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中国人口问题在倒逼教育改革

2021-08-11 11:48: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王星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发布会后,人口问题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其实,在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我国近几年出生人口仍不断下跌,已经显示出人口问题的严重性,而七人普的数据更是让人心紧。2020年出生人口仅1200万,比2019年大跌265万,如不采取积极有效措施,我国出生人口有可能跌破1000万,这将给我国发展带来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仅从教育方面看,其大中小学生源的减少,教育资源的空置,其影响都是难以承受的。因此,党中央对人口问题高度重视,于七人普结果发布会后当月,即出台了全面三孩政策。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健全重大经济社会政策人口影响评价机制……推进教育公平,降低家庭教育开支。”各项措施中,多项直指影响生育意愿的痛点——高教育。由此,教育改革的确不只是教育单方面的问题,而且是影响到我国人口能否实现均衡发展,影响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问题,教育改革真正到了要有大的突破的时候了。

  政治局会议决定公布后,国家有关部门很快跟进。6月15日,教育部宣布:经中央批准,正式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7月,教育部、发改委等三部门发文,鼓励各地建设九年一贯制学校,缓解家长小升初压力。同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文件。7月28日,教育部发布公告,面向全国中小学校和教师开展为期九个月的有偿补课和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专项整治。各项行动都在为达到减轻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精力负担努力,这些是值得肯定的。与此同时,近期也有一些专业学者甚至一些学生家长对“双减”措施能否真正达到消除内卷,减负表示出疑虑。这些疑虑不无道理,首先,高规格的“双减”政策虽对课外补习、择校等都作出了一些规定,但政策体系还不完整,对高中这一非义务教育阶段的规定也未明确。其次,在现阶段我国社会阶级阶层分化,贫富差距严重的条件下,在小升初、中考、高考竞争依然存在情况下,教辅市场需求就依然存在,禁止了义务教育阶段休息日,法定节假日,寒暑假的市场化教辅,平时的更高价格的私教等可能出现,即使多数家长不卷入其中,从而收到一定的减负效果,但其发展变化尚难预料,更遑论真正做到中央要求的教育公平,人民群众期望的“高教育”的清除了。由此看来,当今的教育改革不能在“双减”措施后止步,更深层次的教育改革必然紧迫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教育改革,说出来容易,动则千难万难,诸如:素质教育、择校、义务教育时长推进、学制问题、中考、高考公平竞争、职普分流等等,千头万绪究竟该从何着手呢?笔者认为,根据我国现阶段情势,尤其是严峻的人口状况,从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立场考虑,缩短学制是突破口,即改学制为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二年。这其实也是一个多年议论的老问题了。反对的意见认为,我国十二年的学制是很多的教育界的专家研究的结果,已经实行了这么多年,并且符合目前国际上普遍做法,基本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适应。这些就真是理由?专家研究的结果,已经实行了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越是旧有的在一定的条件下越是会走向反面的辩证法吗?符合国际上普遍做法,我们一个社会主义大国,难道不能根据自身的国情办事,而非要去接什么国际的轨吗?近年我国出生人口断崖式下跌,如不有效扭转,有可能跌破1000万,若干年后,难道要所有的新成年人都进大学去读了文凭再工作吗?所谓现有学制基本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适应,站得住脚吗?至于学生和老师都不能轻易地在十年内完成原来十二年学习的过程的说法,只要看看多年来高三不是基础教育的结束年,而是高考的备考年的事实,也就不值得争论了。笔者认为,缩短学制,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有利的。

  1、中小学从十二年缩短为十年,即使其他任何教育规则都没有改变,也能减少学生家长二年的焦虑期,可谓善莫大焉。

  2、中小学学制缩短为十年后,人们希望的普及高中义务教育就容易定了。到去年为止,教育部回复将高中纳入义务教育还不具备条件是基于中小学十二年学制而言的,现在根据我国人口状况需要改为十年学制后,只需增加一年时间,即可普及高中义务教育,取得重大社会进步,是完全值得的。

  3、小、初、高实行十年义务教育后,基础教育阶段的升学考试自然取消,有利于进一步全部取消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消除择校、及“超级中学”,进一步收到“双减”实效。

  4、“双减”意见要求学校提供课后服务,学生回归学校,并规定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这势必带来教师工作时长超时,如果现有学制不变,学校师资压力很大,课后服务将难以及时完全到位。如果缩短学制确定,可以在国家增加较少教育支出的情况下,主要依靠现有师资力量调整,就可以尽快落实课后服务。

  5、现行的高中阶段的“职普分流”对十四五岁孩子并非有利,让所有的孩子都通过义务教育读完高中,具有十年基础教育知识,对于毕业后参加工作更有利,对应职业学院和普通大学的要求也是可以满足的。而且年满十七岁的孩子的心智也更为成熟,可以更好的自主决定选择走职业技术路线还是大学路线。

  缩短学制是一项重大改革,其直接影响就是课本和教学的改变,这当然并非易事,但将这些顾虑放大到认为就是不可能,也是不可取的。实际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就实行过小学五年,初、高中五年的学制,历史也已经证明,在那样的学制下,教育培养的一代人同样成为了国家建设的生力军,担负起了应有的历史责任。历史的事实难道还不能让我们得出肯定的结论吗?

  其次,小学到高中改为十年义务教育后,现有以招收初中毕业生的职高和中专将被颠覆,需要合理的安排变革出路。可以考虑,职高根据条件一部分向义务教育分流,一部分与中专整合升格为二年或三年制高等专科学校(大专学历),以培养技师为目标,如此,可使“职普分流”进一步提质提速。

  在上述教育改革得以实行的情况下,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高考了。应当承认,这是一个最不能轻易改革的大问题。现今,不论从何考虑,依高考分数录取大学生仍然是公认的办法。由于这个原因,我们还不能期望彻底的消除教育内卷,但通过上述教育改革,可以做到:首先消除校外培训机构制造的教育焦虑,消除小升初、中考环节的内卷,并将高考内卷尽量缩短、延后。这些就是相当大的进步了。除此之外,对于高考制度,也不是一点也不去触动,当前至少可以有以下考虑:一是取消英语高考或大幅度降低英语的分数比重,这对于改变处于英语教育环境差的农村孩子的竞争劣势尤为必要。二是,尽快提高职业技术学院的办学质量,提升社会对职业技术教育的认可度,从而减轻普通大学上的内卷。职业技术学院还可以对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的技术工人实行工龄加分或优秀者免试入学,向技术工人开放适合他们的技术大学,让他们有更畅通的提升知识学历的机会。第三,现在的确还做不到高考全国一张卷,但是否可以在一些相近地区,比如京津冀、川渝进行统一高考的尝试。总之是要主动起来,高考内卷就可以减轻一些。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今后两个阶段发展目标,其第一阶段,即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得到充分保障,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站在这样的历史节点,教育行政部门应自觉把本部门工作纳入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统筹考虑和谋划,应当认识和理解我国人口形势的变化及中央要求,坚持以问题为导向,选取重点难点集中攻关,推进深层次的教育改革取得实效,清除人民群众“高教育”的重负,构建新时代教育新发展格局。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