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2019-06-15 11:38:23  来源: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作者:党人碑
点击:    评论: (查看)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1948年6月25日清晨,一群国立河南大学的教授,刚从国民党空军羽翼下的开封焚城中死里逃生,遇到了一支撤下来的解放军小部队,他们刚刚解放了开封。

  通许县城附近,一个叫徐洼的村落,一棵大树下,大学教授和解放军战士们闲聊天,后者隶属于粟裕的华东野战军。

  教授们第一次遇到解放军,分外新奇,因为在国民党的宣传中,这是群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的红色妖魔。可眼前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或腼腆,或活泼,面对父兄辈,又是大学教授,提出的疑问,却不卑不亢,对答如流。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国民党空军轰炸河南大学,我军设立岗哨保护河南大学

  特别是一位四川口音的战士大摆龙门阵,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跟他们天南海北,纵横古今,从诸葛亮讲到当下,竟然把我党我军政策和国共得失民心,还有未来中国形势走向,都说得头头是道。

  北京大学毕业,曾任教清华、北大、燕大的历史学家嵇文甫,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博士毕业的经济学家王毅斋,这些学科带头人听傻了,想着这位“长官”一定是个干部吧?起码不得是个连长?

  午饭过后,一问才知道,是个“解放兵”,刚从国民党部队解放过来的,还不到一个月。

  别小看解放战士,转化得法,不但是战斗骨干,更能当半个指导员。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解放战士王克勤,刘帅说“蒋介石一个旅也换不来我一个王克勤”

  不过我今天不讲解放战士,想说一位从旧社会解放而来的战神,在被解放军解放之前,他是个饭店打杂的。

  那时候可不是现在,人人平等,搁旧社会,打杂的在饭店地位最低,干这个可不容易,动辄得咎,谁都可能赏你一记耳光,挨打了还得跟打你那人赔礼道歉,不然饭碗分分钟就被砸了,这是个里外受气的岗位。

  你还别不服气,那年月是个劳动力买方市场,河南又是人口大省,水旱蝗汤接踵而至,到讨生活的壮劳力有的是,你不想挨打受气,等着挨打受气的后面排大队。

  可谁也想不到的,这个受气包,却在朝鲜战场上,替他的河南乡亲们,替整个中华民族争了口气。

  1951年3月,他率领他的班,在抗美援朝的七峰山战斗中,炸毁敌人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阵亡,创造了用步兵武器击毁美军坦克的光辉战例。

  0:9,这一记录,保持至今,无人打破!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抗美援朝“一级战斗英雄”雷保森

  最近新闻里在宣传张富清老爷子,我就想起上蔡县的雷保森老爷子,他就是创造这一辉煌战绩的战神,也是那个曾经挨打受气的小打杂。

  六岁前,雷保森不姓雷,家也不是河南上蔡的,他姓李,家住豫东的兰考,两地相距200公里。因为恶霸地主欺凌,家破人亡,实在活不下去,一家老小连夜南逃。经过上蔡时,雷保森的亲生父亲死于贫病,两个姐姐被送出去做童养媳,接着母亲也撒手人寰。他成了孤儿,流落街头,直到有好心人介绍,给一户姓雷的人家当养子。

  那是1931年,中原大战刚刚结束。

  河南人民苦啊!

  民国时期,由于河南频受灾荒冲击,再加上救济不力,灾荒造成了大量灾民的流移和死亡。这一年的水灾,为近百年来所未有,直到后来被蒋介石扒开花园口造成的遭难所打破。根据国民政府救济水灾委员会的报告,1931年河南灾民人数为9,568,853人,死亡人数为49,856人。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水旱蝗汤,接踵而来,兵燹匪祸连着自然灾害,河南人民苦不堪言

  也就在这年,雷保森落户上蔡,雷家也是穷苦农民,所以他完全没上过学,长大后辗转打零工,或者就是逃荒要饭。水旱蝗汤,对外省人民,不过是谈资而已,而对河南人民,那就是斑斑血泪史。

  1946年秋,雷保森在郑州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打杂跑腿的时候,偶遇华东野战军的侦查员。经后者指引,一路东去,到三百多公里外的兖州,参加我军,从区小队,最终转入78师234团3营9连。

