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刘钰峰:咱不能给“毛泽东号”丢脸

2017-10-05 10:27:03  来源:新京报  作者:郭超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请点击

  刘钰峰 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毛泽东号”机车组司机长、班组党支部书记。十九大代表。

a41571cbb694442a9622eab862d1e65e.jpeg

  工作中的刘钰峰。受访者供图

  刘钰峰,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毛泽东号”机车组司机长、班组党支部书记,1980年2月出生,1999年6月入党。

  刘钰峰进入铁路工作18年来,始终追寻着“毛泽东号”车组传承的先锋模范精神,由一名普通司机逐步成长为司机长、班组党支部书记。2015年10月29日14时16分,他驾驶“毛泽东号”机车顺利实现安全运行10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250圈。他在工作中有一句朴素的座右铭:“咱不能给"毛泽东号"丢脸”。

  我想开火车,报考时只填了铁路司机学校

  新京报:你哪年参加工作?

  刘钰峰:今年是第18个年头了,1999年参加工作,一开始就分配到机务段,后来进入“毛泽东号”车组。

  新京报:什么机缘让你选择了火车司机这个职业?

  刘钰峰:我上的是石家庄铁路司机学校,就是专门培养火车司机的。小时候我就喜欢看火车,我家在农村,在麦田里看到火车呼啸开过,就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开上火车就好了。我中考时填志愿,就填了这一个学校,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我爸问我,没考上怎么办?我说没考上就再读,直到考上。

  新京报:参加工作开始就跟着“毛泽东号”机车组吗?

  刘钰峰:毕业那年,8月1日分配到机务段,11月份到了机车组。这期间有个培训、考试选拔的过程。考试很难,相当于过五关斩六将吧。要考机车的作业法,有6篇呢,都要熟记于心。还考对“毛泽东号”精神的理解。我们一块儿分来的人很多,大概30人参加选拔,就我一个到了“毛泽东号”车组。

  新京报:是因为你考试成绩好吗?

  刘钰峰:都有原因,我们这一拨学员有分到工人先锋号、青年文明号等优秀车组的。我觉得“毛泽东号”上还要政治素质好,业务能力好。

  “毛泽东号”1946年命名到现在71年历史,我觉得“毛泽东号”的精神和文化就是靠师徒传承下来的。师父带徒弟,完成1000万公里走行,其实都是人的传承。我一上车就由一个徒弟变成师父,然后再带徒弟,这么一辈辈的传帮带,学习做人做事。

  我手中握住的是“毛泽东号”安全行驶底线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亲手开上了“毛泽东号”?

  刘钰峰:2005年,我成为握着闸把儿的司机了。当时“毛泽东号”还是牵引货运车厢,第一次开着“毛泽东号”,我打心里感觉骄傲,启动以后,身上还颤抖着,手心都握出汗了。

  新京报:是因为第一次开车很紧张吗?

  刘钰峰: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更多的是感受到责任。“毛泽东号”最大的特点是连续安全运行,传到我手上的时候已经连续安全运行800万公里了,我要把这个责任扛住,让这个安全线一直守下去。我知道这是个大责任。那时候上夜班都不觉得困,坐得笔直。

  新京报:你哪年成为司机长的?

  刘钰峰:开始是学员,然后是副司机、司机、副司机长、司机长。2012年4月1日,我转正为司机长。

  新京报:十多年都在一线,还要时刻坚守安全生产底线,有没有觉得难捱的时候?

