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劳动创造上

2018-10-08 11:33:2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提要:马克思哲学从劳动创造研究而来,阐述了世界观,自然观,人生观的对立统一。叙述了唯物辩证法:“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8版第一卷72页以下简称《形态》) 这个物质与思维双重否定性辩证法,是创造人类世界,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普遍性原理。它肯定了劳动创造活动是人类的本质,改变与发展了自身与思维及其产物;是人类200万年发展历史的总结,是历史观简洁概括的表达。

  《形态》费尔巴哈章开篇,对其自然观进行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阐述这样的观点: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人出现后,物质自然对人类才有意义;视野外的物质自然,是认识不到的、无法利用的存在,对于“人”来说是“无”。把自然分为先在和人化两部分,随着人类活动范围扩大,人化侵蚀先在自然部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一下简称《手稿》2014版)此前论述了此观点,批判了抽象掉“人”存在的提问:本原何在?马克思以人类存在为前提看待物质自然,拒斥用物质简化掉人类特征,把人类的存在看做是物质一般运动的结果。

  紧随黑体字=唯物辩证法的表述,马克思展开了对​费尔巴哈的批判:“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前一种考察方法从意识出发,把意识看作是有生命的个人。后一种符合现实生活的考察方法则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人本身出发,把意识仅仅看作是他们的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8版第一卷72页) 把意识看作是有生命的个人显然是费尔巴哈的成就,这个观点带有直观的唯心主义特征。这里用的是生活,而不是用“物质”的概念,避免了抽象的本原归属方式,与旧唯物论划清了界限。生活决定意识的观点,也与唯心论划清了界限。

  从思维方式看,马克思改变了哲学传统,脱离了纯粹本体论思辨,转向与感性生活的结合,理论联系实际。马克思没有从思维与存在古老命题中选择一端进行二者关系思辨,而是从资本私有社会的工人劳动​开始,研究其特殊性,追踪其历史性,从劳动一般到劳动异化。马克思跳出了传统本体论哲学范畴,首次以感性生活的视角看待劳动,批判吸取了古典经济学的精华。从哲学批判的角度,马克思矫正了黑格尔劳动辩证法,确立了物质生产劳动是人类本质活动,唯物辩证法的主体是人,而不是独立于人的思维。首次阐明劳动创造了人、创造了人类世界的观点,为《形态》唯物辩证法凝练的表达奠定了基础。马克思的观点和经济学研究的目的都可以从这部笔记手稿找到萌芽,紧接其后的《费尔巴哈提纲》与笔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笔记手稿是马克思主义的发源地,马克思以对立统一存在的观点,论述了人与物质自然的关系,思维与劳动的关系,个体与社会的关系,阐明思维是劳动的产物,也构成了社会存在。思维只有在社会中才能传承、存在与发展。马克思《1844年手稿》一段话清楚的解释了“观”的社会性:“甚至当我从事科学之类的活动,即从事一种我只是在很少情况下才能同别人直接交往的时候,我也是社会的,因为我是作为人活动的。不仅我的活动所需的材料,甚至思想家用来进行活动的语言本身都是作为社会的产品给予我的而且我本身的存在就是社会的活动;因此,我从自身所做出的东西,是我从自身为社会做出的,并且意识到我自己是社会存在物。”···“首先应当避免重新把“社会“当作抽象的东西同个人对立起来。个人是社会存在物。因此,他的生命表现,即使不采取共同的、同其它人一起完成的生命表现这种直接形式,也是社会生活的表现和确证。”“因此,人是一个特殊的个体,并且正是他的特殊性使他成为一个个体,成为一个现实的、单个的社会存在物,同样地他也是总体,观念的总体,被思考和被感知的社会的自为的主体存在,正如他在现实中既作为对社会存在的直观和现实感受而存在,又作为人的生命表现的总体而存在一样。

  可见,思维和存在虽有区别,但同时彼此又处于统一中。”(2014年版单行本80页)

  思维与存在是传统本体论哲学的基本问题,但马克思从感性生活、人的现实存在出发​,把这个命题转换成思维与社会不同质的对立统一存在,承认统一中二元存在的对立。马克思没有用本体论归属方式,消灭对立方的存在,而是以现实生活存在为前提,开创了欧洲哲学思维的新模式;以对立统一的观点承认矛盾的存在,以人类本质活动劳动创造研究二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唯物论以物质归属方式消灭思维,唯心论以思维归属消灭物质存在,二者本质一样,用思维直观方式论述本源问题,而不是以“人”的现实感性生活为依据。

