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秀山老促会节前慰问老红军亲属代表——让红色革命精神世代传承

2021-12-22 11:28: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发生、雷阳松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刊讯 特约通讯员刘发生、雷阳松报道)2022年新年将至,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陶正信,组织部分老促会会员,深入到革命老区清溪场镇小河桥村、雅江苏家坡等地,看望慰问贺龙红军战士、川黔边独立团卫生队员张国荣之孙易炳文及家人和当年冒死掩护红军黔东特委书记兼独立师政委段苏权的雅江乡苏家坡苗族农民李木富之子媳李之文、陈显花及家人,给他们送去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去节日的问候和米、油、慰问金和秀山老促会出版发行的《历史的丰碑—红军在秀山》一书等;参观老红军女战士旧址和段苏权与李木富的书信往来,追忆贺龙红军战士红色岁月、学习“红军的亲人”李木富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红军政委段苏权,疗伤治病,送吃送喝,让他死里逃生、重返抗日战场;红色革命精神世代传承。

  在清溪场镇小河桥村,易炳文向会员们讲述了他奶奶张国荣的红色故事。

  他说:“我家‘把’张小香(土家语:奶奶)是贵州德江枫香溪人,1934年母亲带着她和姐姐参加贺龙红军,当卫生队员,跟随红军独立团长秦育青打过十几次仗,后来队伍打散,背井离乡,她历尽千辛万苦寻找队伍,无法找到红军,讨米要饭来到秀山清溪小河桥,和我的‘公’易群态(土家语:爷爷)认识后就结了婚。那时我‘公’家开饮食店,为人谦和,生意红火。‘把’来我家后很会持家,生育我父亲易茂仁;易茂仁又生育我及一个哥、姐、妹共4姊妹。”

  在谈及红军独立师政委段苏权80年代接见张国荣情景时,易炳文眉飞色舞高兴的说:“1983年成立自治县,上级组织清理失散红军,当年红军黔东独立师政委段苏权也来秀山走访祝贺。我家‘把’晓得后就给村上领导说,我也是红军,在川黔边独立团当卫生队员。消息马上传到县上,被通知到县上去和段苏权见面。当看到老首长独立师政委段苏权时,我家‘把’激动得热泪盈眶,半天说不出话来。段政委亲切的握着她的手,直呼‘小香妹妹、小香妹妹,当年的红小鬼还是那么精神哦’。她和段苏权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和老政委回忆起当年红军黔东独立师的腥风血雨、辉煌成就,感慨万千。一起参加了自治县成立大会,合影留念。”

  当年她的母亲带着大女儿张珍香(又名张大香)、张国荣(又名张小香)、张国华来到红军的一个指挥部,要求全家人一起参加红军。经过一个多月军训后,张国荣编入川黔边独立团卫生队,担任护理伤员工作,母亲分在后勤组做军鞋,张珍香在团部搞宣传工作。

  在80年代,人民政府还给张国荣(张小香)每月30多元生活补贴,直到1993年因病逝世,享年79岁。

  在雅江镇苏家坡,老促会会员们认真听取了李木富之子李之文、媳陈显花老人讲述:“红军的亲人”李木富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红军政委段苏权,疗伤治病,送吃送喝,让他死里逃生、重返抗日战场的故事,深受感动。

  长征的时候,18岁的段苏权作为独立师政委,奉命和师长王光泽率800多人留下打游击,掩护主力东进。在一次战斗中,由于敌我双方实力悬赏,最终段苏权的独立师弹尽粮绝,几乎全军覆没,师长王光泽壮烈牺牲,段苏权不幸脚踝受伤。敌人越来越多,枪声越来越激烈,4个战士抬着段苏权拼命向前冲,两名战士中弹倒下;战士把段苏权抬到附近寨子(雅江苏家坡),这个小寨有几户人家,穷裁缝李木富见段苏权伤势严重,动了侧隐之心,趁黑夜把他背到山脚下的观音庙藏身。2天后的下半夜,又把他背到房后山坡上的一个月牙形小洞,把他藏进洞里。

  不料,第二天一大早,敌人就找上门来,重伤的段苏权手无寸铁,无法抵抗,被抢走了3块大洋和衣服,只剩下一条带血的裤衩。山风呼啸,段苏权冻得缩成一团。民团头子准备向他开枪,李木富便用手拦着说:“莫造孽啊!打他做什么,他脚断了,跑不了,图财就行啦,莫害人性命!”民团乡丁又拔出刀来准备杀他,李木富又说,“人都快死了,你们何必欠一条人命呢?可怜他吧!放他一条生路。”李木富是个裁缝,经常给这些本地团丁做衣服,团丁都很敬重他,民团头目恶狠狠地瞪了段苏权一眼,吆喝着团丁朝东北方向(峨溶方向)追捕抬伤员的红军去了。本来敌人准备杀了他,在李木富的苦苦求情下才得以幸免。

