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重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2020-11-03 18:04: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部手稿阐述了与唯生产力论,科学技术工具至上论不同的历史观。这是马克思哲学奠基之作,阐述了劳动创造是人类发展的本质,劳动创造不但是人类生活的基础,还是人类思维脱离动物意识的必经之路。因此手稿是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基础。

  当前马克思主义遭到贬低篡改,共产主义运动在当今处于低谷。重估手稿,对于劳动者解放道路至关重要。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如果解释成物质决定一切,那就与物质本体论同流合污,与资产阶级理论殊途同归。解释成物质生产决定,把物质生产看做是纯物质运动,与物质决定论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关系,大同小异。而这种解释正是苏东坡的哲学根源。

  只有把物质生产看做是思维与物质活动对立统一的活动,相辅相成的活动,才能破解苏东坡的覆辙。也就是说人具有思维与物质双重本质,劳动是人的思维与物质肉体共同运作的过程。我们的经济学家,把劳动看成是原子,是不可拆解的基本单位。这毫无疑问是错误的。新旧石器,金属冶炼到现代电子芯片原料-晶体棒,时空间隔以10倍缩短。这样的加速正说明思维意识传承的比重增加,人类对自然认识的传承与积累,社会组织分工的发展。科学技术工具论,虽然承认了人的思维重要想,但他把这种东西看成是人之外独立的存在,没有考虑社会意识传承与社会组织关系。也就是说,他们把科学技术看成物质工具等同地位。

  如果不能理解人的双重本质,只从人本质是社会关系总和考虑,那么从小到蜜蜂,大到狼和猴子们都有社会等级和分工,我们如何能说清人与动物的区别,人这个特殊运动与一般物质运动的区别?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与一般唯物主义肯定不一样,而过去进行了错误的本体论解释。

  哲学每前进半步,都要花费巨大的努力,并且是用旧的概念阐述新的论。黑格尔是如此,费尔巴哈是如此,马克思也是如此。哲学进步与科学不通,哲学新体系总是与就体系连接,不会像科学那样产生完全不同的体系,互相完全对立。用哲学术语判定新旧哲学,哲学体系的差异,说明他们不了解思想和哲学历史。

  经济是近代哲学的重要研究领域,所有纯哲学都是片面或狭隘局部的研究领域。而哲学的第二个重要内容是哲学思想历史。《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正是从这两方面入手,以劳动为关键词,把经济学与哲学连接在一起。不懂经济学及其思想历史,就不肯能理解马克思主义。同样不懂哲学及其思想历史也是如此。我们的哲学家和经济学家,往往是片面的行家,理论上的瘸子,他们解释的马克思主义必然是残缺的。没有深刻的哲学驾驭不了经济学和社会历史,而不懂经济学也就不会有深刻的哲学。马克思能开创一个新的哲学时代,正是他对两方面进行了刻苦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

  马克思哲学不崇拜任何东西,他承认只有人的存在活动是改变思维与物质的关键,是人类的辩证法。辩证法存在于人之内,而不是在外,人类的存在活动本身体现着辩证法。自然辩证法是恩格斯对马克思哲学的补充,是人对自然的思维意识,并不等同于物质运动。也就是说思维不等同于物质。说二者同一,只是说物质运动可认识,而不是说思维与物质是同一物。

  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最大弊端和荒谬,就是把思维与自然物质混淆,然后混淆自然物质与社会物质的区别。这样的思维路线造就了他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唯心解读。把思维归结为物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同样不能正确解读人类社会历史。把物质运动看做人的唯一本质,同样是唯心方式的猜测,这就是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解读社会历史走向唯心论的根源。

  马克思说思维意识是经过特殊加工或改造过的物质。而这个加工和改造历程经历了上百万年,绝不是一两代人能加工改造完成的。思维意识绝不是一般物质运动直接变化造就的,是人们的劳动创造特殊历程造就的。物质自然在前,思维在后,如果截取人类上百万年的存在活动时空,物质直变思维,那就变成自然物质本体论,把人归化到自然物质或动物类的运动,抹杀了人的特殊性运动。这是唯物论解读人类社会历史,变成唯心论的根源,与费尔巴哈殊途同归。

  马克思提出人的本质回归:思维活动与人的物质活动自由结合,二者统一。这是人道,人的发展趋势。理解马克思哲学对人的本质定位,说马克思是人道主义也未尝不可,而且这是最大的、包含全人类的人道主义。一些人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才是彻底的人道主义,而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肤浅虚伪,并不涉及人的全面本质,解决不了思维与劳动分离---根本分工问题。

  马克思哲学对现实有什么意义?首先说国际交往问题。国际贸易是互通有无,但美国对于高科技产品封锁,不卖给你。你就是哭着喊叫都没用,指望换个总统也不会有多大改变,除非五体投地做奴隶。当奴隶绝不是中华民族的选择。那么从人的双重本质考虑,吸取思维,科学成果,转化成为我们的制造,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虽然自行制造周期较长,总比没有好。

  所以我们要搞清开放的目的和本质,而不能本末倒置。GDP是社会物质增加是衡量人民生活改善的标准之一。如果两极分化严重,形成跟随美国方式的资本主义社会,我们恐怕连老二都不能保持,也许做三孙子。GDP的意义何在?《手稿》中一个观点:依附的物质生活,绝不可能有独立的意识和人格,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马克思哲学对于中国历史研究、民族传承优劣方面研究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工具。中国秦时期,尤其以三秦为代表,生产力突飞猛进,为什么没有传承下去?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近200年历史,比商鞅变法(公元前356年)到秦消亡(公元前207年),要长近50年,为什么在生产方式与社会制度方面没有超越?两宋经济飞速发展,航海和商业发达,为什么没有进入资本主义时代?明初一百年也有这样的际遇,但是依然无法突破历史窠臼,为什么?

  单用生产力,生产工具无法解释。只有把生产力不但看做是对自然的认知和劳动创造的结合,同时看做是社会意识形态与社会物质生产力相互影响的结果,才能有合理的解释。中国先秦是思想蓬勃发展时期,感性直观哲学不但有唯物论、唯心论,还有理性哲学萌芽的墨家哲学。封建一统政治,消灭了理性,这就阻挡了科学的产生,只有技术的描述,没有原理研究。外国人说我们有术无学,这个评价有道理。只不过流泛表面,没有看到中国政治经济的深刻问题。秦汉之后的‘理学’,本质上是感性直观的唯心论,与西欧的哲学‘理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些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制度问题,阻碍了华夏民族的发展,不是中国人脑子、智力问题。中国先秦时期,在思维和物质生产能力全方面领先,哲学并不落后,为什么19世纪被弹丸的西方和邻国欺辱,这历史只翻到满清不行,上逆到明也不能说明问题。过分推崇儒家,说明我们缺乏深刻解剖。有什么历史观就会有什么现代观,这二者是相互影响的。新中国建立70年,还没有一部观点合理的中国通史,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哲学界的遗憾。民族复兴,需要知道我们缺少什么,需要如何补充。只从物质生产力上追赶,就会形成追随和依附。只有从人类双重本质上追索政治经济历史,才会提纲挈领,抓住历史变迁的关键问题。回到马克思,要从其哲学奠基之作读起,读第一手文本--原著《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我们将获得启迪。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