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崔世林讲述父亲崔田民解放永年城的战斗故事(组图)

2018-01-13 10:54:24  来源:中红网  作者:李学叶 布铁威
点击:   评论: (查看)

解放永年城历史实例演讲会现场。第一排左起:孙宋英、崔世林、毛坚平、朱新华、陈江平、江山。(中红网李学叶摄)

  中红网河北邯郸永年2018年1月12日电(李学叶、布铁威)为宣传十九大精神和传播红色文化,挖掘永年历史,让红色文化唱响永年。永年毛主席红色教育联谊会2017年12月30日主办了解放永年城历史实例演讲会,演讲会邀请了解放永年城参战将领崔田民中将之子崔世林,讲述父亲与老一辈革命家解放永年城的战斗故事。

  参加活动的嘉宾有:毛泽东主席侄子毛坚平,朱德元帅孙女朱新华,当年解放永年县城参战将领、陈再道上将之女陈江平,周纯全上将之子周青林,原总后卫生部副部长杨鼎成之女杨晓明,中纪委原书记王从吾侄孙王春江,中红网总编江山,中国首位被官方媒体命名的红色收藏家金铁华,宋庆龄特型演员刘磊,永年•毛主席红色教育联谊会会长孙宋英,临漳毛泽东铜像杨东民、李学光,邱县美协主席任广强、龙山艺术院画家周国亮等。

  在活动上,崔世林讲到,今天能在这里,参加纪念永年解放70周年的系列庆祝活动,我特别地高兴!不仅仅是因为70年前永年获得解放,现在,在座的各位把永年建设得这么好。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家和永年、和邯郸有着特别的关系。

  我们老家在陕北,抗日战争时期我父亲战斗在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我们家怎么会与永年有特别的关系呢?这个特别之处从何说起呢?

  第一个特别之处就是我父亲和永年有特殊的缘分。

  我父亲叫崔田民,1946年6月,内战全面爆发以后,冀鲁豫划归了晋冀鲁豫,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父亲崔田民从延安参加七大回到冀鲁豫后,接任了一纵政治部主任的工作。邯郸战役结束,一纵部队未及休整就奉命赶赴东北,崔田民随杨得志、苏振华率一纵星夜兼程从冀南经冀中过平津铁路进入冀东蓟县一带待命。后因情况变化,又奉命停止进入东北,崔世林讲到,1946年12月15日,司令员杨得志、副司令员曾思玉接到了留在晋察冀的命令,崔田民则随政委苏振华率一纵部队继续南下回归冀鲁豫建制,在保定与石家庄之间越过平汉铁路,12月下旬,路经永年地区。

  这时冀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已围困永年城500多天了,他们希望一纵能帮助打下永年城。苏振华看了永年地形后,说,可以打,但需要时间,需要付出很大伤亡,不如去打蒋军的主力,永年继续围困就好,反正敌人跑不了。而这时,晋冀鲁豫军区正在组织巨金鱼战役,刘邓首长电令一纵火速南下参战。于是,崔田民随一纵离开了永年。

  没想到的是,4个月后,崔田民又回到了永年,而且在这里和冀南军区的战友们,和永年的民兵以及老百姓们共同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战斗。成为了永年城被解放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1947年4月,崔田民从一纵调到冀南军区任军区政治部主任。当时因司令员由二纵司令员陈再道兼任,政委是冀南区党委书记王从吾兼任,政治部主任由二纵政治部主任钟汉华兼任,所以日常在军区工作的领导就是副司令员王光华、副政委刘志坚和政治部主任崔田民。

