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事情正在起变化:“与病毒共存”已成话术陷阱,警惕变异公知病毒彻底葬送人民抗疫成果

2021-08-11 08:44:35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不管张网红‘共存’本意如何,这个说法,已经与各种不同的社会思潮结合起来了,俨然已经成为某些人夺回失去的舆论阵地的法宝。挺‘共存’的,往往是公知和公知粉;这帮家伙,抗疫以来脸被打得太肿了,借助最近疫情反弹的客观形势,打着‘科学’‘专业性’的幌子,跟国际帝国主义媒体里应外合,跳得老高,密集反攻,向爱国左翼阵营发起冲击,实际是变着法子兜售崇拜西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老一套。照此发展下去,在舆论上替反动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翻案,也丝毫不奇怪了。

  相比之下,爱国-左翼阵营一般都是站‘清零’的。看似纷繁复杂,实则营垒阵线分明。几乎每一个热门话题里,都可以看到这种各思潮的对立。广大爱国左翼网友现在尤须提高警惕,警惕社会上变异的公知病毒借自然界变异的新冠病毒肆虐开来,彻底否定前期抗疫积极成果和人民抗疫路线(模式),与我们争夺抗疫话语权。有必要坚决顶住这股舆论逆流,防止其蔓延失控以致彻底葬送人民抗疫成果。”

  本文分5个部分:

  (一)两篇好文章:为敢于反潮流的精神点赞

  (二)一点不同意见:再辨“共存”

  (三)一个伪命题:思潮碰撞与阶级斗争

  (四)一条“红专”路线:不要把科学性和政治性完全对立起来

  外一则:胡公又胡说

  01

  两篇好文章:

  为敢于反潮流的精神点赞

  继人民日报社四川分社社长林治波同志敢于反潮流、发表力挺中医药雄文《中医药在两次抗疫中的卓越表现》后,原卫生部部长、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中临危受命的高强,一篇题为《“与病毒共存”可行吗?》的雄文,又于7日21:41在“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发表了。

  很好,很好!

  就事论事,首先必须为两位敢于反潮流的精神点赞。

图片

图片

  反什么潮流呢?

  一个,是明里暗里违背“中西医结合”的既定原则(这也是毛主席多年前的伟大指示),片面突出西医,淡化或无视中医中药;

  另一个,同样明里暗里颠覆“人民战争”之正确抗疫路线,实际不承认我国前期抗疫成果,迷信疫苗、迷信西方片面依靠疫苗的错误路线,趁着南京疫情严重外溢、德尔塔变异毒株入侵我国之机,刮阴风点鬼火,要全盘葬送我国前期抗疫胜利成果,要以普通群众生命健康为代价去满足某些资本集团的利益、满足蠢人们“与国际接轨”“与病毒共存”的偏执幻想。

  这两个潮流,都是错误的、反动的,与我国最广大人民的权益尤其是生命健康权背道而驰的。

图片

  呵呵!有的人,他是巴不得颠覆前期抗疫成果,以及抗疫路线或模式!

  要不得,要不得!

  02

  一点不同意见:

  再辨“共存”

  不过,读过高强同志文章后,发现有一点值得商榷。

  要害,还是所谓“共存”。

  上一次,我们说过:

  “不了解所谓‘与病毒共存’究竟有无科学上的严格界定,或说严格的科学涵义?

  ‘共存’、‘共存’——难道自新冠病毒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以来,我们人类不是一直在跟它共存着呢嘛?

  既已共存而又言‘共存’,并且是大喊特喊‘共存’,是为反常,必有妖孽。

  如果说在抗疫初期鼓吹什么‘共存’,是为特朗普式消极抗疫路线打掩护;那么,到了今天这个时候,到了资本主义西方普遍的消极抗疫路线早已宣告破产,另一个迷信观点即对疫苗的崇拜也已经宣告基本破产的时候,再来鼓吹什么‘共存’,除了继续替错误路线打掩护并为之正名化,还不能不平添厚颜无耻地替失败的抗疫辩护的性质了——就是如此,岂有他哉?”

  往期关联-“共存”还是清零?南京“自我批评”、张网红获外媒认证、挺中医雄文消失背后,是抗疫路线之争的深化!

