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哈维2018南大课程实录 第六讲(内附完整视频)

2018-05-24 09:45:07  来源:实践与文本  作者:刘林娟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资本论》第二卷花费大量篇幅讨论了分配问题,尤其是工业生产者之间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的再分配。同时,这一卷涉及到个人资本家、个别部门如何分享资本主义体制中的生产力;个人资本家在参与价值生产和循环等经济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等问题。价值是由具体的一个个特定的人或生产形式产生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对个人资本家予以重视。

打不开?点这里>>>

  

  哈维教授今天集中讲授的是《资本论》第三卷的内容。在他看来,由于马克思一直在不停的书写以至于第三卷最终未能彻底成型,即这一卷是没有完成的笔记版本。课程一开始,哈维教授便向我们展示了他曾使用的版本,即马克思第三卷诸多笔记的英语翻译本(Marx’s Economic Manuscript of 1864-1865)。但是,哈维同时也指出马克思知道结论即将指向何处。

  

  《资本论》第二卷花费大量篇幅讨论了分配问题,尤其是工业生产者之间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的再分配。同时,这一卷涉及到个人资本家、个别部门如何分享资本主义体制中的生产力;个人资本家在参与价值生产和循环等经济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等问题。价值是由具体的一个个特定的人或生产形式产生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对个人资本家予以重视。此外,金融、税收等与分配之间的关系也密不可分。我们需要追问的是:价值被生产出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二个部分是关于传统的分配问题:多少资本进入金融家手里?多少资本进入税收?等等。这里涉及到很多金融的问题,同时这种再分配对个人而言到底发生了什么?

  《资本论》第一卷集中阐释了从货币资本到价值生产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其间第一个呈现出来的问题便是货币资本。而在此处涉及到两个商品:劳动力和生产资料。而关于劳动力投入以及生产资料投入之间关系的问题意义重大,这二者之间的比例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马克思认为只有劳动才能生产剩余价值,即劳动具有创造性。哈维关注到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如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在资本的有机构成中起到的作用。在他看来,生产资料也不生产价值,而只有劳动生产价值。譬如,机器不生产价值,但是机器具有价值且其价值可以转移到产品中。但是因为机器可以成为相对剩余价值的来源,所以这就形成了资本家之间机器优劣的竞争。不同个体之间对利润的追求形成了各式各样的竞争。相对剩余价值与利润之间的关系因此摆在了我们面前。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利润和剩余价值之间的区别才是马克思在此处真正关心的问题。显而易见,在市场中不同个体分配了利润。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劳动力投入和生产资料投入比例的不同而使得剩余价值最大化。同时,市场中的再分配至关重要,而自由市场对再分配又起到了重要作用。当然,马克思的这一理论是建立在自由贸易和对自由贸易的保护机制的基础上,即自由市场是当然的前提。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注意自由贸易背后的机制,这一机制与后殖民主义关系密切。整个世界从劳动力密集型经济向资本密集型经济转变,在这一过程中,谁拥有资本密集型产业,谁就支持自由市场。同时,在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资本密集型产业转移的过程中,剩余价值也随之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资本密集型产业。最后情况变成这样:你被分配更多的剩余价值,并不是因为你能够生产更多的剩余价值。当然需要再次强调,这一切实现的基础是自由贸易。对资本而言,自由贸易是美德。总之,马克思在此处强调自由贸易对再分配的重要作用,这是关于分配的一种争论。

  紧接着哈维讲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认为马克思真正感兴趣的是资本的不同有机构成部分产生的变化,如资本比例上升而劳动力占比下降。马克思发现,生产力越发达,一般利润率反而下降。这就是著名的一般利润率下降规律。如果剩余价值一直存在,就意味着雇佣劳动一直存在。有趣的是,利润率下降并非直接源于马克思,当时著名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已然看到了利润率下降的问题。譬如,在李嘉图看来,利润来源于农业而非商业。在此基础上他构建了利润率下降的整套理论:资源稀缺造成成本尤其是地租上升,这使得土地所有者或地主阶级的所得越来越多,与之相应地是资本家的利润率逐渐下降。因此李嘉图将利润率下降的原因归结为外在资源的稀缺性。然而马克思不仅仅是要找到外在的限制条件,他更关注的是资本内在的限度。

  恩格斯把马克思的第三卷手稿分为三个篇章:利润率下降、利润转化的诸多影响、内在矛盾。恩格斯组织文本的方式让人感觉这是一种规律。为什么资本系统以这种方式运行?这是由一系列复杂的环境和因素造成的。一方面,在哈维看来极为重要的是利润以及价值如何减少或贬值的问题;另一方面,关于资本有机构成的问题也同样重要。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阻碍,这些由资本自身产生的阻碍不断地以危机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哈维认为,危机理论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终结,而意味着资本主义重新改造自己。此外,哈维认为马克思真正关心的是这个永恒扩张的体系、无尽的资本积累(endless accumulation),而非平均利润率下降这个技术性的问题。

  同时,哈维指出资本主义危机的信号是闲置资本与闲置劳动力的并存,即不被占有的资本同不被雇佣的劳动力之间的对立。此时,虽然人们有需求,但是因为闲置资本与闲置生产力无法结合,因此资本也无法增殖。1930年代的例子则很好地诠释了过剩资本跟过剩劳动力不能结合的状况。除去马克思所说的,还有很多原因可能导致利润率下降,如劳工力量的强大。

  在哈维看来,马克思的危机并非只是自然危机,他更强调自然危机如何内化于资本运行的体系当中,这是他与古典政治经济学不同的地方。总体而言,《资本论》第三卷主要讨论的是危机的发生,人的欲望、人的异化、资本无法控制自身的再生产等问题构成了这一卷的要义。

  以上构成了本次课程的第一部分,接下来哈维重点阐述了第二部分,即货币与价值的不同。

  从货币在资本循环过程各个环节中频繁出现来看,似乎货币替代了价值的循环。但事实是货币不是价值,它只是价值的表现形式。哈维指出,货币是随着交换体系而出现的,它是一种价值符号,而这种价值符号的出现始于二战之后货币体系的变化。货币改革、全球货币系统的建立、世界货币和信贷货币等的出现均反应了这一变化。国家、中央银行可以制造货币,甚至其他主体也可以以债务的形式创造货币。对于资本而言,货币的物质基础越虚拟越好,人们是对价格而非价值本身产生反应。这意味着,资本可以越过金属货币数量的有限性而达到无限的增长,即货币创造使资本失去了阻挡无限增殖的障碍。这也是资本循环的无尽性本身提出的要求。货币如何被制造与价值如何运行是不同的过程。哈维由此追问到,从货币体系视角的描述跟从价值运动体系视角的描述到底有何不同?

  此外,货币机制和国家机器、信贷体系等都对整个金融系统起到了前提性的作用。谁控制世界货币、谁控制金融就显得格外重要。对于资本家阶级而言,似乎他们可以制造货币而不必生产任何价值。那么,这种制造货币的社会金融操作和价值创造之间是什么关系?所有的价值都从生产过程中产生,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货币都从生产过程中产生,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会引起极大的社会问题。

  对以上这些问题进行思考的关键在于促进对当今资本社会问题的理解。马克思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我们理解问题,但问题是随着时间不断增长的,因此我们审视当下资本社会的视角也要稍微发生转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