  这里有必要特别说下78师和他所属的八纵,也就是后来的26军。很巧今年正值上海解放七十周年,当年雷保森老爷子所属78师,就参加了上海战役,他也是解放上海的功臣。

  到了入朝作战的时候,雷保森是一名班长。

  对于赴朝参战,很多年后雷保森告诉年轻人,从他记事起,脑子里留下的就是逃荒荒要饭的印记。是我们的党领导人民闹翻身,他家才得以逃出火坑,他从心眼里感谢我们的党,帮他扔掉了要饭棍,所以他必须响应党的号召,投身到伟大的抗美援朝运动中,这是报恩,更是保家卫国!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连环画《奋战七峰山》

  关于七峰山战斗,26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刘仲修,曾有专业而详尽的回忆。

  战前,刘仲修随副军长张铚秀去战地勘察过地形;战后,去该班作过调查,写过书面材料。

  刘仲修认为,首先此战地形选得尤其刁钻。

  雷保森和他们班驻守的148高地,是234团3营的前哨阵地。该高地有一道向西南延伸的山梁,汉城至铁原的公路通过这道山梁向北延伸。山梁上的这段公路很狭窄,两端形成了两个隘口,中间的四、五百米是陡峭的峭壁。坦克或汽车通过这段公路受到很大限制,不能机动。

  1951年3月25日,美军第3师开始向我七峰山地区发动进攻。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网友分析七峰山战斗中,美三师出动的应该是第64坦克营的M4A3E8

  敌人在实施预先航空、炮兵、坦克火力轰击过程中,防守在148高地的4班观察发现:敌坦克群通常是成纵队通过山梁这段公路,然后在我阵地前沿展开,进行抵近射击,摧毁我防御工事。

  雷保森有勇有谋,他立刻发现了战机,跟大家商量后提出并报上级批准,决定在山梁这段公路附近打伏击战,歼灭向我七峰山进攻的敌人坦克。

  美国兵当时非常骄纵,仗着武器装备的代差,完全不拿中国军队当回事儿,但他们没想到你的长处在“长”,我的长处却在“短”,所谓你扔你的原子弹,我丢我的手榴弹。

  在全班察看设伏地段地形后,班长雷保森召集大家研讨伏击战的具体打法,充分发扬军事民主。这在我军被称为“诸葛亮会”,简单说就是走群众路线,不管你职务高低,大家都有权利发言,就如何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出主意想办法。

  老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上世纪70年代,雷保森给年轻人讲传统时,对战场的局部复原

  除了集思广益外,这样还能让大家在战斗中充分发挥主动性,增强责任感,我不是为谁卖命,更不是为别人打仗,我是为人民而战,也是为自己而战。

  经过讨论,雷保森班一致同意“斩头、截尾、横扫中间”的战斗方案。全班11人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分别埋伏在山梁公路的两个隘口和中间,隐蔽待机。

  战斗过程,很像十四年前的平型关,只是美军更加骄纵,他们认为装备窳陋的中国军队,多数只是轻步兵,难道用步枪和手榴弹对付坦克,那还不是找死,不是单方向的屠杀?

  1951年3月27日下午,美军在飞机、炮兵、坦克支援掩护下,又向我七峰山等阵地发动进攻。敌人根本没发现,也想不到雷保森的班,9个中国人,就敢设伏他们的12辆坦克,差不多一个坦克连了。从编制到装备,再到人员,你完全没有任何胜算啊?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美帝国主义妄图恐吓住我们,却不知中国已换了人间

  可雷保森他们还就打了!

