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重读经典:(五)可圈可点的自问自答

2020-03-17 09:27: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是1963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关于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写的一段文字——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人们在社会实践中从事各项斗争,有了丰富的经验,有成功的,有失败的。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这时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论、政策、计划、办法)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还是没有证明的,还不能确定是否正确,然后又有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而无产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无别的目的。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现在我们的同志中,有很多人还不懂得这个认识论的道理。问他的思想、意见、政策、方法、计划、结论、滔滔不绝的演说、大块的文章,是从哪里得来的,他觉得是个怪问题,回答不出来。对于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飞跃现象,也觉得不可理解。因此,对我们的同志,应当进行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的教育,以便端正思想,善于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克服困难,少犯错误,做好工作,努力奋斗,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的伟大强国,并且帮助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广大人民,完成我们应当担负的国际主义的伟大义务。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哲学命题,一般人十之八九不会去思考的,毛泽东却非常看重这个问题。那段日子,他有两大心愿:一是“全国农民要是都能吃上我这样的饭菜,就太好了!”二是“我们的干部要是都懂点辩证法就好了。”他曾说过:我没有什么本事,就是懂点辩证法。他认为,当领导的,如果不懂辩证法,所谓领导就是应付差事。他发现,有很多领导人不懂得辩证法,不知道自己的思想、意见、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是从哪里得来的。更不明白“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飞跃现象。因此,他特意写了这篇文章,目的就是,对我们的领导同志,“进行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的教育,以便端正思想,善于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克服困难,少犯错误,做好工作,努力奋斗,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的伟大强国,并且帮助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广大人民,完成我们应当担负的国际主义的伟大义务”。

  毛泽东把我们的同志懂不懂辩证法,不仅与中国能不能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强国联系起来,还上升到了能不能完成国际主义伟大义务的高度。毛泽东的所思所想,总是为全人类服务。还在长征途中,共产党的军队立足之地还不知道在哪里,他就想着实现“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这篇文章的观点,我感受较深的有这样几点:

  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人类有无数的事实能佐证这句话的正确。比如我农村老家的高山,树林,稻田,坡地,土地庙,圆口井,崎岖路,蜿蜒沟,干打垒房屋,等等,被开发商用推土机铲平,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但这些存在我见过,所以在我的脑海里依然历历在目。由于拆迁中出现了官商勾结欺诈乡民的存在,才有乡民上京告状十年不停的思想。

  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我见到的对“思想”一词最具体的解释。

  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我完全认同这种概括。

  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半年之后,即1963年11月18日,毛泽东在修改《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的一篇文章时,加写了一句“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后来成了媒体开展对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大标题和理论依据。

  我还觉得,在阶级社会里,国家不同,党派不同,宗教不同,导致人的信仰、立场、观点不同,因此对同一个“实践”的看法,会有所不同,甚至完全相反。所谓对真理的检验,实际上是一种观念对另一种观念的判断。立场观点则是界定实践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

  那些符合自然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真理。人类最需要的是如何发现它。关于认识论,毛泽东在《错误往往是正确的先导》中还说过这样的话:“人类对客观物质世界、人类社会、人类本身(即人的身体)都是永远认识不完全的。”此言真实不虚。我认为,人类现有的各种各样的所谓科学结论,在没有搞清楚植物为什么分雌雄,动物为什么分公母,人为什么分男女的情况下,都是阶段性的认识结论。今天的科学结论有可能被明天的科学所否定。

  一切都在变化中,人类的认识是无止境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