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哲学一元论之伪

2018-09-01 11:09: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元论带有欧洲早期哲学本体论的窠臼。要知其所以然,有必要了解欧洲哲学本体论。对传统本体论的颠覆,是马克思哲学开创性的一个方面,也是了解马克思注重感性现实生活,厌恶不切合实际思辨哲学的原因。了解传统本体论可以加深对马克思哲学的理解。

  本体论 思辨范畴  思维与存在关系

  本体论认为感性经验意识表象、暂时不可靠。比如大小,以经验感性为比较标准,超出经验范畴则不能确定大小。本体论只有理性思维能把握事物,对应本体的唯一本质。本体论规定了思维的形式逻辑,哲学必须符合此规范。本体论把感性对象世界与理性思维世界分割,存在脱离现实生活的弊端。符合形式逻辑的思维,未必符合感性现实生活本真。其追逐世界本体、原初、最终真理的虚妄成为枷锁,理性思维只能沿着唯一的锁链攀爬。本体论、一元论从理论体系的内洽、无矛盾为第一性;与现实感性生活是否有矛盾,理论是否符合实际则成为第二性,甚至被忽略。这种方式积极的一面是造就了哲学的进步,逻辑思维的规范。缺陷是贬低现实生活感性意识、经验意识,把理性思维直接当成本质。本体论思辨对象:思维与存在 世界本质。

  一元论是传统本体论的产物,对感性意识的暂时性有深刻认识。但其对多次重复的感性意识形成的经验意识,也当做表象,认为与本质无关。这在科学不发达时代,人们对自己的感官功能认识不清,没有认识到感官与对象之间是影像回声的关系,能部分反映实质。人的物质生产等社会存在的基础生活是感性的现实生活,其中伴随思维对感性意识的加工,成为现实生活的导引。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工是文明历史的起源,使得两种劳动分属劳动阶级和统治阶级及其附属。专职进行精神劳动的统治阶级的附属人们远离劳动创造者,对感性生活所包含的理性思维意义,感性意识与经验意识包含的本质无法深入了解,形成了思维与存在的断裂,资产阶级崛起后成为唯物论与唯心论各持一端的状况。

  思维与存在的问题自古希腊柏拉图到近代的黑格尔、费尔巴哈都没有真正解决。原因在于本体论的弊端,不是从感性的现实生活入手,只在乎抽象的思维。尽管近代科学提u了一些进展材料,唯物论限于本体论的窠臼,只是把这些做绝对的抽象依据,依然没有取得思维与存在当成必然联系。而唯心论则把科学对于无限无形意识的无能视作骄傲的本钱,无视有限有形分析的进展。科学的杠杆无法撬动习惯固执的哲学势力,它有助于现实生活的改变,却无助于本体论的改变,思维与存在的哲学依然是两极分化,固执己见。

  哲学一元论​

  本体只能是绝对的、无条件的,正因此它才能构成哲学“第一原因”。既然是绝对的、无条件的,它必然具有唯一性。本体论只有作为一个一元论系统,在逻辑上才是完备的。如果是两个或多个,那么它一定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在哲学前进的道路上,遇上“唯一”的险境时,小心传统本体论的亡灵迷雾出现,它会把我们带上邪路。

  表面看来,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一种一元论,其实不然。因为在追问物质和精神何者第一性、何者第二性时,它们实际上已经先行地设定了思维与存在之间的二元分裂。只有在这一预设的前提下,何者第一性、何者第二性的问题才是可能的。因此,可以说,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基于同一个前提而确立起来的。他们都知道思维与存在这两种不同质的存在,要争的是二者归属于哪一端。在此意义上,它们都不过是一种隐蔽的二元论而已,所以在逻辑上是不彻底和不完备的,从而有其致命的缺陷。先行地预设两种存在,然后再寻求二者之间的统一或归属,这正是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根本缺陷。它只能得到一种非此即彼式的回答。

  ​就像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过古典哲学》第2章中所描述的那样。这种追问及回答的方式均以思维(精神)与存在(自然界)之间的二元分裂为其前设,正是它才使问题成为可能。唯物论属于极端分子,黑格尔要在思维与存在之间做妥协,混淆思维与存在的界限,把思维与存在当成孪生子,不可能真正走出旧本体论的二元论陷阱。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局限和缺陷,就在于它们的根本逻辑,把现实生活中不同质的存在当成假设前提。在它们所固守和捍卫的框架内,不顾事实派生出它们各自的局限性。

  概括起来说:哲学一元论是以思维和存在关系的归属为焦点,他们都先行地预设这两种存在,然后再寻求二者之间的统一归属,本质上是​二元论者。

  当哲学出现时,说明人类思维能够自我意识,把自身与外界在头脑中做形象的分离。这是思维与存在分离断裂的本质。关键不是存在问题,而是存在的归属关系。唯物论与唯心论都认为思维能够抵达存在,这并不表明他们能正确认识二者的关系。唯物论认为思维是物质的衍生物,至于如何衍生的,科学没研究出来,唯物论作为科学的孪生兄弟自然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唯心论把存在当成思维的衍生物,思维的直接再现。在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上,唯心论与唯物论是一对各持己见的糊涂蛋,都不能正确解答关系问题。

