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长篇非虚构作品《张文宏医生》出单行本:是谁在为他树碑立传?

2021-08-14 11:55:00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在舆论场因张网红抛出的“与病毒共存”说陷入新一轮激烈的左右互搏、争论正酣未见停歇之际,公知系媒体澎湃新闻12日报道说:近日,程小莹著“长篇非虚构作品”《张文宏医生》,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单行本。

  据报道,该作品“首发于《收获》长篇2020冬卷,基于对新冠病毒的专业抗疫防疫知识,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的经历为主线,全景呈现了2020年抗疫的上海方案和中国经验。”

  有敏锐的网友马上意识到:这和2020年方方在国外光速出版的《武汉日记》,有异曲同工之妙。结合近期所谓“与病毒共存”受到国内右翼势力和境外帝国主义媒体一致追捧、某些人在“挺医生”“挺专业”的幌子下就中国“人民战争”抗疫模式以及其他更广泛议题向爱国-左翼力量举行的密集舆论反攻,恐怕很难不做出这样的解读:

  从武汉女作家到上海男医生,风雨兼程,无畏群众广泛质疑和批评,资本-公知势力联盟就这样舆论界、文学界、出版界三管齐下,疑似掀起又一场“造神运动”。张医生在“中国医生”中何其有幸:如此多角度立体化快节奏的包装,想不“火”都难……

  ——这就给树碑立传造生祠,急了吧?

  如果说另一名更显“老成持重”的网红院士还有此种利用价值的话,那么,把69年生人、不过50出头的大嘴张抛出来,加以此种包装捧火,嗯……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看到这条消息,我们首先想到的,则是当年——噢,就是去年,方方“怒怼”张伯礼院士的一句名言:

  “我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

  如果说反动文人方方对人民英雄张伯礼院士说这句话是典型的不知天高地厚,那么,今天把这句话用在张网红身上,恐怕刚好合身得如天作地设一般。正如有网友评论指出的,“千万逆行者不顾生死奔向武汉,这个说‘没人请’躲在背后的倒成了伟大的抗疫战士,真的没脸皮的!”

  以及,“疫情最凶猛的时候去武汉的,还没一个出书的!当时真正在一线拼命的,没一个在国外出日记的!所以,这出书、出日记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额额,很有可能不是玩意儿。

  如此频刷存在感,难免借疫谋利、欺世盗名之嫌。

  公知范十足的张网红在公知圈受到追捧是不足为怪的,澎湃新闻相关报道中的这样一段话堪称医界公知对他的忽悠对象——广大中国人民的“深情表白”:

  “我就是个医生,感染病学科专家医生,因为新冠肺炎,因为这个病毒,我无法隐身于幕后,无法袖手观望,我需要站到前台来,说一些话来让大家听明白。但我也不是一个说书人,现在也不是回忆往事的时候,就说一些大家听得明白的话语。”

  “无法隐身于幕后”“无法袖手观望”“需要站到前台来”“说一些听得明白的话语”——熟悉的“为民请命”式的为“走红”所做的自我辩护,熟悉的某类知识分子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架势……只是,在讲这些话的时候,他好像恰好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或第一身份是医生,医生的首要职责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在网上、在别的场合频频放炮,美其名曰“发声”,并往往引起舆论争议。

  平心而论,张医生的个人口才确实相当了得,这也是他之所以成功“出道”成为网红必不可缺的基本条件之一。然而,作为一位“专家”,在满嘴跑火车之中,能把多少科学和真相抛诸话后,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才有了细心网友收集的此类精彩语录:

  有自媒体形容说,“脸都被打肿了,为啥媒体还是不放过他”?

