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父亲许世友33年前遗愿圆了”——女儿许华山到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祭奠先烈(组图)

2018-11-11 10:42:24  来源:济南日报  作者:惠铭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许世友与毛泽东(资料照片)

  

  记者与许世友之女许华山

  

  许世友之女许华山祭奠无名烈士

  

  毛泽东赠送许世友的书

  

  许世友生前读过的书

  

  许世友生前读过的书

  

  苏联国防中将格尼哥柯赠送给许世友的工艺品铜马

  

  朋友赠送给许世友的工艺品

  

  许世友与夫人田普(资料照片)

  许世友夫人田普穿过的军装

  1.参观展厅深情缅怀父亲许世友

  2018年是济南解放70周年。

  10月11日下午,济南战役纪念馆展厅迎来一位“特殊”的观众——许华山。她是许世友将军的三女儿,曾于南京军区空军某部服役,飞行员,现为独立作家和编剧。

  许世友上将,赫赫有名。从1939年到1954年,许世友在山东战斗和工作了16年,其中前11年是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度过的。正是基于对山东怀有特殊朴素的深情厚谊,1981年7月,他出版了他的第二本回忆录——《我在山东16年》。

  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许世友被任命为攻城总指挥,并按照中央军委和华东野战军指挥部的部署,指挥部队经过8天8夜的激战,攻克山东省会济南城,歼灭国民党军10万余人。

  展厅历史厚重,庄严肃穆。

  在济南战役纪念馆展厅,许华山时而驻足认真观看展板上的历史照片,时而看着展柜里的历史文物沉思良久,当她看到父亲在济南战役期间使用的马灯、烟袋、茶壶,以及1952年10月毛泽东来到四里山(现英雄山)悼念革命烈士时与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合影时,睹物思人,百感交集,久久不愿离开,并主动提议要在父亲和主席的合照旁留影,举止间,流露出一位女儿对父亲深深的缅怀和敬仰之情。

  参观期间,纪念馆负责接待的田淑群征询许华山,济南战役纪念馆最近改造升级后,布展空间增大,展厅略显空荡,需要补充更多的文物。但目前征集济南战役的文物比较困难,不知许世友将军有没有文物可以在纪念馆展出?

  许华山沉思片刻说,可以赠送几本她父亲在世时喜欢阅读的书籍,其中包括毛主席赠送给她父亲的。

  田淑群又问,现在家中还有许将军穿过的军装吗?许华山说:“把我妈妈(田普)穿过的军服捐赠给你们吧!我妈妈姓田,也是山东人。”在场的纪念馆工作人员听毕,激动不已。

  参观期间,许华山很动情地说:“我父亲在山东战斗和工作了16年,山东人没有忘记我的父亲,我很欣慰,也很感谢。”

 

  2.祭奠先烈为父亲圆33年前遗愿

  十月的英雄山,巍峨挺拔,绿树成荫。

  肃穆的革命烈士陵园内,青山埋忠骨,豪气永长存。

  10月12日下午,许华山又来到济南革命烈士墓区,祭奠先烈,缅怀英灵

  在陵园无名烈士墓碑前,许华山向济南战役牺牲的无名英雄敬献花圈,其间,她用手细心地擦拭无名烈士碑,眼睛湿润,嘴里喃喃地道:“父亲,我终于完成了您的遗愿。”这一句话,她不由自主地重复了很多遍。

  原来,许世友将军在去世前夕,心里曾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路过济南时,想向解放济南的烈士敬献花圈,以表心中怀念之情。对于许世友将军的这个心愿的来龙去脉,许华山在她今年出版的《父亲》一书中记述得非常详细——

  1985年,许世友到青岛开会,临行时,给时任济南军区政委迟浩田打电话,说:“我最近路过济南,想为解放济南的烈士,特别是九纵烈士墓地敬献花圈,请做好必要的准备。”

  原来,在攻打济南前夕,许世友任山东兵团司令员,之前他是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济南战役打响后,仅用8天8夜的时间,解放军就一举攻克济南。九纵七十三团更是率先突破内城,将胜利的旗帜插上了济南城头,被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授予“济南第一团”荣誉称号。

  迟浩田接到电话后,立即派人查找,发现参加济南战役的几个纵队几乎均有烈士安葬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唯独没有找到九纵的烈士墓地。

  许将军说,既然九纵的烈士墓尚未找到,就不停留了。他强调:济南战役的胜利来之不易,这是用烈士的鲜血换来的,我们不能忘记他们。他们是解放济南的英雄,我们的好日子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解放济南,九纵牺牲了1000多人,怎么就找不到墓地呢?埋到哪里去了?继续查找,找到后转告我一声,不然对不起牺牲的烈士,对他们的亲人也无法交代,就是对现在的干部战士,我们也无法面对,拿什么对他们进行传统教育呢?

