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两个绝不会”与正义

2018-06-27 13:57: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两个绝不会”是节点上的物质条件结论,与科学论证呈现同样的特征,笔者《“两个绝不会”是真理吗?》对此进行了解析。既然是对物质运动的客观表述,也就不存在人类主观标准,与正义、自由、道德无缘。随之就有了疑问:这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工资,地租与资本】对资产阶级的谴责,对无产阶级劳动者-工人的同情,对异化的揭示不相关。与《共产党宣言》中号召无产阶级革命的马克思还是一个人吗?马克思主义是否存在正义观?

  上述的疑问是我们理解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关键问题,正义处在何种位置,与马克思历史观是何种关系?

  马克思历史观可以概括为“环境创造人,人创造环境。”​前者是人的自然发展历史,后者是人的主观创造历史。在起点上表现人的不自由,受物质先在性制约。在发展过程中展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逐渐获得相对自由。“人”之概念确立后,先在物质成为人类创造改变的对象。人的特殊经历,使得人的物质需要产生了物质生产活动,由此产生了社会文明与精神意识创造活动,呈现了反自然运动的趋势,彰显人类发展的特征,这就是环境创造人。人类的创造特征,又促进了生产,社会与意识积累与创造,成为遗传的环境,这就是人创造环境。这十个字连接在一起,才是马克思历史观的完整表述。

  人创造环境是马克思辩证法,表述了人的主观创造活动改变了自然,修正了自身不符合自然先在性的意识、不符合人类自身发展的规则与伦理,展示了:1.人的能动性与物质先在性的对立运动,2.抽象理性对直观感性的否定,哲学思维对一般思维的反思,这是唯物辩证法的双重否定性。

  能动性源于康德的批判理性与主观能动性设定,辩证法来源与黑格尔辩证法的否定环节;这二人都带有道德、正义与自由的宗旨要求,试图从人类意识积累和发展形式上阐明人类的发展历史。这是历史观阐述意识运动解析道路,即唯心历史观。此后科学的发展促成的机械唯物主义是历史阐述的另一条平行线,打上了科学的烙印,以假设为前提,以经验事实做比对,以有限证无限。由于其是物质本源论,或者叫物质一元论,解释不了人类意识的主观设定、由此引发的人类主观能动性。把人的意识作为物质的被动反应物,物质自然运动规律占据了思维,机械唯物论无法解释人类的创造活动,进入了死胡同。马克思对这两条平行的历史观都有深入的研究,其特殊的经历使马克思关注到工人,从经济学的角度对劳动进行了现实到历史的追踪。结合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尤其是否定性环节,解析出唯物辩证法:把人的物质运动和意识运动历史观在劳动这个环节形成交汇,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都指向生产劳动。这是容纳矛盾对立存在的哲学,保留各自合理的解释,剔除各自的糟粕。对于科学解释不了的意识诸多无限无形特征,采取现实生产生活与历史的经验事实比对。这是科学与哲学结合的方式,有限有形与无限无形两种交叉混合的方式,是这两种世界观精华之结合,形成人类运动本质的揭示-唯物辩证法,人类发展、创造历史的真理。

  这是两种平行世界观​本真的融合,并不是一方推翻铲除另一方,是在二者的广博认知的继承​上的深刻批判与继承。嫁接的说法近似玩笑,轻描淡写的抹杀了艰苦的政治经济学钻研,对正义与自由的追求,对现实的关注与调查。这些都是创立马克思历史观不可缺少的因素。哲学,政治经济学,自由与正义都是构成马克思历史观的原始因素,以人类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为方向,二者结合的发展则是正义。马克思年青时对异化的愤怒谴责,到写作《资本论》时,对资本从头到脚毛孔沾满了血污的评价,可以看到马克思始终秉承着社会正义。马克思获得广泛的承认与尊重与上面这些因素是分不开的,并非单纯的学者地位,或是科学地位使然,自由与正义是不可或缺的内涵。

  经济学就其解释和实用两个方面而言,都是为一定的社会形态服务,脱离不了政治范畴。就其研究对象而言,商品含有物质属性,具备假设前提与有限有形的经验论证形式,当其抛弃了商品下掩盖的社会关系,具有科学的特征,人们往往视同科学为真理的同义语,这是经济学说服人也是迷惑人的地方。自诩为马克思的后继者们,缺少哲学的思维,把经济学研究当成是纯物质自然研究,当成了真理并且代替了马克思历史观。错把支脉当动脉,在医学中会出伤害人命的理论。