  刘钰峰:人到一定时期确实有种困境。我也曾困扰过,我到底干司机干到什么时候,我为啥要这么坚持。我把心里的想法跟师父说了,我师父说,你在“毛泽东号”时间越长,对这里越有感情,“毛泽东号”这四个字就是你奋斗的目标了,你就不会想那么多,思想那么复杂。我觉得师父这话帮我找到了迷失的初心,我就是站在麦田看火车的那个孩子,我就想开火车,既然开上了最令人神往的“毛泽东号”,我所做的都有方向了。

  走上新征程,不能给“毛泽东号”丢脸

  新京报:你其实经历了“毛泽东号”从货运牵引到客运牵引的转变。

  刘钰峰:“毛泽东号”见证了我国铁路事业的发展历程。一次又一次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做出了铁路人应有的贡献。从牵引货车到牵引客车,是我们的一个大转型,转型时也是我们“毛泽东号”实现千万公里安全行驶目标,我们的机车还开到了毛主席的家乡。

  新京报:在这个过程中你花了多长时间来适应?

  刘钰峰:“货改客”其实从2014年7月1日开始做,结束了68年牵引货车历史,同时把“毛泽东号”推向服务客运的一线。以前是服务货主,现在服务旅客了,都给我们带来挑战,筹备那段时间,我们车组的人整宿整宿睡不好觉,感受都一样,我们要走上新的征程,咱们这些人不能给“毛泽东号”丢脸。

  新京报:你哪年入的党?

  刘钰峰:19岁那年,1999年6月29日正式入党。

  新京报:那是老党员了,当年入党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钰峰:我上学的时候16岁,我父亲是老师,那时候40多岁,他那时候还不是党员呢,但他在送我上学的时候问我,你对加入中国共产党怎么看,我确实没有深刻认识,说实话,我当时也被问蒙了。

  新京报:是父亲这个问题引导你想加入共产党吗?

  刘钰峰:有一个事情引导了我,我爷爷是离休干部,解放前参加工作,离休的时候是单位工会主席。离休时,爷爷把单位分配的三居室交给单位,他说这不是我的,这是单位的财产,我不能占,其实那时候的公房分配很普遍。爷爷离休以后就跟我们家住,我发现每个月爷爷都装一个信封寄到单位,他老让我骑车去寄,我就问爷爷这是啥,他说这是党费,这个让我非常深刻。

  新京报:你觉得党员这个身份对于你的工作带来什么?

  刘钰峰:从在学校读书时成为预备党员,我就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以后发现,什么是党员标准,就是我身边这些师父,他们的一言一行,对业务的熟练程度,就是标准,就是一名合格党员的样子。

  新京报:师父们都是党员吗?

  刘钰峰:到了“毛泽东号”机车组,是9个人,也有很多老师父不是党员,我去了还是预备党员,但和人家一比,差太多。

  其实“毛泽东号”这些师父们,都是默默无闻,用实际行动为“毛泽东号”争光。我们使用的机车有时候电路会有故障,别人处理不了的,他们能处理。只要把任务交给我们,交给“毛泽东号”,都能不折不扣执行好。我们有一句话,宁叫机车等命令,不叫命令等机车。

  准备好了参加大会,司机制服已经熨平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被推选为十九大代表的?

  刘钰峰:就是在今年,各级组织考察,然后参加北京市党代会之后,我被推荐为候选人,单位党组织全票通过我代表铁路司机参加十九大。

  新京报:知道这个消息时是什么心情?

  刘钰峰:我感受最深的是,这是“毛泽东号”的荣誉,同时也是200万铁路职工的荣誉。是党中央对我们产业工人的重视,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使命。我觉得这也是向各行业代表学习,向先进党支部学习的机会,是基层党员参与国家重大决策的机会。

  新京报:会不会带一些与“毛泽东号”有关的东西上会,给参会代表讲讲“毛泽东号”。

  刘钰峰:带什么东西还没有想过,参会期间,我肯定要结合自己的工作和其他代表交流好。正式会议时我会穿铁路制服参会,我们的制服有一个特殊性,胸牌上写着“毛泽东号”,我准备好了一套,已经熨平整了。

  代表语录“毛泽东号”最大的特点是连续安全运行,传到我手上的时候已经连续安全运行800万公里了,我要把这个责任扛住,让这个安全线一直守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