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谢小庆:努力做一个纯粹的人——看电影《毛丰美》和《卒迹》

2018-02-25 16:01:25  来源:文明与本能  作者:谢小庆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重发说明:昨天发的文章中有一处重要错误,现修改后重发。感谢李行健先生、朱和平先生为我指出了错误。

  

  第125期:努力做一个纯粹的人

  ——看电影《毛丰美》和《卒迹》

  谢小庆 (北京语言大学)

  在2014年3月举行的第12届人大第2次会议上,人大代表辽宁农民毛丰美与汪Y副ZL之间有一段精彩对话:

  毛:汪Y副ZL参加我们辽宁团讨论,我最高兴了(大家大笑)。不是别的,因为你管农业,我是农民,要是别的副ZL我就差点劲儿。

  汪:“难怪说‘出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众大笑)。”

  毛:我八届全国人大就是代表,那时我当着姜CY副ZL的面提了一个建议,降低农村电费。我说农村都由点电灯改为点煤油灯了,为啥呀?城市电费二、三毛钱,农村电费八、九毛钱;为啥呀?农村电网改造自己拿钱,城里国家拿钱。姜还真当事,当场就让解决。所以汪Y副ZL这次也肯定能解决问题(大家大笑)。

  我提几条建议:一个是农民养老费得提高。现在一个月50块,城市是500块,这不合理。国家差那俩钱吗?我觉得可以分几个档次,80岁以上300元,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大家笑),没多少钱,还捞个人情;70岁以上200元,60岁以上100元,行不行?

  农村干部收入太低,一天才合30元。农村妇女种地一天还能挣100元,村干部大老爷们儿没老娘们儿挣得多,自尊心都没了(大家大笑),基层政权受影响。

  第二个建议,要解决城乡收入差距。八届、九届人大时城乡收入差距是1:2,十届、十一届变成了1:3。年年发1号文件,我看文件就不用发了,直接就往预算里打就行了,这最实在(大家笑)。我有啥说啥,也不怕了,已经是农民了,还能把我降到哪儿去?(大家笑,鼓掌)

  第三个建议,这事儿大点儿,就是建立全国农HUI(大家大笑)。建立农HUI不是要“一切权力归农H”(大家大笑),而是让农民有个娘家,工人可以有工HUI,农民为什么不可以有农H(大家大笑)?我这个全国劳模还是全国总工H给发的 (大家大笑),归总工H代管,不对路(大家大笑)。成立农H,农民有问题可以向农H反映,也可以帮政府控制一下(大家大笑)。

  第四个建议,也有点儿大,就是要有一个常WEI管农业(大家大笑)。谁不知道中国的事是常WEI说了算(大家大笑。汪Y开玩笑插话:那你是说我不够格呗?大家大笑) 我不是说你不够格,是说你快进常W了(大家大笑)。温ZL不就是管农业后进常W的吗(大家大笑)?

  我希望汪FZL能到我们那儿去一下(汪Y:我一定去,大家鼓掌)。我那儿是集体经济,就靠实干。我觉得我们现在农村有点跑偏。我们集体经济有钱,有钱就有凝聚力。我一吆喝就解决了。我等着汪FZL到我们那儿去。

  这次发言的当年9月,毛丰美就不幸因病去世。

  2017年,在一次出国的长途飞行中,我在飞机上看了电影《毛丰美》,印象深刻。2017年10月27日,我专程走访了毛丰美同志生前担任村支部书记的辽宁凤城县大梨树村,亲眼目睹了他与乡亲们几十年一道“同心干”所取得的成果。

  

  

  毛丰美曾经面临过两次重要的人生选择。1981年,他凭借自己的手艺,已经成为村里先富起来的人,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大家推选他当村里的带头人,干?还是不干?他知道,如果干了,自己就很难再“先富起来”,就需要带领全村百姓共同富裕。最后,他选择了带领大家一道干。

  1980年代后期,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县里提拔他当县畜牧局副局长。这是一次从农民转为干部的身份转变,也曾经是他自己和家人的梦想。但是,看到乡亲们期待的目光,他选择了留下来。

  在担任大梨树村党支书的30多年里,毛丰美始终把为民解忧、为民造福作为不懈追求的目标,满腔热忱地为村民做好事、办实事。他把有限的生命几乎全都用到村集体的建设事业上,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毛丰美坚信,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他总是干在最前面,自己干最苦最重的活。他常说说:“我干轻快活,重活留给谁?”

