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共产主义原理》的现实解读

2019-11-25 14:37:20  来源:彭水周  作者:察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共产主义原理》的现实解读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共产主义学说内涵要素也相应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符合马克思主义“只有运动的抽象即‘不死的死’才是停滞不动的”这一唯物辩证原理。

恩格斯在为解决关于共产主义若干问题的《共产主义原理》中这样定义无产阶级:

【“无产阶级是完全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这一阶级的祸福、存亡和整个生存,都取决于对劳动的需求,即取决于(资本家阶级)生意的好坏,取决于不受限制的竞争的波动。一句话,无产阶级是19世纪的劳动阶级。”】

100多年前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的释义,反映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人类社会具有阶级性的基本生产关系的真理光辉。

近百年来,资本主义凭借破坏自然法则、践踏人间道义的野蛮发展方式,冲决世界社会主义阵线,建立起全球性资本帝国俱乐部,给人类生存条件、生存方式和精神世界带来巨大灾难的同时,其反作用力亦加速其自我毁灭。资本主义运行体制,决定了社会物质要素非理性高速发展,人们生产条件和生活水平相应普遍获得较大改善、提高。在这一现实境况下,“无产阶级”一词在人们思想中,多以望文生义的直觉而趋向一种具有否定意味的幻觉,其实,“无产阶级”词义在马克思、恩格斯为国际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性文献《共产党宣言》中已有明确的诠释:“雇佣工人(即无产阶级)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这种供直接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并不会留下任何剩余的东西有可能支配别人的劳动。……在这种占有下,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这里,“无产阶级”中的“产”相对于无产阶级是指无产阶级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只够勉强维持自己的生命的再生产的东西,相对于资产阶级则是用于支配别人的劳动力取得剩余价值的生产资料(包括固定资本和可变资本);对应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的“产”相对于企业厂矿和充斥新兴产业的雇佣工人(打工者),是指其凭借出卖自己的劳动(包括各种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所获得的赖以维持自己劳动力的再生产即自身生命和生产新的劳动力即后代的必需的生活资料,它以全体雇佣工人参照新的社会发展时期经济发展水准所必需的最低平均工资额体现,它包括普通家电、现代通讯工具、家用交通工具、以借贷方式购买的商品性住房、少量金银首饰,以及为防备生老病死等不虞之需的少量货币储蓄等等。“资产阶级”的“产”相对于资本家则是用于支配雇佣工人(无产阶级)劳动、榨取工人劳动力取得不断增殖、扩张资本的剩余价值的自然资源和企业厂矿及其它金融贸易、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固定的、流动的生产资料的占有、垄断。“产”字相对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绝然不同的两种概念。当今无产阶级同19世纪资本主义蓬勃兴起时处于同样的境地,他们仅仅为增殖资本家资本而活着,也只有在资本家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资本增殖的源泉一旦枯竭,无产阶级便面临灭亡的悲惨结局。

关于人类社会发展各阶段何以产生不同社会制度、表现出不同社会形态,恩格斯根据历史唯物辩证法指出:

【(人类历史各阶段)社会制度变化,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变革,都是产生了同旧的所有制关系不再相适应的新的生产力的必然结果。】

根据这一论断,产生于19世纪欧洲的推翻陈腐落后的封建统治阶级的资产阶级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新兴资本主义制度下分裂为以占社会人口少数的资本家阶级和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两大对立阵营,也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以机器生产为标志的工业革命,摧毁了封建社会以作坊式手工业为主的落后的工业模式,同时也摧毁了封建社会生产关系。机器在工业生产中的运用和现代工厂制度的产生,催生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人类历史由此进入资本主义发展时期。

资本主义工业文明虽然推动社会生产力高速发展,创造出大量物质财富,但光鲜文明外衣却难以掩盖其精神的荒芜、道德的沦丧。同时,物质生产和社会消费二者供求、垄断生产资料的资本家阶级和工人无产阶级之间尖锐对抗、资本主义制度属性所决定的必然产生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等系列致命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将成为人类历史进程中下一个新的社会形态取代它的客观条件。

针对在资本主义工业生产中工人的工资价格问题,恩格斯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下自由市场竞争性质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长期深入研究,得出工人向资本家出卖生产力所得劳动价格即工资具有普遍规律性的定量原则:

【“(工人)劳动的价格是和劳动的生产费用相等的。而劳动的生产费用正好是使工人能够维持他们的劳动能力并使工人阶级不致灭绝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量。工人的劳动所得不会比为了这一目的所必需的更多。因此,劳动的价格或工资将是维持生存所必需的最低额。但是,因为买卖有时清淡有时兴旺,工人所得也就有多有少,(但)工人平均所得既不会多于这个最低额,也不会少于这个最低额。大工业越是在所有劳动部门占统治地位,工资的这一经济规律体现得就越充分。”】

