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关于《哥达纲领批判》

2020-10-02 14:40: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红心向党
点击:    评论: (查看)

  马克思的著作《哥达纲领批判》是对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根本问题发展的重大贡献,是对修正主义者进行不调和斗争的典范。

  马克思写作《哥达纲领批判》的时代背景是什么?也可以问,马克思为什么要写《哥达纲领批判》,这就要从头说起。

  1869年,由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在爱森纳赫成立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因为在爱森纳赫成立,故称其为“爱森纳赫派,这是继1864年第一共产国际成立后,由马克思关心指导下在德国成立的第一个工人阶级政党。

  真理都是在同谬误斗争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是在同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斗争中发展的。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修正主义也出现了。拉萨尔主义就是当时修正主义的代表。

  1863年5月23日,由德国11个城市的工人代表在莱比锡成立全德工人联合会,由拉萨尔任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全德工人联合会虽然是德国工人阶级独立的政治组织,但在拉萨尔主义影响下缺乏革命思想,修正主义改良思潮严重。全德工人联合会的纲领仅限于争取普选权和议会活动,反对阶级斗争,主张由国家帮助的生产合作社来改善工人的经济生活。这股工人运动中以拉萨尔主义为代表的修正主义思潮受到马克思的批判,由于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全德工人联合会日渐窘迫。

  1875年,受到削弱的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动要求和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合并,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不但同意合并,而且还接受他们的修正主义观点。合并大会于1875年5月22日到27日在哥达召开,合并为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并且在哥达发布合并宣言即《哥达纲领》。

  马克思对两党的合并是赞同的,但是必须坚持原则,尤其是在形势对自己有利的情况下还向弱方进行丧失原则的退让,对此马克思表示极大的愤慨,马克思批评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说:“拉萨尔派的领袖们之所以跑来靠拢我们,是因为他们为形势所迫”,马克思进一步指出: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的行为是“在向那些本身需要帮助的人们(拉萨尔主义者)无条件投降”,“合并这一事实本身是使工人感到满意;但是,如果有人以为这种一时的成功不是用过高的代价换来的那他就错了。”为此,马克思特地写了《对新合并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几点意见》,对新合并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哥达纲领》进行批判,这就是《哥达纲领批判》。

  《哥达纲领》第一条说:“劳动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而有益的劳动只有在社会里才是可能的,所以劳动所得应当不折不扣和按照平等的权利属于社会的一切成员”。

  针对《哥达纲领》第一条第一句话“劳动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马克思针锋相对的指出“劳动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自然界和劳动一样也是使用价值的源泉,劳动本身不过是一种自然力的表现即人的劳动力的表现。但是这句话(指劳动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只是在它包含着劳动具备了相应的对象和资料这层意思的时候才是正确的”,“对那些唯一使这种说法具有意义的条件避而不谈。只有一个人事先就以所有者的身份来对待自然界这个一切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的第一源泉,把自然界当作隶属于他的东西来处置,他的劳动才成为使用价值的源泉,因而也成为财富的源泉(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七页)。”马克思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劳动力不是超自然的,劳动者只有在占有自然界一切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的时候,他的劳动才有价值,才是财富的源泉,失去了自然界的一切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劳动者所有一切劳动“都不得不为占有物质条件的他人做奴隶,他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劳动,因而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生存(《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七页)。”所以《国际歌》才有“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这些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掌握自然界一切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呐喊。

  失去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的劳动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就是累死也改变不了一无所有穷光蛋的悲惨命运。抛弃掌握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孤立的大谈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就如同抛弃生产关系,孤立的大谈生产力作用那样荒诞可笑。《哥达纲领》第一条的第一句话是前提,前提错了后边的什么“有益劳动”什么“无益劳动”,什么“劳动所得不折不扣按平等权利属于社会一切成员”都是劳动者可望而不可及的水中月镜中花,都是骗人的鬼话。

  作为德国第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竟然接受拉萨尔派这一个抛弃阶级斗争的观点,并把它当作党纲第一条,能不引起马克思的愤怒吗?