  约14时,敌坦克12辆、吉普车1辆,陆续进入我设伏地域。

  当先头1辆坦克接近山梁公路北端隘口时,班长雷保森率领第一战斗小组果断出击,率先用反坦克手榴弹及火箭筒一举将其击毁;几乎是同时,第三战斗小组在南隘口附近击毁进入伏击圈,落在最后面的坦克。

  此时,敌坦克群被击毁的首、尾两辆坦克堵截了两个隘口,等于把进、出的两个隘口封闭起来,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中间的坦克欲进不能,欲退不得,被雷保森他们一口一个,吃个痛快。敌11辆坦克、1辆吉普车及其乘员被全部歼灭,4班无一伤亡。

  战斗持续约一小时,打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歼灭战。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面对钢铁巨兽,那时那党那军那人曾有满意答卷

  其实,4班差点就把这个美军坦克连给一锅烩。面对第12辆坦克,雷保森命令其他同志回战壕里,此时此刻,作为班长,他担心战士们的伤亡,自己扑上去,一次次抵近坦克。

  美国佬也不是吃干饭的,不少都是打过二战的老鸟,你进人家退,用坦克机枪罩着你打。滴滴血迹中,雷保森离坦克近了,他跪起来,刚准备投手雷,那家伙又哗啦啦倒退了。直到一条凸起的小土岗,横在雷保森和坦克之间,坦克上的机枪严密封锁住道路,他甩出一枚手榴弹,准备趁烟雾冲上去,不消灭你的乌龟壳,决不罢休!

  但这毕竟是人和机械的战斗,人家快,机会丧失了。

  读到这里,我没有惋惜,只有赞叹,这就是我党我军和我们民族曾经面对强敌,所具有的大无畏精神,我不如你,但我不怕你,有机会我就要揍你,我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作为资深军事爱好者,我曾经多次去过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仰望过我军缴获的美苏坦克,他们是钢铁巨兽,是庞然大物,实在无法想象当年的志愿军们,那些曾经被地主老财的恶狗撵得满村窜的叫花子,被地痞无赖军警宪特打得满地找牙的小打杂,是如何迎着钢铁巨兽,义无反顾冲上去,把它们毁灭在国门之外。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给解放军战士讲传统的雷保森

  说真的,换了我,想想都腿软。

  但在当年,雷保森和他的战友,却告诉美国人的坦克:

  【“只要你压不死我,我就要炸毁你!”】

  战后,雷保森所在的4班,被授予“反坦克英雄班”荣誉称号,班长雷保森荣立一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全班每人各立一二三等功一次。

  但朝鲜战场的敌我对比太过残酷,在次日增援6班的战斗中,他们虽然打退敌人7次进攻,这个班的多数同志,却大都牺牲在阵地上。

  说到这里,有必要把参加1951年3月27日、28日战斗的英雄姓名罗列出来。

  27日打坦克参战人员:班长雷保森,战斗组长王国明,机枪手李云标,副射手周士武,战士阎银光,战士梁新发,战士袁德和,火箭筒射手黄辛田,副射手陈永华。

  28日支援6班参战人员:班长雷保森,战斗组长王国明,机枪手李云标,副射手周士武,战士阎银光,战士袁德和,战士王祯祥,战士邱明广。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军教连环画《怎样打坦克》

  雷保森宁死不当俘虏,身负重伤,砸碎武器后跳崖,被朝鲜同志救起,辗转送到后方医院,发现11处负伤,摔断7根肋骨。

  1951年5月,雷保森被后送到国内的野战医院,伤好后退役,转入河南省民政厅优属处工作。

  咱们再说雷保森的那个班,多数同志牺牲了,雷保森跳崖了,还有位叫周士武的战士,在前者的掩护下幸存,找回九连。大家都以为雷保森身负重伤,又跳崖,必死无疑,遂向上级申报牺牲,评为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

  1952年底,雷保森原所在的26军评功,军政委李跃文和军政治部主任许耀田,在评到“反坦克英雄班班长”雷保森,当追记何功的时候,突然想到部队在收复九连阵地后,收敛烈士忠骸,没能找到雷保森,就怀疑是否还有生还的可能?

