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021-08-07 17:14:17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请读者朋友们原谅:

  不是标题党,是真的震惊了。

  这波,堪称“喜上加喜又加喜”……

  01

  敌方认证

  感谢来自敌方的认证。

  感谢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BBC、法广,在他们的报道中引述拙文。

  我们广大爱国网民熟悉的这两个,中国人民的老“对头”,真是给足了本号面子……

  咳咳,受宠若惊。

  ①这是BBC中文网的:

  ②这是法广的:

  特别感谢BBC,引述得较为详尽。

  ③哦对了,还有稍显“亲华”的《联合早报》,感谢他们具体到标题了:

  02

  坏事?好事?

  感谢什么呢?

  感谢他们免费替我们做宣传,这个宣传还要越多越好。

  因为:BBC之流,乃至整个帝国主义的西方世界,尤需听到中国大多数人民尤其是觉醒青年的真实声音。

  而不是整日整日地、几十年如一日地,沉浸在他们自己关于中国的意识形态幻想中,总是以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标准粗暴剪裁中国活生生的现实。

  一句话:对中国,他们表面上紧盯着不放,实际上严重缺乏调查研究,毛爷爷一贯倡导的调查研究……

  怪不得,在中国人民这里信誉破产,近乎人人喊打。

  须知,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正所谓,“……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

  拿今天来说:打着马列毛旗帜的人,如果不被国内公知势力如方方及其后台,以及国际上的反共反华黑媒即BBC者流污蔑为“极左”,那反倒是不妙的了。

  反过来说:他们骂我们是“极左”,正说明我们坚持了思想原则,与他们划清了界线,而没有跟他们有哪怕一丁点的同流合污。

  照此理解,所谓“极左”,不失为勋章。

  说声“谢谢”,并不过分。

  03

  极左?正常左?

  不过,该辩的必须辩:

  我们不是“极左”,充其量是“正常左”“普通左”“一般左”。

  乌有也算不上“极左”,是泛左翼网站。

  究竟什么叫“极左”?

  真正严肃的马列主义者和共产党人,也一定是反对出于自己人内部的极左或左倾的,舍此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

  换句话说,“极左”帽子不是不能扣,而是要扣得准、扣得对,而不是像现在境内公知和境外黑媒那样瞎扣一通,蠢得不透气。

  比方说,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这是真正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目标,不追求这个目标就称不上是什么“左派”;但是,如果有什么人,硬是幻想或要求一夜之间就实现这样的目标,那么毫无疑问,他是极左或左倾分子,他才是货真价实的极左!!

  法广,把话说得尤其搞笑:

  好像讲一下“阶级斗争”,就是“极左”铁证了!!

  你看他是不是这个意思:

  他们严重缺乏常识:严格说来,阶级斗争观点并不是马克思首创。正所谓,“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

  难道说,最早叙述阶级斗争历史发展的那一批资产阶级历史学家,也是“极左”吗?……

  列宁就说过:“法国复辟时代就有一些历史学家(如梯叶里、基佐、米涅、梯也尔)在总结当时的事变时,不能不承认阶级斗争是了解全部法国历史的钥匙。”

  很不幸,这里面就包括镇压了巴黎公社的刽子手,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加以辛辣讽刺的“侏儒”,也是历史学家——梯也尔……

  难道说,这位反动的右派先生,100多年后,竟至于要因为在自己的著作中有阶级观点,而被他右得无可再右的后辈如法广之流形容为“极左”吗?!!!

  按今天法广之流宽松的错乱的标准,梯也尔先生,确实应该跟马克思被供在同一个庙里,这个庙就叫做“极左”……

  当然,前提,是法广之流能够始终如一坚持自己的观点标准,公正地拿他们自己错乱的标准衡量一切人物。

  04

  非政治化?去政治化的政治?

  再说说像章的风波。

  实际上,对于这个事,有两个层面的问题,值得探讨。

  我们上篇文章里表达的看法,就是按照这两个层面展开的。

  第①个层面是:

  中国运动员的有关做法,构不构成现行《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所谓“进行任何形式示威游行和政治、宗教、种族宣传”?

  换个问法就是:中国运动员有没有“违规”?

  答案是:难说。

  或曰:未必。

  《联合早报》,就说了句,“奥运选手佩戴毛泽东像章的做法是否属于政治表达还不好说”。

  《联早》还把这件事,跟美国运动员的“X”手势相提并论:“这是本届奥运第二起疑似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的事件。国际奥委会本月2日宣布,将调查美国铅球银牌得主桑德斯(Raven Saunders)在领奖台上作出‘X’手势一事。桑德斯向美媒解释,‘X’手势是表达对受压迫者的支持。但由于桑德斯的母亲过世,国际奥委会昨天宣布暂停相关调查。”

  《联早》还指出:“事实上,钟鲍二人并非是中国运动员首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在北京作为东道国的2008年奥运会上,中国羽球天王林丹在男子单打决赛中就佩戴了一枚小的毛泽东像章……”

  郭松民老师评论指出:“……即便按照这一条的规定,中国运动员在这一场合佩戴毛主席像章也不具有任何‘政治、宗教、种族宣传’的含义,它所表达的,仅仅是运动员对自己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认同和热爱……”(郭松民:《评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国际奥委会不要无事生非!》)

  我们则认为:“即便按西方向来喜欢标榜的所谓自由主义的标准看,运动员个人性的,而不是集体性的戴像章,恐怕也只属于‘表达自由’的范畴:你也不知道运动员出于什么想法戴像章,这完全在他们私人自由的领域之中,说不上是示威和宣传。如果硬把这个私人举动,给说成是政治性示威或宣传,那才是有侵犯基本人权之嫌!”(参见昨天文章)

  第②个层面是:

  现行《奥林匹克宪章》的第50条,作为一条规则,是不是合理的?需不需要更改?

