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蒋高明:谈谈美国农业的科技要素之五:种子

2017-04-10 10:21: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蒋高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种子是种子植物的繁殖器官,是物种延续最重要的器官。种子与人类生存密切相关,除日常生活必需的粮食、蔬菜、水果、油料、花之外,一些药用(如杏仁)、调味(如胡椒)、饮料(如咖啡、可可)等都来自种子。能够食用的种子是人类经过几万年乃至几十万年培育出来的。种子是农业基础的基础,没有种子就没有农业。一粒小小的种子播种下去,就能够换回几十乃至几百粒的种子。人类通过吃种子留种子,并不断进行优中选优,从而将农作物的遗传基因保留了下去。

  种子蕴藏的神奇遗传密码,人类至今无法仿造。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最高科技,也只是对种子的遗传基因进行部分改造,但这样改造的种子也就几乎绝种了——大自然的遗传密码不会轻易让人类改变。种子作为农业生产中最基本的生产资料,随着全球人口爆炸、环境恶化、耕地面积减少,其重要性也越来越突出。对于单产高、抗性好的种子需求明显增加,种子的市场竞争优势将决定着未来农业竞争的主动权。全球种子格局的变化,导致了人类农业格局,乃至政治、经济、军事的巨大变化。

  一、种子殖民化

  全球种子市场总价值量约500多亿美元,其中60%是商业种,约300多亿美元。自留种比例不断下降,目前已低至40%,还有继续下降的趋势。围绕着种子这块巨大的肥肉,各国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其中科技、资本与军事实力强大的国家,在种子产业中占据的份额最大。全球70%以上的商业种集中在20多个国家,其中美国排在第一位,占19%。世界种子贸易也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其中美国最高,其次是荷兰、法国,而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种子贸易仅排在第19位。

  美国引领的种子产业竞争,造成农产品安全最大的隐患——种子殖民化,即种子美国化、杂交化、转基因化。美国主导转基因种子的扩散速度非常快,所向披靡;不少国家的农民也不知道种子是否是杂交的、转基因的,为蝇头小利就放弃了自己的种子主权甚至食物主权;消费者更不知道吃的是不是转基因食品。长期这样下去,种子美国化、杂交化、转基因化就不可避免。从以下的分析中,可管窥种子殖民化的大概趋势。

  全球著名的十大种子公司,大部分出现在发达国家,其中美国占据了4席。这十大种业公司分别是,孟山都(Momsanto,美国)、杜邦(Dupout, 美国)、先正达(Syngenta,瑞士)、利马格兰(Limagrain)、利马格兰(Limagrain,法国)、圣尼斯(Seminis,墨西哥)、埃德瓦塔(Advanta、荷兰)、道化工(Dow,美国)、KWS AG(德国)、Delta & Pine Land(美国)、Aventis 公司(德国)。

  作物种子几乎为美国等少数公司所垄断,玉米、大豆、棉花、油菜、苜蓿的优势在美国。其中孟山都在种业中的霸主地位至今无人撼动。除了上述四大美国种子公司对作物种子的垄断外,美国一些成规模的公司如Beck's公司(玉米)、AgReliantGenetics(大豆)、蓝多湖(苜蓿)S&W Seed(高粱和向日葵)等也表现不俗。毫不夸张地说,美国几乎实现了对全球作物种子市场的绝对控制。

  由于作物种子被美国为主的商业公司垄断,其他国家的商业资本只好对蔬菜和花卉种子加大了种子“殖民”力度,其中欧洲与以色列瓜分了全球蔬菜种子市场。荷兰是全球最大的花卉出口国(占国际花卉市场的40-50%),是全球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该国埃德瓦塔(Advanta)主要种子业务是油菜、向日葵;瑞克斯旺种苗公司是全球著名的蔬菜种子企业,在蔬菜经营方面位于世界第五位,其在中国山东寿光推广的“布列塔”茄子被吹嘘为“茄子树”;另外还有“萨菲罗”菜椒,“塔兰多”五彩椒等产品已占据中国大部分市场;安莎种子公司是以甘蓝(圆白菜)、胡萝卜、洋葱起家的老牌荷兰蔬菜种子企业,其在甘蓝育种上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其他国家对种子市场的大概布局如下:法国利马格兰农业合作组织,是世界最大的蔬菜种子公司;圣尼斯(Seminis)是墨西哥最大的种子公司,主要种子业务为瓜果和蔬菜;法国安内特(Aventis)公司为世界第四大蔬菜种子公司;以色列海泽拉公司以小番茄种子见长,该公司在中国的主打产品为“夏日阳光”小番茄,创造了中国种子价格的最高记录,单价超过了黄金(单价为220元/克,黄金价格为280/克);日本泷井种苗公司收购土耳其Rito Seed蔬菜育种公司后,在全球蔬菜种子市场也分得一杯羹;丹麦Jensen Seeds是全球杂交菠菜领域的领先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欧洲与以色列、日本、墨西哥等国种子公司在蔬菜种子产业具有优势,但美国依然不甘落后。在蔬菜种子领域,孟山都也保持着领头羊的地位,2015年销售额达8.16亿美元。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种子强国中不乏当年八国联军的影子。不幸的是,由于中国人对种子入侵不加防范,作为全球最大农业国的中国,变成了发达国家“种子殖民地”。早在上世纪80年代,杜邦、孟山都、先正达等跨国公司就开始悄无声息地布局和抢占中国市场,纷纷在中国设立办事机构,聘请技术人员、建立研发中心,布置品种试验,参股本土市场的优势种子企业,成立合资公司等等。目前,在我国注册的外资种子企业已超过了70家。国外大公司凭借其先进的科技、雄厚的资金、丰富的国际市场运作经验迅速控制了我国高端蔬菜种子50%以上的市场份额。继美国成功打败了中国的大豆和棉花种业后,玉米和水稻种子也岌岌可危。

