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司马南:“红通人员”诈骗400亿在美国被诉,为施建祥站台的哥们,敢不敢站出来?

2021-11-07 11:22: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天跟大家说一个人,这个人名字叫施建祥。如果您听到这名字没什么感觉,那就说明您没吃过他的亏,上过他的当。在沪、苏、浙、皖、赣、鄂、湘乃至北京广州,说到施建祥的名字,很多人牙齿咬的咯咯响,晚上不睡,半夜挠墙,要服安眠药才能入睡。为什么?施建祥骗了人家的钱,骗钱的方式就是这几年来大家都熟悉的方式,叫P2P(“老鼠会”)。

  他们会为什么上当受骗呢?因为施建祥大名鼎鼎。其实也就是开始并购国企赚了一点钱,而后他和很多名人搞在一起,弄得声势很大,气场很强,很多名人给他站队。如果我说到这儿,你脑子里面能够浮现出若干名人的形象来,说明您对这事有些了解。施建祥骗了多少人?不好统计。骗了多少钱?也没多少,434亿,有零有整。

  施建祥,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自知罪孽深重所以现在跑到美国了。又被抓了,被美国政府抓了。美国政府会替中国政府抓中国红通令上的,骗了老百姓400多个亿的家伙吗?不是,美国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抓的,这情况比较复杂。

  这个诈骗犯,骗了很多很多的钱,最后逃之夭夭,在海外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现在再度浮出水面。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16年逃往美国的中国红色通缉犯、“快鹿系”金融诈骗案要犯施建祥,于近日因被美国政府查出在入境美国时涉嫌签证欺诈而被逮捕。报道称,施建祥在当时导致近4万多名投资人损失巨大,涉案金额高达434亿余元。潜逃美国后,他不仅生活奢靡,还企图“重操旧业”,直到被美国政府抓捕。

  很多人满怀激情的以为跟着施老板能赚大钱,结果发现钱全都丢失了,人也跑了。涉嫌金额这么多,潜逃这么多年还能够生活奢靡,在美国重操就业,又玩什么加密货币,又做出一副在美国发了大财的形象。现在有句流行的英语叫no zuo no die,现在施建祥傻了吧,被抓了吧。美国的南佛罗里达州法院起诉施建祥,涉嫌犯有欺诈和滥用美国非法移民签证两项罪名。问了一下律师说这种罪名如果成立的话怎么办,律师说这事儿好像不是太重,一般是判十年,最多是25万美元。

  25万美元对施建祥来说不是个事,但是如果失去人生自由十年,那能过得怎么样这时候很难说。施建祥这个人没怎么读过书,上海街头小混混。但是他特别虚荣,特别喜欢别人叫他博士,还有一大堆人围着他,因为出手阔绰、喜欢出风头。他的头衔印的是联合国和平大使、著名的电影制作人、剑桥大学荣誉院士……一大堆头衔,吓死个人。现在我看在名片印头衔的人少了,过去刚开始流行拿名片的时候拿出来能吓死你。20多个头衔,你说这要是真的吧,最多是有点虚荣心,但是这不是真的,说明什么?你诈骗。

  施建祥刚开始是当了个“洋买办”,莫名其妙获得了西方石油公司上海的代理权。西方石油公司在上海这招代理,他做了总代理,干了三年。据说他的钱是在那赚来的,这个消息我是从网上看来的,不知道确切不确切。他跟别人吹牛:“成功企业家最初资本积累时难免带有一些灰色。但我可以自豪地宣布,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阳光的。”

  施建祥最早是1999年把国有企业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收购了,这便是后来的快鹿集团“雏形”,这是当年很多人发财的一条捷径。至于国企为什么能够让人拿走了,理论上说这是国企经营不善,但是在操作过程当中,投机取巧、掺杂使假的糊弄上级、糊弄下级,在里面牟利的人不少。比方说这个企业评估应该值100万,他给你评估成2万拿走了,转身以200万的名义再跟别人合作,把地拿过来直接盖成房子,一分钱不用出,这个地方一下就富起来,这种事情太多了,最早施建祥就是干这个。