  于是,26军在《人民日报》发出了寻人启事。有战友读报后反映,雷保森是河南人,一口河南话,随后《河南日报》也刊发了寻找英雄的呼吁。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志愿军中,雷保森这样敢于迎着坦克上的英雄还有许多许多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雷保森在河南省人民政府招待所,只是一名端茶送水的服务员。

  对此,雷保森非常满足,他常说想起那些牺牲的同志,活下来就是一种幸福,所以回国之后,他从没向任何人讲过七峰山战斗,他身边的同志也一直不知道,身边憨厚朴实,任劳任怨的“老雷”,竟然是抗美援朝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仅次于黄继光、杨根思,而与邱少云、孙占元、杨连第、李家发、胡修道等英雄同列。

  直到26军委托河南省人民政府查找转业退役军人名册,民政厅的一位同志追问“老雷”,是不是《人民日报》和《河南日报》上那个雷保森的时候,他才觉得藏不住了,向组织吐露了实情。

  之后,雷保森返回老部队,被安排在军警卫营,他所在的部队整体转为海军,他被任命为长山要塞区(后改名“内长山要塞区”)猴矶岛守备连连长。

  1957年,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元帅,邀请雷保森到北京参加国庆八周年观礼,专门为他举行家宴。浦安修特意熬了小米粥,他有伤残手不方便,彭帅就为他递饭夹菜。随后,二十八画生同志,在中南海宴请了他和其他几位志愿军英雄,合影时拉着他的手说:

  【“你是志愿军战史上的自豪!”】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晚年的老英雄雷保森子孙满堂

  1963年,雷保森离休回到河南省上蔡县老家。深藏功与名,在古城上蔡,这个普普通通的县城里,继续奉献,一生从不以英雄自居,也教育子女要低调行事。

  低调到什么程度?

  作为河南人,要不是一本本来读《河南文史资料》,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位战神级英雄的存在,不知道他和牺牲在上甘岭的孙占元烈士一样,都是河南人民的荣光!

  当我读到雷保森关于七峰山战斗回忆的时候,老英雄已经去世十年了。这篇文章刊印出来的时候,还是1987年,那年我祖父去世三年了,关于他的事迹,我也是后来在《清丰县志》上读到的。几年前,当我看到有人把他的一场战斗编成快板书的时候,那一刻我热泪盈眶,原来还有人念着他老人家的好?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油画《烈火中的邱少云》

  二十八画生同志说得好,

  【“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我想,这也当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在当下更弥足珍贵。

  那时那人那党那军,我们缅怀,更应当尽量去照着做,做不好大的,可以做小的,贵在坚持。

  另:历史是复杂的,就在水旱蝗汤伤痕累累的河南,这些年来,既有给蒋介石和刘峙、汤恩伯这样的人渣翻案、唱赞歌,给我党我军英烈泼脏水的货色,也有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念着英雄牺牲的过往。

  写志愿军一级英雄雷保森的时候,我想到了另一位一级英雄,牺牲在上甘岭的孙占元烈士。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占元村老乡们为烈士修的塑像

  1952年10月14日,孙占元双腿被炸断,当敌人扑上来时,他毅然滚入敌群,拉响了最后一颗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

  翻查地方史料的时候,发现一段报道,不禁落泪。

  2014年,孙占元烈士的家乡,河南省林州市(县级市)临淇镇占元村,自筹资金要给烈士修一座塑像,这是个太行山深处的穷村子,所以经费缺口不小。一筹莫展之际,全村乡亲纷纷自发捐款。80岁的五保户琚七妞,平常省吃俭用,听说这事后,走几里山路,打开包了五层的布包,送来200元钱,全是5元、1元甚至几角的零钱,这是何等深情厚谊?

  孙占元烈士没有后人,但没有他这样的英烈赴汤蹈火,敢于牺牲,勇于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我写山东和晋察冀那几批英烈的时候,也每每在想着这个问题。也许到了我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总会想得比较多。

  

此路我开,诸鬼莫来!中国战神创造步兵打坦克世界纪录

  有朋友说现在历史虚无主义严重,用放大镜给英烈挑毛病,给反动派唱赞歌的才有人看,有些媒体和平台也爱逐这个臭,所以再不写历史类文章了,反正没人看,更没人推,还被限流,甚至被宵小之辈堵着门骂。

  让我说,正因为它们的疯狂,我们才要坚持下去。不为别的,为了孙占元烈士,为了琚七妞大娘,为了在看在转的朋友们,为了我们的后人,我们也应该写下去!

  这也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做了总比不做强。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