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周华汀:致全体爱国者的一封信

2016-11-20 15:20:32  来源:产业人网  作者:周华汀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日看到艾辛同志的文章——《<走近毛泽东>之后,我的郁闷和苦恼》,勾起我的许多想法,想和大家交流一下。

  艾辛同志在文章里说,当前的“文艺界充斥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作品”,在这些年的文艺创作中,她发现“如果你想以正能量为人民大众去创作,以追求真善美而去创作,你的创作之路必定是很坎坷的、艰辛的,清贫的甚至是走不通的。尤其是近20多年来,真正体现真善美的作品很少,即使有也很难进入主流”,也会迅速被边缘化。

  艾辛同志的这番话讲的非常真实。毫不夸张的讲,今天的中国文艺界、通俗文化界早已经是糟粕泛滥、全面沦陷。在今天这个时代,如果你想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或者艺术家,想要为人民服务,那么摆在你面前的道路的确是坎坷艰辛。

  继《走近毛泽东》之后,艾辛折腾了近六年的时间,于2013年完成了一部新作《战友》。该片讲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个不同家庭出身、不同童年成长背景的青年,如何走上同一条道路。看过影片的人都认为,该片不像传统片子那样生硬,很像像文艺故事片,轻松耐看。许多人观后都很激动,人大、清华等大学以及中学的学生代表看了后都觉得很震惊、很震撼,有年轻人说要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价值观。

  

1ͼƬ1.png

  这部作品出来快一年,因为没有上千万的宣传发行费用,无法进入院线市场。现在大家都在埋怨没有好作品,但是当好作品出现的时候,却没有人来推广和宣传。官方宣传部门和意识形态管理部门,也不支持、帮助拓展渠道。所以艾辛只能自己带着影片走进大学,走进一些集体活动场所,给青年学生放影片、做演讲。她感觉很无奈、很孤独、很悲哀。

  有多少同志真正关心青年、关心现实、关心未来

  看到艾辛同志的这篇文章,我想到两个类似的例子。2015年,有两位青年才俊出版了两本书,一部是80后青年作家尹帅军著作《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一部是南风窗主笔李北方的《北大南门朝西开》。这两部作品都是帮助青年一代人开眼看世界的好作品,梳理了我们身边的许多谎言和迷信,帮助青年重新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这两部作品振聋发聩、令人耳目一新,不禁为这二位青年的认识感到惊喜!

  但是这两部作品遭遇的命运也都相似,发行之后销路一般。国内外私人资本控制的渠道绝对不可能替他们做宣传推广,官方的宣传部门和意识形态管理部门也没有什么动作。虽然有许多爱国学者大力推荐,虽然很多网友和青年学生的评价都很高,但是网友购书的数量、最终落到青年手中的数量却非常有限,远远赶不上许多畅销垃圾作品的发行量。

  比如曾参与狼牙山五壮士案件的著名战士郭松民先生这样评价尹帅军的著作,“《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一书完全可以作为80后的精神纪录而被载入史册”,“《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一书表明,80后已经接过了思想的火炬。”

  滠水农夫则指出,“谁说我们的时代青年失去了思考能力,谁说我们的时代青年弱不禁风如同温室养大的花朵,谁说我们的时代青年在物欲横流的市场消费主义中麻醉沉迷,恰恰相反,我们的时代青年已经觉醒,他们的先知先觉者已发出时代青年觉醒的宣言书,《错的不是我们是世界》就是这样一篇宣言书。”

  而著名学者汪晖先生则为李北方的作品《北大南门朝西开》作序推荐,“今天的世界何其复杂,又何其需要既不失复杂又不会模糊方向和斗志的声音。对于北方而言,这些文章的结集出版顺理成章,不过是过渡到下一场斗争的界标。岁月流逝,人生易老,但无论何时,那些在耳边嗖嗖而过的响箭,那些响箭击中目标后的颤动,都显示着生命的力量。那是这个世界的真声音,亦即能够在既喧嚣又寂寞的世界里激发更多人——尤其是媒体人——独立思索、坚守信念、追寻真相的声音。”

  但是这些大学者的推荐所产生的效果还是很有限,响应他们的网友并不多。大家都在抱怨没有好作品,但是等到真正的好作品出来的时候,却没有多少人帮忙推广和宣传,没有多少人把这样的好作品送到青年手中。

  当前的爱国网友和左翼人士少说也有十几万、几十万,这些网友和粉丝的近亲和朋友中少说也有几十万、上百万的青年,但是这其中又有多少青年知道这两本书的名字?又有多少网友看过这两本书,主动把这些书送给身边的青年人看呢,帮助身边的青年取得进步呢?