  高文则指出:

  “人类与病毒是什么关系?笔者认为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人类生存繁衍的历史,从一定意义上讲,也是一部与病毒拼死相争的历史,不是人类消灭病毒,就是人类被病毒吞噬,从来没有人类‘与病毒长期共存’。旧的病毒消灭了,新的病毒还可能出现,但人类的目标始终是消灭病毒,而不是‘与病毒共存’。卧榻之侧,岂容病魔鼾睡?”

  高文的整体意思,我们是赞同的,非常赞同;然而对上面所引这一段,我们却有点不同意见。

  不错,人类确实一直在与病毒作斗争;但也应注意到,病毒是比人类还古老的地球居民——要说什么“共存”的话,我们一直在跟病毒共存。

图片

  所谓“共存”,顾名思义,就是共同存在,有你也有我。

  我们能把全部病毒,或者说所有类型的病毒,给消灭个干净吗?

  恐怕很难,甚至不可能,也无此必要。

  换言之:我们与病毒作斗争的总目标,应该是什么?

  不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消灭所有病毒,而是最大程度遏制其破坏性,使病毒无法对人类的生存和健康造成重大消极影响。

  当然,从消灭天花病毒的经验看,对于个别病毒,我们是可以而且有必要加以消灭的。

  03

  一个伪命题:

  思潮碰撞与阶级斗争

  应当说,境内外某些专家和政治人物所谓“学会与病毒共存”,根本是个伪命题!

图片

  ——既然人类千万年来就一直在与各种各样的病毒共存,既然“与病毒共存”其实是一种不用追求的、本来就存在的客观状态(跟新冠病毒也是如此),那么,我们还“学会”什么呢?!根本无此必要!!

  照我们看,中西方某些人“学会与病毒共存”这个说法,带有某种主观唯心论色彩:

  说得好像我可以“选择”跟不跟病毒共存,实际上呢?

  各种各样的病毒,本来就存在于这个地球上——只不过,有些跟人类发生接触、有些不发生接触,有些像新冠病毒一样厉害、有些没那么厉害——如此而已。

  并且,在与病毒作斗争的长期历史中,人们发现:病毒的有害性,同时也是相对的。有些病毒,可被我们利用于治疗癌症、杀死有害细菌等;即使如新冠病毒,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远的不说,就说我们的灭活疫苗吧,那就是利用了病毒的。

图片

  唯物主义者的态度是什么?是必须首先承认病毒跟我们人类一样是地球的居民,我们一直在与病毒共存,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学会与病毒共存”,把“与病毒共存”作为抗疫的目标自然也就是荒谬的。

  当然,我们不仅是唯物主义者,而且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者。

  这就是说:不能因为我们人类历来与病毒共存,就在新冠病毒等面前放弃抵抗、举手投降了,就去机械地“适应”共存状态了——那样,只能导致人类的大规模死亡甚至毁灭。

  共存,也有“具体怎么样一个共存”、“怎么样的共存”的问题。

  即,是人类消极被动、任由病毒传播下的共存呢,还是人类积极主动、制病毒而用之的共存?

  是放纵病毒肆虐、疫情扩散呢,还是能动地采取各种办法阻断病毒在人群的传播、遏制乃至消灭疫情,保护多数人的生命健康?

微信图片_20210810135637.jpg

  显然,如果以千万年来客观存在的“共存”状态为幌子,要求人类在新冠病毒及其导致的疫情面前放弃抵抗——这,就是一种机械唯物论观点,同样反马克思主义,跟疑似主观唯心论基础上的“学会与病毒共存”同样具有危害性。

  必须指出:以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为社会基础的右翼公知自由主义思潮,它的信奉者,一个特点就是:总是装作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总是把“人性”“人道”“文明”挂在嘴边,总是摆出一副“为民请命”的架势——实际上呢?他们的思想 ,根子上,不同程度都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倾向,他们害怕最广大群众自己起来。

  不管张网红“共存”本意如何,这个说法,已经与各种不同的社会思潮结合起来了,俨然已经成为某些人夺回失去的舆论阵地的法宝。挺“共存”的,往往是公知和公知粉;这帮家伙,抗疫以来脸被打得太肿了,借助最近疫情反弹的客观形势,打着“科学”“专业性”的幌子,跟国际帝国主义媒体里应外合,跳得老高,密集反攻,向爱国左翼阵营发起冲击,实际是变着法子兜售崇拜西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老一套。照此发展下去,在舆论上替反动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翻案,也丝毫不奇怪了。

