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郝贵生:社会科学领域里最容易歪曲和混淆的一些基本概念(上)

2021-07-31 14:35: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形式逻辑认为,任何一门学科都有三种抽象的思维形式存在,一是概念,二是判断,三是推理。毛主席也说过,认识的真正任务在于经概念而达于思维,思维就是人在脑子中运用概念以做判断和推理的功夫。不同的概念组成判断,不同的判断组成推理。形式逻辑是研究思维形式的科学,也就是研究概念如何组成判断,判断如何构成推理。但推理的前提是判断,判断的前提是概念。所谓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或特有属性的最基本的思维形式。任何概念都有特定的内涵及外延属性。现实生活中,在一种文化体系中,由于种种原因,允许一个概念有多种含义。同时在历史的发展中,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也在变化。但在任何一门学科体系中,“概念”只能有一种特定的确切的含义。如果用日常生活含义解读科学概念、用历史上曾经有的含义解读今天作为一门科学的概念的含义,或用主观主义的理解解读科学含义等等,也就是歪曲、混淆科学概念的科学含义。那么由这样的概念组成的判断一定是错误的,由这样错误的判断组成的推理更是荒谬的。但是笔者在多年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发现这种基本概念的歪曲和混淆的现象而导致判断错误、推理错误的理论研究文章和著作比比皆是。这也是当今社会科学研究中垃圾论文、垃圾著作泛滥成灾的极其重要原因。笔者以大家所熟悉也是最常用的社会科学研究中最基本概念说起。首先这里先讲五个基本概念。

  第一,“马克思主义”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是毛主席新中国成立之前讲的关于中国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的根本原因的最著名的一个论断。也正是从十月革命后,中国共产党人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马克思主义。自此,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在自己的党章中都明确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同时,新中国成立之后,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也取得了极其辉煌无比的巨大成就,其重要原因也是由于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与中国革命建设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导。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含义在毛主席著作和党的各种文件中阐述得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毛泽东去世之后,尽管党章中还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但现实生活中,其科学含义已经不同程度的被歪曲了。大家知道,“马克思主义”实际是对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一种科学体系的总的概括。列宁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马克思主义是一门非常深刻、全面的学说。”同时还指出,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是马克思主义。毛主席依据对《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说过一句著名的论断,马克思主义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一句话:造反有理。所谓“造反有理”,就是被压迫阶级和人民要革命,要推翻剥削压迫制度,建立没有剥削压迫的共产主义制度。笔者依据对《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及其它马列著作毛泽东思想的研究,曾经给马克思主义下过一个定义即:“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以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的关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自己解放自己的开放的发展的科学体系。”其核心思想是关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和一切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自己解放自己的科学体系。马克思主义是批判地继承了人类思想的优秀成果特别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关于“自由、平等、博爱”的人道主义、人本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包含了自由、平等、博爱的理论,但不能归结为“自由、平等、博爱”。马克思主义主要是用唯物史观的社会基本矛盾和阶级斗争学说解读“自由、平等、博爱”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对马克思主义歪曲最主要表现就是否定和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第二国际的伯恩施坦鼓吹“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列宁批判说:“伯恩施坦的这句风行一时的话,要比许多长篇大论更能表明修正主义的实质。临时应付,迁就眼前的事变,迁就微小的政治变动,忘记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忘记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整个资本主义演进的基本特点,为了实际的或假想的一时的利益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就是修正主义的政策。”(《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页)“在政治方面,修正主义确实想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即阶级斗争学说。”(《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6页)当今社会对马克思主义歪曲和混淆的最主要表现也是自觉不自觉地把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人本主义的自由、平等、博爱、幸福等普世价值理论解读马克思主义,阉割马克思主义革命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灵魂和精髓,根本否定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同时解读我们党的奋斗的大目标和最高纲领的“初心和使命”也不是阶级斗争的消灭私有制的马克思主义,而是否定和取消阶级斗争的抽象的人道主义的幸福观的歪曲的马克思主义。尽管某些权力者、主流媒体及一些所谓“马克思主义学者、教授”的马克思主义词句喊得震天响,但不讲阶级斗争和消灭私有制的“马克思主义”绝不是革命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以这种所谓“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依据推理证明一些社会问题不可能是科学的结论。

  第二,“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对于共产党人也是再熟悉不过的基本概念了。共产党人也一直在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今天的主流媒体也天天讲、篇篇讲“社会主义”,但笔者总感到,这些所使用的“社会主义”概念已经与《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含义相差甚远了。