  马克思用人的存在超越了传统,打开了人类认识真理的新天地,推翻了上述二者的思维体系,重新塑造,摒弃糟粕吸收精华,在劳动关注点上建立了唯物辩证法。这是从内容到思维方式的全面超越,以固有的唯物论和唯心论的思维方式和命题、范畴无法理解马克思哲学。在《形态》中,马克思用新的哲学术语总结了前一阶段的成果,清晰的描述了历史观,人生观,唯物辩证法的表述简洁凝练,阐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原理:“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8版第一卷72页) ​

  生活是以物质生产和交往为基础,社会实践则包括全部的人类行为。实践又分为物质生产劳动与精神劳动两个主要类别,离基础意义的劳动创造有距离。​从人类行为上说,许多跟物质不沾边,把这样的行为归属到物质反应则是毫无根据的。一些人类行为是与辩证法背道而驰,也可以说是反人类存在和发展的。此类行为可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合乎理论的解释。从根本分工,生产力、社会状况与意识,人类历史可以得到经验证明。

  世界的物质构造性、统一性不是今日才打破,而是马克思在174年前就打破了,抱着废铜烂铁当宝贝怎能理解马克思的新哲学?不要拿革命领袖的只言片语评价做依据,要以他们实际行动,革命关键时的理论和行动做依据。以这个为标准,客观的物质性都不是革命理论的普遍真理,也不是革命的依据,那些是革命的被动条件和因素。

  《形态》​(同上79至84页)论述了意识从劳动中来,原初的形态,发展过程。根本分工就是物质生产与思维发展的共同结果。根本分工是社会生产关系的动态表述,静态表述则是所有制和分配制度。所以不能把生产关系理解为单独的物质变化因素,也不能理解为生产力本身决定的,还应该理解为社会各阶级对生产关系的思维意识,在这样环境下达成的暂时的平衡和妥协。生产力是引发意识革命的前提条件,然后才有生产关系的改变。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经过中间的必须环节,而生产力直接改变生产关系则是思维的直观。这样的推论也不符合历史的发展过程和现实,美国的生产力居世界之首,但它没有成为公有制的生产关系,劳动者无权共同占有自然资源和人类创造的生产工具和资料。

  二.提要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是上述普遍原理对资本私有特殊社会的研究。普遍原理最初来自对资本社会劳动的研究,然后对劳动进行了历史追踪。对劳动异化的剖析,得出回归人类本质必然抛弃私有制度,改变现实进行革命。劳动具有双重性,使用价值劳动是人类生存活动的普遍原理,交换价值劳动是人类的特殊。为资本积累进行交换价值生产是资本私有制度的特殊现象,前后不过300多年的历史。

  不难看到,整个革命运动必然在私有财产的运动中,即在经济的运动中,为自己既找到经验的基础,也找到理论的基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2014年版78页)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是为了革命奠定的理论基础。以《资本论》而言,马克思从劳动的两重性开始分析。劳动的使用性代表了人类发展活动的普遍真理,本质活动。资本私有社会是以劳动的交换性为目的,生产不是为了维持人们的生存,而是为了获得交换价值。劳动的特殊性在资本私有社会成为普遍性,具有人类普遍性的使用价值劳动却成为特殊的现象。这种颠倒只能用人类本质活动的异化来定义。

  ​古典经济学带有朴素的的自然观:人类的产品里包含的是劳动,劳动创造了财富。他们把交换的基础-分工,视作自古如此,把使用价值劳动直接当成交换价值劳动。缺少哲学素养,有实践的感性现实,却不能认识到本真。这是物质与思维发展积累到一定阶段,形成的根本分工,引起的所有制到分配制的根本变化。物质与思维二者的自由结合,也必然需要二者发展到一定阶段,所有制和分配制再一次发生根本的转变才能实现。

  当代中国,搞意识形态的一些人,混淆劳动二重性的界限,为交换价值生产寻找历史依据,把历史上个别的特殊的交换=》主要为了交换剩余产品的使用价值,说成是一般普遍现象。古典经济学“看不见的手”成为时髦,甚至漫天飞舞,即没有马克思哲学,也丢失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根本。一些人吃共产主义的饭,歪曲祖宗的原理,背叛劳动学说,背叛无产阶级劳动者,为资本私有的复辟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经济决定论,物质决定论,生产力决定论都是这些人的旗号,掩盖了精神与物质结合需要的自由,掩盖了人类活动的本质也就掩盖了劳动者解放的需求。这才是关键问题!

