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关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阐释

2018-11-11 10:56: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柯榕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应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实行怎样的生产资料所有制时明确指出:“在协作和对土地及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建个人所有制”(《资本论》第1卷第24章第七节)。这就是说社会主义不是建立在小生产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协作即社会化生产的基础上,在此前提下,“无产者的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独立的性质”(摘自《共产党宣言》),因此,他们只有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生产才能进行。但是在这里他又为何要将生产资料分为土地及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并在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建个人所有制呢?因为土地属于自然资源,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共同财富,是人的自然权利。它不应属于任何个人、集团或政府,而应属于全体人民,因此在这里占有与所有是一致的。而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则属于劳动产品,是属于劳动者的社会权利。如果也采取公有制将会出现以下情况;如果采取国家所有的形式,则意味着劳动者被剥夺,国家成了剥夺者,又回到旧社会,只不过是没有资本家阶级的资产阶级社会。如果采取劳动者共同所有制,则意味着劳动者用于积累的剩余劳动即他们个人的权益被充公,那么他们会愿意积累吗?特别是当积累增加的预期收益还不如利息时,积累的动机将完全丧失,扩大再生产便无法有效地进行;而采取强制措施,又意味着劳动者当家做主的权利被剥夺,重新回到被剥夺的时代去。因此对这部分生产资料即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是不能公有的,而只能归劳动者个人所有。公有制是要等到共产主义阶段,即生产力发展到不需要经过任何分配人们就可以自由消费的水平才能实行,否则只能是一场灾难。那么应以什么形式采取什么方式分配给劳动者个人呢?由于生产资料的实物形态是难以分割的,因此分配给劳动者个人所有的生产资料不是以实物形态而是以价值形态实现的。那么以什么方式进行分配呢?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明确指出,未来社会分为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两个阶段,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实行按需分配。因此是按劳动者实际付出的劳动进行分配的。按劳分配不仅是消费资料的分配方式同时是生产资料的分配方式。一切由劳动创造出来的社会财富都归劳动者所有。因此,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可以描述为:劳动者共同占有、支配与使用属于他们个人所有的生产资料。相对于一般的个人所有制不同的是,归劳动者个人所有的生产资料,是由劳动者共同占有、支配和使用的,而不是由劳动者个人随意支配的。那样的话,生产就不能正常进行了。只有当劳动者退休或丧失劳动能力时,作为其今后的生活来源,按一定的期限逐年返还给劳动者个人时,才归他个人自由支配。在这里须要特别指出的是,归劳动者个人所有的生产资料不是资本或股份,不能作为支配他人并占有他人剩余劳动的手段或凭据,即“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利,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利”(摘自《共产党宣言》),它只能作为实现共同劳动,共同致富的条件,这是它不同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根本所在。

  既然社会主义的分配方式是按劳分配,等量劳动获得等量报酬,这就决定了交换必然是等价交换。这只有在自由交换、自由竞争达到供求平衡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因此社会主义生产仍然是商品生产,社会主义经济依然是市场经济。不同的是,资本被劳动取代,商品不再按成本价格加平均利润的生产价格出售,而是按价值出售。社会财富也不再按资本分配,资本不再是获取社会财富的方式;按劳分配成为一切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劳动成为人们获取财富的唯一方式。除此之外,就是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建立确保社会再生产顺利进行的计划体系。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把劳动者从资本的剥削和压迫下解放出来,不仅消除了生产与消费的对抗性矛盾,而且为生产的发展创造出了无限扩展的空间。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盲目扩大生产或消费,再加上储蓄、进出口贸易等变量因素,是有可能破坏社会再生产过程所必需的各种比例关系,因此按一定比例分配积累与消费以及社会劳动,仍然是社会主义再生产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正如马克思所揭示的那样:“要想得到和各种不同的需要量相适应的产品量,就要付出各种不同的和一定数量的社会总劳动量。这种按一定比例分配社会劳动的必要性,绝不可能被社会生产的一定形式所取消,而可能改变的只是它的表现形式,这是不言而喻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4卷第368页)。

  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人与人之间除了劳动的差别外,再无差别,在此平等的基础上必然会形成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所构想的民主的自由的每个人因而一切人都能自由发展的社会主义社会,即“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

  二

  马克思与恩格斯在1848年起草《共产党宣言》时,提出“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已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这时他30岁,还秉持着空想社会主义的理念,过了19年即1867年他49岁时,在《资本论》中其观点变为,在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建个人所有制。说明他的思想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完善的、成熟的,并且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他的研究的不断深入逐渐完善、成熟,并最终发现真理的。时代在变他的思想也在变。马克思也是在不断的理论研究与实践的过程中与时俱进,发展马克思主义。

