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迎“十月革命”100周年|建议重温列宁名著《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

2016-12-20 15:26:4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为学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了迎接“十月革命”100周年

  建议重温列宁名著《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

 

  毛泽东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二十八周年时撰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深刻地指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十月革命”对于中国和全世界具有如此巨大的意义,我们自当永志不忘。明年(2017年)就是“十月革命”胜利一百周年了。我想,为了迎接“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和各族人民,重温“十月革命”领导人列宁的名著《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该文是列宁为纪念马克思逝世30周年而写的,1913年3月1日发表在《真理报》上。列宁在文中叙述了马克思主义不断战胜各种敌对思潮和反动势力以及马克思主义运动内部的各种错误倾向而不断前进的历程,坚信马克思主义在今后定会获得更大的胜利。他首先强调:“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的一点,就是阐明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主义社会创造者的世界历史作用”。接着指出:“那些基本上同我国民粹主义相似的社会主义:它们不懂得历史运动的唯物主义原理,不能分别说明资本主义社会中每个阶级的作用和意义,并且用各种貌似社会主义的关于‘人民’、‘正义’、‘权利’等等的词句来掩盖各种民主变革的资产阶级实质”;1848年革命,“最终证明只有无产阶级具有社会主义本性。……一切关于非阶级的社会主义和非阶级的政治的学说,都是胡说八道”。他还针对资本主义和平发展时期的问题,尖锐地指出:“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内里腐朽的自由派,试图在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下复活起来。……他们懦怯地宣扬‘社会和平’(即同奴隶制讲和平),宣扬背弃阶级斗争,等等”。最后,他得出如下结论:“一切资产阶级政党的解体和无产阶级的成熟的过程正在持续地进行”,“即将来临的历史时期,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的学说获得更大的胜利”。

  这篇名著,不仅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列宁在文中深刻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本质,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学说”,“只有无产阶级具有社会主义本性”,是“社会主义社会创造者”;反对“用各种貌似社会主义的关于‘人民’、‘正义’、‘权利’等等的词句来掩盖各种民主变革的资产阶级实质”,反对“一切关于非阶级的社会主义和非阶级的政治的学说”,反对“宣扬背弃阶级斗争”;强调要警惕“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等等。这些精辟论述,对于我们今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现将《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全文奉上,以便大家重温这篇名著。

  写于“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

  列宁

  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

  (1913年3月1日[14日])

  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的一点,就是阐明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主义社会创造者的世界历史作用。自马克思阐述这个学说以后,全世界的事态发展是不是已经证实了这个学说呢?

  马克思首次提出这个学说是在1844年。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于1848年问世的《共产党宣言》,已对这个学说作了完整的、系统的、至今仍然是最好的阐述。从这时起,世界历史显然分为三个主要时期:(1)从1848年革命到巴黎公社(1871年);(2)从巴黎公社到俄国革命(1905年);(3)从这次俄国革命至今。

  现在我们来考察一下马克思学说在每个时期的命运。

  

  一

  在第一个时期的开头,马克思学说决不是占统治地位的。它不过是无数社会主义派别或思潮中的一个而已。当时占统治地位的,是那些基本上同我国民粹主义相似的社会主义:它们不懂得历史运动的唯物主义原理,不能分别说明资本主义社会中每个阶级的作用和意义,并且用各种貌似社会主义的关于“人民”、“正义”、“权利”等等的词句来掩盖各种民主变革的资产阶级实质。

  1848年革命给了马克思以前的所有这些喧嚣一时、五花八门的社会主义形式以致命的打击。各国的革命使社会各阶级在行动中显露出自己的面目。共和派资产阶级在巴黎1848年6月的那些日子里枪杀工人,最终证明只有无产阶级具有社会主义本性。自由派资产阶级害怕这个阶级的独立行动,比害怕任何反动势力还要厉害百倍。怯懦的自由派在反动势力面前摇尾乞怜。农民以废除封建残余为满足,转而支持现存秩序,只是间或动摇于工人民主派和资产阶级自由派之间。一切关于非阶级的社会主义和非阶级的政治的学说,都是胡说八道。

