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司马南:南京疫情反弹,根子在官僚主义?

2021-07-31 10:34: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我听到有一个说法,说有人骂南京政府,今天的“骂南京政府”跟一九四几年的时候不是一个概念,但两者还是有某种相似性,因为南京政府做错了事。

  最近南京出现疫情反弹,那些所谓骂南京政府的人其实是怒其不争,因为这件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现在,疫情以南京禄口机场为中心正在扩散。有人说再仔细的工作也总有疏漏的地方,但今天无论你说出多少理由来,老百姓都不满意。南京政府如果眼睛向内,抓质量,就要认真检讨自己,承受来自老百姓的骂声。

  江苏省长已经表示要认真反思,这个态度是对的,因为这次反弹是源自于一个低级错误,这种低级错误在美国发生不奇怪,在意大利、法国、英国这些国家发生都不奇怪,但在疫情答卷交得这么完美的中国发生就很不应该了。有人将这次疫情反弹归结为一个原因——官僚主义,反官僚主义任重道远。

  无论如何,南京政府至少工作抓得不够细,外来的病毒,从禄口机场输入,在中国大陆传播开来,而且是德尔塔变异病毒。中国对于德尔塔病毒一直是严防死守,但是现在在这里破防了,而且是在中国16亿剂次、大规模接种疫苗的情况之下。

  目前的疫苗用来对付德尔塔病毒还有很多短板,而现在一个省会城市的应急防控工作失措,导致了这么一个结果,的确是不应该发生的。同样是机场输入,去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今年6月深圳的宝安机场,反应非常迅速,相比之下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这次表现得比较迟钝。

  事情发生在一个很小的地方——保洁。众所周知,南京机场的保洁是外包给保洁公司的,通常为防止疫情入境,机场国内航班的保洁和国际航班的保洁是被分开的,但是南京机场是混在一起的,注意,南京机场属省管。

  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吞吐量2000万人次,位居全国12位。该机场还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之一,是华东地区的主要客货运机场。这种人员流动规模,理应匹配最严格的防疫标准,包括保洁系统。但是当防疫监管工作落地时,外包公司方面和机场方面竟然出现了互相推诿,以至于最后酿成了谁也没管的结局。

  赵本山的小品中曾经有句台词:都是叫钱闹的!为了省钱,外包公司还让原本两个清洁工的活由一个清洁工来完成。病毒就这样顺畅地从负责T2国际航班的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T1卫生间等地保洁的清洁工,又传染给了T1航站楼的乘客。目前最早确定被感染的是14日晚上沈阳经停航班的一位24岁的女士。

  然而清洁工这里,其实已经是南京机场第二道被攻破的防线了。南京机场的第一次失守,始于把T2航站楼设置为“国内国际合用航站楼”。拍板这项操作的人叫冯军,东部机场集团前任党委书记、董事长,他已于23日被江苏省委革职。随后,61岁的钱凯法,一位退休的老党委书记得到“返聘”,任紧急代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7月20号当天,禄口机场已发现9例,结果机场方面竟然让所有工作人员照常回家!然后一直正常地上下班!这种恐怖的情况持续了多久?足足6天!一直到26号下午,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暨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扩大会议上才宣布整座禄口机场全部封闭。

  正是这6天时间,病毒从南京机场走向了全国,到29日,病毒已达15省26市。所谓“一市毁全国”、所谓“全中国孩子们2021年的暑假没有了”,都是由此而来。

  事情发生后江苏省省长检讨了,他表示:“禄口机场疫情教训十分深刻,必须反思。”7月29日上午,江苏省省长吴政隆主持召开全省疫情防控工作视频调度会议。吴政隆指出,此次南京禄口机场发生疫情,教训十分深刻,我们必须深刻反思、深刻警醒。

  吴政隆强调,全省各地各部门要坚决扛起“外防输出”的政治责任,坚决守牢省界、市界防线,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严防疫情向省外输出。要严格落实“内防扩散”各项措施。

  讲了很多,强调得很厉害,总算有一个态度。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省长特意强调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要压紧、压实各方责任,落细落实防控措施,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属地、部门、单位和个人“四方”责任必须落实到“神经末梢”、“日报告”、“零报告”制度必须执行到位,以铁的纪律、严的作风尽快扑灭疫情,最大限度将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我觉得这位省长点到了问题的关键——官僚主义。首先是发现9例感染之后机场还是照常上下班,错过了一周的时间;其次,这是德尔塔病毒,而不是别的病毒,德尔塔病毒的防治和别的病毒是不一样的,但相关部门对此迟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南京政府是不清楚还是要进行复杂的考虑,大家都不知道,而且南京拒绝对外播报德尔塔,且彼时仍不封锁禄口机场。于是,26日病毒外溢至安徽境内。安徽反应倒是很快,合肥方面第一时间向省内、市内播报了南京传入病毒为德尔塔毒株。

  此时,南京方面却依然不对外播报德尔塔。在26日当天,南京禄口机场终于被封锁,但是却又出现了另一件吊诡的事儿:「合肥发布」官方微博的关于南京机场德尔塔病毒的公告,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给要求删帖了。

  合肥本地的市民网友们,26日反正是格外的愤怒:“你南京捂着不宣,这病毒都溢到我家门口了,那就我合肥来帮你宣,结果还被你施压删帖?”是出于对人民负责、害怕这件事情引起恐慌,还是出于别的考虑,责任人是谁?这些都不知道。

  直到27日上午,第七次召开通报会的南京,终于终于终于是张开了金口:“本次疫情爆发的病毒,为德尔塔变异毒株……”金口张开时,南京疫情传播链的总感染人数早已破百,中风险地区增至36个,高风险地区4个。

  还是27日的那场通报会,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提醒:“南京市民切不可有任何麻痹思想、侥幸心理!”不禁想问:南京市民什么时候有麻痹思想了?南京市民自20日起就在不停追问毒株扩散情况、测酸情况……到底是谁在“麻痹”?是谁在坏事儿?

  麻痹的不是老百姓,而是我们有些干部,是所谓的官僚主义。

  说起官僚主义,我们就想到毛主席,毛主席最为痛恨官僚主义,毛主席曾经引用过一首《咏泥神》诗,给官僚主义者画过像:“一声不响,二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官不正,六亲无靠,七窍不通,八面威风,久坐不动,十分无用。”毛泽东指出,除了三餐不食这点外,官僚主义者高高在上、养尊处优、闭目塞听、脱离群众与泥神像十分相似。

  1957年3月20日,正是在南京市的党员干部会议上,毛主席曾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的同志应当注意,不要靠官,不要靠职位高,不要靠老资格吃饭……要靠解决问题正确吃饭;靠正确,不靠资格;靠资格吃不了饭,索性不靠它,等于还是什么官都没有做,就是不摆老爷架子,不摆官僚架子,把架子收起来,跟人民见面,跟下级见面。”

  病毒专治各种不服,治官僚主义那也是一绝。在六亲不认的病毒面前,只有时时刻刻绷紧神经,以群众利益、特别是生命安全为导向,事必躬亲地严防死守,才是唯一的对抗疫情的政治思维。

  就在29日,中纪委就南京疫情发表文章,要求南京市方面“汲取教训、查漏补缺”。这个信号已经很明显:本轮南京疫情,不仅是卫生问题,更是政治生疾。

  2020年初湖北一场疫情,扫掉了湖北官场超过3000名尸位素餐的蛀虫。方方说“不追责”,但是实际是湖北有不少人为此丢官。这一轮江苏省和南京市的衙门,大概率同样会在疫情过去后迎来大洗牌,甚至是一场大地震。相信很多人这时候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