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农民关注

发展集体经济 促进共同富裕:集体经济论坛2016年会议纪要

2017-01-02 21:24:02  来源:乌有之乡网  作者:崔鸣
点击:   评论: (查看)

   (通讯员:崔鸣)2016年12月18日,为了促进国家集体经济的发展,早日实现共同富裕,北斗智库和乌有之乡举办了集体经济论坛2016年北京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热爱关心集体经济的专家学者30多人,济济一堂,积极为集体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中央政策研究室原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同志主持会议,乌有之乡范景刚同志致辞,原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所所长张文茂研究员做了主题报告。来自河南的南街村党委办公室的段林川主任给与会代表详细介绍了南街村的发展情况,《湖北日报》社记者古正华(网名:丑牛)同志与山西省代县党校校长何平同志也从历史的高度对集体经济的发展给予热切地期望。主办方希望通过本次论坛,能为集体经济发展提舆论支持,为完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贡献力量。

  范景刚同志首先致辞,他说城乡集体经济是共产党执政的物质基础,我们不能忽视和削弱集体经济的力量。我们积极宣传集体经济典型,就能为集体经济发展提舆论支持。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同志发来题词:“发展集体经济,促进共同富裕”,表达了对本次论坛的支持,对大力发展集体经济的支持。人民公社被解散30多年来,被妖魔化成严重阻碍经济发展的怪物,好像唯有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才能调动人的生产积极性,才能实现农业现代化。  

(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原局长张勤德主持会议)

  近期,浙江省18位农村干部联名发出倡议,要求强化集体所有权,创新土地经营制度,提出走华西村、南街村、周家庄乡农工商合作社及浙江省航民、滕头等集体化村开创的道路,从而打破主流媒体对集体经济的讨伐。基层干部对集体经济的光明未来热切期待,一些有正义感的专家学者也发表系列论文,表示强烈支持走集体化道路的村庄典型,指出集体化才是中国农村未来的唯一一条正确的道路。安徽小岗村是土地分包到户的标杆,南街村集体经济的典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展陷入瓶颈的小岗村以派人三次到南街村参观访问。大包干以来的农村发展现状,需要我们深刻反思:过去三十年,正是由于集体经济的严重削弱,村集体无力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无法建立公信力,农民一盘散沙,农业细碎化,农村经济无从发展,农村社会趋于解体。包产到户的典范小岗村,至今未能走上富裕道路。而坚持走集体经济的村庄,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经济发展,社会和谐。实践已经证明,土地私有化绝不是出路,重提走社会主义道路,应该得到所有有识之士的声援。  

(原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所所长张文茂研究员在做主题报告)

  一、以历史的纵深感认识集体经济,走毛主席指引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

  张文茂同志身患重病,但依然精神矍铄,声音洪亮,思路清晰深刻,依然坚持给我们做了一个小时的报告,不愧为一个永远战斗着的革命战士。张文茂同志说,我们研究集体经济,首先要用马列主义的思想理论武器作为指导,这样就不会陷入概念混乱之中,而被反动势力的理论逻辑带跑。今天讲的集体经济,仅限于农村,因为城市也有集体经济,包含的范围比较广,这里就先不做介绍了。张文茂同志谦虚地说,我们首先从理论上做一些梳理,把一些基本的概念和观点讲清楚,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的概念

  今天集体经济这个概念非常混乱,将合作制、股份合作、专业合作社等都归到农村集体经济的概念,这是极其错误的。集体经济最本质特征是以土地集体所有制为基础的村社两级社区合作组织。  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形式的合作组织不能与其混同,个体就是个体,私营就是私营,概念不能弄混。改革不光彩手段就是无限扩大化集体经济的范畴,把集体经济本质的东西淡化,本质是土地所有制。

