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唯生产力史观之缺陷

2018-06-18 14:07: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与人的交往关系是生产劳动实践之前提,这一前提并非由生产劳动派生而来,而是人从动物属性继承而来。没有劳动创造的动物群类,内在的交往是种群延续和与自然发生关系的基础。社会性不是人类独有的特征,而是动物共有的属性。人类与动物类的分离,是由于其特殊的经历,形成的工具创造,生产创造和精神创造。人类的发展过程即不是物质本身,也不是绝对精神预定的。物质本源论和精神本源论对这种存在都不能给予必然的合理的解释,马克思在承认物质先在性的基础上,以人类生活的存在为关注面,借用精神本源论的辩证法,意识能动性来解释人类的现实生活与历史,与动物类比,发掘出人类的本质特征-物质与精神结合而成的劳动创造。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大生产理论已然涵括了人类交往实践是社会生产实践的前提。物质的生产与再生产,人的生产,生产关系与社会关系的生产,意识与精神的生产,这些是并列关系,也就是说他们是共存的。物质先在性只能解释到人的物质体出现,解释不了人类意识与动物意识的区别,人类理性对动物的超越。这是早期马克思哲学著作中比较难懂的地方,其难懂在于旧唯物论自身特征:不懂唯心论的辩证法包含的部分人类本质叙述。旧唯物论是当时科学发展的结果,以假设通过直观的、经验论证的方式来解释世界;以消灭理论体系内部矛盾,实现其统一和同一为理论特征,一旦出现差异就会导致整个假设理论被推翻和重建。这个理论对于人类特殊的经历,独特的劳动创造,无法用同一律来说明。在当时,旧唯物论还是把世界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还没有运动的概念或者叫时空延续的概念,因此把世界看成是不变的物质集成,或即成事物的集合。旧唯物论解释不了思维牵引的劳动创造。

  马克思的新唯物论之所以能够实现理论的内洽,在于他把精神与物质的对立作为人的存在条件​,以人的现实和历史生活为解剖面,分析物质与精神何以共存。这是以精神与物质矛盾存在为条件的理论,他不是唯物或唯心的本源论。马克思对唯物与唯心论都了解,提炼出精华,剔除二者糟粕,形成了唯物历史观。后继者根据马克思对唯物与唯心的批判继承关系,给这种新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定义为辩证唯物主义。从哲学历史生成的过程看,世界观、辩证唯物论说的是一个事情就是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所谓历史观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派生和应用论,则是把这种哲学的形成与人类现实生活和历史分离的误解,以为马克思哲学可以独立社会之外,拿着这个工具就可以解剖历史和现实。这种错误:把辩证法理解为事物的发展规则,没有把其看成是人类创造活动的本质反映,把人的辩证法当成事物的辩证法,把人的活动当成事物的运动,颠倒了人与物的运动关系。这样的辩证法可以试图解释物质自然运动,但绝对无法合理的解释人类运动,也导致缺少历史演进因素的马克思主义,导致教条化僵死化的理解。

  这种历史观脱离了马克思哲学原始的论述,原本的意义,其后果也是严重的。从马克思哲学构成看,有自然科学成分,社会现实与历史,精神与思维。或者说唯物与唯心的部分围绕历史和社会现实结合生成新的的哲学,离开现实与历史,不能正确阐述人的物质与意识的相对运动。而那种外在的客观的真理哲学,无法面对人类发展的社会,对于现实束手无策。马克思的辩证法是人类发展的本质叙述,人类历史的同一: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形成的创造活动。这既是人类发展的本质也是趋势,人类的理想是回归这个发展本质,在现实中不是一种预定的步骤和程序,而是一个创造过程。这是超越了阶级利益从整个人类解放的角度而发展来的真理,剩余价值学说是马克思历史观下的产物,是理论的二级生成。类似的还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关系学说。

  把二级结论或者把部分结论当成总体或者主干,这就形成了遮蔽。把生产力理论抻​出来当成历史观,当成主干线,遮蔽了其他。从生产理论看,没了社会交往前提,语言与意识的生成与传承,一切都是物质生产派生,似乎生产是可以不依赖其他条件而独立发展存在。这与马克思关于生产力在一定社会条件下生成,生产组织和存在方式本身就是生产力的观点,和马克思的大生产理论是对立矛盾的。这种生产理论只是对历史观的局部叙述,用部分特征代替这个历史观的全部特征。

  马克思在《形态》中是以生产力、社会与意识三因素,论述社会矛盾的产生。而片面的生产历史观,叙述历史与现实规律不见社会状况概述,没有与物质相对的意识运动和发展,只有与生产工具连接的历史。生产工具成了社会形态的唯一标志,类似考古学,无法解释社会现实生活。这种观点抽掉了时空延续的因素,把人类社会的发展框定为臆想的既定事实,视野中只有人的物质体运动,抽掉了人的社会存在、传承前提,没有了社会文明的发展和延续,精神与思维的发展,人类活动成了行尸走肉的运动。如果再把创造特征遮蔽,就找不出人类与动物差别。这种理论搞出许多悖论,比如说发展生产力就是发展劳动者。假设如此,马克思为什么说生产力的发展成为资本主义社会运行的反动力,为什么号召无产阶级消灭资本私有制,解放自身。若要用马克思历史观来对比,那就是发展生产力与人的精神与物质自由结合是否一致,即是否与人类发展本质一致?马克思的社会矛盾三因素论已然否定了这种一致性,而要获得一致性,只能消灭精神与物质劳动的根本分工。所有制是物质的占有方式与劳动成果的分配方式,这是就前提与结果的分配而言,分工指活动而言。资本私有制已经预设了分工和劳动结果的分配方案,劳动者与资产阶级共享结果只能是美妙的梦想。生产历史观已经搅乱了马克思哲学,搅乱了社会主义观念。连凭借资本分配劳动成果都成了马克思主义,劳动者做奴隶倒成了劳动者的发展,这许多荒诞不经的理论都是这个理论的副产品。掠夺是利用强力进行的窃取,绝不是劳动创造;指鹿为马,挂羊头卖狗肉也绝不是精神创造,而是投机取巧。

  马克思历史观是主动脉,支动脉​是那些?这是有必要分清的,最起码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特殊论述摘开,以防把特殊当成一般,把部分当成全体,把特殊论述当成普遍原理。回归马克思本源,不是要倒退,而是契合马克思真理,对人类社会能有本质上的认识,对马克思辩证法有个深刻的了解,从歧路上折返。所谓唯心与唯物结合的问题,不是搞调和论,而是要注意物质与意识的相对运动,避免形成物质或意识的极端追求和阐述;对语言文字等涵括的人类遗传意识重视起来,求得物质与意识二者的动态平衡,求得人类社会全面发展的真谛,对人类的精华进行继承和发展。搞非此即彼的直线思维、一点论遮蔽了广阔的视野,不利于哲学的进步与反思。马克思的新唯物历史观在承认物质先在性的前提下,结合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意识的能动性,这是新唯物主义后继者容易忽略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