  马克思哲学  解决思维与存在的断裂  不采用一元论归属方式  而是架桥

  马克思用劳动创造这个感性现实活动解答了历史之谜。《德意志意识形态》宣示了马克思的历史观: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第一卷72页)。马克思在思维与存在断裂的峡谷上架桥了辩证法的桥梁,沟通了两个极端的对立。物质生产和交往使得思维抵达物质,在改变现实的同时,人也在改变自己的思维及其产物。这是双向通道,是思维与物质的双向四车道。“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形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75页)这是对自觉的辩证唯物主义者的规定。而除去马克思特指意义的实践唯物主义是单向车道,思维抵达物质,没有返程车票。所有人的活动都是社会性的,也是实践性的,但不都具有思维与物质创造力和修正力,不具有这样的否定与肯定的辩证力量,不具有人的创造本质。在人的存在与发展本质上,劳动创造的桥梁在哲学意义上比社会实践桥梁要宽阔。(心理学在分析人的行为上,实践概念比创造改变更具有普遍意义。概念的应用意义要看学科范畴,否则容易陷入诡辩。)

  这座桥梁在现实生活中早已存在,人们视而不见,只有马克思发现了,并且在哲学上阐述他的意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告诉人们,马克思哲学发掘的坎坷旅程、细节。作为学识渊博的哲学家,马克思非常清楚摆在他面前的千年难题,如何破解传统本体论的壁垒,如何解决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对立,存在与思维​的断裂。了解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前提。马克思没有采取一元论的归属方式,另辟通途。承认思维与存在的断裂,在断裂的峡谷上架起了哲学的宽阔桥梁。马克思之伟大,让后人在思维与存在问题上有现实之路可走。在人的存在与发展视野里,在这个范畴内,可以确定的说,马克思不是哲学一元论者。无论其自述,还是历史观,哲学的思维方式,范畴都可以证实这一点。

  为何马克思把自己的哲学定位于唯物主义​

  马克思​把人看做是自然的一部分,承认物质自然的先在性,把自然看做人的存在与发展的前提和对象。在此意义上,把自己的哲学归入唯物主义范畴。

  在人的存在与发展范畴内,马克思承认思维的存在,是人类创造活动积累的结果,通过社会传承遗留下来,在后继者创造的活动中发展和促进人的物质与思维的发展。思维有能动设定和创造引领功能,与人类物质生产活动和交往关系密切相关并伴随,人的能动性与这一功能无法分离。人的创造力是社会历史发展的结果,思维能力与感性的身体力量结合使得创造力延续,扩大了思维与身体力量的扩展,在生产需要物品时外化为人的本质力量。

  在此范畴内,马克思承认思维与物质的不同质的同在,取劳动创造桥梁两侧的思维与存在的合理论述,形成新的劳动创造辩证法,把这种哲学和历史观称作唯物辩证法是恰当的。这也是马克思在《手稿》中说其哲学是共产主义,是彻底的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不同于唯物论和唯心论,而是把二者的真理结合起来。唯物论与唯心论就像一条大河的两岸,代表人类的精神与物质的发展,人类生活川流不息,二者固执己见无法交汇。顺着人类生活的任一岸边奔驰,都是偏颇。堵塞人类生活河流,则是哲学的本末倒置,所以只能架桥。

  马克思哲学并未向一元论者说的那样,把唯物论一贯到底,一条道跑到黑。事实上也无法一贯到底,时至今日,科学都无法解释清楚意识如何演绎成有逻辑的思维、抽象的思维,创造性的思维,从生理机能还解释不了诸多变化。彻底的哲学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彻底,即有说服力;一是指抽象唯一的本体论。我们前面分析指出不存在这样的抽象彻底的哲学,只有形式上存在,本质上是二元论的伪一元论。而彻底的唯物一元论实质上是把人归于物质,抹掉思维的特殊存在等于抹杀人的存在。把人抽象掉的彻底哲学,无视人的现实生活的哲学,蔑视人的哲学是反人类的,应该消灭掉。从人类存在与发展的角度看,这种无聊的抽象没有任何意义。超经验性的物质性哲学,在物理科学面前或许有少量参考价值,在实际生活中全无价值。

  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中怒斥这种无聊的抽象,在《形态》中批判费尔巴哈的这种自然观之无用,而他与恩格斯提出要消灭的哲学,是这种纯思辨范畴的与现实生活无关的经院哲学。马克思要解决人类现实生活问题,劳动者自由、正义,人类解放的问题。他不那么在乎自己的哲学是几元构造,马克思后半生都想再批判黑格尔哲学,可他的哲学兴趣终生未实现,不得不让位于无产阶级解放理论。

  一切主客两分,关注思维与存在,​有实践对象的哲学从本质上说至少是二元论哲学。唯物论在这样至少两分的现实下,要叙述客观存在与改变,如果不抹杀人的思维存在,必然把思维意识作为重要的一端论述清楚,这等于实际上的二元论。马克思在社会矛盾演绎上,提出了三元素的观点,所以把马克思哲学看成是二元论也存在问题。我个人看,还是从存在的角度去分析。与归原论相比,马克思的劳动创造学说,对于现实生活更有意义。

  人们试图建立新的本体论,这只能建立在思维与存在的裂谷上,靠黑格尔裱糊的自我弥合之路显然不通,马克思毫不留情的撕毁了薄纸糊的路桥,思维意识构造的虚幻早已消散。此生限于天分与基础无才创新,笔者也期待新的哲学本体论现身,看看是几元构造的。向哲学一元论默哀!小心别踏上“唯一”的险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