  从80年代开始,十几年间大梨树组织了大小会战近百场,出工10万多人次,治理荒山20多座,修建了近百公里的环山作业道,18公里绿色长廊,建成2万多亩果园,栽种桃、梨、苹果、葡萄、板栗等优质果树100多万株,整治了70多条沟壑,并在沿沟沿河两岸栽植景观树。经过多年苦干,今天大梨树年产值达到14.2亿元,集体资产4亿元,人均收入超过2万元,村集体每年为村民提供多种福利待遇,村民的幸福指数不断提升,先后被授予全国生态文化村、中国幸福村庄、全国文明村、全国旅游示范村等荣誉称号。

  我在大梨树村看到,今天大梨树村已经建设了高标准的村史馆、文体宫,组建了村民文体队伍,创办了思想、文化、道德、教育和影视基地。

  

  

  毛丰美1993年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到2014去世,他连续担任了5届人大代表。从1998年开始,毛丰美提出“取消农业税”的建议,到2006年,坚持多年,终于将最初似乎“异想天开”的想法,变为了现实,真正尽到了一个农民全国人大代表的责任,为全中国的农民卸掉了一项负担。

  在他当全国人大代表的21年中,他总共提出近二百件建议和议案,包括降低农村的电价,实行城乡电费标准统一;向农民提供贷款,加强信贷对农业支持;提高粮价,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等等。

  2016年经中央领导同意,中央组织部决定追授毛丰美同志“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不久前,我还看了电影《卒迹》,这是一部以河南省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为原型创作的故事片,讲述了李连成带领西辛庄村民走上共同富裕道路的故事。因电影中的主人公的名字是“二卒”,所以电影名字是“卒迹”而不是“足迹”。2014年10月15日,我曾经走访了西辛庄村。

  

  李连成1951年出生,1991年开始担任西辛庄村党支书。李连成没有读过一天书,没有文化。他说了一些非常平实的大实话:

  ——个人富不算富,群众富才是真富。

  ——当干部就应该能吃亏。

  ——当干部,就要带头,带吃苦的头,带吃亏的头。

  ——干啥的人就有啥瘾,喝酒的人有酒瘾,抽烟的人有烟瘾,跳舞的人有舞瘾,我当支部书记就要带领群众致富,我有发展瘾。我现在搞企业,搞发展有瘾了。

  ——走群众路线,我的理解是,群众反对啥,咱就别干啥;群众拥护啥,咱就去干啥。

  

  

  从1991年担任村支书之后的26年中,他以身作则,在西辛庄村打造了一个干部廉洁奉公的好风气。他自己没有喝过村里一杯酒,个人没有花过村里一分钱。同时,也不用公款请来村考察的领导和客人吃饭,多年来村里没有买过一盒烟、一瓶酒,也没有报销过一分钱的招待费。

  他担任支书以后,无偿把自家的几个效益很好的塑料大棚让给了贫困户,帮助他们脱贫。90年代初期,他创建了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村里13家入股。企业赚钱后,他耐心地做其他12个股东的工作,把效益很好的造纸厂转让给全村群众,实现了家家有股,户户分红。在新村规划建设中,李连成不顾家人的反对,拆除了自家宅基地上新建的小洋楼,把最好的宅基地让给群众,而自己选择了最偏僻、最差的一处洼地建自家住宅,用自己的牺牲,争得村民的理解,使新村建设规划得以施行。

