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医翰鸿鹄倪海厦——纪念倪海厦

2019-07-09 11:17: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普宏魁
点击:   评论: (查看)

  1.我纪念倪海厦先生,是出于对他的敬仰!

  当我有幸看到倪海厦的医学讲座的时候,他已经仙去了。按照他的说法,他一定是去埋下头来写武侠小说去了。

  我有幸也还活着,我也已经五十岁了。我有幸活着,所以通过网络,还能够听到这位先贤所讲的“医道”。我曾经想要构建一个自己的中医学的知识体系,在听了他的讲座之后,很多的重要的纠结的问题节点豁然开朗,似乎一个基本的中医学纲要可以逐渐的在我的大脑中清晰起来。

  说来这近10年之中,我是有幸的,也是不幸的。第一个有幸,我能够看到何新与卢麒元的博客,所以对于政治与经济学方面的很多问题,我也是豁然开朗。而第二个有幸,大概就是得以看到倪海厦先生的医学讲座。

  当然,这近10年来,我也几乎经历了人生中的各种难题。我自己在劳累与忧思的过度积结中,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而且更由于疾病与家庭的矛盾的忧扰,母亲已经离我而去,这是不幸的,一个我所亲近与敬重的某些人的其实均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了。而我要写这样的一篇文章,则仅仅是因为出于对倪海厦的敬仰!我既然活着,就需要一点感情与信仰。我不能象那些贪官污吏一样,不知羞耻地做那些事情而且不知羞耻的活着。我既然也有自己的爱憎与信仰,我还是想要说出来。

  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我们敬仰的人!

  我纪念倪海厦先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下半生,如果还能够继续地活下去走下去的话,我将投身于他的这条道路,学习与研究中医。一是因为我身体治疗的需要,二是我出于对生命的奥秘探索的热情。那么,这位倪海厦先生则无异也还算是我的导师了!

  孔子老而学易,我呢,如果50岁也能够称老,则我要老而学医。易与医,读音相同,所不同的是:一个去声,一个平声。我想这两字之中,是有很多的相同的意蕴与紧密的联系,只是我一时无法说清楚而已。

  2.对倪海厦先生的一个印象:过度的劳累与用脑!

  海厦先生的这个名,我感觉似乎暗示着他的生命缺失一个坚实的基础。在海上建设大厦,或者干脆说就是海市蜃楼!这或许预示着他的生命是虚幻的。但每个人的生命又何尝不是虚幻的呢!

  对倪海厦先生,我有两个十分突出的印象:

  一是在医学的领域知道的东西太多,所骛涉的领域甚广博,而且能够有这样的收获,是令人感叹的。要获得这么多的广博而且精深的知识,是要付出很多的。他与那些很多的英年早逝的大才一样,在医学上倾注了太多的心力。在治学与事业方面,确实是付出了太多。

  记得我第一次看到王勃的《腾王阁序》即大为惊异,惊异于他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具有了如此丰富的知识储备,当然不止于是他超常丰沛才情与瑰丽壮伟的胸襟!但那时他仅仅20多岁!但可惜如此绚烂的开放的花花朵,却如昙花一现而立即地凋零了!

  正如孔子所叹云:苗而不华有也夫!花而不实有也夫!

  海厦先生这棵大树,本来可以结出更多的累累的硕果,但他的生命之树却也很快的枯萎了!

  生命如此无常,令人唏嘘!哀叹!

  第二个印象,是他的身体状况其实应该很不好。他有一个明显的驼背,脸上布满皱纹,气色也不好。在录制视频的时候他大约主40岁到50岁左右,但明显地讲他早衰了。他不仅仅早衰,气血不足,极度的憔悴,而且他的唇色发黑,应该说,问题是很大的了。我母亲死故后,我注意看她的面容,后来嘴唇变黑了。我知道,那么她的血液也就腐败了。所以我估计海厦先生有心肺上的疾病。

  还有一个细节,是我看到海厦先生讲课是经常地吐舌头,舔嘴唇。说明他他口中津液不足。而且舌头白圆,应该是有寒而且气虚。

  当我看到海厦先生的这种面相时,我想到我呈现在别人面前的应该也是这个样子,一副憔悴成分与疲惫不堪的样子。是的,我很长一段的时间,应该就是这样子。而且我可以说基本上是须发尽白。所以如果我留着胡须,那么会比生前的海厦先生更显苍老。

  我也是一个习惯并且是长于作深思维的人,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状况就会极度的倦怠。而且,我又是一个极度的感性的人。我的年少时期也许因为充满激情而光彩照人。但我如此重于情感的一个重大的缺陷是当受到真正伤害之后,感情上所受到的伤害会极其的严重。我也因为没有良好的休息与过度的思虑、忧虑,明显地早衰了。

  所以我相信,海厦先生最大的病因是过劳。如果他过劳之后还加上受到情感上的伤害,那么就会象我一样急剧的衰老。就象传说中的白发魔女一样。

  他要有那么广博而渊深的知识,不劳苦,行么?

