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美国一律师事务所对HPV疫苗提起10项诉讼

2021-08-04 08:47: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默克公司/默沙东公司HPV疫苗“临床试验”故意欺诈证据确凿

  编译者:陈一文,“人为生化灾难”防灾减灾研究者,

  全国青联80年代前特邀委员

  推荐必须阅读本文人士:

  -- 考虑接种HPV疫苗者、已经接种者、接种后发生严重副作用者;

  -- 国家药监局、卫健委、中国疾控中心参与HPV疫苗审批、支持HPV疫苗推广的官员与公职专家;

  -- 默沙东公司HPV疫苗中国独立经销商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蒋仁生;在中国大力推广HPV疫苗的美国比尔及梅琳达-盖兹基金会北京代表处主任李一诺、副主任吴文达;

  -- 大力推广HPV疫苗欺上瞒下误导公众的学者,特别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肿瘤研究所乔友林教授;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教授赵方辉;“网红医生“张文宏;

  -- 大力宣传支持大规模推广HPV疫苗的媒体与媒体人,特别是《科技日报》记者马爱平;央视知名主持人白岩松、候丰;

  -- 支持推广HPV疫苗的各省市卫健委;全国HPV疫苗接种机构负责人与接种工作人员;

  -- 支持在青少年、儿童中推广HPV疫苗的大学、中学、小学校长;

  -- 优先关爱中华民族持续持续安全、健康、生存与繁衍的国家安全官员

  一、要点概述

  1)美国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2018-2019年代表数千受害者对拜尔/孟山都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致非霍金斯淋巴癌危害提起系列诉讼,拜尔公司不得不接受上百亿美元惩罚性赔偿。

  2)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是领衔推动对拜尔/孟山都公司草甘膦致癌危害系列诉讼的核心人物,他是美国《儿童健康捍卫团队》(Children Health Defense)创立者与领头人,也是遭暗杀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侄儿,其父同样遭暗杀时任美国司法部长。

  3)本文介绍的的10位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HPV疫苗诉讼案受害者的律师团队同样是美国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及其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

  4)与草甘膦致癌诉讼案第一阶段集中揭露学术研究确认草甘膦致非霍金斯淋巴癌危害的策略类似,本文介绍的10项诉讼案中绝大多数受害人皆发生了学术研究已经确认HPV疫苗致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等严重副作用。

  POTS的症状:“可能因人而异,但患者可能会经历众多症状,包括:可长期持续的严重疲劳、可能导致昏厥的头晕、眩晕、心悸胸痛、慢性头痛和偏头痛、出汗过多、颤抖、由于流向大脑的血流减少导致视力问题、无法运动、活动量增加后全身症状持续恶化。”

  5)“经过短短六个月‘快速通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2006年批准了HPV疫苗Gardasil。FDA的‘快速通道’允许‘对治疗严重疾病和填补未满足医疗需求的药物或疫苗进行快速审查’”。

  诉状称“为了证明HPV疫苗Gardasil处理严重疾病并满足“未满足的医疗需求”,默克公司向FDA提交了误导性数据,表明人乳头瘤病毒 (HPV) 感染和一些异常宫颈组织(宫颈上皮间瘤变CIN病变)不可避免地导致癌症。默克公司提出‘人乳头瘤病毒HPV单独导致宫颈癌’因此‘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和其他人乳头瘤病毒HPV相关癌症’的‘理论’,FDA根据默克公司这种‘理论’批准了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

  诉状指控:默克公司的上述论点与理论不真实!

  6)诉状称:默克公司声称“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和其他人乳头瘤病毒HPV相关癌症”声称HPV疫苗Gardasil可以“预防9至26岁男性和女性肛门癌”。

  诉状指控:“默克公司从未证明过HPV疫苗Gardasil可预防宫颈癌或任何类型的癌症。然而,研究表明,全身给药的HPV疫苗Gardasil 会导致宫颈癌和其他严重健康问题的发病率增加”!

  7)诉状指控:“HPV疫苗Gardasil的有害成分与严重副作用有关”:

  含铝佐剂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这是一种由默克公司制造的强效神经毒素,可导致非常严重的伤害。研究表明,AAHS可引发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其他严重疾病,从未被证明是安全的。联邦法律要求制造商不得在疫苗中添加尚未证明安全的佐剂。

  聚山梨醇酯80:它的作用包括打开血脑屏障,让HPV疫苗活性成分到达大脑引发预期反应。它充当AAHS和铝等分子的乳化剂,使这些分子能够穿过电阻性细胞膜。因为从未在疫苗中对其进行过独立的安全性测试,所以我们不知道其安全性。

  硼酸钠:也称为硼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禁止在食品中使用硼酸钠。

  转基因酵母:有关的研究已将酵母与自身免疫性疾病联系起来。没有关于疫苗中使用这种酵母的安全数据。

  L-组氨酸:一种氨基酸。与转基因酵母一样,没有关于L-组氨酸在疫苗中的安全数据。

  8)诉状指控:“HPV疫苗Gardasil含有与POTS和其他健康问题有关未公开危险成分”,包括HPV L1-DNA 片段和苯甲基磺酰氟PMSF...是一种不适合人类食用或注射的有毒神经毒剂”、“这些成分用于某些疫苗中以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

  9)诉状指控:“HPV疫苗Gardasil 造成的伤害比任何其他疫苗都多

  “根据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接种HPV疫苗Gardasil后报告了64,000多例不良事件报告。与Gardasil相关的不良事件的实际数量可能要多得多,因为专家估计只有1%的疫苗‘不良事件’被实际报告。

  “正如今天提交的投诉所示,HPV疫苗Gardasil现在报告的伤害比市场上任何其他种疫苗都要多。”

  10)诉状指控:默克公司“对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的欺诈指控

  “临床试验衡量药物或疫苗相对于非活性安慰剂的安全性。将接受活性药物的患者与接受惰性安慰剂(如盐水溶液)的患者进行比较。”

  “投诉称,在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默克公司没有使用真正的安慰剂。相反,默克公司在安慰剂中加入了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和疫苗的其他添加剂,导致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出现不良反应的受试者数量大致相等。根据诉状,这给人一种HPV疫苗Gardasil‘与安慰剂一样安全’的错误印象,事实上,接种HPV疫苗Gardasil与使用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两组中的大量受试者都患有许多严重的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症状。”

  诉状指控“默克公司在临床试验中50%的接种者中将安慰剂铝的剂量减少一半,以便掩盖接种组造成的伤害”!

  11)HPV疫苗Gardasil是目前市场上最昂贵的疫苗”,“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的全球收入为37亿美元”!

  诉状指控:“尽管有受伤和死亡的报道,但Gardasil也是目前市场上最昂贵的疫苗。两剂9价HPV疫苗Gardasil 9 的费用约为450美元,外加两次就诊的费用。2018 年,默克公司仅在美国的HPV疫苗Gardasil销售额就达到了22亿美元。2019 年,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的全球收入为37亿美元。“

  12)这十项诉讼案就以下诉讼原因寻求损害赔偿,包括惩罚性赔偿:疏忽;严格责任—未警告;严格责任—制造缺陷;违反保证;普通法欺诈;违反州反不正当竞争法。

  16岁时开始接种HPV疫苗Gardasil的男性受害者奥托指控:“接种数次HPV疫苗Gardasil导致自己发生了改变生命的伤害,包括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直立性不耐受(OI)、小纤维神经病 (SNF)、慢性疲劳综合征(CFS)、肥大细胞活化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纤维肌痛,以及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导致他残疾,无法工作”。

  奥托指控:“默克公司故意且不顾后果地将HPV疫苗Gardasil的利润置于患者安全之上。他要求对惩戒性(惩罚性)损害赔偿进行评估,阻止默克公司和其他潜在被告从事类似应受谴责的行为。

  二、美国十项指控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HPV疫苗诉讼案

  诉讼案01【案件编号 30-2020-01160496-CU-PL-CJC】(2020-09-16)

  加利福尼亚州扎克·奥托(Zachariah Otto),男,2012年16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2014年接种了第二剂后不久出现身体疼痛、头痛、感冒样症状、不明原因的皮疹、关节痛、耳痛和颈部淋巴结肿大。2015年接种了第三剂。两天后,他在工作时膝盖发软,动弹不得,只好叫妈妈带他回家。