  直到最近的“共存”说,俨然在抗疫话题上,引发一场自方方“武汉日记”以来最严重、最震撼、最具内部分裂性的舆情风暴。

  实际上张的问题,应该这么来理解:他那个阶层,那些年代过来的“成功人士”、“精英”,不少都是右翼公知世界观,这跟时代有密切关系。一走红,嘴巴又大,就冒出来这些话了。倒不是说人家成心恶心人。

  不成心、无意间,这才最可怕,暴露的是“信口开河”者某些根深蒂固的既有观念。

  争论既已至此,一定有那么些人——有的是心地善良,有的是居心叵测,跟我们说:得了吧!不要“政治化”,不要“硬往意识形态上扯”。

  我们怎么说?还是那句话:政治犹如空气,无处不在,你不关心它它就关心你;意识形态,亦是如此。现在往往是“去政治化的政治”、“去意识形态化的意识形态”,也可叫做“后现代”风格吧。你不仔细分辨,就容易上当。

  拿“共存”争论来说吧,我们说过,“不管张网红‘共存’本意如何,这个说法,已经与各种不同的社会思潮结合起来了,俨然已经成为某些人夺回失去的舆论阵地的法宝。”

  定睛一看——好家伙,我当是谁呢——

  什么“焦土抗疫”,什么“不可持续”,什么“不利经济”,什么“导致封闭”,什么“有损自由”,以至于什么“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文明”……

  ——哟,这不是抗疫之初即2020年初,甚至多年来,我们“老朋友”的老话术了嘛?!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背后一定是熟悉的人,不必怀疑。

  一个“共存”,炒成这样,右翼诸君,功莫大焉!

  真个是诈尸还魂,遍网鬼叫。

  什么“挺医生”、“挺科学”,都是假的,或幌子。

  现在,千万不要被对方“科学”“专业性”的幌子所唬住。

  要说“科学”,一年多来的争论表明:

  右边的公知和公知粉,真不比我们更懂什么“科学”。他们有的,不过擅长用“精致”的语言包装反科学的思想罢了,不如我们直率,不像我们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多年来造谣成性、反智成风者,难道少得了我们右边的“朋友”吗?既然他们自己并不懂多少“科学”,现在又突然大讲特讲起“科学”来了——这,就叫见了鬼了。

  他们在“打牌”,在借“科学”以及“专业性”之名兜售他们的老一套。即,舆论斗争,有些人是打科学幌子,售其私货。如果是单纯的学术问题科学问题,那还好说;有的人则根本不是求真理的态度,而是要表达特定的政治观点。

  去年初,他们打的,主要是“制度”牌——无非是,“发达国家肯定不会这样”之类。结果大家都知道,不很久就被打脸,遭到重创。最近南京机场相关疫情,几乎是武汉以来最严重——借着这个客观形势,有人暗喜、大喜,终于捡到枪——什么“科学”,什么“专业性”,就成了某些人尬吹欧美资本主义抗疫、恶毒攻击“人民战争”抗疫模式的有效借口。知道“制度”不管用了,所以抬出“科学”来——无非是如此罢了。

  某些人现在嘴里的“共存”,其实,是一开始那个“群体免疫”的变种。

  又岂止呢?!仔细看所谓“挺张”“挺科学”阵营的评论区,各种妖魔鬼怪都出来了:辱毛的,反共的,恨国的,反对上世纪毛泽东共产党领导下一系列革命实践的……看来有些人,真是憋久了。果然引向了左右之争,方方事件小翻版。

  XX和毛教员一样,是公知最喜欢的甩锅对象——遇事不决,XX一骂,既高贵又体面。倒是证明了他们害怕的其实是觉悟的群众,是社会主义。所以,这帮人一口一个警惕“极左”,反倒起到给“极左”反向正名化的作用——不妨看看评论区,“老子就是极左”的声音越来越多了。

  哈哈,奇了怪了:某些人一提到“共存” ,就无比热爱科学;就像一提到“极左”,就无比爱党爱社会主义一样——请读者朋友们记住,这就叫“别有用心”。

  事实上,“共存”论被抛出,并得到国内外某些“忧国忧民”人士一致叫好的背景:

  (1)首先是国内南京机场相关疫情,是武汉以来最严峻;

  (2)其次,还有一个,就是国际疫情,在某些人单纯寄希望于疫苗,而疫苗经实践检验并不完全顶事后,失控、失控、再失控。

  以美国为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显示:4日至6日,该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续3天超过12万例,达到今年2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目前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超3500万例,死亡超61万例。

  遂美其名曰,“欧美数国已大胆地选择与病毒共存”……

  好个“大胆选择”!