  西辛庄村有960亩地,172户,720人。今天,20多家企业入住西辛庄工业园区。2016年全村产值达到18亿元,集体资产已经达到10亿元,人均纯收入超过27000元。在西辛庄的就业人数达到12000人。

  如今,西辛庄村家家住进205平米的别墅式小洋楼,户户烧的是天然气,村民用水、用电、看病吃药。都不花钱,孩子上学全免费。还有全市一流的村办小学、敬老院和医院,以及融宾馆、餐饮、超市、商务、培训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大楼和村文化广场。村集体投资9000万元盖起了一座高标准的“民生医院”,所有的医疗设备属于濮阳市最先进的。村里群众看病,除“新农合”报销过的,剩余的再由村委来报。目前,群众看病不出村。

  西辛庄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经常性举办农民运动会、文艺晚会,村民享有丰富的文体生活。村里赌博打牌的少了,学科学、学技术、学知识的多了;酗酒肇事的少了,干事创业的多了。全村多年未出现犯罪现象,没有一个上访告状者。全村孝敬老人蔚然成风。

  李连成先后被评选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先后当选为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为中共第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届代表大会党代表。

  

  

  电影《毛丰美》和《卒迹》是部分中国农村发展历史的真实记录。这些村庄,在偏爱共同富裕的带头人的带领下,团结合作,艰苦奋斗,实干苦干,壮大了集体经济,依靠集体经济的力量,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抱团取暖,依靠集体力量提升了对市场风浪的抗击能力。他们不仅为自己创造了富足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创造了有尊严的生活,创造了文明的生活。大梨树村和西辛庄村,以及河南刘庄、江苏华西、河北周家庄等数以千计的中国村庄,与数量更多那些摧毁了集体经济的村庄,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前者是欣欣向荣,后者是凋敝消亡。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研究方向是心理测量学(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orpsychometrics),主要的研究对象是人的个性(personality),是人与人之间的个别差异(individual difference),是人与人的不同。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告诉我,人与人之间的个别差异是很大的。

  这种差异体现在酒量上。在酒桌上,我看到有四种人:第一种,既爱喝酒,又能喝;第二种,爱喝,但不能喝;第三种,能喝,但不爱喝;第四种,既不爱喝,也不能喝。与此类似,在致富路上,我也看到有四种人:第一种,既有先富的欲望,也有先富的能力;第二种,有先富的欲望,但没有先富的能力;第三种,有先富的能力,但没有先富的欲望;第四种,既没有先富的欲望,也没有先富的能力。

  我看到,毛丰美和李连成,以及河南刘庄的史来贺,河南南街的王宏斌,江苏华西的吴仁宝,河北周家庄的雷金河,广东崖口的陆汉满等许多人,都属于第三种人。他们有先富起来的能力,但没有先富起来的欲望。他们偏爱共同富裕,他们带领着自己的乡亲们,实现了共同富裕。

  我的一些崇尚自由主义的朋友不承认存在这种个别差异。他们相信,所有的人都爱喝,所有的人都偏爱(prefer)先富起来。他们相信爱喝酒是普遍人性,相信偏爱先富是普遍人性。他们坚信,说自己不爱喝酒的人是虚伪的,是“装B”。他们坚信,说自己不想先富起来的人是虚伪的,是“装B”。

  毛丰美、李连成、史来贺、吴仁宝等人的意义在于,他们用自己带领乡亲们走上共同富裕道路的行动告诉我们,世上确实可能存在一些能喝酒但是不爱喝酒的人,世上确实存在一些有先富起来的能力但更愿意带领乡亲们共同富裕的人。

  毛泽东同志曾号召大家向白求恩同志学习,做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他说:“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看了电影《毛丰美》和《卒迹》之后,我感到毛丰美和李连成都是比较纯粹的人,他们的目标很清楚:“造福乡里,带领自己的乡亲们实现共同富裕”。我想到,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不一定要奢望自己能够成为高尚的人,但是我们可以白求恩、毛丰美、李连成等人为榜样,努力做一个比较纯粹的人。

  关于李连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