  许世友乘车离开济南后,二十七军(华野九纵的前身)立即组成了寻墓小组,在当时的历城县烈士陵园发现1100多个坟,大多都是九纵的。因为当初修建时没有立碑,只是在坟头边插上木牌。后来九纵一路南下作战,随时间推移,木牌都已朽烂,无法分辨木牌上的字迹,人名和墓地无法对号。

  不久,寻墓小组又了解到距当时的孙村镇10公里的荒山里,有46名烈士安葬于此。经过一番周折,最后由济南市民政局出资主办,济南军区出人出车协助,二十七军提供资料,将46位烈士迁至济南革命烈士陵园安葬。另外,寻墓小组与地方民政部门还进一步核实了烈士的情况,得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数字:华野九纵参加济南战役牺牲的干部149人、战士1317人,共计1466人。这,对许世友将军寻找九纵解放济南烈士墓地的指示总算有了一个交代。但天不遂人愿。当华野九纵济南烈士迁墓工作结束时,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将军因病溘然长逝。

  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许华山对周围的人说,为解放济南的烈士、特别是九纵烈士墓地敬献花圈,这是许世友将军生前未了的心愿。心愿变遗愿。作为女儿,现在终于圆了许世友上将33年前的遗愿,足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3.情系济南慷慨捐赠父亲许世友文物

  济南战役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是夺取解放战争全面胜利的突破口,在我党、我军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许世友是济南战役攻城总指挥,历史功绩不可磨灭,征集到他的有关历史文物,是“把红色资源利用好、红色传统发扬好、红色基因传承好”的应有之义,意义非同寻常。

  针对许世友女儿的捐赠意向,济南战役纪念馆主任、馆长孙晓峰,副主任、副馆长邹德真非常重视,认真筹划,并指派田淑群、陈炳忠和周光涛前往北京。10月24日,笔者应济南战役纪念馆邀请,与他们奔赴北京,一同见证和接收许华山捐赠的许世友将军的文物。

  在北京,许华山见到山东客人,很是高兴,并热情招呼入座,盛情端来咖啡。她说话嗓门大,快言直语,就像邻家大姐一般,让人倍感亲切和温暖,一点距离感和陌生感都没有。

  落座间,许华山风风火火、分几次从其他房间拿来8件珍贵文物、11件珍贵照片。她的慷慨捐赠,让我们倍感意外和惊喜。这些珍贵的文物包括:

  ——《志愿军英雄传》、《马恩列斯语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三本书。据许华山介绍,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曾赠送许世友21本书让他学习,其中有《古今大哲学家之生活与思想》、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和布鲁诺的《论无限性、宇宙与各个世界》等。《志愿军英雄传》是21本中的一本,目前她家也仅存这一本。许华山说,这本书就保存在济南战役纪念馆吧。

  毛泽东赠书许世友,这是历史佳话。作为开国领袖,毛泽东也曾多次指示许世友要多读《红楼梦》和《汉书》等书籍。1973年10月,毛泽东表示《红楼梦》是思想和艺术结合得最好的一部古典小说,提议干部要多读几遍。这年年底,他问许世友读《红楼梦》的情况,许说看了一遍,回答干脆。毛泽东说:“一遍不够,要读三遍。”说完,毛泽东随口背了《红楼梦》第一回中的一大段。80岁高龄的毛泽东这一番即席背诵,令在座的高级将领敬服不已。

  ——铜马。这是一尊工艺品。铜马四蹄奔腾,造型饱满,线条流畅,做工精致,栩栩如生,让人仿佛看到一匹战马驰骋沙场的矫健身影,也仿佛听到它冲锋陷阵时的雄壮嘶鸣。铜马的底座虽然微微泛起铜锈,但其古朴厚重的历史感越发彰显。据许华山介绍,这是苏联国防中将格尼哥柯赠送给她父亲的。许世友1905年出生,属马。对此,许华山曾有这样一段回忆:格尼哥柯中将是苏联驻南京军区顾问,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南京住了几年,是许世友的好友。他的胡子很特别,往上翘,大家都叫他“胡子顾问”,许华山就叫他“胡子叔叔”。

  ——许世友夫人田普的一整套军装。田普,原是山东省胶东的贫苦农家女。1939年,年仅15岁的她,毅然报名参加八路军。1943年,19岁的她与时任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结婚,后育有两子四女。2017年6月30日,田普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

  明兰。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次聚会上,毛泽东见到田明兰时问:“是不是种田的田?”田回答:“是。”毛泽东说:“姓田嘛,应该是田地普遍。”从此,田明兰就改名田普。

  除此之外,许华山慷慨捐赠的文物还有许世友将军生前使用的打火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赠送田普的纪念章,以及11张许世友的珍贵历史照片等。

  针对这次征集到的文物,济南战役纪念馆方表示,将尽快制造展柜,及时把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展示给公众,讲好历史故事。同时,纪念馆还呼吁,欢迎更多的单位或个人捐赠与济南战役有关的文物,比如物件、书信、证件等,以文物还原历史,不忘初心使命,让济南战役精神永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红色基因就是要传承。”每一件历史文物,都记载着一个故事,承载着一段历史。今天,我们征集更多的历史文物,就是希望让历史文物更充实,让历史故事更生动,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让济南战役精神成为激励我们砥砺前行、干事创业的精神财富与力量。

  来源:济南日报记者 惠铭生、照片除资料照片外均由陈炳忠 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