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革命怎么这么难?学习列宁的“进一步,退两步”

2021-01-29 11:37: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斗私批修
点击:    评论: (查看)

  列宁说,进一步,退两步……在个人的生活中,在民族的历史上,在政党的发展中,都有这种现象。俗话讲,一辈刚强,十辈窝囊。殷实之家,易出纨绔!高干子弟是一大祸害!继续革命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民主派同路人不想前进了转变为革命的对象!和平的考验成了最严峻的考验!对修正主义的祸害,仅有正面批判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人民经受切身的感受!马克思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列宁斯大林创立了16个加盟共和国的苏维埃联盟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其修正主义后继者,一个比一个糟糕,直到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叶利钦休克疗法,把苏联弄了个四分五裂,沦落为赤贫的三流穷国家!都是后继者无人的历史教训!杜鹃山上雷刚讲,革命为什么这么难?盖因出现叛徒温其久!列宁建党时期“进一步,退两步”,盖因机会主义路线一退再退!马克思身后,冒充马克思主义者的比比皆是,其实是修正主义跳蚤!社会主义苏联解体,更因修正主义和平演变的大退特退!

  列宁的“进一步,退两步”的最后一部分是:新《火星报》。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对新《火星报》的机会主义予以了犀利的抨击!

  1,具有伟大意义的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的分裂

  引文“正是这种对抗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为什么现代社会民主党已经划分成革命的(或正统的)和机会主义的

  (修正主义、内阁主义、改良主义的)两派,而这种划分也在我们俄国近十年来的运动中充分地显露了出来。同时大家又知道,社会民主党正统派所代表的正是运动中的无产阶级倾向,社会民主党机会主义派所代表的则是民主知识分子倾向。”

  现代社会民主党的多数派,以列宁为首,是原社会民主党“正统的”继承者,“代表的正是运动中的无产阶级倾向”。少数派是修正主义的改良派!“代表的则是民主知识分子倾向”。这不是主观的随意的“划分”,而是“俄国近十年来的运动中充分地显露出来”的必然!

  2,孟什维克派没有真理,“只好重复机会主义词句,只好向后退”!而且退到“遥远的过去找到一点什么理由来替自己的立场辩护”!

  引文“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就得讲什么样的话。所以他们只好重复机会主义词句,只好向后退,以便从遥远的过去找到一点什么理由来替自己的立场辩护,但从代表大会上的斗争来看,从代表大会上形成的党内各种不同的色彩和派别划分来看,这个立场是无法辩护的”

  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什么“路线”走什么路。孟什维克派没有真理,“只好重复机会主义词句,只好向后退”!而且退到“遥远的过去找到一点什么理由来替自己的立场辩护”!  

  3,修正主义不仅在理论上向改良主义倒退,而且在实践上向无政府主义倒退

  引文“尽人皆知,新划分的根据是组织问题上的分歧,这种分歧是由组织原则(党章第1条)的争论开始,

  而且只有无政府主义者才干得出来的“实践”作为结束。经济派和政治派之间的旧划分的根据主要是策略问题上的分歧。”

  修正主义不仅在理论上向改良主义倒退,而且在实践上向无政府主义倒退——用无政府主义分裂党的组织!

  多数派与少数派的“划分”实质上是“组织问题上的分歧”导致组织上的决裂!这与“策略问题上的分歧”是不同的。孟什维克派却混淆新旧两次“划分”,而抹杀“新划分”的重要意义!

  4,列宁讥笑孟什维克为“居然因留级而骄傲和自夸的人”

  引文“对于那些在考试句法时没有及格而现在居然因留级而骄傲和自夸的人,又能说些什么呢?”

  5,“组织原则问题上”的机会主义者和“组织中的行动上”的无政府主义者——这就是“加深的社会民主主义”

  引文“阿克雪里罗得同志在组织原则问题上的议论象一个机会主义者,而在组织中的行动象一个无政府主义者。而现在,他又在加深社会民主主义了”

  6,新《火星报》跟在孟什维克后面成为为孟什维克辩护的“尾巴主义”

  引文“新《火星报》也是用一种所谓党纲比党章重要、党纲问题比组织问题重要的庸俗议论,来替某一部分社会民主党人在组织问题上的错误辩护,替某些同志的那种导致无政府主义空话的知识分子的不坚定性辩护!这难道不是尾巴主义吗?这难道不是因留级而自夸吗?”

