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铲除滋生权力越界和权力通吃的土壤!

2021-08-11 16:57: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jyk_123
点击:    评论: (查看)

  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治企已经有好些年头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也高喊了好多年了,可是有些权力就是很“任性”,怎么也关不进制度的“笼子”里,或者说没有合适的“笼子”可关,这种现象就是权力越界和权力通吃。

  本来,每一项权力都有其使用的边界,一旦越过这个边界,权力的作为就是一种胡作为或乱作为,即便其作为的目的和初衷是良好的。可是,很多掌握权力的人或者部门在使用权力时,却根本没有顾及这一点,以为权力是通吃的,不仅该管的事要管,不能管不该管的事也要管,于是出现了不少的权力越界、扩张和通吃现象。

  譬如:今年7月26日,山东省荷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就向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了一份《关于调查处理恒大房地产项目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的函》,要求调查和处理荷泽恒 发置业有限公司、荷泽帝景置业有限公司分别开发的2个和1个房地产项目,以低于市场价格销售商品房的行为。此举引发了广大网友的质疑和强烈愤怒:荷泽市房价疯狂上涨时,怎么不见该市住建局维护购房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呢?这就是典型的权力越界,该作为的时候不作为,不该作为的时候胡作为、乱作为。更让人无语的是,这种现象绝非荷泽市住建局所独有。

  再譬如:最近热议的“阿里”高管性侵女员工事件,其实质就是资本完成原始积累后的权力通吃现象。“阿里”的管理层骨子里可能认为在权力通吃的生态里,只要能拓展市场资源、能为企业带来经济效益,人人都应当是“三陪”者,性也必须服务于企业的效益,屈从于权力,依附于权力。由此衍生的“669”文化或者“破冰文化”也就见怪不怪了,或许在“人民富豪”内心深处这也算是一种企业“福报”了。7月份,闹得沸反盈天的吴亦凡事件则是资本通吃、颜值即正义的表象,其实质上也是权力通吃现象的变种,因为在“吴亦凡们”内心深处认为钱和权是相通的,因此习惯性地坚信“有钱能是鬼推磨”,而且可能还“成功”过不止一两回。

  又譬如:某大型能源企业借口“百年党庆”需要升级管控,从6月中旬一直到7月底,停止所有副科级以上一线管理人员正常轮休,可是所谓的“特殊敏感期”过后,却无调休、补休或计发加班工资等补偿措施。而在大城市工作的同类及以上管理人员却照常休息休假,搞得一线管理人员民怨沸腾,但却敢怒不敢言。

  再譬如:某地区型能源企业,曾经以国际市场能源产品销售价格低迷、企业需要过紧日子为由,强行对副科级以上管理人员降薪15%。国际市场价格回升后,企业日子很好过时,却装疯卖傻再也不提增薪或者补足欠薪的事了。以上两种现象都是在政治正确的幌子下,典型的权力越界和扩张乱作为、胡作为行为。

  还有一种社会现象很耐人寻味,就是带“头衔”的人,会比不带“头衔”的人更容易获得一些“实惠”:劳模或先进的评选、职称或职务的晋升、特殊福利、待遇和津贴的享受等等。这并非说,有“头衔”的人不能参与或享受上述这些殊荣或待遇,而是当社会资源过度集中到这些人身上,有者恒有,无者常无,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权力自肥,赢者通吃的导向。

  权力越界和权力通吃,都会导致权力滥用,以权谋私,会伤害系统内正直、善良、坚持原则的人,会伤及无辜民众;还会产生权力依附和绝对的腐败。吉林省公安厅贺副厅长《平安经》一事就是很现实的例子,而一旦权力既能越位,又能通吃,甚至跨界,则会演变成全社会的灾难。

  全社会要自觉行动起来,铲除滋生权力越界和权力通吃横生的土壤。

  一方面要厘清权力的边界。在官本位意识的惯性思维作祟下,一些权力极易膨胀,分不清权力应该止步的边界在哪里,以为权力可以在任何领域随意地指手画脚,甚至起主导作用。当拥有权力者眼中值得敬畏的只有更大的权力,权力习惯了以等级来评价事情的是非对错时,权力的边界必然是模糊的。基于此,必须要厘清权力的界线,明确那些事情可以干,而且必须要干好;那些事情不能干,干了就要受到惩罚。换句话就是既要有岗位履职明细和奖惩标准,又要有负面清单和惩戒细则。

  另一方面,需要对权力行使效果进行考评和问责。重点要让“掌权者”或“行权者”清楚地知道权力越位和权力通吃后的代价或损失。要建立健全对权力的必要监督、约束、纠错和追责机制,让权力在阳光下“戴着笼头”受控良性运行,这个“笼头”就是国家的法律法规、企业的规章制度和人民群众最广泛的监督。

  只有人人都切实行动起来,铲除滋生权力越界或权力通吃现象的土壤,我们每个人才不至于成为权力越界和权力通吃“怪兽”恣意泛滥成灾的“三陪者”和受害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