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一蓑烟雨:农村为啥越扶越贫?70名80后扶贫干部诉说精准扶贫真相

2018-01-12 17:29:57  来源:微信“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 一蓑烟雨
点击:   评论: (查看)

  食物主权按

  本文来自某省直单位机关70多名80后青年干部在深入扶贫一线驻村实践锻炼之后的思考与总结。诚如诸位青年所言,贫穷是一种病,扶贫是一剂药,但这剂药更像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西药,如若对症能缓解一时之痛也罢,可现实往往是医生累得半死、病人折腾够呛,药吃了病没治好,副作用又来一堆。这让许多曾深入接触过“病人”,体察过“病情”的青年干部感触颇深,思考良多。

  当昔日的模范村被改造成扶贫对象,“输血式”的精准扶贫还可能会产生新的贫困时,我们确实该跳出西医的逻辑来看待当下的问题了。青年干部们指出了扶贫工作方法中存在的问题,也注意到了基层干部的压力和贫困户的无奈,但是,现实中的扶贫困境有着更加复杂的根源。上层政策制定与基层实情的脱节,科层制利益分割的弊端,地方发展经验的不受重视,都是值得反思的话题。我们认为,与其隔靴搔痒,固守资本导向的市场模式,只从外部为贫困农民提供援助,不如引导农民组织起来走共同富裕的内生道路,多支持乡村搞集体经济。毕竟,一家一户的小农模式已不适应当今社会的发展,蒲韩社区等合作社能为我们提供更加接地气的成功经验。

  食物主权期待听到更多基层的声音,欢迎来稿:

  shiwuzhuquan@126.com

  正文

  一、“匪夷所思”的入户评估

  首先是评估问卷。调查问卷设计的字非常小,5号字体密密麻麻,看起来很费劲,题量非常大,一个有相当文化水平的人,也得用上个把小时才能做完全部题目,让一个没什么文化的贫困户去完成这些题目,简直是不可能的。里面的内容非常“阳春白雪”,一点都不接地气,还有诸如“两学一做”、“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近一个月压力大的事”,让人“脑洞大开”。

  其次是评估人员。调查人员大多是毫无群众工作经验的大学生,入户调查时不知道怎么和农民交流,正常的交谈都有问题,并且不熟悉农村工作,不分对象只一味照本宣科、生搬硬套;工作人员急于完成评估,在简单问几个问题后,就代农户作答了,怎能保证评估的客观准确性?此外,评估人员在检查档卡时,对计数方式、涂改等不分具体情况,一律判定为问题,挫伤了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个别检查人员还态度生硬、方式欠妥,伤害了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感情。

  再次是暗访方式。“不发通知、不打招呼、直接入户”的暗访方式,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第一,不发通知,找不到人,或者效率非常低。第二,群众不知我们是干啥的,防范心理非常重,甚至发生过有农户被不明身份的人骗走财产的情况。第三,很快暴露目标,暗访变明察,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二、精准扶贫变身“精准填表”

  扶贫人员埋在表格里。扶贫工作的很多精力工夫都用在填表开会、完善档卡上,平均3、5天就要迎接一次检查走访。每次检查走访,无论青红皂白,错一个字,有一处涂改,所有的表格都要重填,让群众重新签名,“精准扶贫”变成了“精准填表”。有些人无奈地把汪峰的《春天里》改成了《表格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表格里,表格里。”

  表格统计不接地气。在翻看历经几个版本要求的各类档案表格后发现,驻村干部统计农民收入时,单是收入就分出“财产性收入”、“经营性收入”、“务工收入”等若干类,这些经济学专业名词,有时解释半天,农民也弄不明白填什么、怎么填。

  三、基层辛酸知多少?

  任务重于泰山,待遇轻于鸿毛。上边千条线,下面一针穿,政策部署很多要通过乡村两级干部来执行,作为最基层的干部,他们退无可退。经初步了解,目前压在乡级党政主要负责人身上的工作,仅“一票否决”的就有7、8项之多,其他一些部门单位压下来“属地管理”、“第一责任”的工作还有很多。

  不仅是工作任务重、压力大、要求高,基层干部还普遍面临待遇低的问题。他们长年风里来、雨里去,吃了不少苦头,流了不少汗水,受了不少委屈,而工作强度和工作所得不成正比。有人甚至戏谑基层干部是“摸爬滚打终日疲惫,急难险重必须到位,一日三餐时间不对,逢年过节天天战备,正常提拔还得排队,囊中羞涩见人惭愧。”