  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根电话线的生产单位。说起来,当年国企被一些私人资本拿走,被一些人用各种各样巧妙的伎俩变到某些人的口袋里面去,这是改革过程当中一段说来令人难过的事情。与此同时,一大堆的企业工人下岗了,用几万块钱甚至更少的8000块钱打发了。

  接下来,施建祥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挣政府的钱。所以后来他自己也吹,“我是政府的很多项目稳定供应商,所以我的资金来源稳定,我在和政府良好合作关系的基础之上,搞多元经营、投资集团。”然后施建祥找了新方向,小贷和融资担保两块牌照,并成立了以“东虹桥”为名的一系列金融公司。牌照就是许可证,给你牌照就意味着给你钱。那请问施建祥为什么能够拿到牌照?谁给的施建祥牌照?他条件具备不具备?那这事谁负责任呢?

  凡事自有因有果,总得有人来负责任。后来声名大噪的时候,那么多名人给他站台。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某些名人跟他在一块合伙做生意,出事之前还跟他在一起站台。那么多人跟他搞在一起也都没负责任。

  所以说到这些事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一件事情你不汲取足够的教训,没有搞清楚全部的缘由,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那就不可能彻底汲取教训。施建祥如果拿不到这两块牌照,如果不是小钱推动大钱吞并国企,如果不是和政府的某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成为所谓政府的稳定供应商,施建祥怎么能够骗老百姓到今天这样的局面。这些问题都不是一句话能回答的,也不是这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后来施建祥就不得了了,很像一个现代企业的样子了。2001年、2003年成立了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2014年,中海投金控又成立了“快鹿系”的主打平台“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入局了当时风头正盛的P2P。第一,P2P理论源头叫做“法无禁止,民自可为之。”第二是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叫互联网金融家。第三缺少必要的监管,泛滥成灾。很多地方政府给站台,很多名人无耻地扮演说客。还有很多人偷机取巧,觉得自己肯定能发财,你惦记的是赚人家的快钱,人家惦记的是你的本金。开始是翻点小钱,后来有一天施建祥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人已经到了海外了,告诉你我会负责任到底的,这个时候就彻底没戏了。老百姓哭天嚎地,去找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没法管这事。

  如果这件事只是一个的话,那也罢了,但是全国有多少施建祥?施建祥这个人蛮有意思,特别喜欢炫富。前不久,福布斯排行榜给他排到第多少名,他找人家去了,“你凭什么说阿拉只有这么点钱?我应该排在第一。”我天,还有这样的人。那福布斯排行榜在某种角度上看,就是杀猪榜。你觉得他有点傻,有点二是不是?不是的。在舆论上,我有多少钱就意味着我有可能再到别的地方去。“阿拉有100个亿,阿拉有200个亿,阿拉是中国首富。”这个时候他就能够低价拿到地然后把这东西变成钱拿到银行再抵押,就有巨额滚滚。很多人以为这东西吹牛,我告诉你在中国某一个历史时间当中吹牛撒谎,那是发财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施建祥也是一样。

  人呢,在成长过程当中心里缺什么,他一辈子标榜什么。你看我,我老觉得自己高大英俊,其实很丑陋很猥琐。施建祥没学问没学历,他一定要弄出一个最高的学历。过去穷,现在在所有人面前就是要用大富豪的架势把他们全部打倒。开200人大会给每个人厚礼相送。有一个快鹿公司的前员工曾经跟记者说,“他随便开个会200多万就扔出去了。平均一个人1万,如果要抽签啊、抓阄啊或者是在这抽个奖什么的,这个人一辆车开走了,20万拿在手上了,所以很多人喜欢参加。”周正毅出来之后不又搞这一套吗?所谓上海首富,把各种人请来,结果出事了,我让你得瑟。

