再干一年,如果比不过包产到户的我们就分了。实践已给他们得出了结论,这个“老坚决”终于也像十七烈士惨案的幸存者一样,将废除人民公社后在乡政府外衣下中国最后一个人民公社保存下来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国最后一个人民公社——周家庄人民公社。原河北省委书记、省长李尔重同志在《送别老友雷金河——周家庄公社的带头人》一文中提到,有一次各国外交团去周家庄考查,需要介绍情况,雷金河对大家说:“我不必说了,你们可以随便到各村去看,去访问,也可以到那儿吃饭,这样比我介绍的实在。”这说明周家庄人民公社是真金子,就不怕火炼,好典型任你随便去看。雷金河为集体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与那些所谓冒着“坐牢风险”的小岗村将集体分了搞私有化相比,只能是泰山与鸿毛之比。然而令人非常费解、不可思议,甚至非常气愤的是,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当今为公有共富的泰山受冷落,却将化公为私的鸿毛吹上了天。这难道不是改旗易道,还能是什么呢?

  六坚决:不搞集体“一刀切”,允许在周家庄搞个体

  在周家庄人民公社尽管坚持的集体经济,但并不“一刀切”也允许搞个体,因为它不是公社的主流。搞个体的男劳力一年要向公社交1 500元、女劳力交1 000元(有6岁以下小孩者不交)。因为他们要享受公社统一的水、电、孩子上学等多种福利。如果不愿意搞个体要回归集体,也欢迎;谁想再搞也行。这样来去自愿,公社不勉强。这样搞个体的人出去了也很放心。因为公社对他家里一视同仁,统一管理,并享受社员的福利,外出无后顾之忧,搞个体也能享受到集体的温暖,就和原来的人民公社一样,国家职工、干部的家属同样享受社员的待遇。不像包产到户的村出外打工,留下993861部队无人管,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人称“战争景象”(抗战时不少村青壮年男子上前线打日本鬼子去了,村上只留下老人、妇女和小孩)。就拿几十年周家庄人民公社未出刑事犯罪这一项来说,也是很令人十分敬佩的。

  ……

  仅从这几点就不难看出,雷金河这位共产主义者农民领袖雷公“老坚决”在周家庄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不难得出,农村改革不在于叫乡、村、组,还是叫人民公社、大队、生产队的名子,关键是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周家庄是在乡政府外衣下的人民公社,但高举马列主义中国化开国领袖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走的是公有共富的社会主义阳关大道。叫乡(解放前也叫乡)后,如果走了包产到户的化公为私、以权谋私的私有化和两极分化的道路,把地卖给私企老板和外商,让村民又在本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又提心吊胆地当雇工受剥削而成了“新长工村”还受“法律保护”,或男劳力外出打工而成了“战争景象”村,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两极分化,从而就出现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三农”问题,农民被压在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的“新三座大山”之下,那就不仅真正应了刚搞包产到户时人们所说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的乡,而且还硬要讳疾忌医将其继续走下去,一百年不变,那中国究竟向何处去?不用70年就超过了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了。

  有人说,周家庄人民公社社员不自由,干活还得受生产队长和厂长的安排和指挥,不是谁想干啥就干啥。人常说,国有国法,厂有厂规。任何集体都有大家共同遵守的章法来约束。没有纪律的自由,那就是自由主义。中国革命的胜利和建设成就的取得,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共产党有铁的纪律,共产党员是由立党为公的特殊材料组成的。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为什么能出现几百名省部级、成千上万的地厅级、数以万计的县处级腐败分子,大大小小两三百万以上,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铁的纪律不铁了而“自由”了,“红头文件”沦为空头文件;共产党员的特殊材料有的已经特殊到资产阶、官僚资产阶级。究竟还有多少未清除出来的腐败分子,群众心里有数。只要能像毛主席当年那样以人为本,信任群众、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搞“三反”、“五反”来惩治,那就能在较短的时间里获得决定性的胜利,不至于让其与改革开放长期共存。《西游记》电视剧中,如果都像猪八戒那样,一遇到困难就要“散伙”,那能取回真经吗?这就是纪律与自由的关系,也是我们今天究竟是学习、支持敢于坚持走公有共富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进行坚决斗争的老坚决这样的“孙悟空”,还是学习、支持小岗村十八个要散伙搞包产到户的“猪八戒”?

  有位诗人说过,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雷金河就是这样的人,他还活着,他永远地活在周家庄人民公社社员的心中,活在走公有共富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人民心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