  许多同志和网友只是局限于在网络上看看文章、发发牢骚,说说毛泽东时代多么多么的伟大。在取得一片共鸣之后,便无所作为了。没有多少人真正关心青年、关心祖国的未来、关心现实、关心老百姓关注的现实问题,没有多少人真正运用自己的资源和影响力去影响青年。他们是生活在过去,而不是生活在现在,不是着眼未来。

  

1ͼƬ1.png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未来,若是我们的青年不能觉悟,中国的未来会怎样呢?

  我们有这么多的红色网友,不过多数网友都是中老年同志。如果每个同志都能影响一两位青年,那么中国将会出现多少进步青年。如果我们有10万具备坚定信仰的的进步青年,中国的面貌一定会焕然一新,一定可以粉碎一切和平演变,并且震慑住国内的贪腐势力。退一步讲,即使我们只有3000比较有战斗力的进步青年,也可以极大的改善目前的网络环境、媒体环境、文化环境。可是现实却是80后90后进步青年的数量非常非常有限,有战斗力的更是寥寥可数。每次活动和会面,基本都是老同志。

  

1ͼƬ1.png

  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中华

  许多大家总在说左翼的力量很小,但是问题是,我们每一天有没有努力的去扩大我们的影响力呢?我们有没有用最好的作品去影响青年,让他们加入我们的队伍呢?

  一位老教授教育青年的方法

  我认识一位湖北教授,这位教授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去年我参加他70岁的生日活动,他的许多学生从全国各地赶回来,集体为老师祝寿。他门下有约200个硕士博士研究生,这次自发赶回来的就有一百多位,这在当前导师和教授成为老板和资本家、师生关系沦为冷漠的利益关系的学术界,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了。既有年过半百的学生,也有二十岁刚出头的研究生,当时的场面非常感人,许多人回忆起老师当年循循善诱教育他们的情形都感动的流泪了。这位老教授是怎么进行教育工作,怎么影响身边的青年的呢?

  他会和学生交流思想,会和他们谈心,会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给他们做出许多具体的指导意见。而在关于世界国家社会等重大问题方面,他则会采用一套教育方法,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让学生阅读、观看许多优秀的影视和图书作品。

  诸如关于颜色革命的影片《居安思危I——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还有反映革命和战争年代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红色摇篮》、《井冈山》、《星火》、《长征》、《延安颂》、《三大战役》、《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等。除了这些比较传统的作品之外,也有反应青年生活的作品,比如《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此外他还会共享许多新闻和资料。

  一些学生最初观看这些历史影片的时候可能还会不适应,但是等到学生们坚持看完这些作品之后,思想上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对国家和社会都会有许多新的认识。当然了,不是每个学生都会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同学们都会成为一个非常正能量的人,愿意为国家和社会服务。

  一个老师能培养教育出这么多的好学生,真可谓桃李满天下。这样的一生是幸福的!

  

1479536946111521.png

  如果我们的爱国网友和马克思主义者中十分之一的人能这么做,不需做到这位老教授的程度,只要做到他十分之一、几十分之一的程度,那么我们将会影响多少青年呢?这个数字一定是非常可观的!而这些青年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中,一定会彻底改变中国的面貌,让中国焕然一新!历史上的变法和革新都是如此,都是要首先教育出一大批的青年,让青年在未来去改变世界。舍此之外没有其他途径。

  靠国内外资本,我们是不可能培养教育出一大批好青年的。这些资本媒体天天想的是如何毒害我们的青年。那么靠国内各级政府部门、国企、教育宣传机构行吗,等待未来习总主席鞭策他们转型后,再大规模的培养教育青年?我估计等到他们真的开始转型,黄花菜也都凉了,中华民族革新的最后时机已经失去。

  国内外资本集团攻击国企这么多年,又有那几个国企和地方政府部门旗帜鲜明的站出来,捍卫国有企业和社会主义呢?相反,我们倒是看到许多部门在浑水摸鱼搞私有化。习总上台已经三年,但是我们的教育部门又有什么改善,有多少学校领导都是在阳奉阴违?所以,靠他们是远远不行的。

  历史上的革新和变法都是生死竞赛,生死竞赛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只能靠自己,只能拼尽全力先培养教育出一大批青年。

  爱国企业、红色企业需要支持新时期的文化变革

  在分田到户后的今天,中国还有集体村庄、红色村庄上万个。诸如华西村、南街村、大寨等百强村,其实都是集体村庄。在集体村庄之外,我们还有不少的红色企业和爱国企业。其中许多还是很有实力的。这些实体在未来的变革中应该肩负什么样的责任呢?

