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马克思辩证法唯人

2018-09-06 15:19: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马克思辩证法论述人在改造现实的同时也在改造自己,是人的感性活动的辩证法,同时矫正自己思维。承认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说明马克思哲学属于唯物论范畴。如何看待人的存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是马克思新唯物论与旧唯物论的分界。旧唯物论只有自然观没有社会历史观。马克思认为:人类出现后,物质自然成为人类生活需要的对象、无机体,被改造对象物。按人类生活方式,与人发生关系的物,处于被人类决定的命运,而不是抽象唯物论决定人类活动和命运的“物”。

  马克思辩证法是人的活动辩证法即劳动实践辩证法,不是抽象唯物论基础上的黑格尔思维辩证法。黑格尔哲学把人类现实生活和历史抽象成思维活动,他的劳动辩证法否定了感性现实生活、人的本质力量外化物化、对象化。他把这一过程看做是思维自己运行的过程,抽象掉了身体的行动,变成了单项的思维劳动,辩证法成了人类生活的倒影和颠倒。马克思辩证法的本质是唯“人”而不是唯“物”,是人的身体行动与意识的结合,感性活动与理性思维的结合。说马克思辩证法是唯物的,是指其基础和前提条件,不是指其辩证法行使的主体。人是感性物质与思维意识的结合体,把人判断为任何一项纯粹都是错误的,不是以人的现实存在,感性生活为依据,而是把人抽象为存在的一端和极端。

  如果把解放思想运动的政治性搁置起来,实践的争论有利于解除思想禁锢。但那个实践的论述带有抽象思维的特征,​其自然观是抽象的,在人类生活之外的,存在之客观不依赖于人。物质自然存在不依赖于人,但只要有“观”,就说明了进入人类的视野,与人的存在发生关联。这种客观世界就是人化自然,“观”只能是人类的认识。离开人类的五官收集物质自然的表象、思维对感性意识的加工,也就没了“观”。不依赖于人的客观,其表达出:人类闭上眼睛,关闭大脑思维的功能,还要有对物质自然的认识。这就是抽象主义的胡说八道,是思维与存在本体论的余毒和想象。如果了解马克思哲学,知道先在物质自然,人化自然的界限与概念;了解马克思辩证法,知道人类创造物的意义,就不会把主“观”与客“观”绝然对立,把意识形态与现实生活完全分离。

  意识形态反映着现实生活,扭曲也是一种反映形式。黑格尔哲学是对人类生活和历史的扭曲反映,马克思同样把其看成是历史的一种反映形式。意识形态的本质不是看其自身的表述,而是要结合现实生活进行理性分析,是真实还是虚伪以感性生活为准。从社会状况看,生产力、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的对立表现了人的总体状况,是人的物质力与思维意识的具体表现。把对立的两端做极端的表述,其性质与把个人做意识或物质的极端解释是一样的,是抽象思维方式的特征。这里强调一下,不要把个人与社会对立起来。个人之所以可以对立,首先是他产生于群体,在群体中接受物质与思维的传承。独立前,他的意识是群体积累传承的结果,别人、前辈的眼睛及五官就是他个人的,个人的思维、概念来源于这个群体的传承,主要来自于他人。个人能独立基于这样的社会传承,社会规则意识、社会提供的物质维持,社会遗留给他的劳动工具,生产科研工具。把个人与总体的社会对立,把个人看成是现实感性体,把总体看成是观念体,说明还不真正了解社会的生活意义,物质生产和交往关系,以及由于需要产生的思维对现实和历史的影响。这就是思维与存在的对立统一,思维只能以社会存在的方式保持遗传。脱离开社会遗传,个人不过是会两脚行走的动物,甚至能否两脚站立行走都是疑问。

  思维与实践都离不开社会的基础。单一端的阐述使得其失去了渊源,为人类之外的创造意识留下了空间。我们承认个人存在身体与思维的差异,不否认天才的出现,其界限是社会全体内的差异,社会传承的差异。英雄属于社会,超出此界,就变成了神和其奴仆创造的历史。当今时代,思维意识传承已经超越了国界,社会传承不单存在于族群内,还表现为国际间的交换与交流。但就在一国内论述经济与社会矛盾,显然漏缺了时代国际因素,思维广泛发展交流的因素。这是经济决定论不能正确阐述中国革命成功和曲折的原因。

