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俺村里的共产党员

2021-04-22 14:17: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延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当看到新闻媒体公开披露党内的一批又一批贪官污吏被绳之依法时,我就想起俺村里最典型的三名共产党员那不平凡的一生和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

  前两名共产党员是老辈人对青少年进行红色教育时的开场白或新闻导语,耳熟能详,后一名共产党员则是我耳闻目睹的。前后对比,黑红分明,多么具有讽刺意味啊!

  说实在的,这三名共产党员的高尚的情操,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在我心中翻腾了50多年,至今想起来,依旧热血沸腾,感慨万端。

  明朝诗人王政对位于微山湖东岸俺南庄村这样描绘道:

  湖边人家无赖秋,

  门前水长看鱼游。

  当窗莫晾西面网,

  时有行人来览舟。

  是的,俺村自然环境优美,在烽火连天的革命战争年代,还素有“小延安”、“小莫斯科”的美誉哩!

  1939年初,八路军115师685团挺进到苏鲁豫地区,在微山湖留下一个营,与地方武装合编,发展了2000多人,编为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

  滚滚洪流中必然挟带一些泥沙,革命大发展难免混进少数坏人。中共湖西地委组织部长王绪仁就是一个社会渣子。1939年秋,湖西地委干校学员即将毕业,大家欢喜雀跃,准备出征。岂料,一场难以抗争的厄运已经步步向他们逼来。王绪仁向地委领导反映,说许多学员有托派活动,必须从严镇压,从速枪决。得到赞许后,王绪仁大开杀戒,在他的“逼供信”下,首批79名顽固不化的“托匪”被押上了刑场。

  俺村大地主张成家的阔少张亮,这个背叛自己的阶级,曾在济南参加过反对张宗昌的愚民统治,1927年6月入党,在俺村建立微山湖畔第一个党支部的“叛逆者”,也在“黑名单”之列。临刑前,他一遍又一遍地高呼“共产党万岁!”这时,一位同情他的遭遇的执行者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张亮挺胸昂头,一字一句地说“第一,请给俺点煎饼吃,俺好几天没吃没喝了;第二,请不要用子弹,子弹来自不易,留着打小日本鬼子用:第三,请照顾一下俺媳妇,因为她有喜了。”最后,他提高嗓门:“俺问心无愧,俺相信共产党一定能把小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

  当然,这震惊神州赤县的“湖西肃托”事件,很快被罗荣桓同志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以快刀斩乱麻的果断精神进行了处理,惩办了凶手,救出了被关押的同志,并为含冤而死的同志平反昭雪。这里不再细说。

  日本鬼子投了降,

  男女老少喜洋洋。

  眼看要过好日子,

  哪知来了国民党。

  抗日战争胜利了,蒋介石下山摘桃子,在全国挑起了内战,解放战争拉开了帷幕。俺村的抗日健儿有的连家都没有回,就跟着主力部队南征北战去了。已在主力部队任连长的俺村共产党员胡玉江,1948年冬在徐州远郊柳泉奔袭途中,遇到了失散了8年流浪要饭的妻子王二梅和10岁的儿子。看着满头草秸,面容浮肿的母子俩扑在胡玉江身上失声痛哭,战士们难过极了,纷纷恳求连长收留他们,别让母子俩再遭受饥寒。胡玉江话说的很干脆:“咱们粟裕老首长指挥的淮海战役很快就要打响了,带上女人和孩子会影响行动,这怎么能行呢?”有的战士抱怨说:“我们提着脑袋打敌人,自家的亲人却在饿肚皮。”胡玉江纠正道:“同志,话不能这样说,国民党反动派还没有打垮,全中国人民都在饿肚皮,我们只有努力打仗,把全国解放了,全国人民都有饭吃了,我家亲人也不会饿肚皮了。”说完,他轻轻地为妻子掠好头发,亲了一下儿子的脸蛋,解下干粮袋,笑声地说:“请你包涵点,谁叫我是党的人呢!再忍一忍吧,等全国解放了,俺一定回去和你们一起到微山湖捞鱼摸虾,耕地种田,咱们一块过安静日子。”

  王二梅眼噙热泪,接过干粮袋,牵着儿子的手满怀希望,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从我记事起,俺村里的两位共产党员感人之举,几乎成了大人们对小孩讲红色故事的保留节目。我不仅对张亮、胡玉江的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而肃然起敬,而且更加热爱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