  相比之下,爱国-左翼阵营一般都是站“清零”的。看似纷繁复杂,实则营垒阵线分明。几乎每一个热门话题里,都可以看到这种各思潮的对立。广大爱国左翼网友现在尤须提高警惕,警惕社会上变异的公知病毒借自然界变异的新冠病毒肆虐开来,彻底否定前期抗疫积极成果和人民抗疫路线(模式),与我们争夺抗疫话语权。有必要坚决顶住这股舆论逆流,防止其蔓延失控以致彻底葬送人民抗疫成果。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所谓“力挺张医生”的队伍中,各种去年以来被批倒的洋奴公知话术俨然又复兴了,欧美抗疫失败的账可以不认了,南京机场相关疫情对他们来说就是“久旱逢甘霖”或“捡到枪”。这也映证了我们此前的判断:自由主义思潮有其社会基础,短期内不可能消失,将是与民族主义、共产主义长期并存的一大社会思潮,值得正视,值得长期批判。这就叫做思潮碰撞,思潮碰撞背后就是阶级斗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就是有这么一回事。

  毛主席提醒我们:“各种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当着他们处在不利情况的时候,为了保护他们现在的生存,以利将来的发展,他们往往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或者无中生有,当面造谣;或者抓住若干表面现象,攻击事情的本质;或者吹捧一部分人,攻击一部分人;或者借题发挥,‘冲破一些缺口’,使我们处于困难地位。总之,他们老是在研究对付我们的策略,‘窥测方向’,以求一逞。有时他们会‘装死躺下’,等待时机,‘反攻过去’。”

  ——以此观之,现在某些人把“共存”变成话术陷阱的套路,就不算什么新鲜的了。

1628574980(1).jpg

  以抗疫路线论之——别的不说,就说美西方搞成这个样子,“人性”“人道”“文明”跑哪里去了?

  一旦现在开始执行“美欧路线”即“共存”路线,远的不说,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马上会出现的是怎样一副情景呢?

  ——必然是感染人数、患病人数、死亡人数肉眼可见地大幅上升!

  那,可真是要成千成万,成千成万!

  升到一定程度,就开始拦都拦不住了。

  你别不信,到时候,那些无耻的公知,包括公知粉自媒体,又会出来宣扬:长痛不如短痛,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了“群体免疫”只能如此……等等等等。到时候,你才会发现他们灭绝人性。

  毛泽东思想“人民战争”的路线,才是最人性、最人道、最文明的!

  永远、永远不要低估了洋奴公知们的可耻程度。

  总之,对于新冠病毒,我们的目标,只能是力求消灭之,至少最大程度遏制它的坏影响;至于所谓“共存”,自新冠病毒出现在世界上以来,我们就一直在跟它共存,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学会”与它共存。

  高强同志文章里说得好:

  “尽管病毒变异给疫情防控带来了很大困难,但决定疫情变化趋势的永远是人。人类应对病毒策略正确,再强大的病毒也能战胜;人类应对病毒策略失误,再弱小的病毒也会蔓延。以错误的抗疫策略应对强大的德尔塔病毒,其后果必然是灾难性的。将疫情反弹的责任推给病毒变异的观点,实际上掩盖了政府抗疫失策的责任,是一种新型的‘甩锅’和‘卸责’。”

图片

  如果说高文在科学上确实有些瑕疵,那么,在政治上毫无疑问是无比清醒、无比正确的!

  “决定疫情变化趋势的永远是人”——这是符合马列毛主义,特别是毛泽东思想精髓的观点!

  如同战争归根到底不是靠武器而是靠人一样,抗疫归根到底也不是靠疫苗而是靠人本身;因为,即使疫苗,也是要由人来研发、生产和使用的,疫苗的功劳归根到底还是人的功劳。

  高强同志,与我们对“共存”说的政治目的的看法一致:“将疫情反弹的责任推给病毒变异的观点,实际上掩盖了政府抗疫失策的责任,是一种新型的‘甩锅’和‘卸责’。”

  对,就是“新型的‘甩锅’和‘卸责’”!!