  《哥达纲领》第二条说:“在现代社会中,劳动资料为资本家阶级所垄断,由此造成的的工人阶级的依附性是一切形式的贫困和奴役的原因”。马克思批判说:“在现代社会中,劳动资料为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所垄断(地产的垄断甚至是资本垄断的基础)。在这里,拉萨尔派仅仅攻击了资产阶级,而没有攻击土地所有者,现在,尤其是英国,资本家多半不是他的工厂所在的那块土地的所有者(《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12页)”。既然劳动资料包括土地,而土地垄断是一切垄断的基础,只攻击没有土地所有权的资本家而不去动摇剥削者垄断的基础的土地垄断,只批剥削者的皮毛,不动摇剥削者的根基,这不是麻痹和软化工人阶级斗志的对剥削者的小骂帮大忙吗?

  《哥达纲领》第三条说:“劳动的解放要求把劳动资料提高为社会的公共财产,要求集体调节总劳动并公平分配劳动所得”。

  “把劳动资料提高为社会的公共财产”,马克思说“应该是说变为公共财产”,“提高”是在原有旧国家政权基础上的修修补补,靠原有的旧国家政权“提高”,这怎么可能呢?靠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来“提高”,旧有的国家政权能答应吗?马克思的这个“变”字改得好,“变”就是变革,就是革命。

  甚么是“公平的”分配呢?马克思质问道:“难道资产者不是断定今天的分配是‘公平的’吗?剥削阶级社会的分配形式是不公平的,而剥削者总认为他们主宰的社会的分配是“公平的”。剥削者这样说,这样认为,而作为一个工人阶级政党把它接过来写在旗帜上挥舞就大错特错了。不但剥削阶级社会的分配是不公平的,虽然社会主义社会比剥削社会的分配公平了许多,但要做到人人都满意的公平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马克思说:“社会主义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这“旧社会的痕迹”就是包括分配方面的各种资产阶级法权,这些资产阶级法权“在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在它经过长久的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出来的形态中是不可避免的。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文化的发展(《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14页)”。所以,人们的活动,尤其在分配方面是不能脱离这个环境的,既然如此,挥舞着不可能实现的“公平的”分配的旗帜其意何如呢?

  在什么时候能实现较为“公平的”分配呢?马克思说:“在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的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14页)”。但是马克思指出:“把所谓分配看作事情的本质并把重点放在它身上,那也是根本错误的。”即使在共产主义社会也会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应把精力放在生产关系的调整上。

  马克思对《纲领》上的“公平的分配”,“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平等的权利”进行剖析批判,马克思指出:把这些陈词滥调写入党纲的人是犯罪,是把资产阶级陈词滥调作为教条强加于我们的党。

  《哥达纲领》第四条说:“劳动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的事情,对它来说,其他一切阶级都是反动的一帮”。

  解放什么?“劳动的解放”此话不通,“解放劳动”更不通。所以马克思批评说:“工人阶级应当解放,解放什么?---‘劳动’。谁能了解,就让他去了解吧!”马克思在对《纲领》中“在同资产阶级对立的阶级中,除了工人阶级外,其余的都是反动的一帮”的这句话进行批判,马克思指出:中间阶级,鉴于他们行将转入无产阶级队伍,所以说“中间阶级同资产阶级一起只组成反动的一帮”是荒谬的。《纲领》的这句话无非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自己孤立自己的左倾关门主义。

  《哥达纲领》第五条说:“工人阶级为了本身的解放,首先是在现代民族国家的范围内进行活动,同时意识到,它的为一切文明国家的工人所共有的那种意图必然导致的结果,将是各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