  关于共产党人如何取得政权,他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党人不屑隐瞒自已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他的这个观点是与当时欧洲的社会条件相对应的。1848年的欧洲,大部分国家都还处在王权专制主义的统治之下,任何以和平的方式取得政权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因此,唯有暴力革命一条路。

  然而,十九世纪中后期,欧洲资本主义经济、政治都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普选权进一步扩大,民主政治逐渐完善,出现了可以通过和平的议会道路取得政权的可能性。“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原来,在资产阶级借以组织其统治的国家机构中,也有许多东西是工人阶级可能利用来对这些机构本身作斗争的。工人开始参加各邦议会、市镇委员会以及工商仲裁法庭的选举;他们开始同资产阶级争夺每一个由选举产生的职位,只要在该职位换人时有足够的工人票数参加表决。结果,资产阶级和政府害怕工人政党的合法活动更甚于害怕它的不合法活动,害怕选举成就更甚于害怕起义成就。在罗曼语国家里,人们也开始愈益了解到对旧策略必须加以修改了。德国所做出的利用选举权夺取我们所能夺得的一切阵地的榜样,到处都有人模仿;无准备的攻击到处都退到次要地位上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595、597、603、607页)在新的斗争条件下,欧洲各国都相继成立了走和平道路的社会主义政党。这些政党在名称上一般称为社会党、社会民主党或工党、工人党。1863年5月23日成立了世界上首个社会民主党即德国社会民主党,1870年丹麦成立丹麦社会党,1887年挪威成立挪威工人党,1889年瑞典成立了社会民主工人党,1892年意大利成立了统一的意大利劳动人民党,1894年荷兰成立了社会党,1900年英国建立了劳工代表委员会即后来的英国工党,1905年法国成立了统一的社会党。从此,社会主义运动分裂为苏式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两大派别。

  三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即苏联。在它的影响下,加速了各国共产党的成立。1919年3月2日在莫斯科召开了国际共产主义代表会议,有来自21个国家的35个政党和团体的52名代表参加。大会通过了《告国际无产阶级宣言》、《共产国际行动纲领》、《关于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纲领》等文件,宣告第三国际成立。随后发展迅速,其成员最多时,包括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共产党组织,400多万党员。在它的帮助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欧、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等国的共产党取得政权;并且都根据苏联的模式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

  苏共的模式就是通过‘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建立共产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即武装夺取政权,通过立法确定共产党为法定的不可推翻的执政党,政治主权者,从而垄断国家的政治权力;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中央,党的领袖拥有堪比帝王的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通过委任制,推行官僚政治,即委任一批“干部”把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贯彻落实到国家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人民大众被视作无知、落后、不觉悟的“群氓”,连同其它党派都被排除在政治权力之外,处于无权的和被支配的地位。对待持不同政见者以及对现实不满的批评者或者劳改、流放或者投入监狱或者杀害。在这里,苏共领导人发展了沙皇制度,把它推到与公元前221年至公元1911年由中国秦始皇创立的政治制度相当的水平。

  在经济上苏共通过‘剥夺剥夺者’,把一切生产资料都控制在国家手里,建立国家所有制经济,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国家垄断的高度集中的由委任官僚直接控制的从产品生产、交换和分配的计划经济体制。劳动者在官僚的支配下按计划从事劳动,剩余产品归国家所有,完全处于无权的被动的和被支配的地位。由此可以看出,它改变的只是资本的私人属性,并没有改变生产资料作为资本的属性,劳动者仍然处于资本的剥削和压迫下,只不过资本的职能现在被国家取代了。因此,这种生产方式不过是从资本主义体系中分离出来的一种另类的过渡性质的生产方式,从而构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两极,一极是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自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极是在产品计划经济控制下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的生产方式,都是建立在剥削雇佣劳动者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它要么过渡到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要么沦为更为腐朽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十月革命,‘剥夺剥夺者’,旧的统治阶级被消灭了,诞生的却是新的权力不受制约的官僚特权阶级。在特权的腐蚀下,他们迅速地由自在的阶级转化为谋求自身特殊利益的自为的特权统治阶级。与它相对立的另一极,则是在其恐怖统治下的、不自由的、被剥夺得一无所有的广大民众。在这里,社会主义只是块招牌,其实质是专制极权主义。在这个专制传统和阴谋政治土壤深厚的国度里,继续着阴暗邪恶的统治。马克思播下的龙种,在这里收获的却是跳蚤。在这个世界潮流朝着民主的方向奔涌向前的时代,它又能走多远呢?唯有靠着恐怖的统治手段和民众愚昧、依赖的传统习惯,维持着注定绝不可能长久的命运。