  后果: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直立性不耐受(OI)、小纤维神经病 (SNF)、慢性疲劳综合征(CFS)、肥大细胞活化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纤维肌痛,以及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

  全国性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K. 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与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2020年9月1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Orange县高级法院代表科罗拉多州Denver市24岁年轻男子撒迦利亚-奥托(Zachariah Otto)对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 Corp.)HPV疫苗Gardasil提起诉讼,案件编号为30-2020-01160496-CU-PL-CJC。

  投诉就以下诉讼原因寻求损害赔偿,包括惩罚性赔偿:

  -- 疏忽

  -- 严格责任——未警告

  -- 严格责任——制造缺陷

  -- 违反保证

  -- 普通法欺诈

  -- 违反加州反不正当竞争法原告

  奥托16岁时在加利福尼亚州Orange县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现年24岁的奥托先生住在科罗拉多州Denver市,他声称接种数次HPV疫苗Gardasil导致他发生了改变生命的伤害,包括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直立性不耐受(OI)、小纤维神经病 (SNF)、慢性疲劳综合征(CFS)、肥大细胞活化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纤维肌痛,以及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

  根据诉状,奥托先生因HPV疫苗Gardasil遭受伤害导致他残疾,无法工作,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上大学。

  HPV疫苗Gardasil的背景

  经过短短六个月“快速通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2006年批准了HPV疫苗Gardasil。FDA的“快速通道”允许“对治疗严重疾病和填补未满足医疗需求的药物或疫苗进行快速审查”。

  根据今天提交的投诉,为了证明HPV疫苗Gardasil处理严重疾病并满足“未满足的医疗需求”,默克公司据称向FDA提交了误导性数据,表明人乳头瘤病毒 (HPV) 感染和一些异常宫颈组织(宫颈上皮间瘤变CIN病变)不可避免地导致癌症。默克公司提出“人乳头瘤病毒HPV单独导致宫颈癌”因此“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和其他人乳头瘤病毒HPV相关癌症”的“理论”,FDA根据默克公司的这种“理论”批准了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

  根据奥托先生的律师的说法,所有这些论点都不真实。

  2009年,FDA批准HPV疫苗Gardasil用于9至26岁的男孩,以预防由两种人乳头瘤病毒HPV菌株引起的生殖器疣。2010年,FDA批准HPV疫苗Gardasil用于预防9至26岁男性和女性肛门癌。

  奥托先生的律师称,默克公司从未证明过HPV疫苗Gardasil可预防宫颈癌或任何类型的癌症。然而,研究表明,全身给药的HPV疫苗Gardasil 会导致宫颈癌和其他严重健康问题的发病率增加,包括奥托先生现在遭受的严重副作用。

  HPV疫苗Gardasil的有害成分与严重副作用有关

  今天对默克公司提起的诉讼称,HPV疫苗Gardasil含有多种危险成分,其中至少包括疫苗制造商未能向监管机构和消费者披露的一种成分。

  为了使疫苗更有效,HPV疫苗Gardasil含有潜在危险的DNA片段(HPV LI-DNA片段)。根据指控,默克公司向FDA和公众撒谎,将这种隐藏的DNA佐剂包含在Gardasil中;它没有得到FDA的批准,默克公司也没有按照联邦法律的要求将它列入成分中。

  HPV疫苗Gardasil还含有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这是一种可造成非常严重伤害的强效神经毒素。铝,包括AAHS,与几种严重的副作用有关,包括损害认知和运动功能、诱导自身免疫相互作用和增加血脑屏障通透性等问题。

  对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提出的诉讼称,其他潜在危险成分包括硼砂、聚山梨醇酯80和转基因酵母,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不良事件。直到今天,默克公司从未在疫苗中测试任何这些添加成分的安全性。

  对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的欺诈指控

  临床试验衡量药物或疫苗相对于非活性安慰剂的安全性。将接受活性药物的患者与接受惰性安慰剂(如盐水溶液)的患者进行比较。

  投诉称,在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默克公司没有使用真正的安慰剂。相反,默克公司在安慰剂中加入了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和疫苗的其他添加剂,导致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出现不良反应的受试者数量大致相等。根据诉状,这给人一种HPV疫苗Gardasil“与安慰剂一样安全”的错误印象,事实上,接种HPV疫苗Gardasil与使用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两组中的大量受试者都患有许多严重的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症状。

  代表未成年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年轻人的律师讨论对默克公司提起的诉讼

  “大多数人认为HPV疫苗Gardasil适合女孩,但自2009年以来,默克公司通过向男孩的父母和年轻男性推销HPV疫苗Gardasil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Nicole K.H. Maldonado律师说。“通过其广告,默克公司向父母们宣传HPV疫苗Gardasil是一种安全有效阻止人乳头瘤病毒HPV传播和预防宫颈癌的工具。但默克公司知道HPV疫苗Gardasil在预防宫颈癌方面既不安全也不有效,更糟糕的是,默克公司知道HPV疫苗Gardasil可能会导致一系列严重的健康问题。”

  “默克公司通过向FDA提供误导性数据并制造健康危机使HPV疫苗Gardasil“快速通道”批准”奥托先生的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说,“默克公司声称他们‘填补未满足的医疗’需求,但实际上,默克公司唯一有兴趣填补的是其关节炎药物Vioxx丑闻造成的60亿美元财务漏洞。”

  HPV疫苗Gardasil 造成的伤害比任何其他疫苗都多

  根据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接种HPV疫苗Gardasil后报告了64,000多例不良事件报告。与Gardasil相关的不良事件的实际数量可能要多得多,因为专家估计只有1%的疫苗“不良事件”被实际报告。

  正如今天提交的投诉所示,HPV疫苗Gardasil现在报告的伤害比市场上任何其他种疫苗都要多。疫苗伤害赔偿计划已经为HPV疫苗Gardasil引起的伤害和死亡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赔偿金。

  尽管有受伤和死亡的报道,但Gardasil也是目前市场上最昂贵的疫苗。两剂9价HPV疫苗Gardasil 9 的费用约为450美元,外加两次就诊的费用。2018 年,默克公司仅在美国的HPV疫苗Gardasil销售额就达到了22亿美元。2019 年,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的全球收入为37亿美元。

  受害者奥托的诉求

  奥托试图让默克公司对造成他改变生活的身心伤害负责。他的诉讼指控默克公司故意且不顾后果地将HPV疫苗Gardasil的利润置于患者安全之上。他要求对惩戒性(惩罚性)损害赔偿进行评估,阻止默克公司和其他潜在被告从事类似应受谴责的行为。

  Baum Hedlund Files Merck Gardasil Lawsuit on Behalf of Young Man,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September 16, 2020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0/september/baum-hedlund-files-merck-gardasil-lawsuit-on-beh/

  诉讼案02【诉讼案号:1:20-cv 00364】(2020-08-19

  罗德岛州朱莉娅·巴拉斯科(Julia Balasco)女士,13岁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数小时内,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包括疼痛、头痛、恶心和低烧。症状持续约24-48小时。接下来的几周里,朱莉娅经历了耳压、耳鸣和头痛。她的症状不典型,非处方药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缓解。

  几个月后,朱莉娅出现了更频繁、更严重的耳痛和耳鸣。她的母亲带她去看医生,医生给她开了类固醇。这次访问期间,她接受了第二剂HPV疫苗Gardasil,并开始出现与以前相同的流感样症状。

  后果:严重且使人衰弱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以及一系列不良症状、并发症、伤害和不良事件。

  警示:如果朱莉娅的母亲Michaela被告知与HPV疫苗Gardasil相关的已知安全风险,她绝不会允许她的女儿朱莉娅接种HPV 疫苗。

  全国性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2020年8月19日代表一位19岁女性对默克公司提起HPV疫苗Gardasil诉讼,指控该公司在其HPV疫苗Gardasil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误导了FDA、立法者、医生和妈妈们。该诉讼称,默克公司故意淡化Gardasil成分的风险,包括一种专有的铝化合物(一种强效神经毒素)和秘密且具有潜在危险的DNA颗粒。原告朱莉娅·巴拉斯科(Julia Balasco)声称,多次注射人乳头瘤病毒 (HPV) Gardasil 疫苗后,她遭受并继续遭受严重和永久性的身体伤害,包括称为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 的自身免疫性疾病。