  如果说,前两名共产党大义凛然、无私无畏高尚情操在我幼小心灵中是雏形的、朦胧的,那么,我亲眼看到的后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大形象在心中就更加丰满起来。

  1966年夏,为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中共中央红头文件定下调子: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那些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可是,就在毛主席在杭州蹲点、视察的五十多天里,有人却另搞一套,转移斗争大方向,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学生斗老师。一时间,充满着诬陷、诽谤、谩骂和荒诞离奇的谎言的大字报遍及大街小巷,村庄路旁,全指向普通群众、干部、老师和学生。

  这天,我从学校回来,一进村头,竟被眼前的惨景怔住了:我心中的偶像,隔壁靳广跟叔脖子上挂了个黑牌子,上面写着“陈毅的孝子贤孙”,被几个来路不明的人五花大绑押着正游村示众。顿时,一种恐惧的气氛窒息了我的心灵:广根叔犯了什么罪?他是共产党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立过大功的,每年清明节,周边的小学、中学都请他在烈士墓前给我们讲革命斗争故事,像“鱼钩阵”、“智夺军火船”、“扁草地里的战斗”、“武装大请客”等。

  我儿时的伙伴,广根叔的小儿子大山,抽泣了一声,对我说:“就是因为当年陈毅过微山湖,俺父亲也参加护送的。”

  我明白了,上面有别有用心的大人物在搅局啊!毛主席说过:“陈毅是个好同志。”

  从县里文献资料中,我知道,微山湖是一条华北地区通往延安的秘密交通线。1943年12月上旬,新四军军长陈毅同志赶赴延安参加整风运动和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就是通过微山湖去延安的。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铁道游击队、微山湖游击队,在主力部队的配合下,紧紧依靠湖区人民群众,安全护送了1000多名过往干部,其中包括陈毅、罗荣桓、肖华、朱瑞的等党中央领导同志,往返数百次,从未出过任何差错。为此,党中央曾拍电报嘉奖他们,毛主席也在各种不同场合,多次对他们作了表扬。陈毅、肖华、黎玉、罗荣桓四位领导同志还联名给他们写信,信中说:“……你们像一把尖刀插入敌人心脏,用你们的勇敢和智慧,在星罗棋布的据点中,踏出一条通往延安的坦途,保证了东西交通线畅通……”

  可广根叔每逢讲这个故事,只字未提到自己也参加护送的啊!

  那几个来路不明的人觉得对靳广根游村示众还不解恨,当天下午召开批斗大会。事情虽然过去50多年了,靳广根咬住真理不放松,铮铮铁骨的共产党员的气节仍历历在目。

  “你要老实交代,当年护送陈毅过微山湖的动机是什么?”一个满脸杀气的人没等靳广根站稳就大声质问道。

  靳广根果断回答:“陈毅同志是党的领导人,他为全中国的解放,出生入死,俺护送他过微山湖理所当然!这就是动机!”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为陈毅脸上涂胭脂抹粉?他是一贯反毛主席的四川锤子!”

  靳广根毫不示弱,与他们针锋相对:“我奉劝你们这几个小毛孩子,不要被别人当枪使!毛主席说过,陈毅是个好同志。”

  批斗会不欢而散。

  也许有人认为此话有点过份:俺村里这三名共产党员直接影响、鞭策着我做人做事。不是王婆卖瓜——自夸自。告别18岁那年,我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打那以后,不管在直角加方块的红色军营,还是在多姿多彩的地方,我都时时处处以俺村三名共产党员为楷模,严格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中,有人败在石榴裙下,有的成了金钱的俘虏,而我呢,从未“喝水”、“翻船”,人生的档案里一直布满了红点点。

  对了,在那三名共产党员的感染下,建国70多年来,俺这6000多人的大村,没有一个违法乱纪的,多次被省市县评为文明村。前不久,一位离休的老将军不忘旧情,赋诗一首,特意献给俺村村民。不妨跃然纸上:

  南庄南庄,久别爹娘。

  儿不忘您,舍生救亡。

  机报敌情,缝补衣裳。

  保护八路,敬爱我党。

  敌人来魁,您把俺藏。

  儿上病床,煎药熬汤。

  鱼不离水,儿不忘娘。

  永跟中共,前赴康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