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唯物历史观是真理与正义的统一

2018-06-29 11:50: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纪念中国共产党的诞辰)

  历史观是认知与价值、真理与正义的统一

  ​历史观不仅要追求对社会历史认识的正确性,也要追求对社会历史认识的合理性,展现对历史的评价和期望。历史观应当包含价值观,体现对人类存在价值的理解,是真理认知与正义-合理价值抉择的统一。社会历史的认知,是对社会历史及其发展一些基本问题的理解,例如:社会历史的本质、社会发展动力和机制,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社会历史的发展是否具有规律性和基本趋势,等等。价值所关涉的是对社会历史根本理解和基本态度,例如:社会发展目标,社会理想,人的发展目标?社会发展的原则有哪些?等等。简言之价值是哲学的追索和反思。

  马克思历史观表述了人类发展的本质与趋势:人精神与物质自由结合形成的劳动创造。创造的发展以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为基础,劳动者创造了物质世界,​也应该成为精神创造者。实现劳动者的自由与解放,消灭其障碍-资本私有制,消灭阶级差别。翻开中国共产党一大党的纲领:1 . 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由劳动阶级重建国家,直至消灭阶级差别;2 . 采用无产阶级专政,以达到阶级斗争的目的——消灭阶级。3 . 废除资本私有制,没收一切生产资料,如机器、土地、厂房、半成品等,归社会所有;4 . 联合第三国际。第4条为那个时代的组织要求。其余3条,扼要的阐明了现实要求与长远规划,体现了历史观与正义的结合。这个纲领成为中国共产党半个世纪的奋斗目标,除了阶级差别没有消灭,其余都实现了,劳动阶级成了社会的主人,这是真理与正义结合的胜利,兑现了初衷-号召劳动者参加革命以解放自己。

  历史观把人类现实生活与历史连接在一起,拉开与现实的距离为客观,以即成事实的分析为科学;哲学追索又把客观历史变为应该如何、变为主观内容,客观、科学溶解在哲学中。这就是历史观存在的:客观与主观,科学与哲学的对立与位移。机械唯物历史观把这种对立视作不可越过的沟壑,客观规律成为人类活动遵循不可逾越的法则,它摒弃人的哲学追索与价值抉择,否认拉开、缩小时空距离产生的观察产生的主客观移位。尽管打着科学、客观的旗号,它依然是没有价值、冰冷、僵死的历史观,与资产阶级的自然选择历史观,社会达尔文主义趋同。客观上维护了占主导优势地位的资产阶级价值观,资本私有制。

  唯物历史观的差异、误读​

  唯物历史观存在两种解读方式。1.人类的物质与与意识的自由结合形成的创造活动。2.按社会形态排列出来的演进顺序,成为历史规律。

  第一​种,按哲学与经济学结合的方式,反映了人类发展运动的本质,结合的自由成为历史观的方向,正义的标志。第二种,按资本私有制度,由特殊社会形态的人造物-商品运行机制解析出的规律,并且依次构成普遍社会形态规律。此二者比较,第二种是特殊的,物质的,因而带有物质自然科学特征,精确的描述了以商品为基础的资本运动,其客观性显示了形式逻辑的严谨,更有说服性,这是比第一种方式具有优势的地方。其缺陷:1.隐现了人的运动2.以西欧局部地区和国家经济格局为依据。

  缺陷1.易造成人不在现场的感觉,​影响了人之辩证法的理解。缺陷2.首先是其特殊性是否具有世界上的普遍意义,西欧是在海盗经济和殖民经济基础上兴起的,其经济发展具有历史偶然性,这种偶然性是否对商品乃至资本运行规律产生影响?第二.商品经济把世界连为一体,人类意识与物质创造是否存在新的格局与特征?

  ​从现实到历史哲学解析道路,无论物质与思维本源的正确与否,二者都存在于世界。这二者的存在是现实的存在,先后、依存、统一等理论问题只能让位于人类生存问题。物质与意识构成了“人”,社会就不能是单一元素决定的,至少由此二者决定。物质与意识的偏执解释或极端解释都不符合人类的现实存在,也不符合人类发展趋势和本质。马克是政治经济学是对人类处于异化状态、对于物的依赖状态的客观描述,以物(商品)的运动解析为主,人的辩证法处于暗处,是隐性的。这是马克思历史观的深入与继续,是对资本私有特殊社会形态的解析,把特殊分析方式当成具有普遍真理的历史观,就形成了科学与正义的对立​。这种误读,把世界范围内发生的社会形态集中到一国依次排列递进,其必然性逻辑掩盖了人的辩证法逻辑,代表生产力物的运动遮蔽了人的运动。造成历史是物质遗传历史,生产工具变革历史,人的物质与意识的相对双向运动变为物质的单向运动,独自挺进,回到机械唯物论的老路上。这种历史观及规律缺乏正义标志,缺乏人的主观能动性,能刺激人们行动的就是发展生产力,以为发展生产力就可以解决一切社会矛盾,得出了与马克思主义相反的原理。除了物质生产,人们不需要正义-合理的价值选择,​千百万革命仁人志士的壮烈牺牲是否具有推动历史的意义?他们奉献与牺牲的价值在何处?投身于生产力的发展,科学的发明比牺牲是否明智?中国革命成功是科学和生产力发展的结果,还是马克思主义的正义唤醒了沉睡的雄狮?这些是当代中国不容回避的问题。

  从五种社会形态的依次排列顺序看,机械与臆想的成分大。这五种形态都曾出现在人类历史上,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按照次序从头至尾走完前四个。从人的相互依赖关系到物的依赖关系有逻辑必然性,也能从历史​找出例证。而五种形态次序是人类从原始社会发展,环境的不同形成的创造路径不同,其产生具有偶然性。马克思也不确定这些形态是否依次排列。马克思确定的:人的依赖、物的依赖、精神与物质和自由结合与发展的三个阶段。后人按照大体论述,猜测的议论,把偶然发生的按臆想排列,搞成了必然性。未经历史考证的东西,居然成为严谨的理论,这是何其荒唐?