  只不过,对于西方资产阶级某些人的这一用心,我们这边有的人,好像天真得不知道——可能是装不知道吧。

  04

  一条“红专”路线:

  不要把科学性和政治性完全对立起来

  上一篇谈抗疫的文章发表后,有批评意见说:我们质疑专业人士的“专业性”。

  实际上,这不是孤立的意见,而是今天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一部分网友质疑专家时,另一部分网友时不时抬出来的“反质疑”。

  其主要依据,无非是:人家是专家,人家是内行,人家肯定比我们懂,你多嘴干啥……

图片

  且慢——是“专家”就不允许质疑,这才叫反科学、反智思维好吧?!

  想弄清楚我们以及相当一部分网友是不是质疑张医生的“专业性”,恐怕必须先搞清楚这样一个问题:

  抗疫路线,是科学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既是科学问题,又是政治问题,但首先是政治问题。

  不错,不可避免地首先是政治问题。

  因为,在人类社会的任何一种有政府状态下,特别是在如此复杂多样的当代形态的社会中,要成功应对新冠疫情这样百年一遇的严重事态,不能不通过政府或国家,不能不通过政府或国家的强制力,不能不通过有组织甚至高度的有组织状态!

  而“社会主义”,某种程度上就是意味着这种高度的全面的有组织状态。当然,这种组织状态的领导力量,必须是无产阶级劳动群众及其先锋队——这才称得上是完整的“社会主义”。

图片

  胡锡进喜欢说什么“复杂中国”,强调中国的超大规模性和特殊复杂性;实际上,我们复杂,人家就不复杂?

  随着技术和物质条件的发达,在当前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人们思维活动的广度、深度和活跃度远超历史上任何时候,个人的主体性空前增强,这无疑极大增加了社会的复杂性和治理难度。

  今天,已经不是能单纯凭人口、民族、种族、领土面积等传统因素判断社会复杂性的时代了。

  正是在当代“复杂社会”,任何专家、任何医生,如果想不依靠或凭借国家政权力量的调动力,单枪匹马或几个个人上阵就能组织大规模的、像样子的抗疫,那是尤其不可能的!

  在新冠疫情这种事态面前,讲什么“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讲什么“主要靠自觉”,讲什么专业性优先(忽视政治性)——那就一定是耍流氓。

  耍流氓的结果如何?看看西方就知道了嘛!

  面对今天欧美资本主义社会抗疫深深失败的现状,西方任何有起码良知的医生、专家,难道不会有“英雄无用武之地”之感受吗?

1628574925(1).jpg

  他们并不缺少的专业性,在各国资产阶级反动政府的反动的政治性面前,能拯救黎民于万一吗?

  不能!

  实际上,对于专业性和政治性的关系,毛主席时代早就做了无比正确的结论:

  要“又红又专”。

  红即政治性,而且是无产阶级的进步的政治性,是摆在前面的;“专”即专业性,同样不可缺少,要按科学和规律办事。

  毛主席还有一句众所周知的,多年来被反动右派掐了头的名言:“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就今天而言,抗疫这回事不仅是个别专家学者的事,而且是、更是广大群众的事!

  抗疫跟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凭什么只允许专家发声,不允许普通群众发声?

  资产阶级排斥群众的反动的专业主义、精英主义,必须批判。

微信图片_20210810135447.jpg

  外一则:

  胡公又胡说

  顺便点评一下老胡对抗疫路线之争的点评。

  有一说一:这回,老胡基本是对的。虽然吧,他在论证过程中,那种“经济主义”色彩依旧浓厚,但也算死性难改了,不可强求。他也不是一点没算人命账。

图片

  问题只在于:抗疫路线之争真的不存在吗?争论没有意义吗?

  非也!

  实际上,看完老胡全文,给人的一个突出感觉就是:

  “中国路线”与“美欧路线”之争,不是很明显的嘛!

  当然,老胡的本意,是说我们国内不存在抗疫路线之争……

  问题是,国内、国际不是截然分开的,不是互不影响的。

  单单“美欧路线”存在这一事实,就几乎必然意味着:

  我们国内,肯定会有些人,包括专家学者,受到那条路线的影响。

  确实:受到“美欧路线”的影响,就是国内某些人鼓吹“共存”的国际根源。

  当然,在我们看来,更根本的是:“共存”论是适应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国内国际某些资本集团的利益的,决不止是一个思想认识问题。

  所以,不妨借用方妖婆一句名言:

  你没看到,不等于没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