  二、美国种业优势

  那么,美国的种业为什么具有那么强的优势呢?美国农业是以现代化、专业化、规模化为著称的,种子要发挥其产量优势必须辅助以农药化肥。美国的大型种子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具有化工背景,化肥、杀虫剂、除草剂、种子、转基因种子,顺理成章地满足了市场需求。美国的种子公司也就几乎成了是典型的农资部门,专业分工细、科技含量高、布局早,对他国的入侵也强大。另外,该国等很强大的销售与攻关队伍,遍布全球也是重要原因。他们拥有自己的研发部门,还花重金聘请大学教授或科研部门的研究人员。下面分别介绍一下美国本土的著名种子公司:

  孟山都(Monsanto),是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主要采用生物技术来开拓农作物市场和除草剂产品,其4种核心作物种子(玉米,大豆,棉花和小麦)以及"农达"(草甘膦)系列除草剂为孟山都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2006年,孟山都种子收入约45亿美元;2015年该公司依靠在转基因领域的优势,大田作物种子销售额达96.3亿美元,约占全球作物种子市场份额的20%。目前,孟山都公司是全球第一大种子公司,控制了全球谷物与蔬菜种子23%到41%的份额,尤其是在转基因种子市场上,孟山都公司已经成了一个垄断巨头,全球90%以上的农作物转基因种子,都在使用其专利技术。主要种子业务是棉花、大豆、玉米等;主要品种: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玉米。玉米以迪卡007为代表,已完全占领中国广西市场。

  杜邦(Dupout,美国农化巨头,在世界500强排第47位,主要从事农业、医药等领域的生物技术产品研制和开发。1999年以77亿美元兼并了世界排名第一的种子公司--美国先锋种子公司,开始涉足种业,仍为世界第一大种子公司;2010年列世界500强第296名,经营范围涉及化工、农业等20多个行业;2006年,杜邦种子收入约28亿美元,是世界上第二大种子公司。主要种子业务是玉米种子,约占全球杂交玉米种子市场的43%,其他种子业务有大豆、小麦、高粱、向日葵、紫花苜蓿等,此外,杜邦的除草、杀菌和杀虫三大类优质农药产品也很有市场,其中杜邦杀虫剂有康宽等8种产品,杀菌剂有新万生等10种,除草剂有稻将等7种。

  道化工(Dow,具有百年历史的美国道氏化学公司,是一家国际化大型化学公司,生产的化学产品达2000多种,在1997年全美最大的500家公司中排名第六,销售额为200亿美元。1998年收购Mycogen;2000年收购嘉吉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杂交种子业务,世界第七大种子公司,主要种子业务有玉米、高粱、大豆等种子。

  Delta & Pine Land公司,美国种子公司,全球排名第九,世界最大的棉花种子公司。1920-1930年代,公司经营密西西比三角洲最大的棉花种植园;在20世纪下半叶,公司剥离了农场土地,集中研究和发展棉花和大豆种子。拥有岱字棉花品种28个,其中转基因棉16个。

  在美国,农场主播种作物,制定后了生产计划以后,商业公司购买各种各样的种子,包括作物、蔬菜、油料、乃至树木的种子。因为有利可图,种子变成了一种很赚钱的产业。正如土地阳光与水都是全人类共同的资源一样,种子原来也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令人担忧的是,资本化竞争加剧了商业公司或帝国对种子的垄断。发达国家凭借其先进的科技、雄厚的资金、丰富的国际市场运作经验迅速控制全球种子市场,其中美国首屈一指。

  三、转基因种子

  提起美国先进的种子产业,就不得不提转基因种子。对于人少地多的美国农业,种子公司要持续地从世界各国农民手里赚钱,必须让农民不能留种子;或者其研发的种子能够省力、省时;或者能够抗病、防虫、有利于杂草控制;或者耐机械采收,有利于长途运输或储存,这些特殊要求就对传统的育种产业提出了新的挑战。能够胜任这些挑战的技术,转基因应运而生。