  7,党的团结的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一是党纲问题上和在策略问题上的政治路线的一致,二是组织上的统一

  引文“在党纲问题上和在策略问题上的一致是保证党内团结,保证党的工作集中化的必要条件,但只有这个条件还是不够的。为了保证党内团结,为了保证党的工作集中化,还需要有组织上的统一,而这种统一在一个已经多少超出了家庭式小组范围的党里面,如果没有正式规定的党章,没有少数服从多数,没有部分服从整体,那是不可想象的。”

  8,少数派一退再退,新“火星报”用庸俗的空话为“倒退辩护”

  引文“我们制定了把一切小组融为一体的统一组织的形式。现在却有人把这些形式破坏了一半,把我们拉向后退,退到无政府主义的行为,退到无政府主义的空话,退到恢复小组来代替党的编辑部,而现在又用什么识字课本比句法更能促使文理通顺来替这种倒退辩护!”

  9,策略问题上的尾巴主义复活为组织问题上的尾巴主义

  引文“三年前在策略问题上盛行一时的尾巴主义哲学,现在又在组织问题上复活了。”

  10,修正主义的老伎俩——用一般“过程”模糊问题的实质!用“形式不过是形式”的轻蔑说辞来贬低“组织统一”的重要性,而为“从较高级的形式拉回到较原始的形式上去”进行辩护!

  引文“人们把我们从较高级的形式拉回到较原始的形式上去,并且还为此辩护,说什么思想斗争是一种过程,而形式不过是形式。这和克里切夫斯基同志很久以前把我们从策略-计划拉回到策略-过程上去是一模一样的。”

  11,“组织和纪律”恰恰是无产阶级转变为物质力量的重要条件!

  引文“无产阶级是不怕组织和纪律的!无产阶级是不会去操心让那些不愿加入组织的大学教授先生和中学生先生因为在党组织的监督下工作,就被承认为党员的。无产阶级由它的全部生活养成的组织性,要比许多知识分子彻底得多。对我们的纲领和我们的策略已经有所认识的无产阶级,是不会用形式不如内容重要的口实来替组织上的落后辩护的。并不是无产阶级,而是我们党内某些知识分子,在组织和纪律方面缺乏自我教育,在敌视和鄙视无政府主义空话方面缺乏自我教育。”

  只有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才“怕组织和纪律”,而“组织和纪律”恰恰是无产阶级转变为物质力量的重要条件!当然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性组织,是在无产阶级觉悟基础上的自觉纪律!无产阶级的组织性是“由它的全部生活养成的”!无产阶级是“敌视和鄙视无政府主义空话”的!正是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在组织和纪律方面缺乏自我教育”,反而欣赏无政府主义的空话!

  12,路线分歧根源于阶级地位的不同

  引文“党的组织在他们看来是可怕的“工厂”;部分服从整体和少数服从多数在他们看来是“农奴制”,他们一听见在中央领导下实行分工,就发出可悲又可笑的号叫,反对把人们变成“小轮子和小螺丝钉”,他们一听见别人提起党的组织章程,就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轻蔑地说完全不要章程也可以。”

  13,章程不是“限制党”,而是“用广泛的党的联系来代替狭隘的小组联系”

  引文“正式章程所以必要,正是为了用广泛的党的联系来代替狭隘的小组联系。”

  14,“真正的政党的形成”建立在无产阶级觉悟的基础之上,不讲无产阶级阶级性,哪有真正共产党的形成?

  引文“随着我们真正的政党的形成,觉悟的工人应当学会辨别无产阶级军队的战士的心理和爱说无政府主义空话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心理,应当学会不仅要求普通党员,而且要求“上层人物”履行党员的义务,应当学会象他很久以前蔑视策略问题上的尾巴主义那样,来蔑视组织问题上的尾巴主义!”

  “真正的政党的形成”建立在无产阶级觉悟的基础之上:无产阶级要学会辨别无产阶级军队的战士的心理和爱说无政府主义空话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心理;学会要求“上层人物”履行党员的义务;学会蔑视策略问题上的尾巴主义和蔑视组织问题上的尾巴主义!

  不讲无产阶级阶级性,哪有真正共产党的形成?

  15,共产党内的机会主义“总是维护一种落后”

  引文“任何一个党的机会主义派总是维护任何一种落后表现,为它辩护,无论在纲领方面、策略方面或组织方面都是如此。”

  16,旧《火星报》是革命的,新《火星报》是机会主义的。

  引文“经过旧《火星报》三年来的宣传揭露,自治制已经名声很坏了,因此新《火星报》公开维护自治制未免还有些害羞;它还硬要我们相信它喜欢集中制”

  旧《火星报》是革命的,新《火星报》是机会主义的。旧《火星报》的革命批判,批臭了“自治制”;新《火星报》羞羞答答维护自治制!