  针对新泽西州被告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 Corp.)的投诉基于以下诉因寻求损害赔偿:

  l1)疏忽;2)严格责任(未予警告);3)严格责任(制造缺陷);4)违反保证;4)普通法欺诈;5)违反罗德岛州的欺骗性贸易行为法。

  该诉讼要求对默克公司进行惩罚性赔偿

  根据投诉,默克公司在HPV疫苗“快速通道”批准用于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数百万年轻女孩和男孩之前,默克公司未能正确测试HPV疫苗Gardasil。此外,默克公司知道或有理由知道其疫苗有缺陷和无效,但该公司没有警告医学界和公众,而是错误地隐瞒信息,并进一步就HPV疫苗Gardasil 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做出虚假陈述。

  该HPV疫苗Gardasil诉讼律师Nicole K. H. Maldonado说:“默克公司在Gardasil的营销和广告上花费的资金比历史上任何一家疫苗制造商都多。”“该公司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其说法情况下向年轻女孩的父母们表示,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从而赚了数十亿美元。现在,有数千起严重的Gardasil疫苗受伤报告,我们打算让默克公司以巨额利润的名义隐瞒已知的安全风险承担责任。”

  “在HPV疫苗Gardasil出现之前,默克公司发生了(节炎药)Vioxx丑闻”,律师肯尼迪-罗伯特(Robert F. Kennedy Jr.)说。 默克公司因Vioxx丑闻中的犯罪行为支付了9.5亿美元罚款。当HPV疫苗Gardasil 出现时,默克公司的董事会开玩笑说,这种HPV疫苗可以“帮助支付Vioxx的费用。”果然,一些参与Vioxx丑闻的阴暗角色在HPV疫苗Gardasil项目上工作,使用完全相同的操纵科学和掩盖风险的方法,像他们对Vioxx所做的那样。像Vioxx一样,HPV疫苗Gardasil留下了一场悲惨的健康灾难。”

  HPV疫苗Gardasil(加德西)是什么?

  2006 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短短六个月“快速通道”审查后批准了HPV疫苗Gardasil。FDA的“快速通道”程序旨在促进开发和加快药物或疫苗的审查,以治疗严重疾病并填补未满足的医疗需求,例如为没有现有治疗方法的流行病提供治疗。

  HPV疫苗Gardasil不符合这些标准。宫颈癌远未达到流行状态,现有的“子宫颈抹片涂片”加“随访去除异常宫颈组织”已基本控制了大多数宫颈癌。事实上,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监测、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计划(“SEER”),在美国引入HPV疫苗Gardasil之前,宫颈癌的死亡发生率为2.4/10万名妇女,而且正在稳步下降。

  尽管如此,为了“快速通道”审批HPV疫苗Gardasil并证明该疫苗可以治疗严重疾病并填补未满足的医疗需求,默克公司据称向FDA提交了误导性数据,表明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和一些异常的宫颈组织(宫颈上皮间瘤变CIN病变)不可避免地导致癌症,因此迫切需要HPV疫苗。律师提交的投诉文件表明这样的论点不真实。

  默克公司提出的“人乳头瘤病毒(HPV)单独导致宫颈癌,并且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和其他人乳头瘤病毒(HPV)相关癌症”的“理论”是默克公司寻求并获得FDA批准HPV疫苗Gardasil的基础。然而,根据受害人Balasco的律师的说法,默克公司的理论未经证实:HPV疫苗Gardasil本身从未被证明可以预防宫颈癌。相反,研究表明,全身给药的HPV疫苗Gardasil会导致宫颈癌和其他严重健康问题的发病率增加。

  根据诉状,HPV疫苗Gardasil含有大量有害成分,其中包括默克公司未能向监管机构和消费者披露的至少一种成分。HPV疫苗Gardasil含有秘密DNA佐剂和潜在危险成分HPV LI-DNA片段,使疫苗“更有效”。根据指控,默克公司使用这种隐藏的佐剂来延长疫苗的免疫作用,但在其疫苗物质和成分清单中非法省略了它。

  诉状称,HPV疫苗Gardasil 还含有一种特别有毒的含铝佐剂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 (AAHS),这是一种由默克公司制造的强效神经毒素,可导致非常严重的伤害。研究表明,AAHS可引发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其他严重疾病,从未被证明是安全的。联邦法律要求制造商不得在疫苗中添加尚未证明安全的佐剂。

  诉讼称,HPV疫苗Gardasil还含有硼砂、聚山梨醇酯80和转基因酵母,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不良事件。默克从未测试任何这些添加成分在疫苗中的安全性。

  诉状指控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欺诈性

  在临床试验中,应当将接受活性药物的患者与接受安慰剂的患者进行比较。这是为了衡量疫苗相对于非活性(惰性)安慰剂(例如注射盐水溶液)的安全性。

  然而,投诉称,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未使用真正的安慰剂。相反,默克公司在安慰剂中加入了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和疫苗中的其他添加剂,导致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出现不良反应的受试者数量大致相等。 该诉讼称,这给人的印象是HPV 疫苗Gardasil “与安慰剂一样安全”,而事实上,两个处理组中的大量受试者都遭受了许多严重的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症状。

  十几岁女孩接种两剂HPV疫苗Gardasil发展了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

  根据朱莉娅的诉状,2014年8月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时年她仅13岁。朱莉娅当时是一个快乐、健康、热爱啦啦队的女孩,接种HPV疫苗Gardasil之前从未经历过严重的医疗问题。

  朱莉娅的母亲Michaela允许她的女儿接种HPV疫苗Gardasil,在多年接触默克公司无节操在线、印刷和电视宣传Gardasil非常安全、可以预防癌症营销后,“好母亲”必须为她们儿童期女儿接种HPV疫苗Gardasil。她几乎不知道默克公司从事“兜售疾病”用虚假广告和恐吓策略来提高HPV疫苗Gardasil的销售额。一年后,罗德岛州强制要求所有学童7年级入学前接种HPV疫苗Gardasil疫苗。

  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数小时内,朱莉娅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包括疼痛、头痛、恶心和低烧。症状持续约24-48小时。接下来几周,朱莉娅经历了耳压、耳鸣和头痛。她的症状不典型,非处方药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缓解。

  几个月后,朱莉娅出现了更频繁、更严重的耳痛和耳鸣。她的母亲带她去看医生,医生给她开了类固醇。这次访问期间,她接受了第二剂HPV疫苗Gardasil,并开始出现与以前相同的流感样症状。

  又几个月后,朱莉娅开始出现严重程度不一的头痛,并继续应对耳痛和耳鸣。她还抱怨疲劳和身体疼痛,症状严重到越来越多地让她无法上学。

  朱莉娅和她的母亲拜访了多位专家,以了解为什么她会经历这些导致严重头晕、头痛、耳压和耳鸣的“魔咒”。没有人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或缓解,她的症状有增无减。

  当朱莉娅到应当接种第三剂HPV疫苗Gardasil时,她的母亲开始相信HPV疫苗Gardasil 可能是她女儿出现症状的原因。家庭医生也同意每次注射后的时间表和朱莉娅经历的症状是可疑的,但不能肯定地说HPV疫苗Gardasil是原因。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朱莉娅服用了几种不同的药物,但没有任何缓解她的症状。

  诉状指控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导致朱莉娅患上了严重且使人衰弱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以及一系列不良症状、并发症、伤害和不良事件。

  POTS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可能导致丧失能力;它影响神经系统的一个分支,它调节我们没有意识控制的功能,包括血压、心率、汗水和体温。POTS 患者经常会出现昏厥、偏头痛、焦虑和其他改变生活的健康问题。

  如果朱莉娅的母亲Michaela被告知与HPV疫苗Gardasil相关的已知安全风险,她绝不会允许她的女儿朱莉娅接种 HPV 疫苗。

  Gardasil Lawsuit Claims HPV Vaccine Caused Teen Severe Injuries,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August 19, 2020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0/august/gardasil-lawsuit-claims-hpv-vaccine-caused-teen-/

  诉讼案03【诉讼案号:30-2020-01160496-CU-PL-CJC】(2020年9月16日)

  加利福尼亚州Orange县撒迦利亚-奥托(Zachariah Otto)男,16岁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而后接种了第二剂与第三剂。

  后果: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直立性不耐受(OI)、小纤维神经病 (SNF)、慢性疲劳综合征(CFS)、肥大细胞活化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纤维肌痛,以及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