  “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人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它是历史之谜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这种解答”​《手稿》(2014年版单行本80页)

  从特殊都一般的研究,这是普遍原理哲学方式的总结。到资本私有经济运动中研究是从一般到特殊,二者过程有相对相反性。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从物质生产的使用性开始,再到交换的特殊性。其次从主要对象看,从有限有形物质开始,具有科学相似性,假设后证实再抽象是普遍的方式。科学研究方法是用人造物的运动来说明社会矛盾问题,与哲学论述方式有别,唯物辩证法如何把握科学不使其偏离叙述目的是个难题。(尽管采取隐蔽的方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仍被指责是唯心论方式,偏离了客观。)

  把特殊社会的特殊方法研究出的个别结论称为“经典论述”,不加辨别的称为普遍原理,甚至称为历史观显然不妥。即使列宁这样评价过,但在俄国十月革命前,他实际上反对采取这个历史观原理,从理论到实践都是拒斥的。毛泽东1959年的“谈话”也是先革命夺权,再发展生产力,与列宁观点非常一致。用革命导师对此的评论,把“经典论述”作为历史观的普遍原理是站不住脚的。扩大一点说,也就说明欧洲宗教为代表的封建统治到资本主义社会这一阶段。往前和往中国都套用不得,解释不了这样的历史。还是老实的读原著,不要走捷径,靠一篇序言掌握马克思正义。如果那么容易说清,马克思不是白荒废了后20多年精力吗?

  三​.“经典论述”研究的是革命被动的因素

  带领劳动者夺取政权,建设社会主义的革命领袖列宁和毛泽东,在重大抉择和转折的关键时点,都不以“经典论述”的决定条件为依据,马克思为什么研究此类问题?

  马克思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导言》开始,就研究革命的物质与精神条件。精神条件就是揭示资本私有制社会的矛盾,与人本质的背离,其自身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必然发生的矛盾,以此唤醒无产阶级劳动大众。这是革命的主动条件和因素。同时他也在研究革命的被动因素。《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8版86页)费尔巴哈章​:

  “这种“异化”(用哲学家易懂的话来说)当然只有在具备了两个实际前提之后才会消灭。要使这种异化成为一种“不堪忍受的”力量,即成为革命所要反对的力量,就必须让它把人类的大多数变成完全“没有财产的”人,同时这些人又同现存的有钱有教养的世界相对立,而这两个条件都是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为前提的。另一方面,生产力的这种发展(随着这种发展,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其次,生产力的这种发展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还因为:只有随着生产力的这种普遍发展,人们的普遍交往才能建立起来;普遍交往,一方面,可以产生一切民族中同时都存在着“没有财产的”群众这一现象(普遍竞争),使每一民族都依赖于其他民族的变革;最后,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

  《手稿》和《形态》相应的叙述了马克思为什么研究政治经济学,为什么​研究革命的被动因素。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诞生于此,也是革命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共同行动才能成功的理论依据。这是对绝大多数无产者而言,革命需要具备的被动条件。而对于已经觉醒的唯物辩证者来说则是这样的要求:“实际上,而且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形态》同上75页)我在前面加上觉醒的定语,试图表明唯物辩证法与共产主义的必然联系。

  马克思揭示了经济运动突破了地域和国界,伴随的思维意识也必然呈现世界化。作为革命的卓越领袖,列宁具有哲学的深厚素质,毛泽东具有敏锐的哲学意识和素养,他们是觉醒者的先锋,必然不会等待被动因素成熟,而是选择时机发动革命夺取政权。先知先觉的革命天才与等待被动因素成熟的绝大多数之间,存在认识和觉醒的时差,不能因此否定革命在区域的产生和爆发。毛泽东说过:“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中”。真理认识从个体开始逐渐扩展开来,这为历史的经验所证实。实现了的可能代表了多数人的利益,也可能相反。

  结束语.当哲学与经济学发生矛盾时,还有主义的阶级立场、唯物辩证法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作为方向的把持。“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费尔巴哈提纲》第三条结尾句)以对立统一的方式,提纲为矛盾的解决提供了标准。

  马克思主义也存在理论不一致,前后不一致,哲学与经济学研究结论不一致的地方,这些是存在的事实。​作为发展中的理论,不同关注对象的研究,出现研究结论的差异是必然现象,要从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进行把握,不能颠倒一般与特殊,也不能抹杀二者之间的差异。把特殊的“经典论述”当成人类发展的普遍真理,把短暂社会发展的历史观,当成人类全部历史的发展观,就存在着这种颠倒。哲学是主义的灵魂、中坚,从马克思哲学的基础劳动创造学说开始,有助于把握马克思主义。

  实在难以把握,还可以通过阶级立场,与实际生活结合的方式来把握。这就是革命的一致性与现实性,这样可以分清朋友和敌人,误解与背叛。马克思哲学关注的基本面是劳动,因而马克思主义天生的与无产阶级有必然联系,为劳动者服务的宗旨是一清二楚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