  17、18、19世纪的欧洲,资产阶级在进行资产阶级革命之前,已经培养教育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和文化人,诸如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雨果、乔治·桑等等都是其中的伟大代表。当时兴盛的许多沙龙,都是资产阶级的力量支持的,历史上伟大的启蒙运动也是他们在背后推动。

  

1ͼƬ1.png

  资产阶级很清楚,没有代表他们利益的文化,他们不可能取得革命的胜利。

  今天亦是如此,没有代表社会主义和人民利益的文化和知识分子,那么中国改革的方向就不会扭转到正确的轨道上。习总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一系列重大表示,也会无法落实。今天中国的一系列革新就会失败!

  而在这方面,我们的许多红色企业和爱国企业,是不是应该有一番大的作为。是不是应该支持一批社会主义的文化、艺术、教育、学术项目,是不是能够支持一些青年新秀创作出一批文化和影视作品,在当前西化严重的教育界、文艺界、媒体界打出一片天地来!

  17、18、19世纪的资产阶级就是这么干的,他们创造了一大批代表自身利益的进步的文化、艺术、理论和学术作品,推动了历史的进步;今天的国内外资产阶级也是这么干的,他们制造出一大堆代表自身利益的垃圾文化,搞乱了青年和民众的思想和情感,消灭了他们的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让青年和民众沦为物质欲望的资本主义文化的奴隶。

  那么今天的无产阶级和爱国力量是不是也应该主动作为,有计划有步骤的制作我们的文化作品,并将其推广到群众和青年中间,帮助青年认识自我、认识世界。新时期的文化建设,我们应该根据新时期的特点,主动制作一些青年人爱听、爱看、容易接受的作品,要改变我们的话语和表达方式,让青年人做主角,而不能总是以缅怀过去为主角。

  历史没有捷径。如果具备经济实力的红色实体不采取足够的措施,不去支持我们的文化,而仅仅只是依靠一些网友和穷酸书生自发的在网络上发一通议论,而不是根据当前的现实和青年的状况,进行系统性的文化建设、学术建设、理论建设、制度建设,进而推动实践层面的革新,那么中国又怎么可能有好的未来呢?

  爱国企业和左翼内部需要共享资源、共谋发展

  在今天这个世界,国内外的资产阶级早已经联合起来了。诸如什么泰山会等等,都是国内大资产阶级的联合会。他们在中国内部攻城略地,一次次做出战略性的大手笔。

  但是我们的爱国企业和左翼内部却只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相互之间既没有什么经济上的相互扶助,人才、科技、产品、资本、商业和市场渠道等领域也没有什么合作。

  设想一下,如果全国十分之一的集体村子都能销售南街村的方便面和啤酒,靠着这些村子的强大辐射作用,南街村方便面和啤酒的销售量将会增加多少。如果能够在人才、科技、产品、市场、资本等方面合作,那么其经营规模会不会迅速扩大?

  

1ͼƬ1.png

  

1ͼƬ1.png

  另外,今天许多红色村庄和企业也陷入了发展瓶颈,在诸如管理模式、接班人制度、产业转型、科技创新等方面遇到一些问题。那么左翼的企业、科技工作者、学者是不是可以针对这些问题组建一个常态的碰撞和交流平台,进而推进管理模式的变革、产业的转型。

  还有,左翼和爱国企业内部是不是可以组建融资和投资平台,在高新技术等前沿领域占据一席之地?诸如华西村等,目前处于产业转型的阶段,想要淘汰旧的钢铁等过剩产能,但是新的可以投资的产业却没有找到。手中有现金,却不知道用在哪里。我们是不是可以针对这些问题组建一个交流和碰撞的平台,把有限的资源和力量整合起来,做一些更大的事情。

  今天的世界正处在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前夜,未来的二十年,我们的企业管理模式、产业发展、人才培养、投资融资等方面都会出现巨大的变革。在这种大背景下,传统的红色村庄和爱国企业应该如何提前应对、布局,就成为一个极为重要的事情。

  以上是关于左翼和爱国力量发展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以供大家交流、碰撞、思考。希望能引起各位网友、企业家、学者的重视,促成社会主义事业的大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