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列宁:公社的教训

2017-07-28 10:34:31  来源:列宁全集  作者:列宁
点击:   评论: (查看)

  把“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互相矛盾的任务结合起来,是法国社会主义者的致命错误。

  在结束了1848年革命的国家政变之后,法国在拿破仑制度的桎梏下度过了18年。这个制度不仅使国家经济破产,而且使民族遭到耻辱。起义反对旧制度的无产阶级承担了两项任务——民族任务和阶级任务:一方面要使法国摆脱德国的侵扰,求得国家的解放,同时要使工人摆脱资本主义制度,求得社会主义的解放。两项任务这样结合在一起就是公社最突出的特征。

  资产阶级当时组成了“国防政府”,无产阶级就应当在它的领导下来争取全民族的独立。事实上这是一个“背叛人民”的政府,它把镇压巴黎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使命。但是无产阶级被“爱国主义”的幻想蒙蔽了,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爱国主义”思想起源于18世纪的大革命;这个思想深深地影响了公社的社会主义者,例如布朗基这位无可怀疑的革命家和社会主义的热烈拥护者就认为,把资产阶级的号召“祖国在危险中!”拿来作为他的报纸的名称是最合适不过的。

  把“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互相矛盾的任务结合起来,是法国社会主义者的致命错误。早在1870年9月,在国际的宣言中,马克思就警告过法国无产阶级不要迷恋于虚伪的民族思想[134],因为自大革命以来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阶级矛盾已经尖锐化了,从前,向全欧洲反动势力作斗争的任务团结了整个革命的民族,而现在,无产阶级已经不能把自己的利益同其它敌对阶级的利益结合在一起了;让资产阶级去对民族屈辱负责吧,无产阶级的事业是使劳动摆脱资产阶级的桎梏,争取社会主义的解放。

  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真正内容真的很快就暴露出来了。凡尔赛政府同普鲁士人缔结了可耻的和约之后,就去着手执行它的直接任务,对使它感到可怕的巴黎无产阶级的武装实行袭击。工人们就以宣布公社和国内战争来回答它。

  

  尽管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分成许多宗派,公社还是一个光辉的典范,它说明无产阶级能够怎样同心协力地实现资产阶级只能宣布的民主任务。夺得了政权的无产阶级没有经过任何特别复杂的立法手续,就切切实实地实行了社会制度的民主化,废除了官僚制度,实行了官吏由人民选举的制度。

  但是两个错误葬送了光辉的胜利果实。

  无产阶级在中途停了下来,没有“剥夺剥夺者”,而一味幻想在国内树立一种最高的公理,使全法团结起来完成全民族的任务;没有夺取像银行这样的机构;蒲鲁东主义者关于“公平交换”等等的理论还在社会主义者中占统治地位。

  第二个错误是无产阶级过于宽大。本来应当消灭自己的敌人,但是它竭力从精神上去“感化”他们。它贬低了国内战争中纯军事行动的意义,没有向凡尔赛坚决进攻,以便在巴黎地区取得彻底的胜利,而是行动迟缓,使凡尔赛政府有时间纠集黑暗势力来准备五月的流血周。

  尽管有这样一些错误,公社还是19世纪最伟大的无产阶级运动最伟大的典范。马克思对公社的历史意义评价很高,他说,如果在凡尔赛匪帮背叛性地袭击巴黎无产阶级的武装的时候,工人不战而退,让他们来解除武装,那末,这种软弱性给无产阶级运动带来的士气沮丧的危险意义,同工人阶级为捍卫自己的武装而进行战斗所遭受的损失比较起来要严重得多。

  不论公社的牺牲多么大,公社对无产阶级共同斗争的意义已经补偿了这些牺牲:

  公社在欧洲掀起了社会主义运动;

  公社表明了国内战争的力量;

  公社驱散了“爱国主义”的幻想;

  公社破除了对资产阶级的“全民族意愿”的天真信任;

  公社教导欧洲无产阶级具体地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

  无产阶级获得的教训是永远不会遗忘的。工人阶级将吸取这个教训,例如俄国在十二月起义中就已经这样做了。

  俄国革命前的准备时期同法国拿破仑三世统治时期有某些相似的地方。在俄国,专制统治集团也使国家惨遭经济破产和民族屈辱,但是,革命很久都没有能够爆发。在社会发展还没有给群众运动创造条件的时候,在革命前的时期,孤立地向政府举行进攻不管多么英勇,总是受到人民群众的冷遇而失败。只有社会民主党才顽强地有计划地进行工作来教育群众,提高群众,使他们能够运用最高的斗争形式——群众性的发动和国内的武装战争。

  社会民主党能够打破年轻的无产阶级所抱的“全民族的”和“爱国主义的”幻想,在社会民主党直接参加下迫使沙皇发表了十月十七日的《诏书》之后,无产阶级就鼓足干劲着手准备革命的下一个不可避免的阶段——武装起义。无产阶级抛掉了“全民族的”幻想,把自己的阶级力量集中在自己的群众性组织工兵代表苏维埃等等的手中。

  尽管俄国革命面临的目的和任务与1871年法国革命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俄国无产阶级还是采取了巴黎公社首先运用的斗争方式——国内战争。俄国无产阶级记取巴黎公社的教训,他们知道无产阶级不应当轻视和平的斗争工具,因为这些工具是为无产阶级的日常利益服务的,它们在革命准备时期是必要的,但是无产阶级一刻也不应当忘记,阶级斗争在一定的条件下要采取武装斗争和国内战争的形式;有时候无产阶级的利益要求在公开的战斗中坚决无情地歼灭敌人。这一点已经由法国无产阶级在公社中首先表明了,并且由俄国无产阶级在十二月起义中光辉地证实了。

  尽管工人阶级这两次声势浩大的起义都遭到了镇压,新的起义是一定会爆发的。在新的起义面前,弱者将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在新的起义中,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一定会获得完全的胜利。

  载于1908年3月23日

  “国外新闻报”第2号

  按“国外新闻报”原文刊印

  (录入自《列宁全集》第十三卷 P453——P456

  人民出版社 1959年7月第1版。注释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