  李木富和妻子祝文珍经常为段苏权抓药换药。当时,民团乡丁到处找失散红军,怕走漏风声,李木富不敢请当地医生苏玉来家看病,只能去苏玉那儿买药。后来李木富试探苏玉,得知他是好心人,便把这事告诉了他。苏玉医生知情后,李木富每次送他1吊钱(即10个一百文铜钱),他总要多给一些药。

  李木富白天外出缝衣,晚上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段苏权,看他的伤口是否好转,问他吃饭没有,只要看到段苏权从枕边取出熟红苕,李木富就放心了。一个多月后,段苏权脚上的伤口基本愈合,只是脚板不能落地,李木富就做一只高脚马,让他左脚膝盖跪在上面,脚板不落地试走。勉强走得,段苏权担心寨子上老百姓受到牵连,便要求离开。寨上人也说过,若保长杨老光晓得了,不光你李木富掉脑袋,我们全寨也要受牵连,段苏权要走就让他走吧!李木富想:高脚马是棉竹捆的,久了,绵竹断了怎么办?于是找苏仕华(苏玉医生的儿子)商量拐杖的事,由于苏仕华听不懂段苏权的话,段苏权便画了一个“F”形图,苏仕华便找木匠师傅雷子顺做了两只“F”字拐杖,让他扮成叫花子一路乞讨去找红军部队。

  段苏权撑着两根拐杖,一蹦一跳地带动着身子往前挪,讨饭碗在裤腰带上晃荡着。李木富夫妇站在村口,看着这一蹦一跳的可怜身影,鼻子一酸,流下酸楚的眼泪。一个月后,李木富在洪安街上赶集遇到拄着拐杖的段苏权,段苏权非常感激,见面便喊爸爸,两人抱头痛哭。他告诉李木富,他在洪安街上乞讨。有人对段苏权说:“跛子!快走,有人认出你是失散红军,还是一个当官的,要把你丢下河去淹死。”于是,李木富迅速找船,把段苏权渡过清水江到了湖南省花垣县茶洞镇,又送给他一百文铜钱,依依离别。

  段苏权回归大部队之后,在此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段苏权分别担任了中共平北地委书记兼平北军分区政治委员和冀热察军区司令员,1955年段苏权被授予少将军衔。李木富在困窘之中的救命之恩,让段苏权铭记于心。建国后,多次打探救命恩人李木富消息,但一直没有找到。

  1983年10月6日,段苏权再也坐不住了,怀着多年的夙愿,亲自从北京来到四川省秀山县,寻找恩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在秀山县党史研究室的努力下找到了当时已经86岁的李木富,在见到李木富照片时,段苏权激动的说“他无愧于红军的亲人,理应受到新社会的尊敬和爱戴。此后,段苏权经常托人问候李木富,要什么待遇?而李木富做好事不图回报,只说一个要求,村里人出行不太方便,希望修一座桥。不久,段苏权就出资帮忙修建了村里的桥,建成后被命名为“红军桥”;秀山县政府为感激李木富对红军的贡献,将一块写着“红军的亲人”的匾额赠送给他,段苏权还曾经多次给李木富寄过钱,帮助老人安度晚年。

  红军故事震撼人心,崢嵘岁月催人泪下!

  陶正信和老促会会员们,现场感受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传统教育。他们立志:继承和发扬红军精神,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紧紧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党中央周围,厉经图治,重走长征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参加这次节前慰问老红军亲人活动的有: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陶正信、副会长杨秀祥、秘书长雷阳松、办公室主任杨昌萍以及会员张庭安、陈建友、特约通讯员刘发生等人。

  图001: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政委段苏权。

  图002:1984年4月,中共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将一块“红军的亲人”的匾额,赠送给李木富,转达段苏权将军对老人的亲切问候。

  图003:县老促会会长陶正信(左4)、副会长杨秀祥(右4)和老促会会员,与老红军张国荣之孙易炳文(左5)及家人合影留念。

  图004:县老促会会长陶正信(右1)、副会长杨秀祥(中)和老红军张国荣之孙易炳文(左1)亲切摆谈拉家常,追忆老红军的光荣岁月。

  图005:秘书长雷阳松等人参观老红军张国荣的居住地旧址,其后代已另立洋房旧址房屋仍显出当年土家苗寨雕梁画栋、镂空图案抬梁式土木结构彩绘花板壁镂空的花格子图案,雕刻的花花草草,生意盎然,富丽堂皇。

  图006:雅江苏家坡县老促会会长陶正信(左4)、副会长杨秀祥(右2)和老促会会员们,与李木富之子李之文(右4)、媳陈显花(右3)等人,在《红军的亲人》匾额前合影留念。

  图007:县老促会会长陶正信(左3)、副会长杨秀祥(右3)和老促会会员们,给李木富之子李之文、媳陈显花及家人送去节日慰问品,祝福他们:家庭幸福,吉祥如意!

  图008:县老促会办公室主任杨昌萍(左1)、会员张庭安(右1)、陈建友(左2)等人,在认真拜读段苏权和李木富的交往书信、照片书籍,听取李之文陈显花讲述的关于段苏权的传奇故事,受益非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