  除了资本圈,他开始进军娱乐圈。2011年,施建祥出现在电影《八星抱喜》的相关活动上。该片是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合禾影视”)与香港天马电影制作合作,由香港知名艺人黄百鸣监制。施建祥往里入了一股,都是资本在里面作祟。包括今天很多人之所以又不会唱歌、又不会演戏,莫名其妙就成了顶流了,都是资本在后面控制着。水下面都是些手脚,大家看到的只是表面,冰山下边有复杂的背景。施建祥接触明星演员,拍照、合影,照片发布在各大平台上。香港有个著名演员的女儿在迪士尼办了一场梦幻生日会,礼物是两套名牌服装,一副金子打造的碗筷,堆成20厘米高的现金,人家都不说有多少钱了,20厘米高。我这脑子不好使,你帮我算算20厘米高现金在桌子上,那是多少钱呢?当场收对方为“干女儿”,先富起来的就这么任性。

  施建祥出手阔绰,很快就有了知名度。开始以出品人身份出现在《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叶问3》等多部影视项目中。《叶问3》这事是暴雷的一个重要的前提。他自己吹牛,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107元的时候,我在做生意,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票房达到100亿元的时候,我在观察。当票房达到300亿元的时候,我要出手了。”下面的有一些谄媚的笑声、掌声,还有一种奸笑声。新一代冒险家雄心壮志,比当年上海冒险家那帮家伙们显得更加气魄宏大。

  有人或许以为施建祥是要搞电影和文化产业了,不是的,人家还是要搞诈骗,还是要搞金融帝国。他在当时这样说过,“快鹿只做两张票:股票(资本市场)+电影票(互联网+电影+金融)。”快鹿集团内部人士也曾透露,“快鹿”旗下搭建了电子票务、互联网金融等很多平台,并且希望通过“互联网+电影+金融”这一商业模式,实现从电影到理财产品、理财产品到电影的双向导流。就这样很快就干倒了很多公司,注册的关联企业数量多达328家,入股多家企业,拿下控制权,再操控上市公司投资快鹿系的影视剧,然后通过虚假票房,就是卖假票推高上市股价,快鹿系便借此获得巨多的“浮盈”。

  后来大家知道出事了,《叶问3》被查出来造假。怎么发现造假?就是因为太高调了呗。2016年3月4日,《叶问3》上映。有多家媒体报道称,该片首日票房就高达1.55亿,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首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好家伙不得了了,14天之后暴雷了,发现《叶问3》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你后半夜三点钟给谁看呢?“快鹿系”融资的全链条也被媒体深挖曝光,并引发警方调查,最终“爆雷”,多个融资平台出现大面积兑付危机。然后怎么办?就砸钱呀,砸钱还不行,实在混不过去了,逃之夭夭。

  到了美国,也一样花钱结交名流。花钱请特朗普拍照,很多人以为能和特朗普拍照很厉害啊。其实在美国很简单,美国不是有竞选班子吗,那天会上全场1000人,边上人都是1万块钱,中间这个位置能够离特朗普比较近的那就5万块钱。特朗普感谢大家的支持,然后就到一个房间里面去了。每个人握手、拍张照片……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人家美国人就这制度啊,你支持我,你的钱从哪来我不管这个,我谢谢你就行了。施建祥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在美国混的很好。

  按说出逃了,被上了红通令了,这个家伙还在安抚投资者,还在接着撒谎,“我永远都是快鹿的人。在此我承诺,愿将个人数亿资产和部分现金借给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去设法维持运营,以确保企业的正常运行来完成对投资者的兑付。”当然这说的是谎话,有些人善良啊,他觉得对方说那么多话总有一两句是真的吧,他不可能都撒谎吧,骗的就是你这种人。

  施建祥这次在美国会不会咣当一声进到监狱里面去,到底在监狱里边待几年,美国政府会不会配合中国政府把这个人引渡回来,这一切现在都还不太好说。我觉得现在最抓心挠肝的,是那些给快鹿站台,跟施建祥有某种联系,过去曾经吹哥俩好现在却黑不提白不提,躲在角落里,嚼着一根草根吞食苦果的人。记着,都不能太嘚瑟。纵观我们所见到的那些后来出事的人,大半都是过于张扬,不能够摆正自己和国家、自己和集体、自己和全体之间的关系。总而言之,太得瑟没好结果,no zuo no die!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