  二、集体经济本质是毛泽东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制度保障和体制支撑

  我们看这个问题要有历史的纵深感,我们要在中国从农业国到工业国转型的大背景下才能看到毛主席战略远虑的眼光!从晚晴到民国,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要由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转型,谁实现了中国的工业化,谁就是千古伟人。毛主席两条腿走路,既建立了新民主主义政权,又探索出了后期国家如何实现工业化的道路。毛主义提出的工业化也是两条腿走路,在城市以重工业为主,在农村以轻工业为主,同步实现农村和城市的工业化。直到人民公社时期,毛主席才真正找到了实现工业化的道路,人民公社是战略上的决策,这不同于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也不同于前苏联一条腿发展模式。自由主义理论就是这样一个逻辑把人民公社给毁掉了,他们首先将人民公社归结为农业经济组织,又说农业生产适合家庭经营,最后得出结论人民公社是错误的、是束缚生产力的。就是这个逻辑几十年来指导这三农问题理论,将中国农业引上了邪路。

  三、毛主席的公社工业化战略也是分阶段的

  中国的工业化道路不能否认是由初级阶段发展到中级高级阶段的发展的必然趋势。吴仁宝的“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的概括就鲜明揭示了这一客观规律。第一个阶段是以粮为纲,以农业为主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大力发展农业物质和技术条件,大搞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第二个阶段是多种经营,特别是社队企业开始兴起。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社队企业伟大光明灿烂的前景》,在当时的北京郊区和已经早已完成基本建设的刘庄等地,在70年代后期公社工业化开始起步了。第三个阶段城乡经济融合,城乡一体化。随着公社积累的增多多,小城镇建设必然会产生,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城乡差别逐渐缩小,社会主义公社公有制建立,最终消灭三大差别。

  第四、关于家庭经营

  张老师说,农业适合家庭经营的口号,实际上中国近代以来最短时的经济政策和欺骗性的政策。农业生产适合家庭经营根本不能成为否定人民公社的理由。生产农业可以适合家庭经营  人民公社是工业化组织,完全可以村级和生产队一级来搞承包,怎么能否定人民公社呢?家庭经营一定的合理性是有条件的。在中国由农业为主的国家转为工业为主的国家的关键时期,在农业工业化大潮已经到来之际,一刀切的将人民公社砍掉,这是历史的反动。

  张文茂老师最后说,毛主席的路线才能最终解决三农问题,毛主席正确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是最伟大的经济学家,毛主席的工业化道路是农村与城镇共同发展的道路,是农业与工业协调发展的道路。  

 (南街村段林川主任在会议发言)

  二、南街村是光辉伟大的集体经济实践典范

  南街村党办主任段林川同志说,我有时候会害怕在这种场合讲话,因为曾经有个经济学家说,你们都是农民也就这个水平,我们经济学家不给你们说话。今天听了张老师的发言非常受启发,经济学家也能站在老农民的一边。我刚刚参加了在上海纪念钱学森的会议,参会的都是大科学家。当年钱学森说,中国丢掉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就完了。清华大学有两个教授反对,我们坚决支持。

  坚持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的道路,那么南街村是怎么做的呢?首先就是吃透上边的中央的精神,摸清下面的群众怎么想的,接借鉴别人的好经验好方法,干好自己的。有人说南街是和中央对着干,这不对。家庭联产承包我们也分地,邓小平在十一届四中全会讲要实事求是,宜统则统,宜分则分,我们又将土地收回集体了,这都是按照中央的精神办的。中央号召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五条规定我们南街村都好好办了,而且办得还相当好。生产发展了,南街村产值21个亿是漯河市交税大户,南街村农民过上幸福日子了,生活质量不比城市差。   毛主席70年代讲要消除三大差别,城乡差别,工农差别,我们都是机械化了,工业与农业的差别没有了。南街村是按照中央的精神走的。共同富裕,南街村百分之七十都是免费的,大型家具都是集体配置好的。南街村就没有强拆的问题,老百姓怎么想的就怎么做。

  南街村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以雷锋精神鼓舞人,以革命歌曲激励人,提出了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的奋斗目标,强化了职工村民的集体主义精神,营造了浓厚的昂扬向上的集体主义氛围。全村党员干部、职工村民发扬“二百五”的“傻子”精神,段主任说他到清华大学的讲课费5000元也是主动上缴集体的,无私奉献心是幸福的。