  历史规律都是后人总结的理论,与社会历史现实存在差距,必须以历史证实,不能用臆想代替现实、人类的实际创造。人类创造的物质、工具的偶然性不能代替人类活动的必然性联系,把工具变革历史当成人类发展历史只是部分说明人类的活动,而不能说明人类的整体活动-精神与物质的相对运动,不能说明社会制度文明,与精神文明创造。生产工具变革连接的生产力发展只是生产方式中的活跃部分,生产力的发展取决于掌握生产资料者的意识,他们是否意识到变革生产关系的重要性,能否寻求到适宜的生产关系。中国春秋时代,生产工具处于青铜冶炼时期,落后的边鄙诸侯国秦,意识到了变革时刻来临,主动改变生产关系,寻求适合秦国的生产方式,这是秦能称雄,统一六合的关键。而相对生产力发达的其余诸侯国,意识差了一筹,或者没有这样的意识,最后让边陲,原本野蛮穷鄙的落后的西秦民族超越了,并且被征服了。工具变革连接的生产力只提供了生产关系变革的基础,而不能决定诸多民族与国家的发展。在这样变革节点上,统治阶级的意识具有重要关键的作用。用政治经济学的一般原理去解析中国春秋历史,此后的中国历史,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政治经济学原理不是解析历史的公式,对多数国家不能做出合乎历史的分析,它只是分析特殊历史的一个工具,使用是否得宜在于人。

  从人类历史发展过程看,只有物质与意识自由结合形成的创造具有必然性。尽管其没有物质自然的科学精确性,但他也不为环境偶然性干扰,反而具有准确性,成为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性活动。《共产党宣言》发表,代表了马克思初步的唯物历史观的创立,哲学思辨性特征明显。其来自于资本社会的生产劳动,还需要广泛的现实生活证实,需要科学方式的经验论证以充实理论的此岸性,真理性,为无产阶级解放理论打下坚实的基础。

  ​政治经济学研究与历史观​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为商品运动、商品包含的劳动、社会关系。暂时让哲学思辨退位,在暗中总体上把握,去分析现实矛盾集中的资本私有社会。其特征是以人造物质-商品运动为主题,叙述主体是物不是人,与历史观的叙述主体颠倒。

  这种浩瀚的研究工作,需要收集大量的数据,占有资料,去伪存真,抽象分析。绝非短时,三言两语就可以得出结论。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是这种物质科学研究的引论,​不是结论。后人把这篇序言的第四段奉为“经典论述”,则是误解,把引论当成结论,当成普遍真理的唯物历史观,即是对前期历史观的否定,也是对以后《资本论》研究工作必要性的否定。按科学研究规律,研究初期的结论还存在假设性,还须要翔实的经验论证,结论只能在假设理论验证完,不产生差异后。马克思在序言第二段清楚的表明,他知道这样的科学程序。

  “我把已经起草好的一篇总的导言压下了,因为仔细想来,我觉得预先说出正要证明的结论总是有妨害的,读者如果真想跟着我走,就要下定决心,从个别上升到一般。不过在这里倒不妨谈一下我自己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经过。”

  概论​

  马克思第一阶段唯物历史观​,以《共产党宣言》为标志,以现实为基础对历史的总概括,是本文说的第一种历史观。此后关注的资本私有社会,对这一特殊历史形态进行的政治经济研究,以便夯实历史观,对无产阶级解放提供现实客观目标与理论。后继者误读包括西马研究者把前后研究对立,把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第四段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中继观点奉为历史观“经典论述”,即是对初期历史观的否定,也是对此后研究的否定。

  1.把物的研究当成人的历史 2.把历史时空中特定的时间节点研究、假设前提当成了真理。把“两个绝不会”结论上升为历史的普遍真理就是典型的误解。

  依照马克思初期历史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只是叙述唯物历史观的起点,唯物辩证法的前半截:环境创造人。后半截人创造环境,没了下文。“人”的概念确立,包含物质与意识的并存。社会存在内容里有社会意识,那么结论本身就出了问题,其蕴含着意识决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的悖论。必须了解马克思1850年以前的历史观,了解此后政治经济学研究之区别。截取式的、语录的解读方式会造出悖论,解释出与马克思本意相反的东西,造成前后期马克思主义的对立,不能深刻反思社会矛盾。

  例如序言第四段有这样的叙述:"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

  一种解释,认为揭示了资本社会意识形态的虚伪性​。如果按《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观点,统治阶级的意识即是社会主导意识,其不但占有生产资料还占有生产精神原料,把持精神制造的专利。他们不但用物质,还用精神奴役劳动者,维护着资本私有的生产方式,维护着资产阶级的价值观、真理,无产阶级革命不能以资本私有社会的意识形态为依据。也可以把这段话理解为社会意识的来源。还有另外的解释,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意识形态,叙述了意识的能动性和主动性,它能主动调节社会矛盾。尽管社会基本矛盾没有本质变化,它可以延续了资本私有社会。二战前,美国罗斯福新政,凯恩斯主义都是资本私有意识与意识形态的能动性表现。

  如果没有基础只进行表面文字解读,我们得到的东西非常肤浅。但我们结合历史,以马克思历史观解读,您对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就会有更深刻的理解,对马克思辩证法人创造环境就会有进一步的理解。机械,截止的历史观妨碍了哲学追索与反思,遮蔽了对社会发展本质的认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