  “社会主义”在《共产党宣言》之前已经有两种人使用过。一是空想社会主义。其产生于资本主义发展初期逐步代替封建主义的过程,这种社会思潮要求用平等的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去代替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这是一种历史的进步。这种“社会主义”最初的含义有三点:一是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否定,二是主张自由、平等,三是主张消灭私有制。如最早出现的以莫尔、康帕内拉为代表的空想“社会主义”的内涵就是如此。欧文、付立叶、圣西门为代表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也基本是在上述三种含义基础上使用“社会主义”的。二是19世纪初期产生了形形形色的如《共产党宣言》中批判的反动的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等等。他们不同程度地也批判了资本主义,但他们不主张消灭私有制,或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或用封建主义所有制取代资本主义所有制。这实质是偷换了“空想社会主义”中的“社会主义”的内涵,是一种历史的倒退和程度不同的反动。马克思恩格斯写作《共产党宣言》时不主张用“社会主义”概括自己的学说,而使用“共产主义”概念,但到19世纪60 、70年代之后,也开始用“社会主义”概念表述自己的学说。恩格斯1888年英文版《共产党宣言》的《序言》对此做了详细的说明。但马克思恩格斯使用“社会主义”并没有否定三大空想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的基本含义,他们否定的是空想社会主义的哲学依据和现实基础,而主张用唯物史观解读“社会主义”,把“社会主义”看做人类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必然现象,看做对资本主义发展和阶级斗争现状研究的结果,看做依靠无产阶级阶级斗争实践才能实现。这种社会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消灭私有制”,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发展生产力和消灭阶级,最终实现没有剥削压迫的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这在《共产党宣言》中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中国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本质在上述意义上使用“社会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成立时一大党纲确立的初心就是“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和消灭阶级”。任何离开“消灭私有制”、离开“无产阶级专政”、离开“消灭阶级”使用“社会主义”都是偷换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科学含义,都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偏离或背叛。

  凡是不讲消灭私有制、不讲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都是假社会主义。虽然也在千遍万遍讲这种特色或那种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判断和推理做出的一切结论都不是科学的结论。

  第三,“政治”。

  “政治”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独特的概念。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著作《政治学》开始使用“政治”概念,其中重要的含义就是城邦中的公民参与统治、管理各种公共生活的行为的总和。后人把这种统治管理公共生活的制度就称之为政治制度,把专门从事统治、管理公共生活的人称之为政治家。文艺复兴以后,一些资产阶级思想家认为,政治是“关于实际治理国家事务的职务或活动的知识”,政治是“国家”的活动,政治是“人与人之间关系中的权力现象”,政治是“对社会价值的权威性分配”,政治是“统治与服从的关系”等等。中国古代先秦时期就出现过“政治”一词。这里的“政治”实际也是由“政”与“治”二字构成的。“政者事也”,主要指国家的权力、制度、秩序、法律等。“治者理也”,主要指管理和教化人民。结合起来,政治就是“管理和治国之道”。孙中山这样说过:“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以上所有对“政治”的解读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其存在三大缺陷:一是停留在现象的直观描述上,过于肤浅,如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提纲》中第一条批判旧唯物主义对事物、现实、感性只是从直观和客观的方面去理解,而没有从人的实践活动和主体方面去理解。二是孤立地认识“政治”现象,没有揭示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政治”现象与其它社会现象之间特别是经济现象之间的内在有机联系。三是没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认识“政治”现象的根源及本质。

  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认识“政治”的本质,笔者认为“政治”有四层基本含义:其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其二,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其三,在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无产阶级专政。其四,政治就是讲政治挂帅。共产党人讲政治挂帅就是讲无产阶级政治挂帅。离开这四点基本内容,就绝对不是讲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的“政治”含义。毛泽东时代使用“政治”概念,就是在上述四种基本含义基础上讲的。但毛泽东去世后,虽然领导人讲话和主流媒体也多次使用“政治”概念,如“三讲”活动中的“讲政治”、“四个意识”中的“政治意识”。这无疑是正确的。但笔者发现几乎所有对“讲政治”中的“政治”、“政治意识”中的“政治”的解读都不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联系起来,更不讲“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不讲人民当家做主。同时还专门把“政治意识”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思想划清界线而对立起来。这实质都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的“政治”概念的歪曲,都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概念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政治”概念混淆起来。如此把非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概念作为论述共产党人社会科学问题和指导实践的理论依据和前提,不可能做出科学的结论来。

  第四,“阶级和阶级斗争”

