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如何理解“工人无祖国”?

2016-12-07 11:34:19  来源:马列之声  作者:马列之声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共产党宣言》中有一句著名的话:工人没有祖国,一百多年来人们从各个立场出发对这句论断的争论不断,准确地说,是误解不断。这句话虽短,但它所蕴含的真实含义却长久游离在争论的视线之外。在我们所处的社会关系和话语系统中,“祖国”、“爱国主义”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存在。今天普遍存在着一个倾向——将“祖国”“爱国”同阶级分析加以割裂。那么,我们究竟如何理解“工人无祖国”?

QQ截图20161205170829.jpg

  原编者按:

  在我们所处的社会关系和话语系统中,“祖国”、“爱国主义”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存在。今天普遍存在着一个倾向——将“祖国”“爱国”同阶级分析加以割裂。马克思主义者不应当抽象地来谈论爱国这个问题,我们应当看到,没有什么纯粹的、抽象的“爱国主义”,正如没有抽象的“祖国”,没有脱离内容的形式;这些范畴的历史内涵和具体内容在不同时代、不同阶级、不同利益集团那儿是彼此各异的。由于“爱国”的话语是舍弃了社会阶级分析而直接从抽象共同体出发,因此这决定了其历史视野和运用范围的有限。“爱国”看起来与阶级无关,但实际依然是社会阶级复杂运动的一部分——“国家”本身就意味着阶级统治,而“爱国”日常所指的对象——民族的政治国家的形成也是伴随资本主义时代的到来而发展起来的。

  正是因为“爱国”话语所包含着的阶级性和问题复杂性,在资本主义时代它时常被统治阶级所利用于腐蚀、分化无产阶级的斗争,替资本主义制度披上一层虚幻共同体的神圣外衣,所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一直对“爱国主义”保持着距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无原则地、毫无目的地排斥“祖国”“爱国”。《共产党宣言》中有一句著名的话:工人没有祖国,一百多年来人们从各个立场出发对这句论断的争论不断,准确地说,是误解不断。这句话虽短,但它所蕴含的真实含义却长久游离在争论的视线之外。那么,我们究竟如何理解“工人无祖国”?在此我们整理了以下问答:

  说明:

  Q为红小兵(努力弄懂马列主义!

  A为马列之声(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理论学习小组

  以下是Q&A的对话:  

  Q:人们在现实中都感受到祖国的存在,还被普遍教育去热爱祖国。马恩为什么斥责人们对祖国的热爱呢?

  A:首先,就“祖国”现象本身,这并不是一种永恒的历史存在。列宁的一句话可能对我们理解有所帮助:爱国主义是由于千百年来各自的祖国彼此隔绝而形成的一种极为深厚的感情。(列宁《皮梯利姆·索罗金的宝贵自供》)“祖国”的存在,从产生基础上看是人类各个经济共同体间地理隔绝,彼此缺乏沟通和了解的产物。从实现了世界范围的普遍交往共产主义为参照来看,“祖国”很难说是一个意味着进步的概念。

  其次,马恩在运用“祖国”概念的时候更多侧重于政治层面而不是地理文化层面,同时始终将其置于无产阶级革命视野下进行考察。马恩把握到了祖国问题的实质,在分析社会历史问题的时候,从政治的国家着手才能把握问题的关键。从来没有什么抽象的祖国,任何时代(国家还存在的时代)地域上的祖国必然是通过一个具体的政治实体(国家政权)来取得自己的社会表现形式,因而隐含于”热爱祖国“背后的同义语即要求热爱这个地域上的政治实体——国家。这种不分具体情况的“热爱祖国”,不做阶级分析地盲目去维护一个国家,与无产阶级的革命利益是违背的。任何国家都是某一阶级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里生活于资产阶级统治下的的无产阶级没有义务要热爱这个国家。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灌输中,资产阶级就一直热衷于运用“爱国主义”将祖国替换为政治国家,强化对无产阶级的约束。故经典作家一般不谈及“热爱祖国”。

  Q:马恩避免谈及“热爱祖国”,是不是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是国家是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

  A:得出这个结论是缺乏支撑的。马恩并非民族(或国家)虚无主义者,相反,他们热情地支持了当时波兰争取独立抗击沙俄的斗争和爱尔兰人民的斗争,恩格斯认为波兰人“只有真正成为国家的民族时,才更能成为国际的民族。”他们在多篇文章里还为中华帝国(清朝)和印度的抗争而呐喊,谴责欧洲资产阶级对殖民地国家的侵略造成了深重苦难。

  马克思主义高度重视国家问题,在《资本论》等一系列文献中已经谈到资产阶级所运用国家力量在创造现代世界上所起到的历史作用。马克思主义不是国家虚无主义。革命后无产阶级不是立即抛弃国家,而是将充分运用国家的力量建立起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使之成为改造旧社会组织新社会的有力杠杆。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无产阶级而言,资产阶级国家不是他们“热爱”的对象,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所处的环境是无关紧要的。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不言而喻,为了能够进行斗争,工人阶级必须在国内作为阶级组织起来,而且它的直接的斗争舞台就是本国。所以,它的阶级斗争不就内容来说,而像《共产党宣言》所指出的“就形式来说,是本国范围内的斗争”。

