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碰瓷大师孙宇晨

2021-08-05 15:44:44  来源: 激流网   作者:凌岛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年前,在当时非常火爆的人人网政治圈里混过的人,大概都听说过孙宇晨这个名字。当时就读于北大历史系的他,就已经在网络上非常出名了。和现在唯一不同的是,他当时的身份,是一名头上顶着上帝般神圣光环的“自由主义”者。不论是竞选学生会主席事件,西学社事件还是北大会商事件,虽然事事落败,但是通过不间断地在网络上直播炒作,孙宇晨赚取了不少围观群众的眼球,还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了《亚洲周刊》的封面。乍一看过去,他那个时候写的那一篇篇满含激愤的文章字字带血,好像真的已经被万恶的体制当成了好大的一棵葱一样,为了中国公民的自由和启蒙事业,威武不屈膝富贵不淫荡。

碰瓷大师孙宇晨-激流网

  作为当时人人网政治江湖的一个无名小卒,我每天就静静地在那儿围观着他上蹿下跳的表演,暗暗在想,这么装逼总有一天是要被雷给劈掉的吧。后来果不其然,在“抄袭门”的事情发生之后,孙宇晨一下子从一朵香喷喷的鲜花变成了臭气哄哄的牛粪,在“民主”圈子里名声彻底臭掉了,一边像死鸭子一样肉都烂掉了嘴依然很硬,一边默默地注销掉自己的人人账号,带着无限的不甘和遗憾退隐江湖,远走高飞。

  再次看到他的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是2015年了。这时候的孙宇晨已经华丽转身,靠着一个体现着当代北大精英智慧和情怀的约炮软件,从“北大自由主义领袖”,摇身一变成了“马云最年轻的门徒”“90后创业精英”。而他当年所批判的“体制”,已经变成自己心目中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了,并且要呼吁广大90后通过成为像他一样的“创业先锋”来为我们这个“最好的时代”积攒更多的“正能量”。

碰瓷大师孙宇晨-激流网

  这个转变之大,直接瞎掉了我新装上去的意大利钛合金狗眼,跟任我行在西湖牢底呆了十二年之后看到那个被阉掉的妖艳动人的东方不败的感觉差不多。曾经那个手持一把塑料做成的玩具长剑,赌咒发誓要和“体制”这架庞大的风车决斗的任性少年,现在已经用兰花指捻着绣花针,和那个他当年唾骂过的“体制”眉来眼去投怀送抱,发出一声声娇喘,生怕没有被宠幸的机会。

碰瓷大师孙宇晨-激流网

  孙宇晨的自宫和转型,一点都不意外,这是2012年以后自由主义公知华丽大转型的历史浪潮的一部分。跟大部分公知一样,他一开始就没有多少对所谓自由民主的热忱和信仰,只有精致的算计和炒作。他是在竞选学生会主席失败,断掉了成为省部级大员的梦想之后,才走上这条普世价值之路的。等到这条路也陷入困境之后,他又用敏锐的嗅觉嗅到了创业的商机。不过他的创业之路也走得与众不同。有些人创业靠资本,有些人靠权力,有些人靠技术,而他则靠表演和碰瓷。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在2017年之后,伴随着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浪潮的兴起,孙宇晨又嗅到了商机,或者说,看到了满地绿油油的韭菜。在这个数字货币ICO的“创业风口”中,孙宇晨开发了数字货币——波场币。2017年8月22日,波场发起第一轮ICO募资,53秒就完成了5亿私募,创造币圈新纪录。当时波场币火爆到什么程度?很多人抱怨还没投资就没额度了,到处叫骂爹骂娘——这就是韭菜的觉悟。

  在进入币圈之后,孙宇晨的自我包装和炒作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一会要天价约巴菲特吃饭,一会又和以太坊 V 神吵翻天,一会突发肾结石卧病不起,一会又在微博发起梦想基金圆梦中国人。靠着强大的自我炒作能力和锋利的镰刀,我们的碰瓷小王子,成为了著名的亚洲韭菜收割机,获得了“币圈贾跃亭”的美称。

  孙宇晨到底割了多少韭菜?目前没有定论,有说十几亿的,有说上百亿的。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成功跻身当代中国社会的成功人士之列。当然,也有人说他已经被边控,躲在国外不敢回国。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一个成功的爱国人士,不一定非要生活在自己的祖国,比如我们的陈平先生。

  韭菜割多了,就需要洗白和上岸。因为收割韭菜的工作,主要靠忽悠,而能否忽悠成功,首先靠身份——哪怕是包装出来的假身份。在这方面,我们的碰瓷小王子同志是有清醒的认识的。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昨天的这条新闻。

  不懂学术圈运作规则的人,一不小心可能就被他忽悠了。

  众所周知,现在的高校教师除了自己的工资之外,另外一部分收入来自于课题项目,课题项目也是高校教师评职称的重要指标。所谓课题项目,就跟建筑工地上外包出去的活差不多。高校教师所申请的课题项目,跟自己所属的单位没有必然的关联。比如北京大学的老师,可以去申请中宣部的项目,做中宣部的课题项目成员。但是,成为了中宣部课题项目组的负责人,就能说明这位老师是中宣部的人?这就是我们的碰瓷大师混淆视听的地方。

  所以所谓课题负责人,其实也就是个包工头,包工头手下有多少人、是什么样的人,发包单位是不管的。所以,课题负责人可能是需要有江湖地位的大佬,但课题组一般成员的身份就基本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很多博士、硕士甚至本科生都经常会被自己导师列入课题组凑数。

  而且,课题项目也分为不同的级别,有国家级,有省部级,有校级、院级。孙宇晨所参与的,也就是一个中央党校的校级项目。这种校内项目的要求非常低,如果哪个老师申请了这种项目,都是不好意思往外说的。像孙宇晨这种进入了一个校级项目的课题组就大肆宣扬的,明显是不懂行的,或者是心里明白揣糊涂的。

  所以这个事情的真相,大概率就是中央党校某位与孙宇晨有些瓜葛的老师申请了学校的一个校级课题,然后让孙宇晨挂名课题组的副组长。我们的碰瓷大师就借此炒作,让公众产生一种他已经进入中央党校工作、成功洗白的印象,为新一轮的韭菜收割工作奠定基础。

  但是,他这次明显搞错了碰瓷的对象。碰瓷碰到了交警头上,要钱不要命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