  从马克思辩证法的主体看,主观与客观本质上是人的认识=》对外界和对自身的交互关系认识,主观主义是没有实施辩证法中矫正思维的环节,从主动与受动的方面检索实践与现实生活的差异。从人的存在出发,从其主观出发是人的实践必然的程序。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发达革命都是从革命者的主观出发,其中的曲折、争执的关键在于是否矫正行动与现实生活的差异,也就是说是否实施辩证法的反馈环节。1958年大跃进后发生的错误,也是这个关键问题,没有矫正过来初心与现实生活的差异。这样的矫正工作初期只有毛泽东在坚持,只有遭受的重大损失碰壁后才成为多数人的共识。“人由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是常识问题,不是农民劳动者的认识,而是官僚阶层唯上不惟生活、不唯劳动者、草菅人命的本位表现。这个口号不是毛泽东提出的,把账挂在毛泽东身上何其不公。

  唯物一元论,理解辩证法的基础是抽象的自然观:世界统一于物质性,物质存在的形式为运动,所以辩证法叙述的,是物运动变化,对立统一,有量变到质变的否定过程。这种辩证法过程,人不出现,也就是说人在辩证法过程之外。怎么与人联系起来?那就由人的反作用来解释人的存在,人象提线木偶,是被动的反应物;反作用是原作用力的延续,不是人的自身力量,不是自由的有生命意识的活动,这种反作用力叙述与马克思辩证法截然相反。两种体系中的人表现不一,抽象体系中人象行尸走肉,受外力迫不得已才动。现实感性生活体系中的人生动活泼,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

  马克思:“当物按人的方式同人发生关系,我才能在实践上按人的方式同物发生关系。”​(2014版《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81页)······“因为,不仅五官感觉,而且所谓精神感觉、实践感觉(意志、爱等等),一句话,人的感觉、感觉的人性,都只是由于它的对象的存在,由于人化的自然界,才产生出来的。五官感觉的形成是以往全部世界历史的产物。”​(同上84页)

  马克思自然观​:承认物质自然先于人的存在,人的出现使人的感性意识反映了物质自然,把物质自然作为生活对象。在发展过程中,人改变了自然与自身,成就了身体与五官、感性意识和理性思维。感性意识与理性思维对物质自然的认识,是思维与存在哲学的起因。没有人的出现,也不存在世界的物质性意义思辨。与人无涉的物质自然运动没有任何目的,给其定义是人的思辨纠缠。马克思以存在论的方式看待现实生活,不是以思维和存在的传统范式来论述主题。他把人放在首位,以人的存在看待物质自然与人的意识关系问题。物质自然,生活资料,思维意识,劳动创造都在马克思视野里,只有人的生存才是首要问题。

  与人无涉的自然,人未出现前的自然,对人来说是“无”。人出现后的自然,是按人的生存方式与人发生关系,成为人化的自然界。“人”的劳动实践把关系物​作为自己的改造对象,为“我”所用。一元论的物质第一性在马克思的自然观中成为第二性,在人的现实生产生活中成为对象性,被用性而不是决定性。在人化的自然界,人是第一性的。物质不能决定人如何活动,人的活动方式取决于人对环境的认识,劳动实践积累与认识的结合。先在性物质进入人类生活后,不是决定条件而是变成人类意识对象,劳动实践创造的对象。不是自然物决定人来如何生活,怎样生活,而是人来决定“物”在其生存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和效用。抽象唯物论颠倒了现实生活的次序。

  马克思辩证法体现在感性生活中的劳动实践上,“​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第一卷72页) 这是马克思建立在自然观基础上“人”的劳动实践辩证法。与现实生活是一致的,不是在人的活动过程之外。这个历史观是正序方式,绝不是反序的作用,人的能动在辩证法之中。人在现实生活和历史中展现自就的本质力量,自己的思维与身体行动的结合,同时矫正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

  思维的产物是什么?​过去没有这方面的解答,认为答案与唯心论关联。其实从人的本质活动涉及的范畴,从物质生产和交往方面,涉及到思维方面考虑,牵涉到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社会矛盾三因素与思维存在着必然联系,其中的意识本身就是思维的直接产物。历史发展的积极方面,用马克思辩证法解释的通,而消极的方面同样解释的通。

