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同人重读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2020-05-16 14:25: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永利
点击:    评论: (查看)

  卡尔.马克思 写于1843年此文是战斗的檄文。通读此文依然能感到马克思的激情如同燃烧的火焰。此文用在我国的当下一点也不为过,只要把文中的德国,换成中国就可,完全适用。

  反动保守势力以昨天的卑鄙行为来为今天的卑鄙行为进行辩护,把群众反抗鞭子-只要它是陈旧的,祖传的,历史性的鞭子-把每个呼声呼求申诉宣布为不稳定,作为维稳的对象来对待加以镇压;

  应该向维稳制度开火!一定要开火!这种制度虽然低于资本主义的历史水平,低于任何批判,但依然是批判的对象,正向一个低于做人的水平的罪犯,仍然是刽子手的对象一样。在同这种制度进行斗争当中,批判并不是理性的激情,而是激情的理性。它不是解剖刀,而是武器。它的对象就是它的敌人,它不是要驳倒这个敌人,而是要消灭这个敌人,因为这种制度的精神已经被驳倒。这种制度本身并不是值得重视的对象,它是一种按照应当受到蔑视的程度而受到蔑视的存在物。批判没有必要表明自己对这一对象的态度,因为它已经清算了这一对象。批判已经不再是目的本身,而只是一种手段。它的主要情感是愤怒,主要工作是揭露。

  这里指的是描述各个社会领域间的相互倾轧,描述普遍的沉闷和不满以及既表现为自大又表现为自卑的偏颇,也就是描述专以维护一切卑鄙行为为生的,而且自己本身也无非是一种以政府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卑鄙事物的那个政府机构内部的一切

  这是一幅什么景象啊!社会没有止境地分成行形形色色的腐败堕落异化分子,这些心胸狭窄,心地不良,庸俗粗暴的腐败势力集团处于互相对立的地位,它们这种暧昧的猜疑的关系能够使它们的统治者毫无例外地-虽然形式不同-把他们看成只是仰仗统治者的恩典才活着的东西。甚至他们还要承认自己被支配,被统治,被占有的事实,而且还要把这说成世上天的恩典!而在另一方面,则是那些身价和人数成反比的统治者混进党内的异己分子!

  针对这个对象的批判是肉搏的批判;而在肉搏战中,敌人是否高尚,是否有趣,出身是否相称,这都无关重要,重要的是给敌人以打击。不能让国人有一点自欺和屈服的机会。应当让受现实压迫的人意识到压迫,从而使现实的压迫更加沉重;应当宣扬耻辱,使耻辱更加耻辱。应当把特色社会的每个领域作为我国社会的污点加以描述,应当对这些僵化了的制度唱一唱它们自己的曲调,要让它们跳起舞来!为了激起人民的勇气,必须使它们对自己大吃一惊。这样才能实现中国人民的不可抗拒的要求,而国人的要求的本身则是这些要求得以满足的决定性原因。

  相反地,现代特色制度是一个时代错误,它骇人听闻地违反了公理,它向全世界表明市场经济毫不中用;它只是想象自己具有自信,并且要求全世界也这样想象。如果它真的相信自己的本质,难道它还会用另外一个本质的假象来把自己的本质掩盖起来,并求助于伪善和诡辩吗?现代的旧制不过是真正的主角已经死去的那种资本主义制度的丑角。历史不断前进,经过许多阶段才把陈旧的生活形式送进坟墓,世界历史形式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喜剧。 历史为甚么是这样的呢?这是为了人类能愉快地和自己的过去资本主义制度诀别,我们现在为特色当局争取的也正是这样一个愉快的历史结局。

  试问:中国能不能实现一个原则高度的实践,即实现一个不但能把我国提高到现代各国的现有水平,而且提高到这些国家即将达到的人的高度的革命呢?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

  即使从历史的观点来看,理论的解放对我国也有特别实际的意义。正象当时的革命是从设计师的头脑开始一样,现代的革命则从哲学家的头脑开始。

  可是,彻底的中国革命看来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困难。

  就是说,革命需要被动因素,需要物质基础。理论在一个国家的实现程度,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但是中国思想界的要求和特色现实对这些要求的答案之间的惊人的分岐,是否会同市民社会和国家之间以及和市民社会本身之间的同样的分岐一致呢?理论要求是否能够直接成为实践要求呢?光是思想竭力体现为现实是不够的,现实本身应当力求趋向理想。

  彻底的革命只能是彻底需要的革命,而这些彻底需要的产生,看来既没有任何前提,也没有必要的基础。

  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是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思想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中国人就会解放为人。

  根据上述一切,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

  中国唯一实际可能的解放是从宣布人是人的最高本质这个理论出发的解放。 彻底的中国不从根本上开始进行革命,就不可能完成社会主义革命。中国人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这个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哲学不消灭无产阶级,就不可能成为现实;无产阶级不把哲学变成现实,就不可能消灭自己。中华民族不实现伟大的复兴,人类就不可能得到新生。

  如今一切内在条件已经成熟,中华文化的复兴日就会由雄鸡的高鸣来宣布。

  同人陈永利

  2020年5月16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