  巴黎公社(1871年)最终结束了资产阶级变革的这一发展过程;只是靠无产阶级的英勇,共和制这种最明显地表现出阶级关系的国家组织形式才得以巩固下来。

  在欧洲所有的其他国家,比较错综复杂和不那么彻底的发展过程也导致同样的资产阶级社会的形成。到第一个时期(1848-1871年)即风暴和革命时期的末尾,马克思以前的社会主义已奄奄一息。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第一国际(1864-1872年)和德国社会民主党诞生了。

  

  二

  第二个时期(1872-1904年)同第一个时期的区别,就是它带有“和平”性质,没有发生革命。西方结束了资产阶级革命。东方还没有成熟到实现这种革命的程度。

  西方进入了为未来变革的时代作“和平”准备的阶段。到处都在形成就其主要成分来说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政党,这些政党学习利用资产阶级议会制,创办自己的日报,建立自己的教育机构、自己的工会和自己的合作社。马克思学说获得了完全的胜利,并且广泛传播开来。挑选和集结无产阶级的力量、使无产阶级作好迎接未来战斗的准备的过程,正在缓慢而持续地向前发展。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内里腐朽的自由派,试图在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下复活起来。他们把为伟大的战斗准备力量的时期解释成放弃这种战斗。他们把改善奴隶的生活状况以便去同雇佣奴隶制作斗争解释成奴隶们为了几文钱而出卖自己的自由权。他们怯懦地宣扬“社会和平”(即同奴隶制讲和平),宜扬背弃阶级斗争,等等。在社会党人议员中间,在工人运动的各种官员以及知识分子“同情者”中间,他们有很多信徒。

  

  三

  当机会主义者还在对“社会和平”赞不绝口,还在对实行“民主制”可以避免风暴赞不绝口的时候,极大的世界风暴的新的发源地已在亚洲出现。继俄国革命之后,发生了土耳其、波斯和中国的革命。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些风暴以及它们“反过来影响”欧洲的时代。不管各种“文明”豺狼现在切齿痛恨的伟大的中华民国的命运如何,世界上的任何力量也不能恢复亚洲的旧的农奴制度,不能铲除亚洲式和半亚洲式国家中的人民群众的英勇的民主精神。

  有些人不注意群众斗争进行准备和得以发展的条件,看到欧洲反资本主义的决战长时间地推迟,就陷入绝望和无政府主义。现在我们看到,这种无政府主义的绝望是多么近视,多么懦弱。

  八亿人民的亚洲投入了为实现和欧洲相同的理想的斗争,从这个事实中应当得到的不是绝望,而是振奋。

  亚洲各国的革命同样向我们揭示了自由派的毫无气节和卑鄙无耻,民主派群众独立行动的特殊意义,无产阶级和一切资产阶级之间分明的界限。有了欧亚两洲的经验,谁若还说什么非阶级的政治和非阶级的社会主义,谁就只配关在笼子里,和澳洲袋鼠一起供人观赏。

  欧洲也跟着亚洲行动起来了,不过不是按照亚洲的方式。1872-1904年的“和平”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物价的飞涨和托拉斯的压榨已使经济斗争空前尖锐化,这甚至使那些受自由派腐蚀最深的英国工人也行动起来了。就是在德国这个最“顽固的”资产阶级容克国家里,政治危机也在迅速成熟。疯狂的扩充军备和帝国主义政策,使得目前欧洲的“社会和平”活像一桶火药。而一切资产阶级政党的解体和无产阶级的成熟的过程正在持续地进行。

  自马克思主义出现以后,世界历史的这三大时期中的每一个时期,都使它获得了新的证明和新的胜利。但是,即将来临的历史时期,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的学说获得更大的胜利。

 

  本文为纪念马克思逝世30周年而作。列宁在文中回顾和总结了自《共产党宣言》问世以来,马克思主义在同工人运动的结合中、在同各种反动势力和错误思湖的斗争中广泛传播和不断发展的历程;指出1848年革命以来世界历史所经历的每一个时期都使马克思主义获得了新的证明和新的胜利。列宁高度评价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民主革命风暴,并预言即将来临的历史时期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获得更大的胜利。列宁还指出,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