  形势一变动,就难免会有一些蚂蚁出洞。

  前两天,我们还说:“挺‘共存’的,往往是公知和公知粉;这帮家伙,抗疫以来脸被打得太肿了,借助最近疫情反弹的客观形势,打着‘科学’‘专业性’的幌子,跟国际帝国主义媒体里应外合,跳得老高,密集反攻,向爱国左翼阵营发起冲击,实际是变着法子兜售崇拜西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老一套。照此发展下去,在舆论上替反动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翻案,也丝毫不奇怪了。”

  说方方,方方就到!

  朋友圈看到截图,始知汪大娘有新作面世!

  那还了得,赶紧拜读:

  看完,一个总的感受是:虽时隔一年人事消磨,你“傻大姐”依旧是你“傻大姐”,永远滴神。不长一篇文章,金句不断,槽点满满,不愧为公知文坛一霸,妖婆出征寸草不生。

  划重点:

  ①“不过这次被封没人找我约稿,我也就不记录了。哈!”

  ——约稿(发狗粮)的眼瞎了?汪大娘这篇新作,都给指出来了:防疫过度,多好的喷点呀!纸都准备好了,笔也削好了,就差狗粮了……网友帮她写了一段:“最近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出不了门,听街上的朋友说,现在马路上满是无人的公交车,失业的人们按指令待在家里艰难地生存着,此时此刻,还是颇羡慕欧美人的自由开放了……”

  看清楚哈,汪大娘又自己招了,不是第一次:“没人找我约稿,我也就不记录了”。反过来说就是,“有约稿,我才记录”。去年所谓之“武汉日记”,即是如此。这里面就产生一个问题:汪大作家,作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作为当代中国作家的一面“旗帜”(白旗),怎么能因为别人约稿,才创作“日记”呢?!没有您日常的“记录在案”、把我等“极左”钉在耻辱柱上,奈天下苍生何?!悲夫!

  ②“今年的疫情感染人数全国加起来还不及武汉去年一天多,何况几乎没有死人。”

  吓人!汪某似不慎,暴露了“吃人血馒头”的心理。钱钟书名小说《围城》有云:“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武汉日记”,某种意义上怕就是这种心理的产物。

  不过,更吓人的其实还在后头。

  ③“我倒是觉得防卫有点过当。唉,防卫过当也比去年的隐瞒不报要好点。看了很多视频,想法还是有的:什么时候能实事求是,这个社会才多少能成熟起来。”

  死人……隐瞒!没死人……防卫过当!

  汪某这段话真正令人细思极恐之处,在于:这实际上是暗中声援所谓“与病毒共存”。

  先别讲什么“科学”——在不少公知和公知粉看来,所谓“共存”,换个说法,就是汪大娘在此所实际要求的不要“防卫过当”……不要把他们想得太好了,他们很多就是这么理解问题的。

  看来,从上海男医生,到一众公开声援的公知,到一堆起哄的公知粉,到突然对中国“劝善”的外媒,到潜伏几十天、“刚好”这时出笼并暗中声援“共存”说的武汉女作家,再到忙不迭出来打掩护的“中间派”观网、胡锡进——一条线索,逐渐清晰起来了。

  好,好,好。

  牛鬼蛇神不出洞,还劳我们找它。

  应当及时宣布:那些到现在还把“共存”看做单纯的学术问题科学问题技术问题,看不到背后的政治、舆论和意识形态斗争,甚至还反过来指责我们“上纲上线”的人,简直是傻瓜。

  疫情引发舆情,舆情反映政情社情民情。

  非如此不可,非斗一斗不可。

  对面有的人,可是阶级斗争的大师呢。

  他们哪里是不要阶级斗争呢?只是不准无产阶级斗争资产阶级,只允许资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罢了。

  网友最有才。冷不丁,又冒出一个新歇后语:

  方方出日记,文宏出书——一个谣,一个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