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吴尚达:农民的诉求与迷茫

2018-01-22 11:08: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下载.jpg

  一些细节触动了我的心,我早想说话。我订的报纸,邮递员从大门下边送进来,人们踩来踩去,也没有人拿起来,更不用说看一眼了。报纸在人们的眼里,就跟满天飞的广告纸一样,没有人看。我的新报,家里不是做饭当了引火,就是擦了脏东西。最尊重我的是,街坊邻居过春节盖饺子、铺篮子向我要几张,这是我无可奈何的事。有人说,现在有电视,什么都有,谁还看报?不对。报纸发行量之大,你大概不知道,像我们这几百户的小村,光报费每年就三四千元。我记得毛主席还看《人民日报》哩,什么他不知道?即使电视,人们也会看出假来,不是谁都看。

  坐着说闲话,我说,宪法修改了。“什么叫宪法?”你以为人们都知道宪法吗?错了。“修改不修改的,对老百姓也没有用。”这是知道宪法的人说的心里话。国家大事,不是人人都关心。

  谁要想了解人们的心,谁就必须听人们说心里话,别听像广告一样的话。其实,广告不是一点实话都没有,是一次骗人、就会一百次没有人听他的。骗子把人们骗得长了记性,骗子自己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说,中央开了农村工作会议。“玉米多少钱1斤?”我说,大会没有说玉米的事。“我不关心别的事,我就知道,玉米一降价,我每年”少收入2500元。”这又是真话、实话。“怎么叫老百姓多收入点啊?”,我说,绿色兴农、质量兴农,就是不打药、不上化肥。“这纯粹是坐在北京进行遥控,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同样是农民的心里话、大实话。虽然话有些刻薄。

  三十多年了,农民还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变化?再有三十多年,一个人就入土了。他们看不到希望,就必然产生迷茫。每当人们下地路过我的门口的一条土路时就 取笑我说:“你也把这条道儿修修。”我笑着说:‘等着吧,我当了县委书记,就先修这条路。”’国家真有钱了,真富了,村里却可真穷了,真没有钱了。一条一二百米的路都修不起啊!人们一对比几千亿几万亿的,这儿连条路都修不起,你还叫他说什么呢?能相信什么呢?他怎么会不茫茫然呢?

  农民最清楚,什么时候打的#,什么时候挖的渠,什么时候修的水库。毛泽东时代,就靠铁镐刨、小车推,修了几百里几千里的大渠、蜘蛛网似的支渠、星罗棋布的水库。单干后,平了支渠、毁了水库、闲置了大渠。许多水利工程半途而废、许多土地因干旱儿而歉收。农民们目睹此景,只能感叹一声,你叫他说什么呢?

  当人们看到严重的两极分化、腐败难治、共同富裕无路可寻的时候,他们迷茫了。当九个洋洋万言的中央一号文件得不到落实的时候,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仰丧失了,剩下的只有迷茫。农民最清楚,三十多年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年入不敷出,想起给孩子买楼、买车、娶媳妇就不寒而栗。他们感到迷茫而焦虑。他们还相信什么呢?他们还能相信什么呢?

  当 无论怎么说也扭转不了农民的种种“偏见‘的时候,什么正确的东西,都有可能被拒之门外。这是可怕的。当一切信仰都丧失的时候,他们就变得麻木不仁了。这是更可怕的。他们可能看着社会主义大厦轰然倒塌而无动于衷、漠然置之。        

2018年1月2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