  换个问法就是:这个规则有没有必要?

  正如我们昨天所指出的,“对《宪章》的这个条款,国际上本来就有要求更改的声音”!

  《联早》形容说,“运动场上是否该容许运动员做出政治表达,一直是个争议性话题。支持一方认为不应侵犯运动员言论自由、漠视运动场外社会充满不公义;反对者则认为,不应将运动场扭曲为政治战场,体育必须是中立的。不过,像奥运会这样的世界体育盛事,要完全做到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恐怕也是很难的。”

  “像奥运会这样的世界体育盛事,要完全做到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恐怕也是很难的”——这是客气说法!

  在我们看来,奥运会要“政治中立”、“去政治化”,不是很难做到,而是根本无法做到——幻想!

  愿望或许美好,现实是:政治犹如空气,无处不在,你不关心它它也关心你,你不问候它它也问候你——何况,是奥运会这种“世界体育盛事”呢!放眼国际或区域运动会历史,参赛运动员涉及所谓“政治表达”的事情,难道没有,难道少见吗?!

  更不要说,奥运会自己就有支持最反动的政治即种族主义、妇女歧视、反共主义等的黑历史,国际奥委会被质疑为“充当跨国资本集团和帝国主义走狗”(参见文章:《反动的国际奥委会!戴毛主席像章还要报告?》)。

  也就是说,“去政治化”其实从来没有实现过。照我们看,也不可能实现。就跟中国自由派公知标榜的无关政治、无关意识形态一样,到头来全都是有关政治、有关意识形态,问题只在于关于什么样的政治、什么样的意识形态。

  不错:“无关政治”是个伪命题,“关于什么样的政治”才是真命题!

  奥委会、奥运会,究竟是站在世界上被奴役被压迫的大多数人、站在进步政治包括共产主义政治一边呢,还是真的甘于“充当跨国资本集团和帝国主义走狗”???

  究竟是代表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被压迫阶级,还是代表跨国资本集团和帝国主义???

  究竟是支持民族解放、种族解放、阶级解放即人类解放,还是在民族压迫、种族压迫、阶级压迫面前扮“理中客”搞暧昧???

  究竟是让奥林匹克运动会真正属于全球最广大人民,还是使其成为一小撮资本家的工具???

  究竟是融入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历史进程,还是阻碍这个进程???

  以上这些,才构得成21世纪真正深刻而有价值的“奥运之问”。

  05

  异动?正动?

  另据报道,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不仅表示正在“调查”这起事件、已联系中国奥委会并要求提供有关情况的报告,而且说:

  “他们已经向我们保证,此类事件不会再发生了。”

(《纽时》相关报道截图)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夏尔(James Char)接受《联早》访问时分析,X视的后续行动相信是为了保护体育代表团,避免焦点从选手的成就转移到其他事情;更重要的是,早已宣示停止对外输出共产革命,因此当前会谨慎处理,避免外界借此次风波指责恢复实施毛时代的政策。

  该学者的分析当然只是一家之言,甚至带有猜测成分,但也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

  实质性的问题在于:你不“输出”,人家就不“输出”?

  只允许美帝“输出”,不允许我们“输出”?

  事实上,不“输出”的结果,就是被美帝“反输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多年来“不输出”的实践,检验了什么呢?

  “不输出”不但使我们明显丧失了国际话语权和意识形态主动权,而且使政治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等完全失去了外部保障,美西方资本主义包括其思想文化才得以长驱直入,与内部砍旗派及其“河殇”思潮一道,日甚一日动摇社会主义大国的根基。

  所幸,中国群众是很好的群众,毛教员给我们留下了社会主义制度和精神的“双遗产”——也就是既至少留存了若干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的制度性片段或惯例,也使得最广大人民心底里对社会主义有着起码的认同。

  这导致了某种“脑臀分离”的奇特现象:

  一方面,最具实际权势的某些阶级和集团,近乎畅通无阻地推行内部演变;另一方面,人们尤其是普通群众的政治思想面貌,在世界范围内仍保持偏左的状态。一旦现实社会日益资本主导化的猖獗,使在“改开”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感到从自身处境到社会环境都与社会主义的宪法性宣示存在着不小的矛盾,那么,所谓“左转”至少是思想“左转”就不只是具有可能性,简直是具有了必然性!

  这,就是当下为不少人所看不见的隐蔽却深刻的内部“异动”——当然,如果真的把社会主义的宪法性宣示当回事的话,这就不是“异动”,而是“正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