  美国之所以始终高度重视生物技术在农业生产领域里的广泛应用,原因就在于经过生物技术改良(转基因)的动植物品种,能大幅度地减少人工,增加抗病、抗虫、抗除草剂能力,适合机械操作,从而可以大幅度提高单位土地面积的劳动生产率。目前,转基因植物是现代农业生物技术研究和应用的一个热点领域。在这方面,美国已经遥遥领先于其它任何国家。

  转基因植物指的是利用重组DNA技术,把不同植物甚至动物具有的各种新性状基因转移到所需要的植物中去,以培育出一批具有高产、抗虫、抗病、抗旱涝等特征的优良农作物新品种。例如,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把一些高蛋白基因引入谷物作物,从而获得高蛋白小麦和高蛋白玉米;将细菌的杀虫基因转入到棉花中,使棉花能够抗棉铃虫;将冷水鱼的抗低温基因克隆到西红柿中,得到抗冻西红柿;把仙人掌基因移植到小麦和大豆植株中,获得了可在旱地和贫瘠土地上生长的高产谷物新品种等等。

  通过转基因这种生物技术育种方法,美国已成功地培育了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玉米、抗虫马铃薯、抗除草剂大豆、油菜、棉花等许多转基因作物。在59个转基因品种中,转基因玉米品种17个;转基因油菜品种9个;转基因棉花品种8个;转基因番茄品种6个,转基因土豆品种4个,转基因大豆品种3个,转基因甜菜品种3个,转基因南瓜品种2个,转基因水稻、小麦、亚麻、木瓜、罗马甜瓜、菊苣和葡萄剪股颖品种各1个。经过批准,上述品种已被投入商业化应用。

  在转基因育种领域,美国遥遥领先他国。转基因种子与农药、化肥、除草剂的完美结合,使得美国农业越来越符合工业化生产实际需求。然而,转基因种子在满足粮食生产的实际需求之后,其对生态环境与人体健康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引起了全人类的高度关注,转基因争议已经超越了科学本身,关于这一点,将用专门的篇幅介绍。

  四、末日种子库

  然而,商业公司对传统农作物种子的大规模改造也引起了人们的高度担忧。虽然商业公司是以市场需求提供种子的,但是一些市场需求可能本身就是不可持续的,如种植的不吃自己种的东西,甚至农业大国美国所生产的粮食也是为了市场需求。这种不可持续本身将很多成本忽略了,如政治成本、军事成本、经济成本、生态成本、健康成本。某些国家虽贵为农业大国,其健康状况在所有发达国家垫底,就足以说明人为改造种子的代价有多么巨大了。

  产量与质量具有天然的矛盾性,自从杂交育种以来,人类食物的可品尝性就大打折扣了,食物口感下降依靠调味品恢复又带来了其他问题。杂交水稻的口感不如传统水稻,转基因水稻口感又不如杂交水稻;市场上一些转基因西红柿的口感大不如前,就是种子改造的结果。因此,对健康优质食物的刚性需求,也呼唤传统种子回归,至少发展生态农业需要大量的传统种子。从这个意义上考虑,种子多样化是必须的,能够留种的种子才是好种子。

  另外,现代化农业造成的营养损失也还是相当严重的,营养空洞与隐形解饿问题。目前多种疾病与食物的改变有很大的关系,如肥胖病、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等的大量出现,是与食物营养成分发生的重大变化不可分的。一些功能食品如医疗保健的食品开始走俏,与传统农艺留种的种子,将来会有更大的市场。

  另外,种子的所有优势都是相对的,在大肥大水条件下有优势的转基因作物,其抗性在上述条件不能满足的前提下就不如老种子,对病虫草害的抵抗能力亦然。如果传统种子消失,今后人类育种将找不到优良的遗产基因。这是各国有识之士所共同担忧的。鉴于此,世界各国纷纷建造种子资源库来预防种子消失或栽培物种灭绝。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那些商业公司率先建造种子库——世界重要财团与商业种子公司联手在挪威建造了未来种子库。北冰洋斯瓦尔巴群岛,位于挪威大陆与北极的中间地带,大部分时间白雪皑皑,仿佛时间也冰冻静止了。这里是保证全球食物“终极未来”的世界末日种子库,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坐落的地方。

  末日种子库入口矗立在常年积雪的半山腰上,形似巨大战舰桅杆,使用钢筋混凝土浇筑并以当前最新的工艺来保证电源供给;深入山体125米的仓库内备有防爆破门和两个密封舱,确保这些种子在核战争或者小行星撞击地球也能够幸免。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重要农作物全部被毁,末日种子库就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其实,毁灭人类种子的不是什么外来的力量,也不是战争,而是贪婪的资本。或许那些种子公司知道改造种子的后果,从其自身的发展需求,向传统种子寻找灵感——取名未来种子库,正说明种子问题的严重性。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