  全国性的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K. 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与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2020年9月1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Orange县高级法院代表科罗拉多州Denver市24岁年轻男子撒迦利亚-奥托(Zachariah Otto)对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 Corp.)HPV疫苗Gardasil提起诉讼,案件编号为30-2020-01160496-CU-PL-CJC。

  投诉就以下诉讼原因寻求损害赔偿,包括惩罚性赔偿:

  -- 疏忽

  -- 严格责任——未警告

  -- 严格责任——制造缺陷

  -- 违反保证

  -- 普通法欺诈

  -- 违反加州反不正当竞争法原告

  奥托16岁时在加利福尼亚州Orange县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现年24岁的奥托先生显著住在科罗拉多州Denver市,他声称接种数次HPV疫苗Gardasil导致他发生了改变生命的伤害,包括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直立性不耐受(OI)、小纤维神经病 (SNF)、慢性疲劳综合征(CFS)、肥大细胞活化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纤维肌痛,以及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

  根据诉状,奥托先生因HPV疫苗Gardasil遭受伤害导致他残疾,无法工作,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上大学。

  HPV疫苗Gardasil的背景

  经过短短六个月的“快速通道”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2006年批准了HPV疫苗Gardasil。FDA的快速流程允许对治疗严重疾病和满足未满足医疗需求的药物或疫苗进行快速审查。

  根据今天提交的投诉,为了证明HPV疫苗Gardasil处理严重疾病并填补未满足的医疗需求,默克公司据称向FDA提交了误导性数据,表明人乳头瘤病毒 (HPV) 感染和一些异常宫颈组织(宫颈上皮间瘤变CIN病变)不可避免地导致癌症。默克公司提出“人乳头瘤病毒HPV单独导致宫颈癌”因此“HPV疫苗Gardasil可以消除宫颈癌和其他人乳头瘤病毒HPV相关癌症”的“理论”,FDA根据默克公司提出的这种“理论”批准了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

  根据奥托先生的律师的说法,所有这些论点都不真实。

  2009年,FDA批准HPV疫苗Gardasil用于9至26岁的男孩,以预防由两种人乳头瘤病毒HPV菌株引起的生殖器疣。2010年,FDA批准HPV疫苗Gardasil用于预防9至26岁男性和女性肛门癌。

  奥托先生的律师称,默克公司从未证明过HPV疫苗Gardasil可预防宫颈癌或任何类型的癌症。然而,研究表明,全身给药的HPV疫苗Gardasil 会导致宫颈癌和其他严重健康问题的发病率增加,包括奥托先生现在遭受的严重副作用。

  HPV疫苗Gardasil的有害成分与严重副作用有关

  今天对默克公司提起的诉讼称,HPV疫苗Gardasil 含有多种危险成分,其中至少包括疫苗制造商未能向监管机构和消费者披露的一种成分。

  为了使疫苗更有效,HPV疫苗Gardasil含有潜在危险的DNA片段(HPV LI-DNA片段)。根据指控,默克公司向FDA和公众撒谎,将这种隐藏的 DNA 佐剂包含在Gardasil 中;它没有得到 FDA 的批准,默克公司也没有按照联邦法律的要求将它列入成分中。

  HPV疫苗Gardasil还含有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这是一种可造成非常严重伤害的强效神经毒素。铝,包括AAHS,与几种严重的副作用有关,包括损害认知和运动功能、诱导自身免疫相互作用和增加血脑屏障通透性等问题。

  对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提出的诉讼称,其他潜在危险成分包括硼砂、聚山梨醇酯80和转基因酵母,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不良事件。直到今天,默克公司从未在疫苗中测试任何这些添加成分的安全性。

  对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的欺诈指控

  临床试验衡量药物或疫苗相对于非活性安慰剂的安全性。将接受活性药物的患者与接受惰性安慰剂(如盐水溶液)的患者进行比较。

  投诉称,在HPV疫苗Gardasil临床试验中,默克公司没有使用真正的安慰剂。相反,默克公司在安慰剂中加入了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和疫苗的其他添加剂,导致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出现不良反应的受试者数量大致相等。根据诉状,这给人一种HPV疫苗Gardasil“与安慰剂一样安全”的错误印象。事实上,接种HPV疫苗Gardasil与使用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两组中的大量受试者都患有许多严重的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症状。

  代表未成年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年轻人的律师讨论对默克公司提起的诉讼

  “大多数人认为HPV疫苗Gardasil适合女孩,但自2009年以来,默克公司通过向男孩的父母和年轻男性推销HPV疫苗Gardasil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Nicole K.H. Maldonado.律师说。“通过其广告,默克公司向父母们宣传HPV疫苗Gardasil是一种安全有效的阻止人乳头瘤病毒HPV传播和预防宫颈癌的工具。但默克公司知道HPV疫苗Gardasil在预防宫颈癌方面既不安全也不有效,更糟糕的是,该默克公司知道HPV疫苗Gardasil可能会导致一系列严重的健康问题。”

  “默克公司通过向FDA提供误导性数据并制造健康危机使HPV疫苗Gardasil‘快速通道’批准”奥托先生的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说,“默克公司声称他们‘填补未满足的医疗’需求,但实际上,默克公司唯一有兴趣“填补”的是其关节炎药物Vioxx丑闻造成的60亿美元财务漏洞。”

  HPV疫苗Gardasil 造成的伤害比任何其他疫苗都多

  根据《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接种HPV疫苗Gardasil后报告了64,000多例不良事件报告。与Gardasil相关的不良事件的实际数量可能要多得多,因为专家估计只有1%的疫苗不良事件被实际报告。

  正如今天提交的投诉所示,HPV疫苗Gardasil现在报告的伤害比市场上任何其他种疫苗都要多。疫苗伤害赔偿计划已经为HPV疫苗Gardasil引起的伤害和死亡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赔偿金。

  尽管有受伤和死亡的报道,但Gardasil也是目前市场上最昂贵的疫苗。两剂9价HPV疫苗Gardasil 9 的费用约为450美元,外加两次就诊的费用。2018 年,默克公司仅在美国的Gardasil销售额就达到了22亿美元。2019 年,默克公司全球HPV疫苗Gardasil的收入为37亿美元。

  受害者奥托的诉求

  奥托试图让默克公司对造成他改变生活的身心伤害负责。他的诉讼指控默克公司故意且不顾后果地将HPV疫苗Gardasil的利润置于患者安全之上。他要求对惩戒性(惩罚性)损害赔偿进行评估,以阻止默克和其他潜在被告从事类似应受谴责的行为。

  Baum Hedlund Files Merck Gardasil Lawsuit on Behalf of Young Man,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September 16, 2020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0/september/baum-hedlund-files-merck-gardasil-lawsuit-on-beh/

  诉讼案04【诉讼案号:3:20-cv-01048】(2020年11月18日)

  威斯康星州莎哈拉-沃克(Sahara Walker)女士,11岁时在医生的建议下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还接种了破伤风、白喉和百日咳 (Tdap) 以及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

  后果:神经心源性晕厥 (NCS)、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体位性低血压 (OH)、小纤维神经病和自主神经病。

  全国性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代表一名年轻女性莎哈拉-沃克(Sahara Walker)提出了法律投诉,她声称接种默克公司生产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后发展了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以及众多严重健康状况。

  律师Michael L. Baum、Bijan Esfandiari、Nicole K. H. Maldonado和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向美国威斯康星州西区地方法院提起对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它们都位于新泽西州。

  作为威斯康星州Lake Mills的居民,沃克女士11岁时在医生的建议下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同一次就诊期间,她还接种了破伤风、白喉和百日咳 (Tdap) 以及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在她生命的接下来五年里,她一直在与严重的健康状况作斗争,无法上学,也无法享受以前的活动。现在,19岁的她仍然身患多种残疾。

  投诉(案件编号:3:20-cv-01048)指控默克公司存在疏忽、未发出警告、制造缺陷等,并论证默克公司应该知道HPV疫苗既无效又有缺陷。我们的律师声称,默克公司具有隐瞒信息并虚假宣传疫苗的性质。因此,该诉讼要求对默克公司进行惩罚性赔偿,正如我们公司的新闻稿所述“,对接种HPV疫苗Gardasil的儿童和患者造成了重大伤害的巨大风险。”

