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少士心:历史时空与马克思辩证法(下)

2018-06-07 10:49:3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马克思历史观:人的精神与物质结合的创造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人的发展本质和趋势: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社会正义:趋向人的发展本质。马克思的历史观包含着正义观,是一个事物的两种表述,各自有其侧重面。马克思的历史观也可以表述为辩证法,是人类运动的本质反映。认识论,实践论只有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下,才是无产阶级劳动者的理论,符合真理的叙述。主观与客观在时空迁延中发生变化,离观察者的时空距离近,趋于主观;反之则是客观。主客观都是人的认识,在时空变化中二者变位。单从认识论角度是无法把握以上观点,必须从人的现实存在去分析事物,以历史来佐证。马克思是以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三个因素来分析现实与历史,精神与物质劳动的分离和分工是造成社会基本矛盾的根源。这些是上篇叙述的内容,在此做个小结,下篇就一些喧嚣的论点做一些分析。

  发展生产力等于发展劳动者​吗?

  一些媒体刊载文章​,表述这样的观点:“重视生产力实际上就是关注人,发展生产力就是发展人,因为生产力本身就是人改造自然的能力,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追求——-人的解放是一致的,与追求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也是一致的。”

  要证其伪很容易,​ 我们只要问:资本私有制下,破坏性的发展了生产力,是对人的关注吗?其社会关注的是资本拥有者,而绝不是无产阶级劳动者。资本私有制下,劳动者被雇佣时,劳动力已经属于资本家,劳动者失去了支配权,形成了根本性的分工。这种情况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追求能够一致吗?这显然不能。发展生产力只有在生产资料公有制下,才有消除根本分工的可能。而在资本私有经济占总量60%多的情况下,显然达不到这种一致性。如何发展生产力存在着两种生产资料所有制,即使在公有制下还存在管理和劳动的根本分工问题。显然上述观点是唯生产力论,单纯的物质观点,与马克思的历史观差距很大或者说相反。

  科学与哲学真理之标准

  ​明确我们所谈的真理乃社会真理,不是物质自然之真理。科学之真理,以物质自然为对象,验证程序严谨,体现同一律,不能出现例外、偶然、差异,而且分为一般生活和实验条件下等区别场景。对于从事科研人员来说,真理也是铁律,对于大众来说,只是了解常识,为了日常生活的安全与便利。科学之真理与百姓日常生活存在很大距离,科学只是探索物质自然运动规律的专业方式,在真理明了之前99.9%为试错摸索工作,有些科目甚至进了死胡同,做了无用功,比如永动机的研发。科学是对假设验证的过程,结果符合同一律,假设就变成了真理。一般人发生误解,把科学过程当成了结果,盲目崇拜。

  社会真理以人-人的生活进行验证。不能像科学那样控制实验前的条件,例外、偶然、差异皆可发生。社会真理多是人们用时间和生命总结出的价值规范和尺度,在传承中改进,并不是猜测和臆想的假设。科学是用客观的物质自然验证假设,社会则是用生活实践来佐证人之道-如何为“人”的道理。社会真理以人之主观感受为主,辅助之客观条件。进一步说,社会真理验证的材料是人的生活、人类创造的事物。人的生活包含精神与物质生活两方面,物质生活又包括必需物质和享受物质,享受物质的满意度因人而异,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必需物质才有统一的物质标准。

  所谓客观标准,如果以物质衡量,对牲畜有意义。人的生活不能完全以物质标准来衡量。人之观带有社会价值观,阶级烙印和倾向性,社会事物作为观测对象,不存在普适性和绝对的超脱的客观。此人、此阶级之客观对他人、他阶级来说既是此阶级的主观。客观世界,只是“我”之外的、过去时空事物,一旦涉及到现实的对象、现在时空的“我”,人之所观都是主观。世界只能从现实到历史是时空来考虑,一成不变的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马克思评价费尔巴哈“他没有看到,他周围的感性世界决不是某种开天辟地以来就直接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而是工业和社会状况的产物,是历史的产物,是世世代代活动的结果,其中每一代都立足于前一代所达到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前一代的工业和交往,并随着需要的改变而改变它的社会制度。”(《形态》马恩选集第一卷76页)

  下面的客观真理,客观世界,规律就是类费尔巴哈僵死的滚刀肉,实际不存在的东西。“​辩证唯物主义所说的真理是客观真理,是人的思想对于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这句话中的黑体字句,把人的思想和客观对立起来,如果有了时空动态概念,把历史看做为时空的迁移,就知道这二者说的都是一回事,是人观察对象事物的认识和分析。我不知这个辩证唯物主义从何而来,但一定不是马克思的历史观,也不是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发展本质的叙述和真理。

  ​实践是马克思的观点吗?​

  马克思的​历史观和哲学包含生产创造等实践内容,但同时不要忘记,是趋向人的发展本质的实践,有明确的价值趋向,也可以说是正义指向。脱离开这个宗旨,其实践观也就脱离了马克思主义。不止马克思哲学包含实践的概念和意识,实践观点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意识与物质结合的生产创造才是马克思哲学的特征,生产创造与实践存在着区别,只要放在现实生活中去比较,就一目明了。