  

IMG_256

  3.对倪海厦先生的疑问:医翰鸿鹄倪海厦,不懂得养生?

  海厦先生仙逝时仅仅59岁,也可谓英年早逝。这实在是可惜。不过如果我们看看历史上的的诸葛亮,他仅是55岁就殒落了。或许,海厦先生是不懂得养生的。甚至,他是不会为自己诊治的,很多的医生一样,他们只能诊治别人的病。但对诸葛亮,如果要说他不会养生,那么就会让人感觉于理有所不通。因为孔明先生是通达天地大道,有夺取阴阳幽微之妙的能力的人,他的死仅仅是出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原因。他于国家的需要的时候,他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屑于苟且于偷生的。

  联想到我自己,我其实也算知道一点养生之道的,但我在经历一些严重的变故的时候,我没有能够超然地置身事外。我虽然懂得一点养生的技巧,但我于纷乱的世相的干扰的面前,我确实无法保持佛家的淡定。所以,我不论精神还是肉身均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而海厦先生也是醉心于文学的人,他也有多于世人的丰富的才情,那么,我想他也一样会受到世俗所来的创伤。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只是他已经先我而走了,而我却饶幸地还活着。当然,在医学方面,他已然获得了今生都不可能望其项背的成就。

  所以,海厦先生无疑是一个医翰鸿鹄。我不说他是什么医学的宗师,也不说他是什么治病的圣手。但他于中医知道得那么多,而且于中医的知识通达无障,这确实无人能够企及。也许,如果他还能够继续地活20年,他必将会对我国的中医事业作出杰出与重大的贡献,而且他也极可能成为中医学上的的一代的宗师。然而他竟然先走了!那么,这个年代要在中医上有所重大建树的人,或许,真的没法子再找到一个。

  所以,如果要说象海厦先生这样的学问的人不懂得养生,或许是很轻率地一种论断。

  当然,我们也经常地看到一些抛头露面的中医师,他们一副容光焕发以及养尊处优、极富保养的状态。是的,他们是很懂得养生,也或许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某种遭遇的那种磨难。但可惜的是,他们的那些虽然可能够大谈玄妙的医理,但其实于我们的帮助,远远地不如于海厦先生。在海厦先生面前,他们的知识储备不免显得太过于贫乏与寒碜。所以,我于他们还是藐视着。

  4.医家本来即患者

  我的这一观点或许来得轻率。因为我想到了“所有的作家,本身即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个论断。

  但说真话,如果医生不能有“视病如在己身”的那种体验,我想,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一位杰出的中医大家的。

  医理的基础是病理与药理,而病理的基础是生理。生理即生命、身体的机理。人的身体很玄妙。要掌握人的身体,非常地不容易,而如果掌握了人体的机理,则于天地之大道 也必然地了然于心了。所以中医不简单,并非是人人都能够领略得了其中的奥妙的。

  要对人的身体有充分的了解,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必然于自己和身体有关十分准确地把握。那么,你观别人之病则若己身之病。如言骨骼腠理,则如剖析自身之躯。如言经络流转,则如能亲眼见流注于人体脉道之中。所以,医学的东西,特别是中医也是极讲究天赋的,学中医的人要有通灵的天赋。

  其实有不少人是因病而成医的,他们于医学上的成就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即是由患病而获得的对于病情、病状与病理的深刻的把握。这是一个契机,但并非所有的契机都能够给人带来良智的启迪与帮助。

  所以,我们也可以说疾病有时就是一把钥匙,他为这位患者开启了一道医学范畴的智慧的大门!

  而我于海厦先生有画方面的妄自揣测:一是天性极其聪慧,二是情愫素重,三是天生孱弱,四过分地刻苦。所以,出现了最后的结局,造成了一个医翰鸿鹄的英年早逝!

  而我虽然不能算聪慧,其他却与他有着太多的相似。只是我青年时候却算得上强壮罢!

  仅此而已!

  这或许也是我最后想要说的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