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俄出版人:我们为什么要出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

2016-12-16 17:18:07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俄]季马林 粟瑞雪 译
点击:   评论: (查看)

1776-151014134043293.jpg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重点教材之一,4年前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作为“马工程”教材首次版权输出项目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丝路书香工程”的重点翻译项目,该书俄文版已经面世。本文系俄罗斯全球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季马林先生在该书首发会上的发言摘要,题目为编者所拟。

  从事出版行业之前,我曾担任苏共中央马列研究所列宁著作研究室的高级研究员。对于曾在研究马克思恩格斯思想遗产的著名专家巴加图利领导下工作过这一点,我感到很自豪。我和他一起筹备了《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关于共产主义社会形态》一书的出版工作,获得成功。巴加图利教授在原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筹备工作中发挥了杰出的作用,这套书在中国也很有名。

  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的出版人和俄文版编辑,近25年来在俄罗斯首次出版国际共运史的总纲,对于我和全球出版社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作为一名出版人,我想谈谈全球出版社立项出版这本书的重大意义。诸位知道,在当今俄罗斯再也没有国营的出版社了,出版社都自行决定出版和印刷的内容。遗憾的是,这样就造成筹备和出版优质学术书籍的出版社剩得不多。独立运营的全球出版社是俄罗斯出版社科类图书的主要出版社之一,并保持着俄罗斯学术书籍出版的光荣传统。曾在苏联时期最大的出版社“进步”出版社工作的经验教会了我们这一点。我在“进步”出版社曾经主持所有科学共产主义、历史和国际关系类编辑部的工作。在独立运营的全球出版社工作时,我也尽力这样做。出版工作的宗旨可以简单表现为,我们努力去帮助俄罗斯读者更好地理解当今世界,更多更深地了解世界各国的历史和文化,并让世界也更好地了解俄罗斯。

  从俄罗斯读者的角度,我想指出重要的一点是,1991年以后,俄罗斯的研究人员仍在继续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问题,出版了一些档案文献集和关于共产国际历史的学术著作。但20多年来,几乎没有出版过新的、高质量的、整体上囊括这一问题的集体著作。当然,这与作为一门课程的国际共运史从高校的教学大纲中被取消有关系,这样不好。谁也不把国际共运问题看作一个综合的现象,很多作者假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已不存在,这是不对的,而现在我们用出版的书证明这种观点错误就非常重要了。

  因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一书的出版使这个最重要的主题恢复了学术与社会政治辩论的原状,并作出了榜样。在21世纪世界文明整体发展的背景下,怎样来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作用和意义?

  在我看来,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发展中巨大的正面作用是苏联时期对这一问题业已形成的片面观点所导致的后果之一。未能正确理解国家应沿着社会进步的路线探索自身发展道路的重要性,以及苏共作用的绝对化是苏共和苏联发展中产生意识形态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同样导致了它们的失败。

  我想指出,书中对于列宁创造性发展社会主义理论的评价很重要。俄国革命的成功,它赋予全世界革命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巨大冲量,在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创造性而非教条式地遵循俄国革命领袖发出的理论指示。列宁熟知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但他也认真研究了当时世界与俄国的发展情况,他不害怕去发展和创造性地变通马克思主义理论原理。这就是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理论及其结论——社会主义有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的学说。他知道俄国的资本主义不成熟,国家很弱,他认为首先夺取政权是可行的,然后把政权作为现代化变革的手段和工具。列宁善于创造的态度为马克思主义在其他国家、首先在中国的创造性发展开辟了道路。列宁的观点也为世界各国实现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开辟了道路。

  遗憾的是,列宁的这份遗产未能被他在俄国和苏联的追随者们充分利用,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发展在这里受到了教条主义的束缚。苏联停止了发展,没能实现现代化,没有充分利用人民用忘我的劳动以及苏联缔造者列宁的理论发现所赋予它的历史机遇。应当这样来理解我们在俄罗斯出版这本书的主要目的。

  当然,从俄罗斯读者能直接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在中国的创新来说,这本书同样意义重大。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奠基人毛泽东提出了这个观点,并在邓小平的著作尤其是实践活动中得到重大发展和变通。得益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它以勇敢创新的态度制定的国内外实践政策,基于中国政治领导人坚实的理论,以及能开发出人民、社会和国家无限创造潜能的勇敢自信的行动,中国找到了一条非常有效的社会发展道路。今日的中国是当代世界重大社会变革的领袖,是很多共产主义政党的典范。这些在书中全都有体现,而且不带有任何对中国成功经验的自我欣赏和对他人的说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