  “默克公司使用的HPV疫苗Gardasil《开发和营销手册》与它在宣传万络 [rofecoxib]作为头痛药时使用的相同,因为它知道它会导致心脏病发作”,肯尼迪律师说。“(关节炎药物)Vioxx 杀死了数十万美国人,默克公司支付了70 亿美元的罚款和赔偿金,并同意停止伪造科学。可悲的是,默克公司没有吸取任何教训。”

  此外,根据Maldonado律师的说法,有数据表明默克公司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提供了有关人乳头瘤病毒(HPV)与宫颈癌之间联系的虚假信息。这种联系正是FDA“快速通道”审批HPV疫苗Gardasil的原因。

  “迄今为止,默克公司从未对HPV疫苗Gardasil进行过适当的测试以确保其安全,而现在莎哈拉和无数其他人正在遭受使人衰弱的伤害”,Maldonado律师说。“我们将追究默克公司对造成的损害负责。”

  沃克女士接种疫苗前的生活

  接种HPV疫苗之前,沃克女士是一个非常健康、快乐的孩子。她是一名优秀的学生,在威斯康星州的学生中数学成绩名列前97分。被认为是一名数学运动员,她的智慧和技巧赢得了比赛;她甚至晋升到州政府,但由于健康状况不佳而无法出席。

  如同许多其他儿童声称HPV疫苗对他们造成伤害的故事一样,沃克女士的母亲同意接种疫苗,因为她被告知HPV疫苗Gardasil非常安全,会降低她女儿患宫颈癌的风险。她只是想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母亲。

  “我们支持疫苗”,沃克女士的母亲Melissa Roglitz-Walker夫人说。 “如果我们不相信疫苗的重要性,我们就不会让莎哈拉接种HPV疫苗Gardasil。但由于她在接种疫苗后的几天内生病和残疾,我们坚信她的不良反应是由接种HPV疫苗Gardasil引起的。”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持相同观点:我们不反对疫苗,因为它们有可能根除疾病并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但我们反对故意误导消费者关于药物或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努力。我们公司一直并且将继续为消费者的权利而斗争,以充分、诚实地了解与任何药物、疫苗、化学品、医疗设备或消费品相关的风险。因此,我们将继续代表沃克女士和同样受伤的人争取问责。

  接种HPV疫苗后出现健康问题

  接种疫苗两天后,沃克女士开始出现严重的头痛和呕吐。接下来是严重的身体疼痛,然后是发烧、睡眠过多、极度疲劳和头晕等问题。仅仅一个月后,她就卧床不起。如果她必须去任何地方,她都需要使用轮椅。

  迄今为止,沃克女士已被诊断出患有多种疾病,包括神经心源性晕厥 (NCS)、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体位性低血压 (OH)、小纤维神经病和自主神经病。她的健康状况使她无法继续之前的学校教育;从6年级到12年级,她必须在家接受教育。

  沃克女士的病情目前需要她服用14种处方药并在家接受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 (IVIG) 治疗。虽然非常昂贵,但这种治疗(每三周通过胸部中心线进行一次)使沃克女士不必被限制在床上。IVIG 治疗帮助她重新走路甚至骑山地自行车。

  投诉指控寻求让默克对其疏忽和鲁莽负责,并让制造商对沃克女士继续忍受的身心创伤做出回应。

  Young Woman Files Suit Over Alleged Gardasil HPV Vaccine Injuries,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Nov 18, 2020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0/november/young-woman-files-suit-over-alleged-gardasil-hpv/

  诉讼案05【诉讼案号:3:21-cv-120-W-DEB】(2021-01-21)

  加利福尼亚州迈克尔·科尔巴思(Michael Colbath),14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

  后果:姿势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特发性嗜睡症 (IH)、肌痛性脑脊髓炎/慢性疲劳和免疫功能障碍综合征 (ME / CFIDS)、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 (CRPS)、胃轻瘫。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的医药产品责任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K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和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区地方法院代表21岁的圣地亚哥男子麦克(迈克尔·科尔巴思/Michael Colbath)提起诉讼,指控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造成他多种使人衰弱和致残健康状况,案件编号为 3:21-cv-120-W-DEB。

  据律师Maldonado称,有证据表明,默克在疫苗临床试验期间欺骗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实施了科学欺诈。因此,我们的律师认为,被告应为涉嫌疏忽、制造缺陷以及未能警告消费者疫苗的危险副作用负责。我们正在为麦克寻求补偿性和惩罚性赔偿,同时推动提高公众对疫苗对消费者安全的迫在眉睫的威胁的认识。

  被伤害断送的童年

  作为一个年轻的男孩和少年,迈克非常活跃,获得了跆拳道黑带二级,担任学术团队的队长,并且是中学机器人俱乐部和乐队的成员。他一生中的众多乐趣之一就是成为一名童子军。他非常喜欢它,他很少错过会议,并努力工作以赢取他所能获得的每一个功绩徽章。2015 年,他非常自豪能够成为一名鹰级童子军。然而,14岁时接种HPV疫苗Gardasil时,他的童年悲惨地被断送了。

  接种HPV疫苗后,迈克遭遇了许多健康问题,从极度疲劳开始,然后经历严重的脚痛,以至于需要使用拐杖。他的健康问题不断恶化,最终发展到包括以下临床诊断:

  -- 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

  -- 特发性嗜睡症 (IH)

  -- 肌痛性脑脊髓炎 / 慢性疲劳和免疫功能障碍综合征 (ME / CFIDS)

  -- 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 (CRPS)

  -- 胃轻瘫

  这些健康状况使他无法再从事他非常喜欢的活动。虽然他的母亲确实同意了他接种疫苗,但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它被宣传为安全、有效,是“好母亲”必须确保他们的孩子接受的东西。

  迈克的生活已经天翻地覆。

  “在我14岁接种 Gardasil 疫苗后,我一生中喜欢做的许多事情都变得不可能了。现在每天早上我醒来都感觉自己好像在水下一样,每一块肌肉都在缓慢地响应我给它们的命令.最终,我挣扎着要坐起来。我伸手过去,坐在床头柜上吃药。几个小时后,我才可以站起来走五步到我的办公桌前。”

  Baum Hedlund Files Suit for Eagle Scout Alleging Gardasil HPV Vaccine Injuries,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January 21,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january/baum-hedlund-files-suit-for-eagle-scout-alleging

  诉讼案06【诉讼案号:30-2021-01182274-CU- PL-CJC】(2021-02-03

  加利福尼亚州凯拉·卡里略(Kayla Carrillo)女士12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后24小时内经历了“癫痫样发作”,而后接种了第二剂HPV疫苗。

  后果:多次癫痫发作、需要手术的复发性卵巢囊肿、恶心、腹痛、头晕、心悸、胸痛、头晕、视力模糊、疲劳、月经不调、荨麻疹、严重的食物 过敏、严重偏头痛、幻听、异态睡眠等。医生说,由于生殖器官受损,凯拉将无法生育。

  警示:“我只是希望当初有人警告过我,”凯拉说。“如果有人告诉我们这些问题是可能的,我就不会处于目前的状况。”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代表就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对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提起多项诉讼。我们公司最新的诉讼代表20岁的原告凯拉·卡里略(Kayla Carrillo),她声称HPV疫苗Gardasil导致她出现了各种严重的健康问题:姿势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癫痫症和不孕症等。

  我们向Orange县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指控默克公司在HPV疫苗Gardasil的安全性方面误导了监管机构和公众。为Carrillo女士辩护的律师包括Bijan Esfandiari、Nicole K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和Monique Alarcon,以及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案件编号为 30-2021-01182274-CU- PL-CJC。

  HPV疫苗Gardasil出现之前,我们的客户们是快乐健康的孩子;然而,接种疫苗后都出现了一系列日益恶化的健康问题。因此,他们决心根据以下指控追究默克的责任,其中包括:

  · -- 疏忽未能适当和充分地测试HPV疫苗Gardasil及其个别成分和佐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及其他失败;

  · -- 未能对HPV疫苗Gardasil的危险警告消费者;

  ·-- 制造缺陷;

  · -- 开展有关人乳头瘤病毒(HPV)和宫颈癌的恐吓活动“告诉别人”;