  疲于应付检查,处处担惊受怕。基层干部奋斗在基层一线,遭遇诸多困境:一是责任比天大,权力只有巴掌大;二是条件艰苦、任务繁重;三是种豆子的人越来越少,数豆子的人越来越多。千头万绪都要基层落实,干活的就那么几个人,屈指可数,而各级的考核评比、检查督导却是层出不穷、让人疲于应付。某组驻村十天期间,镇村就先后接受了脱贫攻坚巡查、半年工作综合考评、环境治理工作督导、党建工作观摩、“双百工程”实地观摩、半年脱贫攻坚工作考评等名目繁多的检查。

  此外,基层干部问责压力大。“上边千把锤、底下一根钉”。各项工作的落实都在基层,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板子最后都打到基层干部身上,稍不注意就会被问责、警告。有的乡镇、驻村干部仅仅因为村内没有宣传横幅、墙体标语就受到处分,很多则是因为档卡资料不规范、收入算账不精准受到处分,而且是一个小问题被查出来,与之相关的一连串的人受到处分。严格地讲,这些问题当然也是问题,但还不至于处分、免职。上级部门的检查、督导、要求也有脱离实际的情况,不能真正实事求是、有担当地看待存在的问题,人无完人,人非圣人,要求村镇基层干部做到的上级领导是否能够自己先做到,要求村镇干部的工作标准是否自己首先能够达到,标准定给别人,手电筒照的也只是别人。

  新时代“运动”扶贫:只见干部苦,不见群众动。上级的许多要求,在乡镇实际工作中往往演变为一个接一个的“运动”,比如秸秆禁烧,春季耗费一个多月,秋季还要一个月,每到这个时段,乡镇干部都要分片包干、责任到人,既要处置偷偷焚烧秸秆的人,也要应对上级不定时的检查,乡镇干部只有住帐篷吃干粮,日夜在田间地头严防死守。还有每逢上级开“两会”、“党代会”等重要会议和活动,乡镇干部都要对一些可能的上访人员包干盯人,既不能干预上访人的人身自由、又要防止其非法上访,只能像勤务员一样紧跟着。“运动”尤其表现在上级检查和考核期间,乡镇干部倾巢而出,搁置手中其他工作,集中力量服务于所谓的“中心工作”,搞得轰轰烈烈,但检查考核一结束便终止,这种“运动式”的方法既不可持续,又严重影响乡镇正常运作,直接导致治理的低效。

  四、精准扶贫的困境:怎么精准,越扶越贫

  “以贫为荣”,争当贫困户。在有的人眼里,“扶贫”就是等国家给自己发票子、修路、修房子,更有个别农户并非真贫,而是通过隐匿财产、夸大困难、大闹村委会、扬言上访告状等方式“装穷”、“争穷”、“吃低保”,以不劳而获“得好处”为能事。走访中曾遇到这样一个事情,村里有一家非贫困户找到驻村第一书记,要求把自己家定为贫困户,哪怕过一段时间再取消也行,问其原因,说是家里马上要给儿子娶媳妇了,如果定为贫困户会对女方更有吸引力。这种“以贫为荣”、“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思想认识,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群众对待贫困的认识和态度需要加以引导,思想扶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精准识别贫困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基层干部手段有限、掣肘较多,只能确保符合条件的“不漏一户、不落一人”,而不敢确保没有“搭便车”现象。

  扶贫政策是否深入可持续。首先是扶贫政策是否能够深入贫困的“代际传递”问题:因计划生育、优生优育政策执行不到位,致使一些家庭集中出现憨傻痴呆及后天残疾现象,导致贫困在一些家庭“代际传递”,贫上加贫现象不容忽视。走访过程中发现,几乎每个贫困村都有不少于一两户这样的家庭,全家有一半左右的成员,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残疾问题,并且仍在继续不加控制地增长。这类群体自理、自救能力差,且弱弱结合的不良婚配形成的夫妻残、一家多残、后代残的情况,造成整个家庭贫困的恶性循环。

  其次是扶贫政策的可持续问题:如贫困户就医零支付,凡是确定为贫困户的家人,在县域内公立医院就医的,全部实行零支付,这项政策确实大幅减轻了因病致贫家庭的负担,但是在执行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部分贫困户以此长期住在医院不愿意出院,同时给县财政造成了很大压力,这项政策的可持续性有待商榷。

  旧矛盾未去,新矛盾又来。贫困户政策获利太集中,已经激发了新的农村矛盾,精准识别后的贫困户相比以前,确实更得到了整体村民的认可,但在实际生活中,离贫困户标准距离不大的农户也有一些,他们可能就因为一两个硬性条件定不了贫困户,但实际生活水平可能和贫困户差不太多,这部分人看着贫困户获取的相关补贴、政策,会做何感想?仅各级医疗免费这一项政策收益,就会让多少人眼红妒忌。贫困户丰厚的利益,带来的可能就是农村最直接最现实的矛盾,尤其是那一部分有劳动能力但不参加劳动的贫困户,他们获得这些扶贫利益后,已经引起了其他农户的不满,党委、政府要敏锐发现这些问题,不能把党的好政策落实成了农村新的矛盾源。

  五、问题这么多,听听青年干部说怎么办?