  事实上,倘若一个人真的热爱祖国,那么他们应当对社会主义运动表示欢迎,因为社会主义正是让他们的祖国从剥削、对抗、腐朽的泥沼中解脱出来的道路。在《法兰西内战初稿》中马克思提出:“工人阶级的政府首先是为拯救法国,使它免于统治阶级强加于它的毁灭和腐化所必需的;夺去这些阶级(已经丧失了治理法国能力的阶级)的政权是拯救民族的必要条件。但是,这里也说得很明白:工人阶级的政府只有致力于工人阶级自身的解放才能拯救法国,完成民族事业,因为工人阶级解放的条件同时也就是法国复兴的条件。”以辛辣抨击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列宁也说:“我们爱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祖国,我们正竭尽全力把祖国的劳动群众(即祖国十分之九的居民)的觉悟提高到民主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的程度。我们看到沙皇刽子手、贵族和资本家蹂躏、压迫和侮辱我们美好的祖国感到无比痛心。”(《列宁全集》第21卷第84页)

  就马克思恩格斯个人而言,尽管他们从事的是超越国界的人类解放事业,但对故土依然抱有一种朴素感情,例如恩格斯在1890年6月5日致保·恩斯特的信中写道:“关于爱国主义者一词的使用,关于你们自称为唯一‘真正的’爱国主义者,这些我不想谈了。这个词的涵义片面——或者说词义含糊,依情况而定——所以我从来不敢把这一称号加于自己。我对非德国人讲话时是一个德国人,正像我对德国人讲话时又纯粹是一个国际主义者一样。”恩格斯在1892年也谈到: “不言而喻,——而我再一次明确地声明,——在这篇文章中,我只是以我个人的名义,而决不是以德国党的名义说话。这样的权利只属于这个党的由选举产生的机构、它的代表和受托人。况且我由于自己五十年的活动而在国际运动中所取得的地位,不允许我作为这一或那一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的代表发表与其他党相对立的意见,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记住我是一个德国人,也不妨碍我为我们德国工人比所有其他工人先争得的那个地位而感到自豪。”(恩格斯《德国的社会主义》)

  Q:那么究竟应当如何理解“工人无祖国”呢?

  A:“有人责备共产党人,说什么他们要废除祖国,废除民族。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原来没有的东西。既然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上升为民族的阶级,确立为民族,所以它本身暂时还是民族的,不过这完全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个意思。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和世界市场的确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一致化,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孤立性和对立性日益消逝下去。无产阶级的统治将更加快它们的消逝。联合的努力,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努力,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工人无祖国”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它的真实含义是:

  第一,无产阶级斗争不应该被狭隘国界、民族界限所隔离,无产阶级的斗争是国际的整体性的事业,无产阶级革命始终强调无产者不分国界的联合与支持。这句话将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同共产主义存在条件加以联系,申明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无产阶级只有在世界历史意义上才能存在,就像它的事业——共产主义一般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实现一样。”(《德意志意识形态》)按列宁的论述:“工人没有祖国”——这就是说,(1)他们的经济状况不是民族的,而是国际的;(2)他们的阶级敌人是国际的;(3)他们解放的条件也是国际的 (4)他们的国际团结比民族团结更为重要。(《列宁全集》:第三十五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第二,强调了无产阶级革命利益高于资产阶级民族国家的利益。没有抽象的祖国,阶级社会的“祖国”总是表现为一定政治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本质上是属于资产阶级的专有物,工人饱受压迫,资产阶级垄断着几乎一切政治经济统治权,这样的“祖国”对工人来说无益于后母。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而言,他们不应该爱一个不属于他们的“祖国”,不应该受资产阶级兜售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话语蒙蔽,要时刻认清他们自己的阶级使命。

  综上,这个判断中“祖国”的含义是政治的。如果理解为一个地理文化概念的祖国,那工人阶级当然有一个祖国归属。

  Q:如果从政治方面来理解“祖国”,十月革命后出现了无产阶级政权的国家,工人应当对这个国家/祖国持何种态度?

  A:无产阶级之所以关心国家的命运,仅仅是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阶级斗争,而并不是由于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列宁《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阶级那里,关于祖国和爱国的理解是不同的,祖国的阶级内涵也是变化的。无产阶级对“爱国”持何种态度,首先得取决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利益的得失。

  无产阶级国家的出现,使得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上升为“民族的阶级”,取得了进一步推进无产阶级革命的有力杠杆和建设新社会的组织工具,并逐步地成为自身真正的主人。在这种时候,剥削阶级的国家也为劳动者的共和国所取代,在政治意义上就完全可以说工人阶级有了祖国,在这种时候,社会主义祖国的存在就是推进无产阶级革命的强有力的因素,谈论“爱国”就是同社会主义、无产阶级革命利益相一致的。

  只有体悟到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列宁在一战中多次号召同“爱国主义”决裂,反对“护国主义”,推进本国政府在战争中的失败,化国际战争为国内战争。但在苏维埃政权建立后, 却起草《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法令,提出“社会主义祖国”的概念,号召苏维埃工农群众奋不顾身地保卫祖国,并多次强调“我们是护国派”了,“我们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利。”前后看似矛盾的言行并非因为缺乏原则——恰恰相反,这是最彻底地贯彻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用阶级观点剖析”祖国“”爱国“并使之服务于社会主义的例子。反对资产阶级国家的虚伪祖国,拥护无产阶级国家的劳动者当家做主的祖国,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在祖国问题上的基本观点。无产阶级国家里的“爱国主义”从根本上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社会主义革命的利益相统一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