  ·-- 通过“疾病品牌”为其疫苗创造市场; 和

  · -- 开展宣传活动,让那些未能为孩子接种HPV疫苗Gardasil的父母们感到内疚。

  被宣传误导和内疚的慈母

  2012年8月17日,年仅12岁的凯拉·卡里略(Kayla Carrillo)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她是一个快乐、健康、身体活跃的孩子,喜欢演奏音乐,有学习艺术的雄心。

  默克公司HPV疫苗Gardasil的大规模推销,促使父母们敦促他们的女儿“立即接种疫苗”否则“有患宫颈癌的风险”。HPV疫苗Gardasil被介绍给凯拉的母亲Marlena Carrillo,被宣称是一种安全有效的HPV疫苗,据称可以可以降低凯拉未来几年患宫颈癌的风险。为了成为一个好母亲并保护她的孩子免受可预防的伤害,她让女儿凯拉接种了HPV疫苗Gardasil。

  可悲的是,投诉称:凯拉在接受第一次疫苗注射后的24小时内经历了“癫痫样发作”,包括凝视、严重头痛、言语不清和面部肿胀。

  2013年2月,她因癫痫发作被送往橙县纪念医院的急诊室,在那里她接受了头部计算机断层扫描 (CT) 扫描。结果显示没有任何异常,她被诊断为首次癫痫发作。仅仅一个月后,她就开始出现严重的头痛、呕吐和恶心。医院能够解决她的呕吐和恶心,但未能解决她的偏头痛和偶尔的幻觉。

  接种第二剂HPV疫苗Gardasil后,凯拉的健康问题逐渐恶化,包括多次癫痫发作、需要手术的复发性卵巢囊肿、恶心、腹痛、头晕、心悸、胸痛、头晕、视力模糊、疲劳、月经不调、荨麻疹、严重的食物 过敏、严重偏头痛、幻听、异态睡眠等。

  凯拉的症状使她无法参加她曾经享受和过着普通青少年生活的活动。她再也无法再参加面对面的课程,无法在高中的管弦乐队中演奏,再也无法追求自己的艺术激情。此外,由于长期疼痛,她也很难保住一份稳定的工作,由于在开车时可能会晕倒或癫痫发作,她因此无法开车。

  医生说,由于生殖器官受损,凯拉将无法生育。

  “对于母亲来说,最难听到的事情之一就是你的女儿将无法生孩子”,凯拉的母亲说。 “不得不告诉你的女儿她将无法怀孕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

  除了身体健康问题外,凯拉还与她的心理健康作斗争,接受过心理健康诊断并经历过幻觉。她目前正在赛普拉斯学院攻读心理学学位,并希望成为一名帮助残疾儿童的心理学家。

  “根据我所经历的,我觉得我对接种过HPV疫苗的女性正在经历的事情有第一手的了解并且可以联系起来,”凯拉解释说。

  去年,凯拉又进行了一次手术,从她的生殖器官中切除了一个良性肿瘤,她继续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这是一种令人痛苦的疾病。

  “我只是希望当初有人警告过我,”凯拉说。“如果有人告诉我们这些问题是可能的,我就不会处于目前的状况。”

  Orange County Woman Alleges Gardasil HPV Vaccine Caused Her Infertility,

  POTS, Seizure Disorder,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February 03,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february/orange-county-woman-alleges-gardasil-hpv-vaccine/

  诉讼案07【诉讼案号:3:21-cv-00438】(2021-03-31

  康涅狄格州科琳·赫尔斯Korrine Herlth15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接种了第二剂HPV疫苗。

  后果:姿势性直立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CRPS)、视力丧失和其他严重的健康状况。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代表科琳·赫尔斯(Korrine Herlth)对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提起诉讼,康涅狄格州Higganum市赫尔斯女士,22岁,她声称HPV疫苗Gardasil导致她出现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 、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CRPS)、视力丧失和其他严重的健康状况。

  我们的律师 Bijan Esfandiari、Nicole K. 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Monique Alarcon 与合作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将赫尔斯女士的案件提交给美国康涅狄格州区New Haven地方法院。诉讼称,默克公司在生产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时存在疏忽,在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之前进行了疏忽设计的临床试验,并且未能警告消费者该疫苗已知副作用的危险。投诉进一步指控默克的行为需要惩罚性赔偿。案例编号为3:21-cv-00438。

  “默克公司仍在投放广告,虚假宣传人乳头瘤病毒(HPV)和宫颈癌的危险性来吓唬父母们”,肯尼迪律师说。“事实上,默克公司不知道HPV疫苗 Gardasil是否真的能预防宫颈癌,没有任何一项临床研究可以证实这一说法。”

  指控HPV疫苗导致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和视力丧失

  接种第一剂HPV疫苗之前,科琳是一个快乐、健康、热爱音乐和动物的女孩。她是新英格兰室内儿童合唱团(The Trebles)、教堂合唱团以及中学和高中合唱团的成员。但在她15岁时,她的生活发生了最糟糕的转折。

  科琳的母亲Andrea Herlth同意让她的孩子接种HPV疫苗Gardasil。作为一名母亲,她当时认为她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因为默克公司将该疫苗作为一种针对人乳头瘤病毒(HPV)和宫颈癌的安全预防措施进行销售。

  2013年10月2日,科琳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2013年12月3日,她接种了第二剂HPV疫苗。甚至不到一周,她就开始出现头晕、颤抖、恶心、头晕和头痛,以及心率加快症状。由于这些症状,她的母亲不允许她接种第三剂。

  赫尔斯女士的症状从此开始恶化,包括:每日癫痫发作、抽搐、飞蚊症、双重视觉、视力下降、顽固性眩晕和恶心、失衡、慢性疲劳、慢性关节痛、焦虑和惊恐发作、抑郁症和对抗抑郁药的不规则反应、睡眠呼吸暂停、缺氧和睡眠障碍、认知问题、下肢麻木/刺痛、不自主运动/抽搐。

  面对这些健康问题,赫尔斯女士无法再参加她以前喜欢的活动,甚至无法上学。她几乎极其艰难走过走廊去上课。

  “我的女儿受到了系统性的攻击,”她的母亲说。“目前,没有已知的治愈方法,也没有扭转损害的希望,只是一系列的试验治疗要么失败要么加剧了症状。眼睁睁地看着我唯一的孩子衰落而没有希望未来会更好,这是一种毁灭性的无助感。”

  凭借极大的毅力和她的宠物犬Max的帮助,赫尔斯女士能够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毕业并步行领取毕业证书。Max是赫尔斯女士第一次接种HPV 疫苗之前的宠物。在她的健康状况恶化后,Herlth女士决定学习如何训练Max成为导盲犬和服务犬。家人聘请了一名专业人员来训练Max,Max现在可以帮助她取回掉落的物品,如果她的心率超过 100,Max可以轻推她,并在她癫痫发作时帮助她。

  尽管赫尔斯女士希望进入社区大学学习动物科学,但由于她严重的健康问题,她不得不推迟接受教育。虽然氯胺酮输注缓解了她的一些慢性疼痛,但自 COVID-19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她一直无法接受这种治疗。

  “我原本一个快乐的孩子”,赫尔斯女士说。“但是HPV疫苗Gardasil让我的生活变成了地狱,剥夺了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只想回到过去的生活。”

  除了视力下降、癫痫、睡眠呼吸暂停和缺氧,她的临床诊断还包括但不限于以下:

  -- 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

  -- 窦性心动过速

  -- 慢性疲劳综合症 (CFS)

  -- 自身免疫性混合性结缔组织病

  -- 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 (CRPS)

  -- 小儿急性发作神经精神综合征 (PANS)

  -- 盆底功能障碍

  -- 子宫内膜异位症

  -- 神经源性膀胱

  为保护后代而战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是一家全国性律师事务所,处于要求默克公司对其行为负责的运动的最前沿。我们在对大型制药公司提起诉讼方面有着成功的记录,例如拜耳(并购了孟山都)。我们全国知名的律师一直在为消费者的权利而奋斗,我们不打算很快停止。

  Maldonado律师解释说:“大多数人完全不知道HPV疫苗Gardasil会导致他们受伤,他们通常也不会从他们的医疗保健提供者那里了解这种联系,除非他们接受真正专家的治疗。” “接受这种疫苗后受伤非常严重的人对此一无所知,这是不公平的。这是我们正在积极努力改变的事情。”

  请注意: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并不反对疫苗。我们反对在其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故意误导客户的制药公司。

