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恶霸是怎样炼成的?——再谈金沙江霸占土地案

2019-08-13 14:36:30  来源:工农之声  作者:郑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webp (10).jpg

  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陆欣,2008年,以欺诈手段抢占金塘湾村民400余亩土地,内含价值数十亿元沙石、金矿,外加土地补偿款2000万余元,数额巨大,令人瞠目结舌。可是,她作为一女流之辈,凭什么有如此滔天本事?如果她上下没有人,她能翻起这么大巨浪吗?那么,到底是些什么人在给她打下手?2008年,她只不过是移动公司一名普通小职员,自然没有本事去抢占村民土地了。但是,她在2002年时,明明被开除了党籍,全县作为反面教材教育的,同样可以几年后翻身成为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那么,区区几百亩荒滩土地被其抢占,又算得了什么呢?

  权力腐败向来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我们无意于去纠结她后面有什么样的保护伞,但就凭她近10年来占据村民土地不还,在上面大肆捞金,其罪行就足以把牢底坐穿了。然而,恶霸的后面总是会跟着一帮愿意为她卖命的小弟,或许,恶霸就是这样炼成的吧。村民土地无故被抢占,自然要讨一个说法,作为沙石厂老板的李文进,却一声不吭把厂房建在人家土地上,难道还不允许人家抗议了?可是,接下来的斗争却令人大跌眼镜!李文进当场放话:“我能雇一批黑社会灭了你们全村!”村民们有的怕了,是真怕,在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半夜三更全村被灭,你一点脾气都没有,恶霸当道,如之奈何?毫无疑问,李文进就是陆欣的小弟——这个小弟是否成了她男人,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没意义。

  

微信图片_20190621111756.jpg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们跟随村民的脚步去一探究竟。

  2012年7月2日,杨行,12岁,被挖沙的坑淹死,引起全体村民的注意和不满。死人后村民自发去找陆欣、李文进讨说法,结果换来了李文进不知不觉拥有了70年荒滩使用权的惊天新闻。村民要求当场看协议书,李文进死活不给,多次问原组长胡发坤,胡发坤干脆说是永久转让,并扬言,他有权转让,谁也无权过问。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村集体的财产被人家无故霸占,为什么原村民小组长可以说出如此荒唐之言?谁给他的转让权利?!须知:国家土地承包使用权最长也才30年,这还是明文规定的,他们这是在颠fu国家法律吗?

  事情闹到这一步,开采沙石已成定局,要回土地成了村民们艰难的维权历程。

  2016年3月,换届选举陈文福当村小组组长后,就开会选出村民代表继续找原组长胡发坤、巧家县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陆欣,索要转让协议,一直无果。2016年6月1日,村民们再次要求沙石厂停止开采,先解决《荒山转让协议书》原件是否真实存在问题,因此对沙石厂道路进行封锁。2016年6月6日,金塘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在未清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以要求李文进沙石厂给村民每年支付相应环境污染补偿费为由,平息这场争端,实际上是默认了《荒山转让协议书》合法存在,看似公平公正,实则村民就此丢失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宝贵土地。这一决定当然得不到村民们的认可,于是,有几位村民继续封锁道路。

  

微信图片_20190621111809.jpg

  在2016年9月24日,郭贤勇12岁、施龙16岁,这两个孩子又被李文进和隔壁老板合伙挖的沙坑淹死,间隔4年就淹死3个孩子,全村人在悲痛中叫李文进必须交出协议,看是怎么转让的,被李文进再次拒绝,还威胁村民,说能雇佣黑社会把全村人都灭掉。终于在2016年9月28日,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三位农户被李文进雇佣的黑社会小弟打伤。

  这已经不再是一件简单的霸占他人财产事件,而是上升为官商匪三股势力相互勾结,欺压良善的违法犯罪行为!难道山高皇帝远就没人治得了他们吗?

  2016年12月28日,李文进在巧家和昭通叫来10多辆车拉100多名黑社会、打伤村民12人,村民报金塘镇政府和派出所,竟然无人敢管!李文进看到黑社会打伤的村民太多,就把黑社会人员全撒走后,派出所和镇政府的人才来,看到事情闹大,叫李文进拉伤者去住院。住院期间,李文进威胁伤者赶快出院,不出院的拉去活埋!如此一来,这12人只能出院回家养伤,全村民小组老少没办法,就堵着黑社会开来打伤人的车辆请求巧家县政府和公安局处理。县政府和公安局二话不说,把黑社会的车辆全开走了,号称这些车都是几十万上百万一辆的,你们堵不起,黑社会车主狂笑着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这个事情还没有完,李文进打伤村民还不解恨,竟将43户村民告上巧家县人民法院,法院以70年《荒山转让协议书》客观真实存在为由,判处村民败诉,要求支付5000余元诉讼费。事情到了这一步,以陆欣为官方代表,李文进为商人代表,那些雇佣黑社会为匪徒代表的三股势力,死死压在金塘湾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想打人就打人,想杀人就杀人,很多人开始怕了,不得不选择沉默,或者委曲求全,签订他们事先设计好的一系列所谓补充协议。

  

微信图片_20190621111814.jpg

  但是,人民中从来不乏为民请命的真正的勇士,他们迎难而上,决定与陆欣、李文进斗争到底,为村民,为金塘湾村集体讨回公道。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之后,几位村民拒不执行判决,坚持上诉,结果,法院判处几位村民3个月至1年零3个月不等刑法,而且是实实在在一天不少的执行。

  至今为止,那从未被证实的一式四份的《荒山转让协议书》原件,没有任何人看到过,法院所谓的“客观真实存在”如同神来之笔一般成了村民们难以下咽的梗!村集体的土地就这样被人霸占了10年之久,还有再继续霸占下去的趋势。面对这么严厉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巧家县竟然奇迹般地成了法外之地!

  霸占土地、雇佣黑社会打人、污染金沙江生态环境……一桩桩一件件,发生了那么久,村民要讨个说法,为什么就那么难?如果《荒山转让协议书》原件真如法院所说的“客观真实存在”,为什么不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在法庭上公开亮相,而只敢拿出一个字迹、手印皆极其模糊的复印件?难道村民不配看到原件?难道自己的土地无缘无故成了别人的,村民还不能问个为什么?一切罪恶的根源不都是来自那份《荒山转让协议书》原件吗?把原件摆出来,让村民死了这条心不就完了?多简单的事情,竟搞到这步田地,难道不值得深深怀疑吗?

  村民在呼号,社会在哭泣,官商匪在横行乡里,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国家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眼看过去了大半,村民们一天天心急如焚,万一赶不上这一趟火车,让官商匪继续在此作威作福,还有他们活命的日子吗?他们惶恐、害怕、无助,天天盼望着中央巡视组的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