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信息采集“采”出战斗英雄 ​95岁老兵张富清深藏功名数十载:我没有资格炫耀自己

2019-05-27 08:38:52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现年95岁的张富清是湖北来凤县的离休干部,在身边人眼中,他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老人,直到去年底,因为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一次信息采集,人们才得知他曾是一名立下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60多年里,他始终深藏功名,传奇往事并不为人知。

  

  2018年12月,新组建的湖北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在全县开展信息采集,这一天,一个身影走进大厅,他说,他来替当过兵的父亲登记信息。

  

  来凤县退役军人信息采集专班工作人员 聂海波 :当时他用的是一个红布包的一枚军功章,然后军功章上面写着一个“人民功臣”,当时我们一看到这个军功章之后,我一下就愣住了。像这种人民功臣奖章,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拿到的。

  

  更让工作人员感到意外的是,来登记的人也是此时才得知,他的父亲曾是一名战斗英雄。六十多年来,父亲从未向身边人详细说过自己曾经立下的战功。

  

  

  

  张富清小儿子 张健全 :(他从)小皮箱里面(拿出的),就是个信封包着,当时就这个信封,我估计平时都没拿出来看过,我们就更没看过了。

  记者:你们也是第一次见?

  张富清小儿子 张健全 :是第一次。

  

  张富清妻子 孙玉兰 :他一般都不讲什么,他一般都硬是不讲的。

  

  老人叫张富清,今年已经95岁高龄,曾是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的一员,在解放战争中,多次充当突击队员,作前锋,打头阵。

  

  张富清 :我是1948年3月参加部队的,参加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359旅718团2营6连,入党是(1948年)8月入党的。

  

  张富清妻子 孙玉兰 :你把奖章这些(给大家看一下)。

  记者 :爷爷(这些东西)之前拿出过多少次来给别人看?

  

  张富清妻子 孙玉兰 :没有给谁看过,平时没有(拿给)谁(看过),就是这一次。

  

  3枚奖章,一本立功证书记录着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一次,师二等功一次,团一等功一次,“战斗英雄”称号两次。

  

  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步二连指导员 周巍 :报功书特等功就是对战斗中做出了特别大贡献,付出了特别大牺牲,完成任务特别出色的人,予以表彰的。据我们团史查阅,当时我们718团,一共是4000余人,但也仅仅只有39人获得这样的荣誉。

  

  

  这张特等功报功书1948年发出,背后详细记载了老人立下的汗马功劳。其中特别提到,在永丰战役中,张富清所在的六连是突击连,“他第一个带头跳下了城墙”。

  

  张富清 :我一心想到最前面去,想去当突击队,我是个人报名的,组织上让我带一个突击组先去。(当时)生死在我思想里没有了,(如果)死了,当人民在需要的时间,我死了,牺牲了,我是为了党,为了人民牺牲,是光荣的,牺牲也得其所。

  永丰战役爆发于陕西省蒲城县以东25公里处的永丰镇,是为配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由西北野战军在1948年11月中旬发起的。作为突击小组,张富清和另两个战友一起,在深夜率先跳下城墙开始了行动。张富清 :跳下这个城墙,就和外围敌人猛烈地激战。猛烈激战以后,感到我这个脑壳,好像有人砸了我一下,砸了我一下呢,当时有一些昏,但不晓得疼。我就把冲锋枪拿下以后,扳动冲锋枪,一打,肉体搏斗,和他打,这一打,打死了七八个人。

  

  这时,张富清才腾出手摸了摸头。

  张富清 :一块头皮炸得很高,头皮一下揭起来了,我才知道我负了伤,一共有四处伤,我有五处,我这个牙齿(受伤了)。

  顾不上理会疼痛,张富清又连滚带爬逼近敌人的碉堡。

  

  张富清 :把八颗手榴弹捆到一起,把手榴弹埋到地下,上边就把炸药包放上手榴弹弹环一拉,同时炸药和手榴弹一下来,就把碉堡炸毁了。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张富清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弹药四箱。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但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没有见到。

  

  张富清 :他们都为了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一个一个倒下去了。我非常,我的印象很深刻。这些年常常怀念他们,忘不掉。

  直到今天,参加过永丰战役的老兵还对当年那场战斗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老兵 赵创存 :这个战役,那你是消灭敌人整整一个军,在陕北咱们消灭敌人一个军,这个没有的,永丰镇这个战役,觉得比较惨烈。

  根据参战团团史记载,这场战斗一个晚上就因伤亡换了3个营长、8个连长。

  

  1955年,张富清退伍转业,他戴上勋章照下了这张相,这是他与那段峥嵘岁月的最后一次合影,此后,这些功勋被他封存起来。直到今天,身边人才知晓,老人原本是打算将这段过往永久地湮没在岁月里。

  

  张富清 :我这个自己保存,我不愿意让家里人知道,到处去讲去炫耀我。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很多战友,都为党为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他们为党为人民的功劳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资格来标榜自己,我有什么资格再到处炫耀自己。

  

  去年,当新组建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全国各地开展信息采集时,沉默了一辈子的老兵张富清犹豫了。

  张富清 :不拿出来,那就对组织上欺骗,也是对党不忠。拿出来,我也想这个拿出来以后,肯定慢慢地露出风了。最后我想,我一辈子都没有欺骗过组织,现在这件事,我能够欺骗组织吗。

  这段时间,来看望老人的人络绎不绝,但最让他激动的,还是这些特殊的来客。

  

  张富清 :我见到你们就想到了我们359旅的老战友们,我今天见到了你们,我很喜欢很高兴。

  张富清 :我觉得部队对我的教育,军人在工作中同志们都是不怕苦,坚决完成任务,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这种优良作风在我这个老人的记忆里很深,所以还想过部队的生活。

  一个英雄老兵的本色初心

  1955年,张富清从部队退伍转业了,历经了战争年代的九死一生后,本可以选择到大城市工作,或者回到自己的家乡陕西,但当时国家正处在艰苦的建设时期,党的一声号召,张富清来到了湖北恩施最偏远的来凤县,在那里,张富清的故事又怎样延续呢?欢迎明天继续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