  马克思《1844年手稿》:“在实践的,现实世界中,自我异化只有通过同其它人的实践的,现实的关系才能表现出来。异化借以实现的手段本身就是实践的。因此,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他同作为异己的,敌对的力量生产对象和生产行为的关系,而且生产出其它人同他的生产和他的产品的关系,以及他同这些人的关系。正像他把他自己的生产变成自己的非现实化,变成对自己的惩罚一样,正像他丧失掉自己的产品并使它变成不属于他的产品一样,它也生产出不生产的人对生产和产品的支配。正像他使他自己的活动同自身相异化一样,他也使他人占有非自身的活动。

  上面 ,我们只是从工人方面考察了这一关系:下面我们还要从非工人方面来加以考察。 总之,通过异化的、外化的劳动,工人生产出一个跟劳动格格不入的,站在劳动之外的人同这个劳动的关系。工人同劳动的关系,生产出资本家(或者不管人们给雇主起个什么别的名字)同这个劳动的关系。从而,私有财产是外化劳动即工人同自然界和自身的外在关系的产物,结果和必然后果。”(2014版56-57页)

  辩证是讨论中发现对方自相矛盾的地方,提出这样的悖论驳倒对方的观点。​否定是其本意。黑格尔辩证法是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符合形而上学的三段论。其肯定的出发点是抽象思维,否定的是感性意识与现实生活,否定之否定则回归了抽象思维=》精神。(这是简要的批判说明,如果展现论点,论据实例方式的批判需要另做一篇长论。)黑格尔哲学及其辩证法的缺陷:把感性现实生活与思维的结合抽象为单项的思维活动。马克思对其进行了深入的批判,截取了否定的环节,矫正了思维与现实的关系,创立了感性活动与理性思维结合的“劳动实践”辩证法。上段黑体字就是其表述,不但有否定即“改变”,也有肯定即“发展”。这个辩证法摒弃了形而上学的三段论,也就是说抛弃了抽象思维与规范的形式逻辑结合,完全以劳动者的现实生活为出发点。

  吃喝等物质需要是“动”物生命共有的受动特征,不是人的独特行为。唯物历史观以受动的共性需要为出发点,以人的特殊行动来解析人与动物的区别,人的本质活动,社会历史发展的本质。劳动者的现实生活是物质生产和交往活动,而不是与动物共性的吃喝等物质需要、受动性。只有这样才能区分劳动者和其他阶级的现实生活,区分劳动者与动物的本质活动。人类社会中存在着动物性,这是马克思异化分析的对象所在,私有财产和资本家都是异化劳动的产物。

  过程是人之存在,与人发生关系的过程,而不是纯粹的与人无涉的事物自身运动过程。通常理解的辩证法是不把人放在首位的思维辩证法,有的甚至是抽象自然观的辩证法。这种抽象思维模式的辩证法重在认识,重在思维与客观事物的关系,而不是从生存角度考虑人与对象物的关系。抽象的唯物辩证法与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相去不远,体现了同样的抽象思辨特征,形而上学特征(形而上学即传统的本体论:抽象思辨哲学与规范的形式逻辑结合)。马克思辩证法是反映人们的现实生活方式,是感性与理性思维的结合,即理论联系实际。这两种哲学存在本质上的区别,抽象唯物辩证法是人类活动的倒影,而且是否定感性意识的倒影,是现实生活的颠倒,与唯心主义呈现同样的思维特征。抽象唯物论与客观唯心论都是传统本体论树上结出的果实,表象不一本质相同。把抽象的唯物自然观与辩证法连接是对马克思哲学的颠覆,真正的牛头不对马嘴。望文生义,浅尝辄止也是接受错误哲学概念的一个原因。

  ​早期欧洲,哲学与科学是孪生体,物质本原思辨促进了科学发展、正确认识思维意识与物质自然的关系。近代科学发展后,脱离了哲学体系。科学普及了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的常识,世界的物质性及本原性研究是科学的专职。哲学再做物质性思辨纠缠一是无用二是无聊,其反作用就是引起哲学观念上的混乱,搞出些似是而非的结论。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哲学分析,是感性活动与理性思维的结合,以人类存在的视野看待世界,至今看来依然正确。马克思辩证法即可解释人类历史,又可指导人类解放,向自己的发展本质复归。无产阶级劳动者的物质力量是其觉醒的自身,马克思墓志铭是其辩证法的浓缩:

  ​The 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The philosop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 - 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

  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关键在于改变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