  马克思与恩格斯于1848年共同创造了《共产党宣言》,这标志着马克思历史观的成立与初步成熟。对资本社会需要从政治经济学方面进行琐碎的论证,弥补历史观宏伟叙事的不足。其后不就,马克思全身心的投入到政治经济学研究和批判中,研究商品的特殊劳动到一般劳动的抽象,生产到再生产的等过程,直到资本的运转。​此刻人类正义与自由,唯物历史观与辩证法暂时退居后面,让商品与物质运动自身来说明物质与意识的相对运动。剩余价值理论的证实过程,带有科学特征,以假设为前提,以经验事实为依据进行论证。从商品的特殊劳动抽象为一般劳动,经过交换等进入再生产,异化如何产生,资本的桎梏如何成为社会发展的爆炸物等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曾初步论证过工资是压低的劳动报酬,是维持工人生活的最低标准,这是剩余价值理论的原初态。而这时的任务是严谨的对社会生产全面的研究与论证。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所阐述的,是这种政治经济的科学研究方式。如果不了解马克思哲学、历史观,很容易把这种研究方式与机械唯物论哲学混淆,让所谓客观的历史规律充代马克思历史观。

  这就需要我们把握,何时为物质的科学方式论述,何时与人的辩证法结合。是物在说明,还是从人的角度去说明。掌握这种主客观变位,是研读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著作的关键。政治经济学批判以环境创造人为主,人创造环境退居在后。例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是历史观起点上的表述,只是说明了人类发展本质的半段论述这是对在异化状态,人类处于物的依赖关系阶段的阐述,说明人类意识的不自觉,正义还在昏睡。

  正义观基于意识积累与发展,与生产创造活动紧密相连,自身不能独自挺进,这是与唯心历史观的区别。​从唯物辩证法的角度说明人类发展历史中,意识与物质的相对运动,相互依存关系。正义、自由与一定的生产方式和意识形态相关联,不是独立的产物,不能像黑格尔的正义那般头着地的行走。把其本身颠倒过来也无法行走,必须把正义镶嵌在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关联的社会制度中。要消灭剥削压迫,就必须消灭产生这种现象的前提条件,资本私有社会制度,改变相应的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正义呈现社会形态的阶段性特征,各个阶段都有社会意识形态主导的正义观念与标准。马克思所说的史前时期,正是论说的物质依赖的异化阶段,人类精神与物不能自由结合的时代。

  马克思后期全部精力投入到揭示这个真理的过程中,几乎很少参与正义、自由的呐喊,法权的辩论。人们误解了这种态度,尤其是号召与传统观念决裂后,人们以为马克思拒斥正义、道德观念,岂不知马克思有着深刻的正义观,并且与人类发展本质联系在一起,他不屑于肤浅的人道主义呼唤。剖析资本社会的现实条件正是为了引导无产阶级研究它改变它,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正是这样一篇引论,也提示了资本社会意识形态的虚伪性,旨在促进无产阶级认知和意识觉醒,而不是维护资本社会为其续命。自诩为马克思主义的继承人,怎能读出相反的意义?读出与唯物辩证法相反的结论?马克思与恩格斯生前,对这种物质机械论的解读是否认的,马克思说他自己不是这样的主义者。

  ​笔者《“两个绝不会”是真理吗?》对此进行了解析,并非要简单的判定其为真伪,而是要把政治经济学研究与历史观研究的不同方式,不同内容论述清楚,把科学与哲学的区别搞清楚。真假选择式判定对于生活,对于教育儿童也许有意义,对于历史观、哲学无所增益因而也就毫无意义,哲学的真实意义在于是否能引起读者反思。个别结论是当时社会特殊状况的研究结果,是总体上的部分,是否具有普遍意义需要做现实比对:人的精神与物质相对运动是否有新的格局与特征。【不是简单的时空对比】

  当我们把世界上出现过的社会形态,依次排序并且认为这是历史的客观规律,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实际上否定了人们的反思,其实际叙说:人类创造的过去不容改变,必须依照过去的方式去行走。这就否定精神与物质结合的创造,否认了这种结合的自由,人类只能处于异化的状态中。从现实和历史上,人们找不出这样的国家,依次走完这样排列的社会形态秩序。另外每个社会形态​有无时间标准?如果没有的话怎样衡量其是按标准走过来的?如果按生产工具标准,是否存在错位和差异?如是,标准的程序何在?是历史形成了特殊、偶然,还是理论不符合历史?

  马克思从来没有明确的断言这种社会形态排序,只说过“大体上”,凭什么把个人的典型论按在马克思头上?​在世界历史上找出依次走完历程的典型国家,才可以来谈“经典论述”。可惜不存在这样的典型,马克思历史观不是铸造的型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