  ‘I Want My Life Back’: Gardasil Lawsuit Filed Against Merck in Connecticut,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March 31,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march/-i-want-my-life-back-gardasil-lawsuit-filed-agai/

  诉讼案08【诉讼案号:3:21-cv-00166】(2021-04-15

  内华达州萨凡纳·弗洛雷斯 (Savannah Flores) 女士,14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后“感到疲劳、头晕和恶心”,15岁生日后几天,接种了第二剂HPV疫苗。

  后果: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直立不耐受(OI)、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低醛固酮症、多毛症、慢性偏头痛、月经不调。

  我们的全国性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律师事务所代表内华达州里诺市的一名23岁教师萨凡纳·弗洛雷斯 (Savannah Flores) 提起诉讼,该教师称接种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导致她患上无数严重的、使人衰弱的健康问题。

  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KH Maldonado、Michael L. Baum、Monique Alarcon 以及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在美国内华达州地方法院对总部位于新泽西的 Merck & Co., Inc.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提起HPV疫苗Gardasil 诉讼(案件编号 3:21-cv-00166)。

  原告萨凡纳·弗洛雷斯 (Savannah Flores) 是Elko县学区的一名教师。她声称,她年仅14岁时HPV疫苗Gardasil后,她的生活“变成了一场持续的挣扎”。她希望采取法律行动迫使疫苗制造商默克公司披露疫苗的所有潜在危险。

  萨凡纳“曾经享受过的生活现在却黯然失色变为痛苦和无休止的恐惧,她的症状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使她丧失能力”Maldonado律师说。“默克公司本可以也应该对HPV疫苗Gardasil进行彻底的安全测试,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萨凡纳和无数其他女性被迫为默克公司的无视付出代价。”

  在诉讼中,Maldonado律师和我们法律团队其他成员指责默克公司欺诈和疏忽,以及未能警告消费者目前与疫苗相关的几种严重副作用。诉讼还指控默克在疫苗临床试验期间犯下了以下错误行为:

  使用了有毒的或欺骗性的安慰剂掩盖接种组和对照组之间的伤害;批评者认为铝是疫苗中毒性最大的成分,默克公司在临床试验中50%的接种者中将安慰剂铝的剂量减少一半,以便掩盖接种组造成的伤害;

  如果参加临床试验的人士看来可能因HPV疫苗Gardasil的成分受到伤害和不良反应,则故意不允许他们参加临床试验;

  l -- 未按照方案报告不良事件;

  l -- 错误地告诉参与者安慰剂是一种生理盐水;

  l -- 虚假地告诉参与者HPV疫苗Gardasil已经被证明是安全的;和

  l -- 忽视不良事件报告,认为它们与疫苗无关。

  l -- 原告声称HPV疫苗Gardasil导致她患上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和其他健康问题

  十几岁的时候,萨凡纳·弗洛雷斯 (Savannah Flores) 是一名狂热的游泳运动员,喜欢打篮球,并期待参加教会组织的夏令营。总的来说,她是一个快乐、健康的女孩。2012年11月根据医生的建议她接种了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后,萨凡纳开始感到疲劳、头晕和恶心。那一年,她只有14岁。

  萨凡纳15岁生日后几天,接种了第二剂HPV疫苗,开始出现颤抖、颤抖、胸闷和头痛等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症状。从这里开始,她的健康变得更糟,症状越来越严重,包括严重的偏头痛、眩晕、月经不调等等。可悲的是,她过去喜欢的活动,教堂露营、游泳和篮球,全部成为了过去。

  迄今为止,萨凡纳的专业健康诊断清单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直立不耐受(OI)、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低醛固酮症、多毛症、慢性偏头痛。

  Nevada Teacher Says Life Is ‘a Constant Struggle’ After Gardasil Vaccine,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April 15,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april/nevada-teacher-says-life-is-a-constant-struggle-/

  诉讼案09【诉讼案编号 3:21-av-99999-CIV】(2021-07-23

  南卡罗来纳州阿比盖尔·斯特拉顿(Abigail Stratton),18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

  后果:被诊断出患有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和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症状包括长期持续的严重疲劳、可能导致昏厥的头晕、眩晕、心悸胸痛、慢性头痛和偏头痛、出汗过多、颤抖、由于流向大脑的血流减少导致视力问题、无法运动、活动量增加后全身症状持续恶化。

  美国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021年7月21日代表一名22岁女性阿比盖尔·斯特拉顿(Abigail Stratton)提起诉讼,该女性在接种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后出现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和其他严重健康问题。

  南卡罗来纳州Mount Pleasant的艾比(阿比盖尔·斯特拉顿/Abigail Stratton)2017 年11月接种HPV疫苗Gardasil前是一位健康活跃年轻女性。然而,在接种后几周内,她遭遇了一系列严重且令人衰弱的健康问题。艾比最终被诊断出患有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和自主神经功能障碍,她的律师声称这是接种HPV疫苗Gardasil引起的严重疾病。

  HPV疫苗Gardasil受害者的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Maldonado、Michael L. Baum、Monique Alarcon,联合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在南卡罗来纳州向美国地方法院对默克公司及其子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提起HPV疫苗Gardasil 诉讼(诉讼案编号 3:21-av-99999-CIV),这两家公司总部都位于新泽西州。

  “对于患有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的许多年轻男女来说,接种HPV疫苗Gardasil是共同点”,律师Nicole Maldonado说。“我们的许多客户在健康和活跃的成长过程中,接种疫苗后却被这种改变生活的状况所困扰。艾比也不例外。她从啦啦队和越野跑运动好手发展为爬上公寓台阶时几乎昏倒。我认为默克公司到了应当做正确事情的时候:承认这种危险的疫苗能够导致POTS和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

  体位性直立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是一种血流障碍,其特征是当一个人从水平躺下到站立时,成年人的心率增加至少30次/分钟,青少年的心率至少增加40次/分钟。

  POTS是一种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一种自主神经系统(ANS)疾病。ANS调节我们没有意识控制的身体功能,包括心率、体温和血压。

  虽然症状可能因人而异,但患者可能会经历众多症状,包括:可长期持续的严重疲劳、可能导致昏厥的头晕、眩晕、心悸胸痛、慢性头痛和偏头痛、出汗过多、颤抖、由于流向大脑的血流减少导致视力问题、无法运动、活动量增加后全身症状持续恶化。

  Lawsuit Accuses Merck of Concealing Gardasil POTS Link,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July 21,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july/lawsuit-accuses-merck-of-concealing-gardasil-pot/

  诉讼案10【诉讼案号:待颁布】(2021730日)

  佛罗里达州Lakeland市露比-塞尔维亚(Ruby Silver)女士,22岁。2013年8月12岁时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后不久,注射部位出现肿胀,随后出现呼吸急促和恶心的症状,持续一周。

  后果:诊断为直立不耐受 (OI)、胃轻瘫、自主神经功能障碍、偏头痛、慢性疲劳综合症 (CFS)。

  露比的症状包括:直立不耐受;慢性头痛自主神经障碍症状,包括直立性昏厥;胃肠动力问题;嗜睡症;失眠;肢体感觉异常;迁移性关节痛;运动功能障碍;肌痛;肌阵挛;畏光;长期全身疲劳;言语使用障碍。

  露比的肠胃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她需要胃起搏器/神经刺激器来控制她的慢性恶心。

  露比成年后决定民事法庭对默克公司提起诉讼,通过民事诉讼,露比试图让默克公司对其涉嫌疏忽、鲁莽和欺诈行为负责。她的诉讼包括对默克涉嫌虚假宣传HPV疫苗Gardasil的营销以及未能就 HPV疫苗Gardasil的严重风险发出适当警告实施惩罚性赔偿索赔。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表佛罗里达州一位年轻女性提起诉讼,她声称默克公司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Gardasil引起的严重健康问题使她的梦想破灭。

  佛罗里达州Lakeland市的露比-塞尔维亚(Ruby Silver)梦想获得多个专业学位从事遗传学家的职业。12岁时在佛罗里达综合评估测试中获得满分后,她走上了实现目标的快车道。但由于接受HPV疫苗Gardasil后严重且无情的健康问题,这些梦想破灭了。

  露比的律师Bijan Esfandiari、Nicole Maldonado、Michael L. Baum、Monique Alarcon与合作律师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对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及其子公司默沙东公司(Merck Sharp & Dohme Corp.)提起HPV疫苗Gardasil诉讼。