  崔世林讲到,从时任第三军分区司令员的高厚良写的《围城日记摘抄》,和他编著的《一个特殊战例》这本书,可以了解那段历史。

  1946年1月10日,第6纵队奉命攻打永年城,因无法涉水攻城,停止进攻。

  1946年6月10日,第2纵队奉命消灭永年敌人,解放永年城,攻城未遂。

  1946年12月下旬,第1纵队路过永年,没有打,南下参加巨、金、鱼战役。

  1947年4月24日刘邓大军正在豫北发动攻势,我军已取得节节胜利,冀南三军分区南面形势好转,分区可以集中力量围困永年。

  根据上级指示,三地委召开临时会议,做出关于围困永年的决定。

  1947年4月21日至10月5日是对永年城严密围困时期。

  5月中,冀南军区副司令员王光华,政治部主任崔田民来永年前线视察,6月10日召开军区党委会议,在6月15日借马庄会议上,两位领导根据中央局和晋冀鲁豫军区的指示精神,结合前段我军围困永年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把北大堤修成城墙的经验,明确了对永年城伪匪斗争的方针是:“困死敌人在城里,消灭敌人在城外”。明确了加强军事围困,开展政治攻势,发动群众、部队构筑工事、修筑城墙碉堡等具体方法和具体任务。同时强调,开展游击战争,加强人民武装建设,保证兵员补充,保证军工生产,加强医院工作等等。

  6月19日军分区又召开围城部队连以上干部会议,贯彻15日会议精神,张司令员传达目前政治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进行了动员。

  王光华、崔田民多次到永年督战,多次调配部队加强围困。

  7月19日军分区又召开会议对贯彻执行情况进行了检查。全分区在“多流汗,少流血”的口号鼓舞下,一手拿枪,一手发动群众,每个连派5个人去发动群众,政治委员亲自参加。军队、地方互相配合,加强兵力修筑工事,修筑50里长的外城墙,城外城上修碉堡,出城口进行地雷封锁。地委、专署要求,发动村民和军队共同修筑工事外,还要改造村形,藏粮、运粮,要五户联防,严密控制坏人等等。

  8月27日会议又明确,以三分之一部队配合民兵守碉堡,三分之二部队整训作机动。

  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到1947年9月18日西大堤战斗,冀南军民为了解放永年,经历了782个日日夜夜英勇战斗,流血流汗,进行大小战斗共计156次,累计歼敌1428人,我伤亡466人。

  随着主战场,解放大军拉开战略进攻的序幕,我军节节胜利。国民党顾不上永年了,自9月17日起停止了对用年的空投。

  1947年10月4日夜,伪匪开始弃城突围,经过三天的激烈战斗,伪匪全部被我歼灭,永年城获得解放。

  1948年4月,冀南全境已无敌人,冀南军区撤销。7月,崔田民从军队调到了地方。他到冀南前后一年的时间,正好赶上从严密围困永年城,到永年城获得解放的全过程,这就是我父亲和永年的缘分。

  崔世林讲到,第二个特别之处就是,邯郸是我的出生地。

  1945年9月,我母亲带着我一岁多的姐姐,跟随回冀鲁豫的部队从延安出发了,过了黄河,急行军3天3夜穿过了国民党封锁区,翻越了绵山,1946年2月到了河北省武安县伯延镇晋冀鲁豫中央局所在地,之后到了邯郸市,我是1946年5月5日出生在邯郸市的孟仵(音同午)村。我的小名就叫邯郸。后来,我常听母亲说:“你生下来第5天,因听说永年要打仗了,我带着你俩跟着部队又开始了行军,产后受风,全身疼痛难忍。”

  1947年7月,我们到了父亲新去的冀南军区所在地,威县。哪里知道,父亲那时正在永年前线。

  所以,永年,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那么熟悉,有一种特殊的乡情。

  崔世林最后讲到,正是因为我父亲和永年的特殊缘分,让他在永年城这个特殊的地形,经历了一个特殊的战斗,正是因为我和邯郸、和永年有一种特殊的乡情,所以我很感谢这里的领导和乡亲们,你们的节日也是我的节日,你们的幸福也是我的幸福,现在,你们把永年和邯郸建设得这么好,我深表感谢!

  崔田民中将之子崔世林讲述解放永年城的战斗故事。(中红网李学叶摄)

  周纯全上将之子周青林、原总后卫生部副部长杨鼎成之女杨晓明在活动现场。(中红网李学叶摄)

  中纪委原书记王从吾侄孙王春江(左)、中国首位被官方媒体命名的红色收藏家金铁华(右)在现场。(中红网李学叶摄)

活动现场,右起:李学光、杨东民、任广强、周国亮。(中红网李学叶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