  与之相对照的是民主社会主义政党在欧洲各国产生后,受到各国人民的普遍支持和拥护,西班牙、瑞典、葡萄牙、奥地利、意大利、马耳他、芬兰、澳大利亚、新西兰、挪威、卢森堡、比利时的社会民主党相继在大选中赢得胜利,成为执政党。其中以瑞典社会民主党的执政时间最长,它于1920年执政,其后有两次下野,两次重新执政,从1932年起除1976至1982年外,该党单独执政至今。其次是奥地利社会党,执政达40年之久。瑞士、丹麦、挪威、卢森堡、比利时、芬兰、英国的社会党执政也都超过或接近20年。德国社会党从1966年开始执政,直到1982年才下野,执政达13年。法国社会党在二次世界大战后曾经两度参加联合政府,1981年他单独上台执政,1986年该党虽然下野,但总统仍然由社会党人密特朗担任,社会党仍然是议会第一大党。七十年代,欧洲的西班牙、葡萄牙、西腊等国先后推翻了专制极权统治,西班牙工人社会党、葡萄牙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全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等社会党才获得合法地位或得以成立。但是它们很快发展壮大,不久都成了本国的执政党。1951年6至7月各国社会党召开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宣告社会党国际成立。1989年东欧剧变后,波兰、捷克、斯洛划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也相继成立社会党或将原共产党转化为社会党。

  欧洲的社会党因其主张的自由、平等、民主和博爱的基本价值追求获得欧洲人民的普遍拥护,还由于其国内和国际政策而深得人心。在国内完善了民主制度,推行社会福利政策,社会分配趋于均衡,缓和了劳资矛盾;在重要原材料、能源、交通等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推行国有化政策,减缓经济危机,社会趋于和谐。在国际上,主张世界和平,反对战争。然而到了七十年代后,就在欧洲各国社会党走向巅峰时,却遭到重大挫折。社会党的党员人数大幅减少,在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下降和大选失败。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不当的国有化政策导致经济发展停滞。

  国有化本来是作为社会主义政党,为了实现社会主义所采取的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之间的一个必经阶段的政策,其目的是为了按马克思关于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指导思想对它进行资本劳动化以及民主化改造,消除其资本属性,将它转化为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体;并将它们联系起来,组成自由人联合体,建立市场经济基础上的计划体系;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像历史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取代封建主义生产方式那样,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但是,社会民主党人却将它当做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成分来对待,把它常态化,只能自食苦果。因为国有经济本身并不属于社会主义性质,而是属于资本主义性质。要知道,人只有在属于自已的生产,为自已劳动的过程中,才会表现出主动性和积极性;在雇佣劳动制下,劳动者是没有积极性的,他们是在失业威胁以及一套激励机制和压迫手段的驱使下被迫工作的,而国有经济固有的官僚主义基因以及社会民主党推行的工作保障、消除压迫的社会主义政策,即在资本主义所有制框架内推行社会主义政策,使那些在私营经济中行之有效的办法,都不同程度地失去了作用。管理松懈、不负责任,懒散、浪费、低效,耗尽了国有经济的潜能,而这一切恰恰暴露了它国家资本主义的属性,因此,必然导致经济发展停滞,失业率上升,税源难以支撑日益扩大的福利开支,引起社会矛盾的加剧以及欧洲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危机。到1979年英国经济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发生了较大的社会动荡。英国工党从1979年下野后连续四次大选失利;德国社会民主党在1982年联合政府瓦解后一直在野;瑞典社会民主工党在执政44年后,于1976年宣告下野,1982年重新上台后,又于1991年再次下野;其它国家的社民党也都不同程度地受挫。在此情况下,欧洲各国社会党开始逐步放弃国有化政策,以缓解社会矛盾。直到1994年后才扭转了局面。

  遗憾的是,欧洲社会民主党并没有从国有化政策的失败教训中,找到问题的根源,其理论思想被束缚于在实践中被证明是错误的公有制框架内,来到了社会主义入口,却止步不前,甚至倒退,采取倒洗澡水时连同孩子一起倒掉的办法,使国有化运动陷于停滞甚至倒退。这样,社会民主党人就实际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阉割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灵魂,把自已降为一般的社会党,只剩下在资本主义所有制框架内以及上层建筑领域里推行一些民主主义的改良政策,其优势因而其号召力都势将被削弱;在资本全球化的运动中,当资本为了追逐有利的投资场所而纷纷流向新兴经济体以及周期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国内失业率上升,税源不足以支撑其福利政策时;社会民主党的政策就可能被私有化、冻结工资、减税、缩减福利开支、关税壁垒、军备竞赛和对外军事干预等反自由民主的资产阶级的政策所取代。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就可能取代社会民主党上台执政。社会民主党再度受挫是必然的。民主社义运动前途堪忧!

  马克思主义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二0一八年十月九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