恩格斯甚至以现实生存条件为参照,指出进步的文明社会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生存状况较奴隶社会的奴隶还不如:“奴隶一次就被完全卖掉了。(资本主义社会)无产者必须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出卖自己。单个的奴隶是某一个主人的财产,由于他与主人利害攸关,他的生活不管怎样坏,总还是有保障的。单个的无产者可以说是整个资产者阶级的财产,他的劳动只有在有人需要的时候才能卖掉,因而他的生活是没有保障的。”进而,恩格斯循着社会前进脉络递进式推论出资本主义社会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终将实现的互为因果条件的能动性:“在所有私有制关系中,只要废除奴隶制关系,奴隶就能解放自己,并由此而成为无产者;无产者只有废除一切私有制才能解放自己。”

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业化生产以及不断推进工业科技革命,使商品价格在自由竞争中不断下跌,这一结果横扫一切落后手工业市场及建立其上的旧的社会制度。资本驱动私欲暴力扩张兽性,采用各种卑劣手段,颠覆他国政权,打开他国市场,改变这些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意识形态,摧毁这些国家民族工业体系和人民精神意志,使他们在政治上成为自己的附庸,在经济上成为自己新的掠夺市场。资本列强一如传说中的吸血鬼,从这些被征服的国家人民身上无耻贪婪地吸取资本赖以生存、壮大的新鲜血液。资本就这样面向全球无停歇地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直到将世界联为一体,形成一个任其宰割的无国界的超极大市场。

由资本家主导的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所到之处,都使资产阶级最大限度地发展起来。恩格斯这样描述资本势力的骇人力量和对国家政治机器的掌控:

【“在资本凡是完成了这个过程(指其形成过程)的地方,资产阶级都取得了政治权力。……在自由竞争社会状况下,每一个人都有权经营任何一个工业部门,而且,除非缺乏必要的资本,什么也不能妨碍他的经营。这样,实行自由竞争就是公开宣布:资本成为决定性的力量,从而资本家成为社会上的第一阶级。……资产阶级在社会上上升为第一阶级以后,它也就在政治上宣布自己是第一阶级。它是通过实行代议制而做到这一点的。代议制是以资产阶级的在法律面前平等和法律承认自由竞争为基础的。这种制度在欧洲各国采取立宪君主制的形式。在这种立宪君主制的国家里,只有拥有一定资本的人即资产者,才有选举权。这些资产者选民选出议员,而这些资产者议员可以运用拒绝纳税的权利,选出资产者政府。”】

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工业革命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以同等速度发展起来,掌握增殖资本的占人数比例较小的资本家财富越增长,为其创造剩余价值的无产阶级的人数也就越多,因为资产阶级即资本家阶级与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关系是彼此依存关系,资本家占有的增殖资本的生产资料离开了工人活的劳动力,就无从实现资本增殖。同时,资本主义大工业多将工厂设在人口聚焦的城市,且伴随着市场竞争,用于生产的机器工艺不断改进、创新,商品生产的多、快、好、省及商品价格通过竞争的下跌,把工人工资压至最低额。因此,资本主义工业革命导致资产阶级和日益壮大的无产阶级之间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最终引发无产阶级革命。

自19世纪开始至20世纪末的世界范围内掀起的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在此期间,用如椽巨笔向人们指出人类历史光明走向的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同样绝非偶然。马克思主义一经问世,便如一道闪电,伴随着惊天坼地的迅雷,划破、炸开资本主义黑暗天幕,让人们透过罅隙,看到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神圣曙光。马克思主义在给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提供强大的革命理论依据的同时,给予无产阶级无限勇气和力量。无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为着共同的利益和目标联合起来,向资产阶级发起进攻。经过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斗争,终于赢得了胜利,以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坚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于20世纪的形成、发展,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实践中获得成功。

资本主义发展推动无产阶级革命,建立以无产阶级为执政主体的社会主义阵营,世界由此形成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政治、经济制度完全不同的两大对立阵营(资本主义社会由资本家阶级操纵政治,实行自由竞争市场经济制度;社会主义社会政治基础是人民民主专政,推行物资生产供需平衡的计划经济制度)。在所谓冷战时期,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推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制度,虽然刺激经济高速发展,但其裹挟非人性非科学的制度原罪导致市场危机频发、贫富两极分化、社会道德沦丧、由资本操控政治致使阶级固化等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暗流汹涌,与之相呼应的,是工人无产阶级罢工潮和掀起的革命运动风起云涌,无时不在撼动着资本主义大厦根基。社会主义国家充分发挥全体人民大协作的磅礴伟力,推进工农业、国防科工等建设事业蒸蒸日上,以中、苏为中坚的社会主义国家集体经济和科技事业惊人发展速度,在日益动摇资本主义阵营自信心的同时,引起他们极度恐慌和仇视。他们以自身与生俱来的利器——由市侩的奸诈和盗贼的强横泡制的“术”,数十年如一日从内部和外部攻击社会主义的“道”。

