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市场主导的罪恶:外销发财树从七亿走向七千万的凋零之路

2017-04-19 11:30:10  来源:微信“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孔德廉
点击:   评论: (查看)

  食物主权按

  当土壤久病缠身,活跃其中的各种微生物失去平衡,会发生什么?红遍全国的赣南脐橙接连几年高产之后,黄龙病蔓延,产量瞬间跌落,不少果农不得不忍痛砍树,以绝病源。这样的故事不限于脐橙,不限于大陆,它也发生在台湾。失衡的土壤,使得一度外销产值高达7亿的发财树逐渐萎缩,农人收入大大缩水。密集式规模化种植几乎必然导致土壤内部微生物失衡,土壤质量下降,那么建立在这种生产方式上的农林牧各业不管曾经多么风光,最终只能是昙花一现!

  我们的农业应该何去何从?

  正文

  是什么样的“发财树”,曾让台湾一年赚进七亿元的外汇?答案就是源自中美洲的马拉巴栗,其旺盛的生命力让不少国家引进作为观赏使用,台湾人发明的特有“五辫”形式,更是一度将这种外来作物推向外销顶点,成为兰花之后最大的热卖品项,但历经几十年的风光后,集约种植导致土壤失衡,日益严重的病害让这颗“发财树”逐渐萎缩,总产值更仅剩下一成,在农民纷纷弃守、转种番石榴的年代,这个曾让人发财的产业,快速迈入暮年。

  密集栽培的马拉巴栗 (三叶园艺提供)

  五辫发财树概念何来?

  原来是美发界编发概念

  作为观赏植物的马拉巴栗为何特别?一段有趣的传言曾指出,是因为三十多前,彰化一位货车司机在家中帮太太编辫子,顺手将五颗马拉巴栗种在同一个盆子里,并把它们的枝干编成辫子状,五辫的马拉巴栗因此应运而生。

  对于上述说法,马拉巴栗委员会钟武州证实了其来源真伪,更表示货车司机就是住在彰化溪州的王清富,这段有趣的历史农民几乎人人皆知,发财树多种植在彰化、南投和屏东等地,彰化溪州就占了七成以上。

  至于“发财树”的来源,他则强调是1997年韩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台商为了让五辫马拉巴栗打进广州市场,将五辫象征五福临门、结节生长象征步步高升,才以此为名,发财树果然打中大陆胃口,成为年节必备的摆饰,随后也一步步打通了整个东南亚市场和荷兰、美国和加拿大等地,成为外销的重点。

  图片来源/平安小学网站

  发财树曾是台湾外销主力

  一年可赚进上亿元外汇

  对于马拉巴栗的外销成果,曾参与研究的台中农改场指出,以往发财树主要出口地区以大陆为首、每年一万公吨以上,荷兰则排第二名、每年两千公吨,但价格却上看两百多万美元,其余也销往韩国、日本、美国等地。本身在彰化种植马拉巴栗、也参与外销的农民郑靖虔就指出,2000年以前发财树外销一年产值最高七亿元,台湾就是技术最好、产量最高的地区。

  身兼花卉产销班班长的钟武州也说,台湾产的发财树,即便生长容易,但五辫的技术却非常困难,初期需要选大小齐一的种子以提高种子发芽率与成苗率,等苗生长至一定高度后,再拔苗予以编辫,其后更得维持五辫以同等速率生长,需要农民日以继夜的努力。

  其中苗期一年、编后定植一年半,到最后采收还要半年,整个生长期程需要大约三年之久,外销荷兰及欧洲的植株有三个尺寸、日本有四个、中国则有两个,价格都会依据高度不同和产期长短有所区别。

  独特的五辫马拉巴栗曾创外销佳绩 (三叶园艺提供)

  集约种植土壤失衡、大陆低价抢进:

  发财树不再发财

  曾风光外销,那是什么原因导致现今发财树的萎靡?钟武州就指出,集约化种植导致了土壤中的微量元素失衡,植株的抗病性下降,鎌孢菌、黑腐菌、腐霉菌等病原菌就会趁着植株在拔苗或切根时趁虚而入,造成严重的根腐病,若幼苗期未处理好,马拉巴栗发病的比例更高达七成以上,届时染病的发财树根部就会呈现腐败样态,进而失去经济价值。

  此外,农民郑靖虔也指出,近年大陆利用廉价的劳力与土地,配合台商带去的技术来种植马拉巴栗,对台湾的冲击也不小,以上两种因素,重重打击了发财树的外销;而根据农委会资料,六年前马拉巴栗外销还有一亿多元,近年却只缴出一年七千多万元的成绩单,仅剩高峰期的一成。

  密集栽培下生病的马拉巴 (三叶园艺提供)

  防病害、促外销:

  发财树昔日荣光如何挽回?

  面对大陆竞争部分,由于马拉巴栗种子有九成都在台湾,农委会也于近年与果实生产者、苗木生产者及贸易商进行协商,限制马拉巴栗果实及种子的出口,并同时公布“马拉巴栗果实出口文件核发要点”,希望限制技术的转移;同时,也在去年协助云林土库农会成立国际级的“马拉巴栗集货处理中心”,希望透过此类规模化的后处理机制,协助农民取得较佳的外销成绩。

  不过有二十多年外销经验的钟武州却指出,根本的病害不解决,现在农民即便用水稻轮作的方式来恢复地力,整体生产面积却还是一路从四百多公顷下滑到两百公顷,要找到微生物均衡的新植地也难,在近来天灾不断、气候又极端异常的情况下,马拉巴栗的产量只会越来越少,农民多改种番石榴以取得较好收入,届时就得看下一代如何将产业收尾。

  在如此惨况下,不少靠着马拉巴栗养大的溪洲农二代与生态资材行,正想方设法让产业复活。即将交棒给第二代的农民郑靖虔就指出,现在虽然农业面临严重的缺工和土地问题,但不少下一代都还在向农试所、农改场和专业单位求助,寻求专业的意见。

  更有农民和生态资材行合作,试图从土壤营养学来着手,希望从根本改变发财树的生长环境,即便得旷日费时的等待、成功机率也是未定之数,但农民们依旧盼望找回发财树的往日荣光。

  文章来源:台湾上下游网站

  原标题:当土壤久病缠身:外销发财树从七亿走向七千万的凋零之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