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2019-06-06 09:54:03  来源: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我认识这位像白求恩的老外,他叫阳和平,能够说一口流利带北京腔的普通话,他是阳早寒春的大儿子。阳早寒春是热爱毛主席的美国人。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阳和平博士 (Dr. Fred Engst),国际友人、美籍农业专家阳早(Sid Engst)与寒春(Joan Hinton)的长子,1952年出生在北京(宋庆龄亲自为他取名),长在西安国营草滩农场,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亲身经历了中国的大跃进和文革等重大历史事件,对新中国的历史也有深刻的研究。在中国工作和生活期间他多次应邀到高校做讲座,评点中国经济和新中国历史,讲述他们一家人与红色中国的传奇经历,使众多青年受益良多。美国拉特格斯 (Rutgers) 大学经济学博士。

  阳和平教授2000年曾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和首都经贸大学任过教,而后又在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西切斯特宾夕法尼亚州大学(West Chester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拉菲亚学院(Lafayette College)等大学任教。后任教于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主要教授计量经济学和统计学等课程。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阳早韩春夫妇在中国从事自己喜欢的养牛事业,被称作最幸福的人

  阳和平教授的父母是著名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为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勤勤恳恳贡献了大半生。《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作者,原北京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部长、德高望重的魏巍老,高度称赞阳早和寒春为”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战士”。

  阳早(Erwin Engst,1918~2003),出生在美国。1946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农牧专业的阳早来到中国,以联合国养牛专家的身份辗转来到延安,从事农具改革和畜牧技术工作。在瓦窑堡,他做的耕作工具、风车等机械,让中国农民第一次领略了农业机械化风采。2003年因病去世,生前工作单位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寒春当年在美国从事和物理研究

  寒春(Joan Hinton),1921年出生于美国。美国芝加哥大学核子物理研究所研究生,杨振宁是她的同学。作为“中子物理学之父”费米的助手,Hinton也参与了研制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1945年,美国用原子弹先后对日本的广岛和长崎进行轰炸,寒春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她和其他一些科学家感到“灵魂被出卖”,她不能想象自己醉心研究的科学竟被用来制造杀人工具。1948年,在未婚夫阳早的影响下,寒春决定前往中国延安。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1949年,在挂着毛泽东和朱德像的窑洞里,阳早与寒春成婚。墙上挂着红旗,绣着“万里良缘,圣地花烛”八个大字。

  阳和平的父母从美国来到延安,开始了他们的“国际共产主义者”生涯。他们在中国养奶牛,研究农业机械化,也轰轰烈烈地学大寨,闹革命,贴大字报,送子女上山下乡,甚至在新时代,还给中央领导递纸条反对拆迁。

  这一家美国人,以独特的方式见证着新中国60多年的历史。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1967年,他们一家在北京。阳和平(前左),阳及平(前中),阳建平(前右),阳早(后左),寒春(后右)

  2004年,寒春获得中国第一张“绿卡”;2009年,她还成为“感动中国”候选人。

  对于很多媒体和中国友人送给他父母的敬辞——“白求恩式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几乎是中国对外国人的最高礼赞,阳和平的反应则是,“说不上,没必要”。

  实际上,他和他的父母一样,常常缅怀毛泽东时代,而对当下中国的腐败、崇洋、物质至上的现状表示不满,

  【“我母亲在最近几十年里,经常在一种失望的情绪中度过,非常痛苦。”】

  2010年6月8日,阳和平的母亲寒春在北京病故,享年89岁。而他的父亲阳早在七年前过世。6月21日,两位老人的骨灰被一齐撒在陕北定远县三边牧场——这是在60多年前,他们为了追寻革命的信仰,最早来到的土地。

  阳和平送走了母亲寒春之后,与早已在国外定居的弟弟和妹妹不同,他说愿意在中国一直住下去。

  他说,

  【“有些中国人是‘香蕉’,黄皮白心;我是‘鸡蛋’,白皮黄心。”】

  阳和平毫不讳言自己是一个“左派”。

  【“我在中国接受马列主义,在美国接受西方主流思想。两种思想老打架,我困惑了好长时间……很多人都是从信仰危机的深渊里爬出来,有人爬到左岸,有人爬到右岸。我爬到左岸去了。”】

  阳和平今年(2010年)58岁,在22岁前从未离开过中国。他的人生大致可以以1974年为界,前一段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后来在资本主义美国生活了一段,之后还是回到了中国。

  我在和他交流时感到他的选择完全是自觉的,自愿的,因而也是自主的,从而他是一个自立者,理所当然成为一个自强者。

  从他的身上,我们也可以进一步理解当年白求恩大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时的心态。

  

打不开?点这里>>>

  阳和平接受采访的视频,在最后他谈到父母在毛泽东时代,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时,流下激动的热泪,我能够理解他。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热爱毛主席的美国核物理学家

  李克勤后记:

  我的这位长得像白求恩的老外朋友,对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有着非同一般真挚感情,他妈妈是美国核物理专家,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一辈子高高兴兴从事自己喜欢的养牛事业。他们一家在中国的生活工作,尤其是阳和平对中美两国普通人的生活工作的比较,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深思的东西。

  如果前些年,我们有些同胞会不理解他们的话,那么今天是否该有所觉悟呢?以前想不通的,还想不通吗?阳和平的话说不通吗?他们一家的探索实践,行不通吗,不能道器变通吗?

  阎维文唱的这首歌没有改歌词,保留“毛主席检阅革命队伍的地方”不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