  ​“实践具有把思想和客观实际联系起来的特性。”就科学而言,需要反复多次的实践,思想与客观实际没有直通道,人类对物质自然的认识积累了上百万年才达到目前的水平。实践只有在意识引导和实践后的感性与理性抽象才能接近实际。实践还受社会约束,对自然的实践与认识必须通过社会才能完成。社会实践不但要改变物质自然,还要改变人类社会,这就需要把“我”之人类作为观察对象,这种观察只能放到现实生活中,放在时空延续中去。思想与观察对象随时空的远近重合与脱离,当重合时要超脱、客观的评价自身是一个高难的工作,对实践必须有设定之前提条件,有正确的历史观做指导,才能达到实际。不存在绝对自由的社会实践,也不存在相应的客观评价

  对社会事物,一种是把它当成僵死的东西,一种是把它当成时空变动中,人之运动的产物。也就是说对实事存在两种求是的道路。

  当前哲学最大的失误:缺失对人的意识能动性​描述

  ​与现实和历史结合​是马克思哲学的特征,描述了物质与意识的相对运动。马克思在《手稿》中批判继承了黑格尔辩证法,(2014年版单行本)98页说:“黑格尔的《现象学》及其最后成果——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的伟大之处首先在于,黑格尔把人的自我产生看作一个过程,把对象化看作失去对象,看作外化和这种外化的扬弃;因而,他抓住了劳动的本质,把对象性的人、现实的因而是真正的人理解为他自己的劳动的结果。”“黑格尔唯一知道并承认的劳动是抽象的精神的劳动。”这种辩证法原初劳动的否定意义只有精神意义。马克思结合经济学历史,劳动是财富的本质,财富是劳动的物质表现形式,资本是积累的劳动。马克思从工人现实的劳动去追踪分析,得出了否定性辩证法的完整形式:物质与精神的自由结合形成的劳动创造。阻碍这种自由结合则是劳动的异化。

  ​到了《形态》中,指出精神与物质劳动的分离和分工是阶级产生,私有制产生的根本原因。要消除社会基本矛盾,必须消除根本分工。马恩选集第一卷(82-83页)“分工起初只是性行为方面的分工,后来是由于天赋(例如体力)、需要、偶然性等等才自发地或“自然形成”分工。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真正成为分工。···”“​我们从这一大堆赘述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上述三个因素即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彼此之间可能而且一定会发生矛盾,因为分工不仅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而要使这三个因素彼此不发生矛盾,则只有再消灭分工。”​

  ​“其实,分工和私有制是相等的表达方式,对同一件事情,一个是就活动而言,另一个是就活动的产品而言。其次,随着分工的发展也产生了单个人的利益或单个家庭的利益与所有互相交往的个人的共同利益之间的矛盾;而且这种共同利益不是仅仅作为一种“普遍的东西”存在于观念之中,而首先是作为彼此有了分工的个人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存在于现实之中。”【同上84页】

  我们知道唯物历史观:物质生产生活是​人类存在的基础。但是把基础之上的精神活动给丢失了,这样一来人的创造活动如何形成与人类的意识活动脱离了关系。历史观只有物质运动,没有意识、精神活动的空间。“西马”在此问题上提出了尖锐的批判,东方曲折的道路与这种机械唯物的历史观有着密切关系。除了毛泽东,东方领导人对于精神与物质劳动分离、分工问题无人涉及,对于管理与劳动分工问题几乎没有哲学和历史的认识。似乎涉及到这个问题,就是唯心主义。

  物质与意识是人的构成,它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的物质与意识结合形成的劳动创造。马克思的哲学和历史观从《手稿》到《形态》一直是这样​解析的。马克思直言不讳的说:自己的哲学即不是唯物主义也不是唯心主义,而是二者结合的真理。“彻底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即不同于唯心主义,也不同于唯物主义,同时又是把这二者结合的真理。我们同时也看到,只有自然主义能够理解世界历史的行动。”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2014年版单行本102-103页)

  哲学家现在对康德的兴趣,在于他把人的能动性首先归功于对意识对象能动性设定。【中国宋明时期心学的精华在这一点】这对于哲学界之外的人是难于理解的​,但如果把它放入现实生活和历史,在人们的生产劳动中,依据传承的意识,普通劳动者都可以理解。比如《刘三姐》对歌中劳动者对猪的描述,书呆子只有抽象的知识,把这个当成人的描述。马克思哲学的不是在思辨的范畴去谈论问题,而是结合现实生活与历史,否则扯不清楚认识的问题。“唯一标准论”则是在思辨的范畴谈论认识问题,把科学的物质自然范畴当成社会范畴,这就走了歪路。与机械唯物主义一样排斥意识对实践的先导性,对真理的抽象分析性或者叫理性,用实践代替认识、代替理性的抽象,把主客观绝然对立。产生如此谬误,在于不是从马克思历史观去分析问题,而且把马克思辩证法中的意识因素丢失了。所以它不能正确阐述真理,人类活动的本质,它只能拿物质自然做对比;人类的劳动创造事例他提都没提,也只能在思辨的范畴瞎掰胡扯,搞了许多自以为是的臆测观点,搞乱了人们的意识与思维。

  笔者认为,唯心与唯物是对意识和物质的极端描述,从人的现实生活与历史看,​都不能正确的反映人类的发展本质。只有马克思的哲学-唯物辩证法,才能对此有正确的表达。需要明确的是马克思哲学不是单从思辨的范畴看问题,而是从人的现实存在和历史去表述物质与意识问题。说马克思哲学可以实证,正是由于这个哲学从历史-从人的劳动创造时空迁移中产生,而不是从物质自然的运动去证实。马克思强调人与物质自然运动具有不同的特征。

  备注:由于上篇引叙马克思的原著较多,有可能造成读者的困惑。​下篇结合一些具体的观点进行分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