20世纪末叶,世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都因自身制度缺陷累积诸多社会结构性矛盾、问题而陷入危机。众所周知,双方对抗的结果,是以版图面积最大的最早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解体为标志的世界社会主义阵线溃决。此后,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列强乘胜追击,在数十年间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

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这一令人痛心扼腕的残酷现实,留给后人太多沉重的思考。毋庸置疑,资本主义制度尽管因其恣纵人的动物兽性而受到人们诟病、诅咒,但自有其优越性和历史存在合理性。共产主义社会是迄今为止人类用智慧为自己构造的最理想的社会模式,它以马克思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成功实践,昭示实现这一人类崇高理想的现实可能性。

今天,面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在20世纪遭受重创这一实事,无论怎么穷究某些特殊人物或特殊事件与这一恶果间的因果关系,在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今天,通过事件当事人或研究历史、政治的专家学者们撰写的披露资本主义列强如何演变、颠覆社会主义国家的内幕的书籍、资料汗牛充栋,这些触目惊心的文字,姑且不论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同盟攻击社会主义阵营无所不用其极的卑鄙手段,从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窥见社会主义国家在推进政治制度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由偏离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宗旨而导致出现系列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性矛盾、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渐积形成裂隙,为时刻虎视眈眈的资本主义列强提供了可乘之机。今天,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更应将研究的思维触角探索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营垒何以出现雪崩式崩塌的深层次原因,系统总结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及挫败的经验教训,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发展的思维丰富、发展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体系,使创新的具有现实指导和实践意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重新点燃无产阶级革命激情,指明无产阶级革命前进方向,让共产主义光芒照亮资本主义世界晦暗天空。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其疯狂运转的自由竞争制度之轮,抛洒出无数变态的、腌臜的杂碎。正如马克思于1856年4月14日在英国伦敦举行的《人民报》创刊纪念会上发表的演说中所指出的:

【“这里有一件可以作为我们19世纪特征的伟大事实,一件任何政党都不敢否认的事实(这一事实更吻合今天的社会特征),产生了以往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能想象的工业和科学的力量。……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我们看到,机器具有减少人类劳动和使劳动更有成效的神奇力量,然而却引起了饥饿和过度的疲劳。财富的新源泉,由于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而变成贫困的源泉。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现代工业和科学为一方与现代贫困和衰颓为另一方的这种对抗,我们时代的生产力与社会关系之间的这种对抗,是显而易见的、不可避免的和毋庸争辩的事实。”】

当今时代,事实表明,世界资本主义势力在成功冲决社会主义阵线后,经过疯狂扩张,已臻鼎盛时期。然而物极必反,资本主义一统世界,标志着其自我颠覆的历史生命周期临界点已经到来,正如恩格斯关于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革命力量的深刻洞见:

【“革命不能故意地、随心所欲地制造,革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是完全不以单个政党和整个阶级的意志和领导为转移的各种情况的必然结果。”】

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昭示,过去的人类社会发展的任何历史时期,都不似当下更具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总体成熟条件。数百年来,资本主义发展导致的社会结构系统性矛盾,使得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条件已经成熟。在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发展的物质条件方面,大工业和科技大发展这一决定性因素,推动的巨大生产力,为人类生活提供了充裕的物质条件。生产力发展是推进人类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进程中的每一次变革,改变社会制度和生产关系的都源自生产力发展。关于由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科学性、必然性,马克思、恩格斯洞若观火的精辟论述:

【“由于大工业的发展,产生了空前大规模的资本和生产力,并且具备了能在短时期内无限提高这些生产力的手段;大工业及其所引起的生产无限扩大的可能性,使人们能够建立这样一种社会制度,在这种社会制度下,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将生产得很多,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够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力量和才能。在现今社会中造成一切贫困和商业危机的大工业的那种特性,在另一种社会组织中正是消灭这种贫困和这些灾难性的波动的因素。这种新的社会制度首先必须剥夺相互竞争的个人对工业和一切生产部门的经营权,而代之以所有这些生产部门由整个社会来经营,就是说,为了共同的利益、按照共同的计划、在社会全体成员的参加下来经营。这种新的社会制度将消灭竞争,而代之以联合。……私有制必须废除,而代之以共同使用全部生产工具和按照共同的协议来分配全部产品,即所谓财产共有。废除私有制甚至是工业发展必然引起的改造整个社会制度的最简明扼要的概括。”】