  该诉讼称HPV疫苗Gardasil含有“危险且未公开的成分”,包括HPV L1-DNA 片段和苯甲基磺酰氟PMSF。根据诉状,HPV L1-DNA 片段使疫苗“比预期更有效、更危险”,而苯甲基磺酰氟是一种“不适合人类食用或注射的有毒神经毒剂”

  HPV疫苗Gardasil还含有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AAHS,这是一种神经毒素,与露比现在遭受的一系列严重健康问题有关。诉讼称,由于添加了这些已公开和未公开的成分,HPV疫苗Gardasil 是“有缺陷且不合理的危险”。

  “如果默克公司向医生和家长如实坦诚说明HPV疫苗Gardasil中的成分以及这些成分带来的风险,那么没有人会允许幼儿和青少年接种疫苗,”律师 Nicole Maldonado 说。“但正如我们多年前从(默克公司关节炎药)Vioxx丑闻中了解到的那样,在我看来,默克公司似乎对诚实和透明度不感兴趣,但对他们的底线更感兴趣。”

  诉讼称HPV疫苗Gardasil含有与POTS和其他健康问题有关未公开危险成分

  根据诉讼,HPV疫苗Gardasil含有几种已知的佐剂,这些成分用于某些疫苗中以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根据投诉,HPV疫苗Gardasil已知的佐剂包括:

  无定形羟基磷酸硫酸铝 (AAHS):铝和其他未知成分的专有混合物,从未被证明是安全的。铝是一种能够造成严重伤害的神经毒素。

  聚山梨醇酯80:它的作用包括打开血脑屏障,让活性成分到达大脑引发预期反应。它充当AAHS和铝等分子的乳化剂,使这些分子能够穿过电阻性细胞膜。因为从未在疫苗中对其进行过独立的安全性测试,所以我们不知道其安全性。

  硼酸钠:也称为硼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禁止在食品中使用硼酸钠。

  转基因酵母:有关的研究已将酵母与自身免疫性疾病联系起来。没有关于疫苗中使用这种酵母的安全数据。

  L-组氨酸:一种氨基酸。与转基因酵母一样,没有关于L-组氨酸在疫苗中的安全数据。

  根据投诉,在HPV疫苗Gardasil的临床试验期间,默克公司没有使用真正的盐水溶液安慰剂做对照组。取而代之的是,对照组成员接受了含有“载体溶液”的注射:由有毒物质调制而成的混合机,包括聚山梨醇酯80、硼酸钠(硼砂)、转基因酵母、L-组氨酸,可能还有DNA片段佐剂。诉讼称,使用“载体溶液”代替盐水溶液使默克公司能够证明HPV疫苗Gardasil的安全性,将接种组与这样的“对照组”进行比较时掩盖了副作用。

  默克公司的行为在投诉中被描述为“公然的科学欺诈”,而且直到今天仍在继续,因为目前的疫苗安全性和长期疗效保证皆基于这项被操纵的研究。

  HPV疫苗Gardasil诉讼寻求惩罚性赔偿

  露比-塞尔维亚(Ruby Silver)第一次(也是唯一次)接种HPV疫苗Gardasil时只有12岁。接种HPV疫苗Gardasil前,露比是一个快乐健康的年轻女孩,在身体和学业上都表现出色。作为一名狂热的垒球运动员,露比入选了全明星队,并与年龄较大的女孩竞争。

  2013年7月,在她接种HPV疫苗Gardasil前几周,她获得了完美的FCAT(佛罗里达综合评估测试)分数,而且获得了佛罗里达州州长颁发的证书。该州不到1%的学生在FCAT上获得满分。

  露比的母亲Valerie Silver于2013年8月21日同意让她的女儿露比接种HPV 疫苗,因为她相信默克公司无处不在且积极的营销活动能够确保HPV疫苗Gardasil是“安全的”和“有效的”。

  那次医生的办公室访问之后,一切都变了。露比接种第一剂HPV疫苗Gardasil后不久,注射部位出现肿胀,随后出现呼吸急促和恶心的症状,持续一周。她经常被送回家,因为她脸色苍白,需要躺下。

  2013年11月,露比由于恶心、头痛、疲劳和其他问题的症状多次返回医生办公室。医生下令进行CT 头部扫描,结果正常。

  2014年1月,露比因头晕和持续恶心入院。在去急诊室的路上,她脸色苍白,眼睛往后翻。她的症状持续存在并影响了她上学的能力。

  露比2014年5月再次因剧烈腹痛、恶心和呕吐到医院就诊。当医生发现Ruby有胆结石并接受了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时,她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相信诊断和治疗最终会解决她的问题。然而,她的症状并没有改善。事实上,露比的症状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

  多名医生和专家为她治疗了许多健康问题,现在包括:直立不耐受;慢性头痛自主神经障碍症状,包括直立性昏厥;胃肠动力问题;嗜睡症;失眠;肢体感觉异常;迁移性关节痛;运动功能障碍;肌痛;肌阵挛;畏光;长期全身疲劳;言语使用障碍。

  由于她接种HPV疫苗Gardasil后症状,露比无法参加青少年通常会喜欢的正常活动。她跟不上课程,被迫从她的私立特许学校退学。她试图继续打垒球,但再也跟不上她团队中的其他女孩了。作为几乎一生都在努力的杰出成就者,露比很难接受她在HPV疫苗Gardasil之后的局限性。

  医生诊断出露比患有严重且使人衰弱的健康问题,其中包括:

  -- 直立不耐受 (OI)

  -- 胃轻瘫

  -- 自主神经功能障碍

  -- 偏头痛

  -- 慢性疲劳综合症 (CFS)

  露比的肠胃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她需要胃起搏器/神经刺激器来控制她的慢性恶心。该系统通过刺激下胃的平滑肌来帮助抑制症状。

  医学文献支持HPV疫苗Gardasil与露比使人衰弱的健康问题之间存在联系,包括POTS、OI、胃轻瘫和本诉讼中提出的其他问题。

  2020年一项同行评审研究分析了所有HPV疫苗的可用临床试验数据,发现包括HPV疫苗Gardasil在内的HPV疫苗与POTS风险增加近两倍有关。

  在成长过程中,露比从一流大学毕业,然后继续攻读MD-PhD双学位课程。她希望成为一名遗传学家。然而,她的症状根本不允许。由于几乎无法参加在线大学课程,露比被迫重新调整自己的生活。虽然她目前在佛罗里达南方学院攻读公共关系、广告和心理学双学位的学术追求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考虑到她所面临的逆境,但露比仍然觉得HPV疫苗Gardasil后的伤病剥夺了她追求梦想的机会。

  露比的母亲Valerie Silver代表她的未成年女儿露比向《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NVICP)提交了一份请愿书。2020年8月左右作出判决,但是不再是未成年人的露比选择不接受判决,而是在民事法庭对默克公司提起诉讼。

  通过民事诉讼,露比试图让默克公司对其涉嫌疏忽、鲁莽和欺诈行为负责。她的诉讼包括对默克涉嫌虚假宣传HPV疫苗Gardasil的营销以及未能就 HPV疫苗Gardasil的严重风险发出适当警告实施惩罚性赔偿索赔。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想学习医学并成为一名医生。我相信制药公司对推进科学以帮助人们真正感兴趣。 在发生在我和其他许多人身上的事情之后,我不知道我是否再相信这一点”,露比说。“仅仅因为我提起了这起诉讼,并不意味着我‘反疫苗’。显然,我打了针,我打了所有其他疫苗和新冠疫苗。但我的梦想破灭了,我因为HPV疫苗Gardasil失去了我的生活质量,我希望默克公司曝光并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关于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律师事务所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是美国领先的律师事务所之一,致力于针对默克公司的HPV疫苗Gardasil提起诉讼。该公司屡获殊荣的律师在让制药公司对将利润置于消费者健康之上的问题上承担责任诉讼方面拥有数十年的经验。 在所有业务领域,该公司已为客户赢得超过40亿美元的判决和和解。

  Gardasil Contains “Dangerous and Undisclosed Ingredients,” Lawsuit Alleges,

  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 PC, July 30, 2021

  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blog/2021/july/gardasil-contains-dangerous-and-undisclosed-ingr/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