  不沾泥土,不带真心,怎么扶贫?不深入基层,不直接和群众面对面,就不知道什么是基层工作,什么是群众工作。大家普遍最深的感受是,老百姓最朴实,你真心办实事,他们就会从心底感激你、支持你、拥护你,相反地,如果你虚头巴脑、官气十足,说话咋咋呼呼,他们就不会掏心窝子,更不会买你的账。只有沉到“一线”,放下“架子”,群众才会把你当亲人,把掏心窝子的话说出来,你也才能真正了解群众的所需、所想、所愿、所盼,拉近干部与群众之间的距离,“坐在同一条板凳上,才缩短了心与心的距离;住在农家的炕头上,收获的不只是建议,我的脚下粘有多少泥土,我的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

  因此,要在农村搞调研,说话做事就要像个农民的样子;要在工厂企业搞调研,举手投足就要像个工人的样子。下基层,“不能坐着车子转转,摇下玻璃看看”,不是听汇报看材料,而是扑下身子,走进群众们中间,“冬天受受冻,夏天出出汗,坐坐冷板凳,听听真心话。”一个感受就是,与村两委班子和困难群众交流,如果是正儿八经、正襟危坐地在干净明亮的空调屋里开会,那是必定达不到预期效果,并且可能会适得其反的,而端一个大瓷碗蹲在家门口吃着捞面条,饭后站着闲聊、瞎扯,这个时候反而能听到真心话。

  此外,驻村干部除了要扑下身子,多干事少浮夸,讲求默默奉献的同时,还要掌握好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原则,不能好逸恶劳,也不能越俎代庖,事事全揽下,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指导而不要领导,到位而不要越位,参与而不要干预。

  居庙堂之高位怎知江湖之远事?“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上级机关的决策安排、工作部署,到底符不符合基层实际、能不能行得通,乡村干部最有发言权。上级机关应时不时地深入一线调研,用心倾听来自基层的声音,少一些闭门造车,多一些衔接地气,少一些粗放要求,多一些精准谋划,力求出台的政策和规定真正匹配基层、契合实际。

  比如表格统计,只是扶贫工作的一个方面,要真正推动脱贫,绝不能局限于表格上的一系列数据。从操作层面看,扶贫统计表格最好少而精,且要符合农村实际,实现“精准”统计。因此,在对群众说话、为群众制订政策的时候,要做好调查研究,尊重实际,尽可能通俗一些、实用一些、接地气一些。

  其次,上级部门在优化工作程序,提高工作标准的同时需要实事求是得看待工作,有担当地评价工作,有信任地对待干部。虽然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但首先要信任,因此问责工作要本着正视问题、信任干部的态度,有区别地实际客观地开展,不能简单以问责这种形式作为处理整改问题的主要手段。

  此外,给予镇村基层干部多一些关爱。严管就是厚爱,但在严管的同时,不要忘了厚爱,乡镇基层干部是在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提升群众的“幸福指数”,头绪多、任务重、人员少、缺保障、强度高、节奏快,这是基层干部的常态,而待遇低、责任大、上升通道较窄,则是基层干部面临的普遍问题,上级机关应该给予更多的关心关爱,不能把工作和责任简单地“一推了之”,或者只注重“传导压力”的措施,而忽略疏导减压的保障。

  治标不治根,贫困怎么能得治?贫穷是病,扶贫是药,精准扶贫就是要因人而宜、对症下药。当今社会,贫穷不再单单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质量、生活状态,它更是一种病,一种甚至能遗传、能传染的病。有病就得治!面对贫穷这一疾病,我们需要一剂好药,一剂能治病的好药。

  贫困户好比是病人,政府好比是医生,医生不能只管开药,更要抓好药效跟踪,搞好疾病预防,治未病,防患于未然。作为政策的实施者,政府不能仅仅满足于把政策落实下去了,不能只局限于今天脱贫了,更需要把政策种到农民心里去,把脱贫当作一项长期的工程继续下去。病治好了要巩固治疗效果,没病更要抓好预防。