  南街村实行的是“工资+供给”的分配制度,村民们免费享受水、电、气、面粉、节假日食品、购物券、住房、上学、医疗等多项福利待遇,生活上无后顾之忧。根据段主任介绍,南街村准备两三年内将60岁以上的老人全部集中在养老院,让他们提前过上按需分配的生活共产主义生活。就业不发愁,集体办婚礼,不用操心盖房子,南街人精神上没有压力,七分精神,三分病,南街人过得很幸福。

  南街村敢想敢干敢斗争,没有钱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南街村敢于斗争,与天与地斗,与歪风邪气斗。南街村敢于坚持,走自己的路,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别人说的。

  张勤德老师总结时说,南街村的经验可以从不同侧面总结。有人办事,有好带头人,有一群好的党员队伍是非常重要的。毛主席曾说,鞍钢宪法核心是政治挂帅,南街村只要坚持人民服务方针,南街村就一定站得住。当我们面对南街村的一个个伟大成绩,再想想张文木老师给我们讲的毛主席规划的中国工业化道路的第三个阶段,全国农村都像南街村一样消灭了城乡差别的美丽画卷就展现在了眼前,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今天中国面临着如此严峻的三农问题,甚至集体经济所有制的基础都保不住了!  

 (《湖北日报》社记者,离休干部,老革命古正华同志做会议发言)

  三、认清形势,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网友丑牛说,张文茂老师理论上讲得透彻,段主任是共产主义的实践的实干家,他们都很好的阐述了我们为什么要走集体经济的道路,我想说说集体经济在中国革命当中的地位。

  打仗的时候,中国革命的力量是农民问题,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农民问题,中国革命的问题时农民问题。一直到今天,我认为中国的问题还是农民问题。

  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和张平化讨论分田单干的对话我们都清楚:“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中国的工业化道路就是以集体经济发展起来的,农业农村人口占绝大多数,我们依靠工农红军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建设依然要依靠工农联盟。中国的工业跨了,帝国主义就会乘虚而入,他们就会对中国弱肉强食,仰人鼻息就让我们想到奥巴马进军南海。毛主席的讲的这段话,句句是真理。30年来的30份农业一号文件哪一份是给农民带来利益呢?前15份是家庭承包,后15份是关于新农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实际上南街村早就实现了。还有精准扶贫,共青团搞一个单位,财政部搞一个单位,老百姓就讲了,扶贫扶贫一场病就返贫,扶贫没有返贫的快。  

(山西省代县党校校长何平在做会议发言)

  山西代县党校校长何平老师认为,农村的道路,家庭承包只是集体经济的承包经济之一的方式。中国高层,一直有一个误解就是中国的农民不愿意回归集体化道路,中国的舆论也有一种误判,那就是认为小岗村代表着中国农村的历史和现状。中国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广,是政府大力推动的,无视各地情况差异全部一刀切的做法对中国农业造成了极大损失。如今但凡极个别坚持集体经济的,都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凡是承包的,都遇到了严重的三农问题。在如今中国的打工潮流下,留守老人、妇女、儿童的命运悲惨,而坚持集体经济的村庄,他们早就超越了小康阶段,实现了机械化、企业化、大众化、集体化。分田到户是官方主张而不是农民诉求,如今农民走集体化道路是官员不同意,这不是农民的问题。

  而对集体化污蔑就只集中在饿死人、养懒汉的层次上,他们就看不到红旗渠这个世界上第八大奇迹威力,以致到了谈集体色变的程度。浙江十八个基层干部的号召,要求强化集体所有权的倡议得到很多网民的呼吁,而官方主流媒体没有报道。国家社科院年轻学者的有关集体化的论文在内部刊物上甚至都不能发表。组织农民是最充分的合作,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要不要的问题。

  通过本次会议的交流,同志们清晰的认识到,集体经济问题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的问题,是两种选择、两种命运的问题。面对资本主义思潮泛滥,我们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央没有唱对台戏,我们和修主义的中央唱对台戏。我们要坚定走社会主义的路,要坚持斗争。中国的问题是集体经济发展的道路问题,我们决不能再走小岗村的道路了,那是一条亡党亡国道路。毛主席的以其敏锐的洞察力预言到单干可能会成为修主义的突破口,毛主席发动文革的突破口是海瑞罢官,那我们现在重回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突破口可能就是农村集体经济。  

乌有之乡网站 2016年12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