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老一辈革命家诗词中的革命精神

2019-03-25 09:28:44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作者:韩晓青   
点击:   评论: (查看)

  “诗言志,歌咏言。”在血与火的革命战争年代,老一辈革命家用生命书写的诗词,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

  在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甚至死亡的威胁,无数革命者始终坚守着心中的信仰。夏明翰在就义前写下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诗句。方志敏面对敌人死亡的威胁,在狱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字里行间充溢着自己为信仰而死的坚定决心。

  1964年,陈毅在生日当天写下了一首抒怀诗,回顾总结自己参加革命以来的历程,最后用“马列最伟大,世界正归心”作为结句,来表明自己信仰、遵循马列主义的一生。还有罗荣桓元帅。1963年9月,他因病再次住进医院,本想写首诗留给自己的子女,但已力不从心,就口述了这首《告子女》:“我给你们留下的,只是党的事业,别的什么都没有。我的遗嘱是一句话: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不仅体现了他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也体现了对信仰的执着坚守。

  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精神

  1922年3月,周恩来得知战友黄爱被敌人杀害,写下了《生别死离》的诗:“壮烈的死,苟且的生。贪生怕死,何如重死轻生!”这首诗虽然是为纪念战友而作,但也表明了自己在生死面前的价值取向:“贪生怕死”怎么能与“重死轻生”相比!

  还有许多革命烈士在狱中留下了就义诗,或者叫做绝命诗、绝笔诗。杨超写下:“满天风雪满天愁,革命何须怕断头?”王达强写下:“一心只爱共产党,哪管他人道短长?我一歌兮歌声扬,碧血千秋叶芬芳。”邓雅声写下:“平生从不受人怜,岂肯低头狱吏前!饮弹从容向天笑,永留浩气在人间!”罗亦农写下:“慷慨登车去,相期一节全。残躯何足惜,大敌正当前。”与这些颇有文采的诗句相比,还有一些革命者留下的诗句,是在接受敌人审讯时和敌人对答的记录,或者临刑前脱口而出的话语。刘继哲在陕西西乡监狱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欣然道:“你问啥,我不讲,你动刑,我不降,你要杀头我昂头,甘将热血献八荒!”富有文采的华章与朴素平实的语言,这两者在表达形式上是有所区别的,但是两者所表现出来的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精神是高度一致的。

  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1918年12月,李大钊写下:“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充满着革命必胜的乐观主义精神。1927年4月,李大钊不幸被捕。在狱中,他坚贞不屈,最后被处以绞刑。在绞刑架前,李大钊作了最后一次演讲,宣扬共产主义必胜的真理,之后从容就义。

  毛泽东一生留下了许多诗词,充分体现了他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采桑子·重阳》就是其中一篇。1929年10月,毛泽东大病初愈,于11日农历重阳节,在福建上杭县临江楼写下了这首著名的《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抒发了他革命豪情万丈、革命前景“胜似春光”的乐观情感!再如他作于1965年5月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此时毛泽东已经72岁了,但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丝毫不减。

  勇于担当的精神

  1925年深秋时节,毛泽东独自来到长沙的橘子洲头,面对苍茫大地、壮丽河山,他挥笔写下了著名的《沁园春·长沙》。“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展现了毛泽东除旧布新、主宰世界的凌云壮志。1936年2月,毛泽东写下了著名的《沁园春·雪》。在毛泽东看来,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已成过往,均不足道,真正决定和主宰中国命运的是中国共产党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词中充满了对祖国壮丽山河的热爱,那种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也跃然纸上。

  1945年4月,中共七大在延安开幕。如何使中国人民摆脱黑暗的命运,走向光明的前途,中共七大的召开实际上已经为中国的发展指明了方向。陈毅参加了中共七大,在听了毛泽东所作的开幕词之后,写下了《七大开幕》一诗:“百年积弱叹华夏,八载干戈仗延安。试问九州谁做主,万众瞩目清凉山。”全国人民翘首仰望延安,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新中国的希望就在中国共产党人身上。

  (摘编自《党史文苑》2018年第3期 韩晓青/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