  阶级和阶级斗争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观点。这在《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第一句话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讲到,自原始社会解体以来,人类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1852年在致魏德迈的信中也讲到,资产阶级思想家已经发现了人类社会阶级斗争的客观事实,阶级斗争问题上的马克思的新贡献在于:“(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47页)但最近几十年我们号称“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流媒体却不愿讲、不敢讲也不允许讲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因为他们否定了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和阶级斗争学说。同时他们认为,今天时代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时代,阶级的根本对立已经不同程度为阶级合作所代替,已经为“共命运”的共同体所代替,社会主义可以和帝国主义和平共处、公有制和私有制可以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不需要通过暴力革命和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消灭私有制”来实现共产主义。二是他们认为,国内虽然还存在不同的利益集团,但这是阶层的不同,而非阶级的不同。三是把文革期间存在的个别武斗现象、人整人、人批人现象都看做“阶级斗争”的本质,是违反“人性”的东西。今天谁讲“阶级斗争”,谁就是“人整人”,就是破坏社会稳定。“阶级斗争”理应彻底抛弃之。这些荒谬观点完全是对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的歪曲和根本否定。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任何活动都同人的利益有关,原始社会人的利益虽然不同同但不存在根本对立的利益集团。私有制产生之后,就形成了在生产关系中由于对生产资料的占有不同、生产中的地位不同、作用不同、分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这就产生了利益根本对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人类社会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就是阶级社会基本矛盾的集中表现。人类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最终通过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实践和“消灭私有制”、“两个决裂”实现共产主义。私有制没有消灭,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就没有消灭。无产阶级也只有依靠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在私有制没有彻底消灭和共产主义没有最终实现之前,阶级和阶级斗争不可能消灭,任何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和鼓吹阶级合作的超阶级观点都是错误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戈尔巴乔夫的“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新思维”就是否定阶级斗争的典型的错误思潮。如果是打着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旗号宣扬这种观点,那就是典型的修正主义和假社会主义观点。列宁说,任何非阶级的政治和非阶级的社会主义都是纯粹的胡说八道。当前中国主流媒体基本不讲阶级和阶级斗争,又大肆讲政治和社会主义,难道不是列宁所说的“胡说八道”吗?同时,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观点和方法。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看来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426页)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一切离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认识当今社会历史、社会现象、世界形势特别是中美关系的学说,都是一团浆糊。

  第五,“政党”

  阶级和国家不是人类从来就有的现象,是人类进入私有制之后产生的历史现象。“政党”也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历史现象。但它的产生不是私有制和阶级对立产生之后,而是阶级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末期,伴随着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实践中产生的社会现象。人类社会最早出现的现代意义的政党是资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后的产物,也就是英国17世纪70年代新兴资产阶级与封建贵族阶级如此尖锐激烈的斗争期间,出现了代表新兴资产阶级利益的“辉格党”和代表封建旧贵族阶级利益的“托利党”。“政党”的最典型特征是其鲜明的阶级性。当资产阶级反对封建贵族的阶级斗争逐步取得最终胜利的时候,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斗争也逐渐显露和激烈起来。于是就产生了代表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如英国的宪章派、流亡到法国的德国《正义者同盟》等。马克思、恩格斯1845年开始接触“正义者同盟”,1847年又参加并开始改造这个同盟,且为其撰写了政治纲领即《共产党宣言》,由此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一开始就明确揭示共产党人的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85页)同时《宣言》认为,共产党人实现无产阶级根本利益,一是需要科学理论的指导,“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85页)二是有共产党奋斗的最低纲领即“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同上)和最高纲领即“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同上,第286页)《宣言》这里直接了当地揭示了共产党人的无产阶级阶级属性,同时把无产阶级阶级属性与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和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的最高纲领最终目标看做完全是一个问题。不讲共产党的阶级属性,只讲共产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是错误的。不讲共产党人必须以阶级斗争为核心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只讲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也是错误的。“共产党”就是“共产主义的党”,《宣言》这里明确把“共产主义”、“共产党人”奋斗的最高纲领界定为“消灭私有制”。所以共产主义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私有制就是共产主义。入党誓词中讲“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就是为“消灭私有制奋斗终身”。但是在我们的主流媒体中也是天天讲“共产党”和“党的领导”,讲“共产主义”,但却只字不提“消灭私有制”、不提“消灭阶级”,只讲抽象的“人民幸福”和“民族复兴”。这难道不是偷换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的科学含义吗?这样使用“共产党”概念即使重复千千万万遍,能够推出科学的真理和结论吗?

  2021年7月30日

    【文/郝贵生,大学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