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一个老农民的心里话:说说孙锡良老师提出的几个农民问题

2017-07-26 21:41: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曹锡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年1月份在某农村所见,也不是个别。)

  感谢孙老师对农民问题的关心! 2000年田地和宅基地征用后,派出所告示要保持农民身份,我去派出所书面申请了,虽然我事实上已经不种田了,但也一直在观察农业,并保持着与农民的交往。加上本人六零年参加农业劳动,曾当过生产队长,打心里头是热爱农业和农民的。以下都是说的心里话,有什么不对的请指出。

  孙老师说:农民现时不太愿意走集体化。

  这是事实!农民不愿走的理由是:

  1.对村里的干部看透了,也觉得怕,万一……

  2.种田要有水利。抗旱水夠吗?抽水、灌水设备在那里呢?

  3.集体买了1000斤化肥、种子,也没一间屋可放。

  4.工具问题:运输、生产等等,种地再不能用钉钯翻地了吧。

  5.什么都没了,最起码买种子钱的呐?

  6.集体大田种植要农业科技知识,我们早都是半路子农民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7.你家三亩,我家四亩,三十家也只百亩地,我们就是拼死干,这些田地能增收多少呢?现在地的单产已经很高了。

  这一堆的难题不解决,农民怎么能迈步走进集体呢?

  现在好的是,我哪怕不能外出挣钱,种点粮食还是夠吃的。尽可能用力气去换点零用钱,以后体力不行干不动了,那就再说吧。最起码,现在还能活下去。

  看着眼前大片良田荒芜,特别是老年农民,都是很心痛的,他们对土地更有感情。大集体时,这么多田要产出多少粮食啊?日复一日看着心痛,难道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吗?

  在外打工的人挣的钱比种田地要多很多,村里的几乎看不到年轻人。稍微有点钱的人更不在乎田地里的收入,粮食涨价我有的是钱,干嘛搞集体呢?而村干部则被一大堆的难题缠身,如果再集体化他们必定更苦,自己何必去找苦?左文学在村里做工作,那是每天要很晚很晚才能回家的。

  农业好坏,是政府、是人民、是大家的事,真的不能再轻视了。

  曾有关心三农学者问我,有多少农民愿走集体道路?我一直不敢答。

  孙老师说:南街村、塘约村,不具有可复制性。

  我这样认为,南街村、塘约村是在中国大地上吧。看到他们发展那么好的事实,有良心的人都会说好,没有心的人才说南街村不好。

  我化了1000多元一个人参观了南街村,感觉复制是难的,很难的。我们有8000多万中国共产党员,这么伟大的党,到底培养了多少个像王宏斌这样品德的人来呢?反过来30多年生了多少贪官?要是父母,他养了这一大堆儿子,有志气的他早就气死了。

  几个大共产党员说过王宏斌好? 14亿中国人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说王宏斌不好,那些人就是有心的,他们的心与工农大众及正义的知识分子的心是不同的。如果不去培养人,怎么能复制呢?父母只是希望孩子做个勤劳的人,可天天让孩子与偷东西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么孩子会成长成什么样呢?

  南街村周围也在自发产生积极分子,但成长成像王宏斌这样的人就比较难了。我记得南街村的旁边有北徐村、龙堂村,他们也在向南街村学习,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要是他们有十分之一南街村那样好,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小南街村。

  中国有小南街村吗?南街村有否复制性吗?其中一个关键,是要有大人物说好。一幅画,有钱人都说好,才有人去复制吧。小岗村,总设计师说好,才会有这么多复制品。是不是这个理呢?

  全国年赚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大老板很多吧,要是有人说那资产是上一代父母传给我们的,或者他有良心意识到自己的第一桶金本来就是人民的,从而把这资产主动或被动的献出来,给50家100家集体,那不就会产生一个又一个的小南街村吗?

  我化了近2000元参观了塘约村,我也说塘约村好。到底要不要这样复制,是党中央政府说了算。

  我以为中央财政、地方财政,要扶助更多的塘约村起步,而不是为了政绩工程造公路(必要除外) 建漂亮住房,要支持他们养“鸡”生蛋。授之以渔而非授之以鱼。解放军要穿军鞋吧,鞋厂老板也己赚了不少钱了,厂子就让集体农民办吧,这还不是政府一句话吗?广大农民也是热烈欢迎的。中央把钱买美国人债券少一点,先支持走集体道路的农民,好处大大的。

  孙老师強调农民退休必须退地。

  我说很应该。

  不退地麻烦事会很多很多,不信以后大家看。再看那大片大片荒着的良田,不退,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要走集体道路,沒有上规模的田地能行吗?集体不把抛荒的良田种好,要集体干吗?当然集体富裕还是要靠工副业的带动。

  凡是走塘约道路的农村,老年农民退休金多一点,反之少些。退休农民的地和荒地必须退集体。合法有钱是好事,田荒着不种,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害的。如果不退,可采取征收相关费用的方式。

  孙老师说:有的农民家里有十亩地,政府补贴一亩100元,租给人每亩又收200元,一年得3000元,这与地主有什么差别。

  说的没错。

  耕者有其田,田地是给耕者种的,因为劳动力、地力、灾害等各方面原因,农村两极分化也会很快,所以毛主席要走农业合作化道路。分田到户,更人为创造了地主。如再确权,生不添、死不减,更创造不平等。早晚有一天会造成有人喊:还我田地。30年前政府说要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现在出现了大片的田地荒芜,这个教训政府应该总结,不要再在错误的路上走了。

  孙老师说到农民退休养老金。

  我说应该。目前65岁农民当年为国家吃苦、劳累,老了给点养老金合理又合情。法是政府订的。

  我几乎天天接触农民,很同情他们。孙老师还说到了其他几个方面,有需要以后再谈。以上不对请指出。

  我用了十五年时间,写成了《黄家梦》,塘约村圆了我30多年的梦。虽然没有十五的月亮圆,但期望着她越来越圆……

  敬请红歌网转截。

  曹锡山

  手机 13739142050

  2017年7月26日

  本文发表时略有修改。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