  贫穷这个病并不可怕,怕的是思想、观念和思路的贫困,即所谓的“头脑贫困”、“精神贫困”是扶贫攻坚的最大敌人。如果说上级政策是牵引力,外部帮扶是推动力,那么,贫困群众自身的脱贫之志和智,正是不可或缺的内生动力。“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这个“硬骨头”,脱贫攻坚当务之急,正是先要除掉这个障碍,不仅要物质脱贫,更要思想脱贫,实施“志智双扶”。

  扶贫先扶志,家贫志不穷,有梦才会追,有志才能起。外在的扶持帮助只能作为脱贫致富的“发面引子”,不能单纯依赖外援,扶志就是扶思想、扶观念、扶信心,帮助贫困群众树立起摆脱困境的斗志和勇气。村镇基层干部要谋划好扶志工作,善于发掘“志穷”贫困户的生活希望点,重燃他们的生活希望。

  扶智就是扶知识、扶技术、扶思路,帮助和指导贫困群众着力提升脱贫致富的综合素质。扶贫不扶志,扶贫的目的就难以达到,即使一度脱贫,也可能会再度返贫;扶贫不扶智,就会知识匮乏、智力不足,甚至造成贫困的代际传递。

  授“渔”,还是舍“鱼”?扶贫不是包办,不能简单化、片面化、庸俗化地理解帮扶,一提联系服务群众,就给群众送钱送东西,而且一送了之。要外力,更要内功,“求人不如求己”;要见物,更要见人,“富口袋,也要富脑袋”;要当前,也要长远,“扶上马,送一程”。

  群众是脱贫致富的主体,精准扶贫必须解决“精准脱贫能力”,通过自力更生脱贫,而不是政府一味兜底,给钱、给粮,给猪、给羊,大包大揽,给某些人留下钻政策漏洞的空间,营造脱贫攻坚是帮扶而不是替代,是造血而不是输血的舆论氛围,否则扶贫只会造成养懒汉。扶贫不扶懒,懒人也扶不起来。

  因此必须创新扶贫模式,变“输血”为“造血”,让贫困户“张口想要扶贫款”变“依靠政策我要干”,通过多种途径把群众引导到参与项目实施、家园建设上来,实现从“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从“等靠要”到“内生动力”的转换,而不是本末倒置、坐享其成,乃至争抢“嗟来之食”,更不是把“扶贫”当作“理直气壮”讹诈的机会。

  扶贫谁来扶?首先脱贫攻坚不能单打独斗,要依靠干部,但更要发动群众,还要引入社会力量。扶贫中的很多工作最终要依靠村干部、全体党员、全村人民群众来组织开展和实施,而最主要的还是要依靠村两委干部。如果把扶贫脱贫比作缝制衣服,那么村党支部承担的角色就是穿针引线。毛泽东同志指出:正确的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实践证明:对贫困村来说,送支票不如送支部;对贫困户来说,送银子不如送点子;对帮扶干部来说,爱挑的担子不嫌沉。走访中发现,许多村两委班子都存在年龄结构偏大的问题。虽说农村有农村的实际,村支书就像是老中医,年龄大、有经验、稳重可靠,是一笔颇有价值的精神财富,但也要注意培养有生力量。这正如《平凡的世界》中的双水村,既少不了田福堂,也需要孙少安。

  有了过硬的党支部,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还要让人民群众这支主力军走向主战场,让各级书记、工作队、帮扶人与贫困群众结成命运共同体,凝心聚力,同心同行,党员干部成了中流砥柱,脱贫攻坚就有了中坚力量。

  此外,扶贫脱贫还要整合扶贫力量,引入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扶贫绝不单单是“劫富济贫”式的既有社会财富的转移,而是社会财富的整体增加,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让富裕户更富裕,让贫困户实现脱贫,让富裕户带领贫困户致富,实现富民强村、共同进步,这也是扶贫的真正意义所在。改革开放的初衷,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全体人民共同致富,现在的实际情况,贫困户是真贫困,富裕户是真富裕,因此应当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更好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引入社会力量助推脱贫攻坚,而不是把先富裕起来的群体排除在脱贫攻坚之外,党和政府要充分调动其投身、参与扶贫工作的积极性。

  三农、生态……扶贫之路任重而道远。“三农”问题是根本问题。曾几何时,李昌平上书总理,直言中国的“三农”问题: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现在,三农问题依然存在,扶贫也早已超越了“三农”的范畴,也不仅仅是穷的问题,而是事关人类与自身、与自然如何相处的问题,尤其是生态问题。因此扶贫开发要以生态保护为约束,不能走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子,生态保护与扶贫开发要进一步融合,既要保证贫困地区人口按时按质脱贫,又要保证贫困地区的生态环境不受破坏,即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