——这段论述中所说“新的社会制度”即共产主义社会制度。

但必须正视的是,当今资本主义已由19世纪的初级阶段发展到现今的高级阶段,其生产力和科技水平得到极大发展和提高,其掌控人们思想、行为的手段更加多变有力。相比之下,共产主义理想召唤下的共产党人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处境更加艰难、任务更加艰巨,尤其信息化互联网科技革命、企业以全程智能化机械操作替代人工生产方式的普及应用,彻底改变了千百年来人类生产生活方式。无产阶级开展革命斗争方式和策略势必顺应时代变化而变化,譬如,通过网络战场广泛发动无产阶级力量粉碎资产阶级实施的麻醉、毒害人民的“奶头战略”,通过占领主流媒体阵地,掌控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等等。

正如资本主义发展至今天,将世界市场联为一体,当今无产阶级革命,也必然是世界性的,正如恩格斯指出的:

【“单是大工业建立了世界市场这一点,就把全球各国人民彼此紧紧地联系起来,以致每一国家的人民都受到另一国家发生的事情的影响。……共产主义革命将不是仅仅一个国家的革命,而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同时发生的革命,它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活动场所。”】

当今资本主义庞大的世界干草场,无论哪一处由无产阶级点燃革命之火,必然会引燃其它国家革命烈火。资本主义世界华丽外衣裹藏的一切反自然、反人类的罪恶将在这催生一种新的社会制度的烈焰中化为灰烬,共产主义社会将在曾经的社会主义实践取得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浴火重生。

马克思关于资本的科学理论以其严谨的思辨力和深刻的洞察力指出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财富的源泉:资本家并非创造价值即社会财富的主体,创造社会财富的是雇佣工人阶级即无产阶级,资本家资本积累、增殖过程不过是凭借资本主义制度的庇护榨取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螺旋式循环上升过程,资本的膨胀恰如吸附在无产阶级肉体上的水蛭,它鼓胀油亮的皮囊里装的都是无产阶级的鲜血。无产阶级革命绝非单纯字面释义的血腥暴力,它只是一种象征意义。革命永远是推动人类历史朝着为了世上绝大多数人谋幸福的光明方向前进的正义力量。

马克思、恩格斯在其共产主义经典文献中为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埋葬私有制、建立人类大同世界提出的策略,对于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仍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1、用累进税、高额遗产税、取消继承权、强制公债等来限制私有制。2、一部分用国家工业竞争的办法,一部分直接用赎买的办法,逐步剥夺土地所有者、工厂主、铁路所有者和船主的财产。3、没收一切反对人民的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4、在国家农场、工厂组织劳动,消除工人之间的竞争,并迫使还存在的(私营)厂主支付同国家一样高的工资。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的国家银行,把信贷系统和金融业集中在国家手里。取消一切私人银行和银行家。6、随着国家拥有的资本和工人的增加,增加国家工厂、铁路和船舶,开垦一切荒地,改良已垦土地的土壤。7、所有的儿童,从能够离开母亲照顾的时候起,都由国家出钱在国家设施中受教育。把教育和生产结合起来。8、在国有土地上建筑大厦,作为公民公社的公共住宅。公民公社将从事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将把城市和农村生活方式的优点结合起来,避免二者的片面性和缺点。9、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

马克思、恩格斯在其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基础上勾画出共产主义社会美好蓝图,在这个理想社会里,私有制将被彻底废除,阶级和阶级对立将彻底消灭,社会将按照根据实有资源和整个社会需要而制定的计划来管理一切,大工业发展规模十分宏伟,同资本主义大工业管理制度相联系的一切有害的后果将被消除,危机将终止。超出社会需要的生产过剩不但不会引起贫困,而且将保证满足全体人民的需要,将引起新的需要,同时将创造出满足这种新需要的手段。工农大联合、产业大整合,优越的制度将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随着私有制的彻底消灭,由全体人民推动生产力发展创造的巨大物质财富由全体人民共同分享,寄生于资本主义机体上的由贫富两级分化导致的阶级压迫和市场竞争的尔虞我诈、残害人性的卖淫嫖娼等毒瘤将随之铲除。

追逐于私利的重负一旦解除,温暖的人性光辉将普照人间,蛰伏人们心底的一切纯洁、高尚的情感芬芳喷溢,人类社会及自然万物将因之和平幸福、相融共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