  17,可笑的“部分对整体关系”中的“自治”

  引文“他们令人可笑地竭力证明:部分不应当服从整体,部分在决定自己对整体的关系时可以有自治权”

  18,维护自治制是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所固有的根本特征

  引文“应当指出他有维护自治制、反对集中制的明显倾向,这种倾向是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所固有的根本特征。”

  19,政治路线上的机会主义与策略上的机会主义和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相联系

  引文“纲领上的机会主义,自然是同策略上的机会主义和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相联系的。”

  20,修正主义各个方面的特征

  引文“谈到同机会主义作斗争,任何时候都不应当忘记整个现代机会主义在各个方面表现出来的特征:模棱两可,含糊不清,不可捉摸。机会主义者按其本性来说总是回避明确地肯定地提出问题,谋求不偏不倚,在两种互相排斥的观点之间象游蛇一样蜿蜒爬行,力图既“同意”这一观点,又“同意”另一观点,把自己的不同意见归结为小小的修正、怀疑、天真善良的愿望等等。”

  21,修正主义一退再退的“否定”的“量变”转变成了本质的反动!

  引文“量转变成了质。发生了否定的否定。所有受到委屈的人忘记了相互间的嫌隙,痛哭流涕地彼此拥抱在一起,并扯起了旗帜,举行“反对列宁主义的起义””

  22,机会主义为“个人错误辩护”是诡辩术,而不是辩证法!

  引文“真正的辩证法并不为个人错误辩护,而是研究不可避免的转变,根据对发展过程的全部具体情况的详尽研究来证明这种转变的不可避免性。”机会主义为“个人错误辩护”,为路线错误辩护,是倒退的诡辩术,常常冒充辩证法,而绝不是辩证法!“真正的辩证法”是前进的辩证法,“是研究不可避免的转变,根据对发展过程的全部具体情况的详尽研究来证明这种转变的不可避免性”!

  23,区分真假革命,首先就要区别是革命路线还是机会主义路线!是“革命原则还是机会主义原则”?

  引文“有的革命类似反动。为了断定一次具体的革命究竟是向前还是向后推动了“世界”(我们党),就必须知道实行变革的实际力量究竟是党内的革命派还是机会主义派,就必须知道鼓舞战士的究竟是革命原则还是机会主义原则。”倒退冒充“革命”,反党冒充“自我革命”,无不是“类似反动”的“革命”!区分真假革命,首先就要区别是革命路线还是机会主义路线!是“革命原则还是机会主义原则”?

  24,新旧《火星报》是根本路线的对立!革命教人真理,机会主义“教人去学处世秘诀”,产生“政治上的伪善”

  引文“旧《火星报》曾教人学会革命斗争的真理。新《火星报》却教人去学处世秘诀:忍让与和睦相处。旧《火星报》是战斗的正统派的机关报。新《火星报》却使机会主义死灰复燃——主要是在组织问题上。旧《火星报》光荣地遭到了俄国机会主义者和西欧机会主义者的憎恶。新《火星报》“变聪明了”,它很快就会不再以极端机会主义者对它的赞扬为耻了。旧《火星报》一往直前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言行一致。新《火星报》,它的立场的内在的虚伪性,必然产生——甚至不以任何人的意志和意识为转移——政治上的伪善。”

  25,一方面是革命的艰难的进步,一方面是机会主义一退再退的堕落

  引文“进一步,退两步……在个人的生活中,在民族的历史上,在政党的发展中,都有这种现象。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原则,无产阶级的组织和党的纪律,必定获得完全的胜利,怀疑这一点,即使是片刻怀疑,也是一种行同严重犯罪的意志薄弱的表现。”

  一方面是革命的艰难的进步,一方面是机会主义一退再退的堕落!但是,无产阶级的组织和党的纪律,必定获得完全的胜利!对此,“即使是片刻怀疑,也是一种行同严重犯罪的意志薄弱的表现”

  26,修正主义“无能为力地屈从于资产阶级”“不加批判地接受资产阶级民主派的观点”“削弱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武器”

  引文“机会主义的严重危害性:机会主义在组织工作方面也象在我们的纲领和我们的策略方面一样无能为力地屈从于资产阶级心理,一样不加批判地接受资产阶级民主派的观点,一样削弱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武器。”

  27,无产阶级所以能够成为而且必然会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就是因为它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形成的思想一致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固的,这个组织把千百万劳动者团结成一支工人阶级的大军引文“无产阶级在争取政权的斗争中,除了组织,没有别的武器。无产阶级被资产阶级世界中居于统治地位的无政府竞争所分散,被那种为资本的强迫劳动所压抑,总是被抛到赤贫、粗野和退化的“底层”,它所以能够成为而且必然会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就是因为它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形成的思想一致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固的,这个组织把千百万劳动者团结成一支工人阶级的大军。”

  28,不管多大的“曲折和退步”,无产阶级“这支大军一定会把自己的队伍日益紧密地团结起来”!

  引文“不管有什么曲折和退步,不管现代社会民主党的吉伦特派讲些什么机会主义的空话,不管人们怎样得意地赞美落后的小组习气,不管他们怎样炫耀和喧嚷知识分子的无政府主义,这支大军一定会把自己的队伍日益紧密地团结起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