  马克思批判说:“‘现代民族国家的范围’,例如德意志帝国,本身在经济上处在‘世界市场的范围内’,而在政治上则处在‘国家体系的范围内’,任何一个商人都知道,德国的贸易同时就是对外贸易,而俾斯麦先生的伟大恰好在于他实行一种国际的政策(《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17页)”。作为德国工人阶级政党的纲领竟然把自己的活动囿于德意志帝国俾斯麦首相要求的范围内,这个“各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不是与俾斯麦的大陆政策和在瑞士的小资产阶级共和者、自由主义者“各民族兄弟联合”异曲同工吗?在这个《纲领》第五条里根本不谈德国工人阶级的任务,而空谈没有阶级性的“各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难道德国工人阶级政党的国际职责就是迎合俾斯麦,就是迎合在瑞士的“和平和自由同盟”吗?

  《哥达纲领》第六条说:“德国工人党从这些原则出发,力求用一切合法手段来争取自由国家---和---社会主义社会,废除工资制度连同铁的工资规律---和---任何形式的剥削,消除一切社会的和政治上的不平等”。

  这是公开的鼓吹阶级调和的议会活动,反对阶级斗争,用合法的议会斗争实现社会主义,无非是与虎谋皮。

  《哥达纲领》第七条说:“为了替社会的解决开辟道路,德国工人党要求在劳动人民的民主监督下依靠国家帮助建立生产合作社。无论在工业中,或是在农业中生产合作社都必须普遍建立起来,以便从它们里面产生出调节总劳动的社会主义组织”。

  在剥削阶级国家机器面前,劳动人民的民主监督体现在哪里?“依靠国家帮助建立生产合作社”,你做梦去吧!在剥削阶级的国家面前,调节总劳动的社会主义组织又怎么产生?又怎么调节?所以马克思批判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22--23页)”。所以列宁说,只承认阶级斗争,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哥达纲领》既没有提阶级斗争,更没有提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违背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纲领。

  接着,马克思又对《哥达纲领》中提到的所谓“自由国家”、什么“铁的工资规律”等不切合实际的说法进行分析批判,整个《哥达纲领》根本没有谈什么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所以马克思有的放矢,对《哥达纲领》的修正主义观点进行逐一批判,也就没有谈什么“生产力推动社会发展”的只言片语。行文至此,请问,你叛徒骂战“老朽”不是说“生产力推动社会发展”在“马克思《哥达纲领批评》的著作里阐述的很清楚”(叛徒骂战“老朽”的原话)吗?请你找出来,“据理力争”对我进行挞伐吗?那就请吧!你不是自吹,对付毛左“有老夫一人足矣”,那就请吧!

  对这个修正主义的纲领,恩格斯是同马克思一致的,在恩格斯致奥古斯特.倍倍尔的信中,恩格斯说道:“我再也写不下去了,虽然在这个连文字也写得干瘪无力的纲领中差不多每一个字都是应当加以批判的(《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一版第36页)”。恩格斯也对《纲领》中的“绝对民主自由国家”的提法进行批判时论述了国家的阶级性,国家只是阶级对阶级专政的工具,在共产主义到来之前,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绝对民主自由国家。民主只是阶级的民主,自由只是阶级的自由,而没有全民的民主,全民的自由。

  总之,《哥达纲领》鼓吹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宣传超阶级的“自由的民主国家”,否定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采取一切合法手段,通过争取普选权和依靠资产阶级国家帮助建立生产合作社,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鼓吹“铁的工资规律”,掩盖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制度的剥削本质;还把资产阶级以外的其他一切阶级包括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都说成是“反动的一帮”,并宣扬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反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它理所当然的受到马克思的批判,后来,威廉.李卜克内西等改正了错误,并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做出了贡献,这都是马克思与修正主义斗争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是在同修正主义斗争中发展的,这个斗争在中国,在世界都在激烈进行着,这就是无处不在的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就是在斗争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怕斗争,不管叛徒如何打着红旗贩卖自己的黑货,只要左派肯于学习,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能战胜形形色色的凶鬼、恶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